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关于更高世界的诗,给人以启示

卡巴拉、学习精神工作

507.04它完全远离无限,远离所有的世界。

这就是为什么它是如此有形的和完全物质化的

尽管它是所有圆圈内的中间点。

(Ari阿里,生命之树)

大约45年前,我把《生命之树》一书的开头,Ari阿里的这首诗从希伯来语翻译成俄语,向人们介绍这首诗,并让他们注意到16世纪的卡巴拉学家是如何写出他感觉精神本质的方式的。

此外,这不是直译,而是我对当时我在Ari的书中所理解的内容的改编。然而,其含义是完全保留的。

问题:如何利用这首诗进行精神发展呢?

回答:我几乎没有听到任何人的反馈。

问题:这首诗您是跟老师学的,还是跟别人学的?

回答:没有。从来没有和任何人学过。一切都只是根据我自己的想法、感觉和感知。

问题:为什么?是因为毕竟这是《生命之树》(Etz Chaim)这本书的一部分?

回答:是的,这是继《光辉之书》之后卡巴拉最核心的书籍的起点。但我们学习研究的不是Ari阿里的《生命之树》本身,而是对这本书的评论,叫做《十个Sefirot的研究》。

问题:您会建议初学者阅读这首诗,以获得一个总体印象吗?

回答:我认为这首诗,总的来说,给人一些关于更高世界的想法,它吸引了人们。我建议把它引入卡巴拉教学计划中。

如果我们没有感受到它的一些片段,我们就无法前进。这种巨大缺口的空虚有时会在我们身上显现出来,由于感觉到精神上的饥饿,我们已经在朝着目标奔去。

相信我,这是有必要的。否则,我们将寸步难行! 毕竟,我们是利己主义者。为了不停留在真空中,也就是为了要去填满自己,我们需要感觉到我们处在真空中。

祝您好运!

[300622]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精神状态” 7/5/22
暂无评论

上帝有感情吗? (Quora)

问答Quora

Dr. Michael Laitman创造者的感情是无限的。然而,我们无法讨论它,因为我们对现实的感知和感觉被包裹在一定的局限中。

根据2022年5月21日与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视频节目”关于创造者的十个闪电回答”。由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学生撰写/编辑。
暂无评论

Reshimo——精神信息的基因

卡巴拉、学习

610.1问题:什么是Reshimot(精神信息),其中记录了什么?

回答:“Reshimot”来自单词”记录——Reshima,Roshem”。它是区分任何一种欲望与所有其他欲望,任何一种意图与所有其他意图的东西,无论是积极还是消极的方向。这些记录总是包含在事件中。

有一个具有积极的Reshimot的事项,有一个具有消极的Reshimot的事项。基于这些记录,所有种类的物质都是相互关联的;它们连接和分离,相互接近,以及相互远离。

所有的状态都记录在其中。这意味着Reshimot允许一个人确定他的状态,他今天处在哪里:在过去、现在或未来。

Reshimo是一种携带某种精神信息的基因。

[300381]
摘自KabTV的 “精神状态” 7/12/22
暂无评论

放弃这个世界是可能的吗?

精神工作问答Quora

423.01评论:在一堂课中,您说整个现实被创造出来,那么我就可以去放弃它。

回答:这是对的! 因为你的利己主义向你展示了真正的现实,并表明了你所有的内在状态,如此你就要去超越它们。

问题:我们通常对生活的看法是不同的。任何一个人都把这种生活看成是一种存在方式。相反,卡巴拉学家的任务是不要为了自己的目的来利用这个现实。这怎么可能呢?

回答:卡巴拉学家把揭示给他的一切看成是上升的手段。

在我们的世界里,一个人对待一切的观点是:我怎样才能吞噬这一切?而卡巴拉学家则相反,他认为我怎样才能从我自身中把它扔出去,并超越它?这就是对我们的世界的使用,要么是前一种方式要么是后一种。

对卡巴拉学家来说,只是需要这个世界作为跳板来跳到下一个世界。而一个普通人就想留在其中,活得更舒服,就是这样。

[300427]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我接到一个电话。新矩阵” 2/2/13
暂无评论

内部重组

精神工作问答Quora

294.1问题:你怎么能放弃这个世界,意思是,不为自己的利益而使用它呢?

回答:那里面又有什么是你不想放弃的?是什么在支撑你在这里?

评论:其实,没有什么支撑,但存在某种恐惧。

我的回应:这是因为你不知道你为了什么而在改变它!但是你没有被展示过下一个世界,以使你不要把”奶牛改变成公牛”,因为那样你就会想要自私自利地转移到下一个世界。因此,它怎么能被展示给你呢!?那里没有自私自利的入口!

当然,你会一直执着于它,”我想去那里,因为那里很好!”

为了把你推离对更高世界的这种态度,你被给予各种对立的、消极的状态。你被推开了,被给予了疲惫和分离。

一个无论如何坚持下去的人,最终会在他内心出现一种对更高世界的新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是利己主义的:”我想要它,是因为它在品质上是不同的!我开始感觉它。”例如,在我们的世界里,一个人宁愿做一个贫穷的音乐家,也不愿意做一个富有的商人。他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对他来说很珍贵。

当一个人的内心发生这种价值的重新评价时,他开始接近更高世界。而我们的整个方法——团队、学习研究、传播——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建立的,以帮助一个人进行内部重组。因此,他尝试用更高世界的价值观取代我们世界的价值观。

他突然发现,结果是他准备好做出巨大的努力来取消自己。在我们的世界里是怎么做到的呢!?每个人都想把所有其他人像烟头一样踩在脚下并磨碎!而这里却恰恰相反。它是如何发生的呢?是在更高之光的影响下。

这将越来越清晰地表现出来,在我们的世界里人们会感觉到这是一个可能在物理上,实际上是身体上的内在心理上的重组。它可以在你自己身上很快完成;你改变你的价值观和先入为主的观念,进入一个全新的矩阵。

[300463]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我接到一个电话。新矩阵” 2/2/13
暂无评论

成功始于家庭(Medium)

媒体最新出版

以色列财政部最近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不出所料,你居住的地方对你成功的机会有着很大影响。该研究发现,生活在以色列贫困地区的人在学术和经济上取得成功的机会较低。该研究还发现,如果这些人生活在该国的贫困地区,他们的流动机会——从较低的收入阶层上升到较高的收入阶层——也较低。

如果人们想改善自己的状况,最常使用的解决方案是搬到该国更富裕的地区,那里的环境鼓励成就,机会也更多。这使得贫困地区的贫困状况长期存在。这项研究表明,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可能是培养年轻的地方领导人,为他们自己创造成功的环境,使他们的地区取得更好的成就。

这个想法可能会奏效,但我相信,成功始于家庭。如果你的家人鼓励你取得成就,并给你提供成功的例子,你的成功机会就会比其他方式好得多。例如,我有三个孙子,他们住在加拿大。最大的一个去年上了大学,中间的一个今年上了大学,最小的一个还在上高中,但肯定会上大学。他们所看到的榜样使他们几乎注定要走同样的道路。他们只是知道,大学学位是他们教育的一个强制性部分。遗憾的是,在以色列的贫困地区,大多数人没有考虑过学术教育。

在以色列,高等教育的费用也让许多人望而却步,但有许多奖学金和其他项目,使来自贫困地区的学生能够以实际费用的一小部分来学习,甚至是免费学习。所以,问题不在于负担能力,而在于方法、意识和信心。

因此,我认为,迈向成功的第一步必须从家庭开始,创造一个鼓励学术教育的环境。如果一个家庭有这样的环境,可能就能抵消在高等教育方面不太积极的外部环境。

随后,年轻的地方领导人可以崛起并提升整个社区。如果他们专注于共同利益,努力改善整个社会的状况,如果他们自己树立了成功的榜样,那么他们可以做很多有益的事情。

领导力的发展需要特殊的计划和独特的培训。领导人们必须首先学习在他们自己之间要如何行事,然后再与他们的社区相处。他们不应该被培养成政治家,而应该是通过以身作则来铺平道路的领导人。如果他们能够展示如何通过关心整体和与他人合作来解决问题,他们就会成功,而社区也会与他们一起成功。

暂无评论

超越身体!

灵魂、亚当、感知问答Quora

600.01问题:您对死亡有恐惧感吗?

回答:没有。我认为开始学习卡巴拉的人通常都会失去对死亡的恐惧,甚至产生对死亡的渴望。看上去他们似乎有一种对物质身体死亡的渴望,但实际上并非如此。这是我们心中日益增长的取消自己的愿望,但我们暂时以这种形式来感觉它。

如果我们知道在期待死亡时有这样的喜悦,那么我们甚至会感到高兴。毕竟,这不是死亡,而是一种取消自己的感觉,是一个人的利己主义的”我”的消失,是向”我们”的过渡。

评论:但一个人通常会不惜一切代价挽救自己的生命。如果你拿着刀接近他,他就会惊慌失措。

我的回应:这发生在动物层面上。当我们稍稍上升一点到下一个层次时,我们就会完全脱离这种动物性的恐惧,甚至开始从失去与动物性层面的关联中感到快乐。

评论:有些人害怕打针或其他东西。事实证明,我们把自己与身体关联起来,我们害怕伤害到它。

我的回应:超越于身体之上! 它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有很多培训项目全都与卡巴拉无关。超越它之上!

问题:为什么一个人要把自己和他的肉身关联在一起?一切都与一个人的身体有关,如何使它到达一个完美的状态,使它不受到伤害。

回答:可以说,这是我们这个世纪的当务之急。通过这种方式,我们与我们的身体分开,并给它最后的力量和关注。而这就是全部。现在这要暂停了。

你可以看到,一种文化已经在出现,人们不在乎他们的穿着——相反,破布比晚礼服更受推崇。我认为,未来几年的危机将撼动人类,并从中抖掉所有的异想天开。然后这会变得更容易。

[300587]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死亡的期望” 2/5/13
暂无评论

准备好将Shechina神性从尘土中提升

团队、环境早课、每日课程精神工作

260.01破碎确实是一个改正的机会。因此,当卡巴拉学家看到两千年前耶路撒冷的圣殿被毁时,每个人都在哭泣,而最伟大的先贤拉比·阿基瓦(Rabbi Akiva)却笑了起来。他确信现在有机会开始建造圣殿,也就是说,在我们之间的一个为了揭示出创造者的地方。

外部的破碎向我们展示出我们的内部也有破碎。如果我们揭示出我们外部的破碎有多严重,那么我们就会明白我们的内部是如何破碎的,并拥有机会将神性从尘土中提升。

这就是我们发现自己所处的状态;我们揭示出我们既没有力量,也没有理解,更没有任何线索,不知道如何开始建造我们被称为圣殿的连接关系,也就是创造者可以被揭示的地方。因此,我们也可以为我们已经认识到我们所缺乏的而感到高兴。

许多人最近一直在抱怨,我们没有机会、没有力量、没有办法到达连接。这很好,我们已经认识到我们与圣殿的品质有多大的反差,圣殿是适合揭示创造者的地方。毕竟,我们的任务是建造一个可以揭示出创造者的容器(Kli)。

这很好,我们明白这不是我们的权力和能力,因为我们与此完全相反对立。因此,我们只能要求、祈祷和请求。

我们必须尽可能地反抗我们的利己主义,努力接近对方,然后向创造者哭喊,说我们无法完成这一行动,他必须为我们完成它,将我们团结为一个精神容器,在其中祂可以被揭示出来。正如书中所说:”创造者将为我们完成这项工作。”

最初始的任务是对神性的揭示,即创造者将被揭示的地方。这个地方建立在我们之间的连接中。如果我们在十团队中不能像一个人一颗心那样来连接,那么我们就处于破碎的状态。但是,如果我们已经意识到这种状态,并且不同意停留在这种状态中,而是想改正我们关系的性质,那么我们就准备好将神性从尘土中提升了。

[300844]
摘自”每日卡巴拉课程”7/26/22的第一部分,”破碎作为改正的机会”
暂无评论

我们都点自闭症

Covid、病毒、健康儿童、孩子家庭、教育、培养

962.8评论:我读过一些关于将自闭症谱系障碍儿童与神经典型学生放在一起对神经典型学生的影响的研究。一位研究人员发现,神经典型学生会接受自闭症学生的一些行为。

我的回应:事实是,自闭症患者对他们的环境或周围的世界没有意识。他们只以一种特定的、有限的方式进行互动,他们觉得自己能控制局面。他们与世界的接触发生在一个非常狭窄的范围内。甚至他们的言语和行动也是非常局限和不灵活的。

我们需要了解他们。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所特有的灵魂的边缘属性。

如果我们用不同的眼光来看待人类,我们会看到大量精神和心理状况不佳的人。

毕竟,除了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自闭症患者和所有其他在各种机构中的人,你在街上看到的大多数人在我们的世界中也没有感觉很好、很舒服或足够。他们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的陌生人,或者这个世界相对于他们来说是陌生的。

这不是问题,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都是真正的陌生人,就像某种外星人一样。我们的灵魂已经从更高的世界降落下来,在物质世界的人生中,我们必须把它提升回那里。

同时,一个健康人和一个自闭症患者的身体,如果我们在这个意义上称他为病人,它们仍然都是动物性的。但灵魂从我们的世界上升到更高世界的过程确实给人以这样一种转变的感觉,以至于他有时在精神上、情感上和心理上感到不舒服,也就是说,不是作为一个正常的动物,而是存在于两个世界之间。

他觉得自己属于别的地方,不理解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情,也不像牢牢扎根于这个世界的人那样感觉到它。

今天,我们正处在一个过程中,在某些方面,我们都有点自闭症,而且只会越来越像他们那样。

[299072]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特写。特殊领域” 5/17/11
暂无评论

饥饿是一个滚动的雪球(Medium)

全球危机媒体最新出版

世界各地不断上升的通货膨胀和预示着的食物短缺已经形成了一个雪球,正从山上滚下来直奔我们而来。没有人是安全的。有些国家比其他国家更脆弱,但每个人都处于危险之中。我们有权力和能力来缓解这种情况,甚至可能完全解决危机,但这取决于我们如何与彼此、与地球、与战争相处,即与所有真正扰乱我们生活的问题相处——不是饥饿,而是我们对彼此的仇恨,这种仇恨导致了饥饿。

这场危机将影响世界各地的每个人。西方世界将比处境不利的第三世界国家更好地应对它,但每个人都将感受到它的热度。然而,在较贫穷的国家,这将是一场非常严重的危机,唯一的办法是通过国际合作努力来准备和缓解这一事件。

也有技术解决方案。例如,以色列有许多技术可以提高植物的产量,减少它们对水和土壤的依赖,提高它们的免疫系统,并使它们对极端天气事件不那么敏感。

简而言之,克服粮食危机的方法和手段是存在的,资源是存在的,生产手段也是存在的。我们可以轻松克服危机,如果不是因为一个小问题:每个国家都只为自己着想,如果它确实为另一个国家着想,也总是围绕着”我怎样才能利用它来为自己谋福利?”而不对被剥削的国家负责或考虑。

这就是我不乐观的原因。虽然这些问题可能不是无法解决的,但我们甚至无法解决其中最小的问题,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那样,因为我们彼此都在失败。

独自一人,即使是最强大的国家也无法在风暴中安然无恙。但在一起,没有什么可以伤害我们。当我们让利己主义设定基调时,我们最终会得到一个充满匮乏、敌意和毁灭的世界。但是,当我们超越它时,我们就会像冲浪板一样驾驭海浪的白浪。

我们已经把人类社会变成了一个蛇窝。我们唯一避免互相撕咬的时候是害怕被咬者会更用力地回咬。但当我们看到我们不会被反击时,我们就会没有任何犹豫或悔恨地像毒蛇一样攻击。

为了在解决问题方面取得任何进展,我们首先需要认识到我们是谁。我们不仅需要承认我们的利己主义,还需要承认它的致命性。除非我们被自己的自私所伤害,否则我们将没有动力去反对它。如果我们想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我们真正需要打的唯一一场战争,就是反对我们自己的利己主义的战争。事实上,这就是滚向我们的雪球的核心。

在我们准备好之前,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最终,我们将不得不认识到,解决粮食危机的唯一办法是平均分配。我们还没有到那一步,当然,但最终,我们将别无选择,它将以某种方式发生。

目前,我们离分享或关怀这样的想法还很远,各国甚至互相焚烧对方的作物,从全球需求来看,这是一种疯狂的做法。但当我们心中没有世界的需求,只有自己的需求时,任何伤害他人的事情似乎都很合理。

因此,首先我们必须了解我们之间的连接。我们必须明白,由于伤害他人,我们无一例外地伤害了自己,即使我们没有立即感觉到。接下来,我们必须学习如何按照我们都是相互连接和相互依赖的这一认识来行事。

一旦我们明白,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像照顾自己一样照顾对方,因为这样做实际上是在帮助自己,我们就会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以及如何做我们需要做的事,以便每个人都得到他们需要的东西。然后,每个人都将得到满足、安全和快乐。我们可以阻止球的滚动;选择权在我们手中。

[300919]
暂无评论
« 下页
上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