一位加拿大心理学家对以色列的了解是以色列人所不知道的(以色列时报)

媒体最新出版

加拿大媒体人、临床心理学家、作家、多伦多大学名誉教授乔丹·彼得森称自己是”典型的英国自由派”。媒体经常将他描述为保守派。尽管如此,他在耶路撒冷国际会议中心对3000多名听众所说的话不应该被以色列充耳不闻,因为当他强调说:”你们有巨大的道德责任 “和 “向世界展示圣城的面貌——因为我们需要它”时,我们应该明白,他代表数十亿人说话,责任的确在我们身上。

几周前,在《每日电讯报》在耶路撒冷举办的一个活动上,彼得森说:”每个人都在这里看你们在这种巨大的对抗性批评的攻击下是如何做的——作为这个在无人区中间的小小的民族——作为民族国家和山上的城市的一个重要的模式。你们有一个巨大的道德责任,也许你们在整个历史上都有这样的责任,原因是很难理解的。”

问题是,非犹太人对以色列和以色列人的感受,我们拒绝承认,因为他们可以简单地表达他们的感受,而我们必须对这些情绪作出回应。对世界的问题负责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我们拒绝承认这一点,并努力否认它或同化于各国之间,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各国显然不会允许我们这样做。

几个世纪以来,我们一直在谴责我们的命运;我们为此写了很多书,我们甚至把其中的一本命名为《以色列,永恒的民族》。然而,当涉及到我们必须做的事情,使自己成为”山丘上的闪耀之光”时,正如彼得森所说,我们背弃了我们的使命,并为针对我们的仇恨而相互指责。

我们回避的义务是我们对彼此的义务,即团结”作为一个人一颗心”,并成为彼得森和世界其他地方希望看到的”主要模式”。他们不需要我们的高科技产业或我们的尖端武器。他们需要我们独特的、真实的道德体系,即建立在爱他人基础上的道德体系。只有当我们在以色列建立基于这种价值观的社会时,我们才能赢得世界的认可。

世界正为之痛心疾首。有些人将会像彼得森所阐述的那样,很好地要求我们这样做。其他人则会通过暴力来要求它。无论哪种方式,在我们向世界提供我们必须提供的统一和团结的榜样之前,我们都不会感到和平或心灵的安宁。

[304480]
暂无评论

最终,只有一个(以色列时报)

全球危机媒体最新出版

在这些日子中,我们可以真正感受到亚伯拉罕是一个什么样的革命者。近4000年前,他发现,最终只有一种力量创造并支配着所有的现实。当他的同胞们彼此不和,在注定毁灭的巴别塔的倾斜上互相残杀时,他告诉他们,只有一种力量在支配着世界,一种团结的力量,如果我们效仿它,我们也将成为一体。人们当着他的面大笑,继续争吵。四千年后,我们仍在争吵。但最终,仍然只有一种力量,除非我们效仿它,否则我们将在不知多少个千年里遭受痛苦。

恰恰是在仇恨爆发的时候,我们必须提醒自己,它的爆发是为了让我们超越它并要求连接,就像亚伯拉罕一样,要求爱将驾驭仇恨。诚然,我们只是凡人,无法超越我们的仇恨。然而,我们并没有选择要这个样子,我们也不是为了自己改变自己。创造和维持所有现实的力量创造了它的腐败和仇恨,而只有这同个力量才能使它变得充满爱。

在过去这已经做到过好几次,即当以色列人民在西奈山脚下“作为一个人一颗心”时,或者当所罗门王说:仇恨激起纷争,爱会掩盖一切罪行(箴10:12)时。我们不需要其他的胜利,只需要用爱来覆盖仇恨。

如果我们不能转向创造者并请求祂改正我们,我们可以也应该请求祂给予我们请求祂的愿望。关于这一点,书中写道:把理解放在我们心中,这样我们就可以理解并知道如何用爱去倾听、学习和教导祢的律法(出自希伯来语的谢玛祷文)。

在这个决定命运的时代,我们之间出现的困难情况并不是为了让我们像孩子一样争吵。它们的发生是为了让我们转向所有现实中唯一的力量,即创造者,并要求它使我们都成为一体,与它自身相同。

对一体性的渴望来自于创造物的最高根源,来自于它的本源。成为一作为我们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案,也是我们最幸福的状态的这种想法来到我们,是因为这确实是我们的根源,当我们结合为一时,除了和平和完整,没有别的。

因此,所有分离和分裂的状态都是使我们更多地连接和团结的触发器。现在巨大的仇恨已经暴露,是时候做出巨大的努力来团结起来了。如果我们为解决世界上所有人的问题而祈祷,那么我们将停止折磨世界的严厉法令。如果我们把连接置于分离之上,把爱置于仇恨之上,我们就会用爱来覆盖我们的罪,治愈人类的创伤。

[294468]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