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问题

媒体最新出版

Dr. Michael Laitman

我们生命中的每一刻都始于这样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而活?” 我们通常没有认识到它是什么,所以我们设法继续前进,尽管我们没有答案。

然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关于我们生命目的的问题会再次出现。再一次,我们不会注意到它并继续我们生命中的下一秒。这就是生命的流动,一个关于其意义和目的的无尽的问题激流。

我们不能选择不问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甚至在我们的身体出现之前就存在。这是第一个原始的问题,我们的身体发展只是为了寻找答案。事实上,所有生命的存在只是为了回答这第一个问题。

无论你是建筑工人、大学教授、扫街工人、警察,还是其他什么人,我们都有同样的内在动力,在我们所做的所有一切中寻找我们生命的意义。我们可能没有意识到我们是被这种基本的追求所驱使去做我们所做的事情,但我们还是同样被这种追求所驱使。

即使是那些看似平静和满足,似乎并不在寻找任何东西,并说他们对生活感到满足,不想再从中得到任何东西的人,也只是在说服自己,这就是他们的感觉。然而,如果这个问题没有在他们内心燃烧,他们就不会活着。

追求的存在是为了让我们寻找生命本身的来源,即自然中的综合力量。就目前而言,大多数人在不知道生活中什么驱动着他们的情况下进行寻找。然而,今天,人类正在接近实现追求的真正目标。

每一天,越来越多的人在问自己关于生命的起源。他们开始描绘这种力量必须是什么样的,它的品质是什么,以及他们如何能够接近它,掌握它,并把自己带到它那里。

就像婴儿想接近母亲并从她那里接受一样,当我们被吸引到与高级的、原始的力量相连接时,我们开始从它那里得到关于生命意义问题的答案。这些天来,人类终于越来越接近找到关于生命意义问题的答案。在未来几年里,这将成为人类主要从事的事情。

暂无评论

如何获得关于生命意义问题的答案?

卡巴拉、学习生命的意义科学

当一个人想知道生命的意义并与朋友分享他的担忧时,他们往往完全不理解他,并问:”你怎么了?你想要什么? 这就是我们在当今世界上看到的情况。

通常这样的人求助于心理分析学家,他说:你很沮丧,你有一些问题,原则上是没有答案的。这是某种失调。一个正常人应该生活在我们世界的框架内,并在其中找到自己的成就感和满足感。

他必须接受这种生活,作为正常人的存在。尽管我们对死亡有疑问,我们像动物一样感觉到它,但我们明白它的不可避免性以及无论怎样都存在

在苏联时代,我们被勤奋地教导,自然是无限的、永恒的、完美的,我们必须要逐渐到达最大的和谐,以为了幸福、安全、快乐、美丽、舒适地生活,也就是说,我们的动物生存应该是非常好、舒适、美好的,就是这样。

评论著名精神分析学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认为,一个正常人不应该质疑生命的意义。

我的回应:他是对的,因为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而如果它仍然没有答案,那么它就产生于一些对我们来说是不自然的痛苦状况。因此,它被认为是不健康的。

这是关于生命的意义的问题,关于深层的另一个世界的状态,我从哪里来,那里存在什么?

这样的问题导致了人类非常不合理的行为、宗教战争、各种误解,以及成千上万的各种范式,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问题。

根据生与死的方法,衍生出各种后果人类的分离。发明各种仪式、宗教、方法和信仰的人都从中获利。而这一切都围绕着死亡和生命的意义这个问题而展开。

因此,弗洛伊德提供了一个非常简单的解决方案。我们存在于可感知的限度内,而在这些限度之外,我们没有理解、没有感觉、没有任何解决办法。因此,在这个框架之外产生的一切,都是我们想象的成果。让我们不要碰它,它总是把我们引向痛苦。让我们把自己锁在我们这个世界的框架内,我们将为自己和未来的一代而活。

同样,苏联政府曾经以非常简单和非常原始的方式培养我们大。顺便说一下,人类诞生之初的第一批社会就是共产主义社会。意思是,我们为自己和我们的孩子而活。这就是全部。在这一点上,我们找到了我们的满足感、成就感和幸福感。

问题卡巴拉科学是否从事的就是为人们提供关于生命意义问题的答案?

回答:卡巴拉从事的是首先将一个人提到这个问题的层面,然后对此给出一个答案。但是,如果一个人不想深入研究,如果他没有这样做的动,卡巴拉就不会来找他。

即使一个人开始有兴趣通过卡巴拉揭示这个问题,它也不会立即给他一个答案。这就像它在告诉他你必须发展自己以到达你自己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程度,然后你会逐渐开始揭示这个问题的答案。

[296062]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特写,弗兰克尔吗?” 8/8/10
暂无评论

你如何解释空虚?(Quora)

问答Quora

空虚是一类独特的愿望,无法得到满足。他们因此感到空虚,没有他们想拥有的内容。

深入探究质疑他们所感觉到的空虚的人,是那些开始感觉到发现生命意义的愿望的人。换句话说,我们愿望中的空虚感与询问生命的意义和目的、为什么我们的生命会结束、我们死后会发生什么、为什么我们觉得我们的生命是如此荒谬和随机等等问题相吻合。

因此,空虚是一种愿望,想要达到在此期间无法实现的东西,因为我们的物质是一种愿望,想要充满享受和喜悦的愿望。

根据2016131日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卡巴拉课程。由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学生撰写/编辑。
暂无评论

“谁”创造了“这个”?

愿望、思想生命的意义精神工作

问题:人怎样才能发现他要扮演的角色?
答案:这随着“我为了什么生活?”这一问题的出现而到来。而在每一次,这个问题都变得越来越重要,它超越了心中所有的问题。
在我的心中含有许多问题/愿望,我必须搞清楚它们,整理好并去选最崇高的愿望,甚至不让它被掩盖。正好怀着这一问题我必须前进,以在回答这主要问题的过程中让其他所有问题只支持我。
每一个人为了这个最主要的问题而选择目标——这可以是金钱、名誉、权力和知识。一个想变成一位科学家,另一个想变成政府成员,第三个仅仅渴求成功并享受生命。也有去询问生命意义的人。
但为了回答这个问题需要与根源建立连接(生命来自这个根源),以发现人生的意义!这样一来,这成为高于普通世俗生命的寻找——不是在社会中,而是在它之上,从这生命降下的那个地方。在人类社会中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曾经我天真地以为,借助科学仍然可以解决这问题并理解了生命的开始,怎样才能从非生命的自然人为地创造出植物的、动物的或甚至人类的层面,并这样猜测生命的奥秘:它来自哪里?为了什么而存在?
但最终我了解,我们的科学不能回答这种问题,于是我对从事科学失去了任何兴趣,这对我而言已经变得不重要。
人必须试图搞清楚这对他来说最重要的问题、他的最高的要求,并怀着它前进。那时人将会逐渐地发现,吸引他的会是越来越崇高的问题。最终他将会提问:“谁是创造我的它——创造者?我来自哪里?我是谁?为了什么?”
这已经算是来自Bina、给予阶段的问题,而提这些问题的是Malhut。这在《光辉之书》中的《谁(mi)创造了这个(ele)》这一篇文章中有着解释。“Mi”是Bina,而“ele”是Malhut。正好人要达到这一问题:“谁创造了这个?”——也就是,谁创造了我?
那时他将会达到“谁”(Mi),他认识到他自己 ——这是“ele”。毕竟只有把“ele”与“mi”团结了才能解释什么是“ele”。
那时人到达 “Elokim”的名称(即创造者的名字,由“ele”和“iM”组成的),这名字“穿上”人,就像所说的那样:“让创造者的名称在你之上”。就这样人了解一切。

来自2011年5月3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我们的愿望(2)

愿望、思想生命的意义问答Quora

Laitman_2009-06_1300_w问题:我们知道,人之所以要求实现自己的愿望,是因为他们希望得到快乐。但是我们为什么一直都不能得到满足呢?
答案:人没有机会感到无限的满足,否则他的发展过程将会停止。如果我达到我所渴求的,而且在我的内部不再有新的愿望出现,那么我就会停止发展。但自然给我们安排的目的是发展到最高的目标——到达最高的自然力量,也就是达到创造者的阶段。因此在到达这个目标之前,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感到幸福、不会感到满足。在实现最后一个愿望的道路上,一个人在满足了他的任何愿望之后,将会感到空虚。他永远都不会幸福。如果我们预先理解到什么是我们所要达到的状态、什么是我们发展的目标(这个状态预先由自然设定),那么甚至在渴求这个状态的过程中,我们也会感到幸福,不然的话,我们总是不满甚至不知道怎么应对自己才好。
如果我清楚地知道往什么方向发展,那时,对我而言,我的每一小步、每一个小阶段都会是幸福的。我会对这个阶段和我的生命感到满意,因为我已经达到了我的最完美的状态。
问题: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去追求您刚才提到的那种状态呢?
答案:在每一个人的内部,在不同的时候都会出现这个愿望去了解自己的生命意义、达到最高的状态、理解到我们究竟处于何处、是什么在围绕我们、我来自何处、什么是目的地,我怎么才能以最好的、最永恒的、最完美的、最完整的、最和谐的那一切来充满我的生命。
当这种愿望出现,人就开始追求它并来到卡巴拉。但是这个愿望不是在所有人的内心中浮现。逐渐地,在几千年的历史中,这种愿望只有一些特别的人才能感受到。从今天起,它开始出现于几千万人的心中。因此我们给所有人都传播卡巴拉科学,包括讲中文的人。我们很希望,如果中国人或海外的华人(甚至如果他们不说汉语)提出了这种问题,他们就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而我们会非常乐意地去帮助他们搞清楚这一问题。但这种真正的、很深的、不让人安心的关于生命意义的问题,目前开始出现于许许多多的人心中。我很希望在中国我们能够找到我们的朋友。

来自节目“提问卡巴拉学家”。您如果想要从莱特曼博士那儿获得您的问题的答案,请在这里提问
问题:我们知道,人之所以要求实现自己的愿望,是因为他们希望得到快乐。但是我们为什么一直都不能得到满足呢?
答案:人没有机会感到无限的满足,否则他的发展过程将会停止。如果我达到我所渴求的,而且在我的内部不再有新的愿望出现,那么我就会停止发展。但自然给我们安排的目的是发展到最高的目标——到达最高的自然力量,也就是达到创造者的阶段。因此在到达这个目标之前,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感到幸福、不会感到满足。在实现最后一个愿望的道路上,一个人在满足了他的任何愿望之后,将会感到空虚。他永远都不会幸福。如果我们预先理解到什么是我们所要达到的状态、什么是我们发展的目标(这个状态预先由自然设定),那么甚至在渴求这个状态的过程中,我们也会感到幸福,不然的话,我们总是不满甚至不知道怎么应对自己才好。
如果我清楚地知道往什么方向发展,那时,对我而言,我的每一小步、每一个小阶段都会是幸福的。我会对这个阶段和我的生命感到满意,因为我已经达到了我的最完美的状态。

问题: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去追求您刚才提到的那种状态呢?
答案:在每一个人的内部,在不同的时候都会出现这个愿望去了解自己的生命意义、达到最高的状态、理解到我们究竟处于何处、是什么在围绕我们、我来自何处、什么是目的地,我怎么才能以最好的、最永恒的、最完美的、最完整的、最和谐的那一切来充满我的生命。
当这种愿望出现,人就开始追求它并来到卡巴拉。但是这个愿望不是在所有人的内心中浮现。逐渐地,在几千年的历史中,这种愿望只有一些特别的人才能感受到。从今天起,它开始出现于几千万人的心中。因此我们给所有人都传播卡巴拉科学,包括讲中文的人。我们很希望,如果中国人或海外的华人(甚至如果他们不说汉语)提出了这种问题,他们就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而我们会非常乐意地去帮助他们搞清楚这一问题。但这种真正的、很深的、不让人安心的关于生命意义的问题,目前开始出现于许许多多的人心中。我很希望在中国我们能够找到我们的朋友。

我们的愿望
什么是生命意义?

暂无评论

什么是生命意义?

生命的意义问答Quora

tiwen_ok问题:根据卡巴拉你能否给我们解释一下,什么是生命意义?人的目的是为什么呢?
答案:我们的生命就是为了去满足自己的、在我们内部出现的愿望。没有其他的。除了这个以外,我们什么都看不到。我们所能想象的一切只是在我们的愿望之中。也就是,人一直都在实现自己的愿望。主要是,存在一种要为自己的身体去服务的愿望,也有在环境——即社会和世界的影响下出现的愿望。还有一种愿望,是我们渴求达到超越我们世界的、处于另一种更高的、精神的纬度的目标。在那里有着更高的力量,即创造者。所以说,要看人怎样去感觉到他的愿望。假如,人只有涉及他身体的欲望以及按照他所处的社会的渴求去实现它们,那这就是他的生命的意义。然而,如果一个人开始提问他的生命的意义:我来自何处?我是谁?谁在控制我?我要走向哪儿?也就是,当人开始提问满足的意义,我生命的源头在哪里?为什么要有这个人生, 我何苦要活着? 我何必要遭受痛苦?所有这些出现的问题,倘若它们要求指出我们生命的源头,那么人就会找到卡巴拉,找到学习卡巴拉的团队,并在那里他能得到解释,那时人就会更加重视这个最重大的问题——关于自己的生命的问题。换言之,人不再那么注意在这一生中如何对待自己的身体,也不再那么注意怎么在某种社会中安排自己的位置,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让自己上升、理解和显露更高的状态——更高的世界。
也就是说,人根据他所读到的、所听到的、所处的社会标准来对这些愿望进行不同的分别:他可以让一些愿望变得更大,而另一些更小。借助社会,他能够这样去做。也就是说,对人最重要的是,他可以自由选择,总体上讲,就是说,他选择一种能让最大的愿望来决定他生命的社会。
因此,人一旦提出关于生命意义的问题后,他就来到卡巴拉,找到可以了解这些知识的地方。而紧接着,在这个新的社会的影响下,他的这个更高的愿望开始不断发展,而所有其他愿望都会变得不那么重要。

来自节目“提问卡巴拉学家”。您如果想要从莱特曼博士那儿获得您的问题的答案,请在这里提问

关于卡巴拉学家

暂无评论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五)

会议、活动、对话儿童、孩子生命的意义

detsky-vopros_buffalo_05_w问题: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们为什么在这里?
答案:想象一下,正在发生的都发生在梦中,是你在做梦:你参加会议,我和你说话。但很快你醒过来并发现你在家里。
我们全部的生命就是如此——很长的梦,但最终我们要被唤醒。但我们仍然在睡觉,我们将梦当作现实。
生命的意义——理解这是一场梦,以及想要尽量快醒过来。 如果我们等到这场梦自己结束,那么我们永远都不会醒过来。 我们必须自己唤醒自己。只有朋友们及内部里的光的线挑我一下,这才是可能的。
醒过来之后,我们将会出现在一种完美的、没有限制的世界。它的全部都是一个伟大的愉快的冒险。在新的世界中醒过来——这就是我们的生命的意义。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一)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二)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三)
儿童提问——大人羡慕(四)
暂无评论

没有用的一切 ——有害!

早课、每日课程生命的意义

Laitman_2008-11-14_6984我们包含两种部分:动物性的肉体和灵魂。肉体,根据其在社会中的发展,必须得到它“所必需的”(平均生存水平)。其余的一切努力都应该付出在灵魂演变之上。正是为了实现这一点我们在这儿生存。
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为了生存下去的不必要的活动,对我们都有害。这些活动使人分心,阻止他精神的发展,阻碍他快速地完成改正。这些活动让我们的生活混淆,并以短暂的满足充满它。我们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放弃这些“废物”并开始搞清楚真的对我们来说重要的事!而整个世界却日益重视这些“废物”,更加提高它们的重要性及虚假的需要,就这样,最终全人类都去忙碌这些谁也不需要的事情。
倘若,甚至还不追求发现精神世界的人,能够获得恰当的培养,这会引导他们正确地发展,而接着我们的世界将会显得完全不同!
现在忙于没有用的事情,而这只是导致了世界目前的状态……

来自:2009年9月30日的《早晨课程》,根据《解释一部,隐藏两部》这篇文章
暂无评论

奇妙的治愈灵魂的工具

利己主义早课、每日课程生命的意义精神工作

Laitman_2009-08_2920不管是什么,我们都是为了自己的利己主义而工作的,甚至永远都不与它对抗。而为了走出它并进入精神世界,我们被给予“改正之光”,这光甚至在我们追求自私的目标的时候也影响我们,比如当我们害怕没得到任何利益就走完人生之路,当我们渴望获得永恒及完美,进入精神的永久的世界。观看物质生命时,人能看到他不会得到利益,生命短而空,以及什么都不提供。
我们不得不体验几千年的利己主义的发展以感知到这一切。大多数的人甚至今天还没考虑到这一点,他们完全沉浸于日常生活中。这种人所关心的不是生命的意义,而是怎样从其中赢得更多。他们的愿望还没有达到那种去提问生命意义的程度。
然而,如果心里之点出现,人开始为了未来的、死亡之后的生命而作出计算。然后他理解,永恒的生命甚至在这个世界都能够达到。
他仍然怀着自私的目标——赢得永恒的世界、感到一切、理解并控制一切——开始研读卡巴拉书籍
但是逐渐地,那些书中的光来改变人,让人接受新的价值。人已经自己开始学习怎样欺骗自己的身体并迫使它为了精神的目标而工作,并最终接受由创造者制定的道路。光让人超越自己的利己主义并开始给予。就这样,人获得新的理智及对整个现实系统的理解,显露精神世界与创造的目标。

来自:2009年9月24日的《早晨课程》,对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

卡巴拉是为谁准备的?

卡巴拉、学习生命的意义

laitman_2009-05-xx_ny_4848问题:我根本就不明白生命的意义。我明白,可以给自己想出意义,我本身就可以想出来,但不会去信它的。现在我不知道为什么,应该追求什么,我不知道我应该做什么,往什么目的地行动。
我同意可以改变、发展、改善自己、变得像创造者,但是何必呢?为了什么呢? 人怎么能追求变成某种他根本就不认识的对象。
答案:如果你没有这样的需要,并能安安静静地生活,那这就意味着卡巴拉不是给你的。愿望出现了,人就又会转回它那里!
只有那些提问生命意义的而又没有找到答案的甚至没有答案就不能生活的人才需要学习卡巴拉!
其他有关生命意义的纪录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