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能!

利他主义利己主义团队、环境

问题:“铁公鸡”也能获得给予?
答案:每一个人都能改变,除非他是在精神上有缺陷。我们都是“犯罪者”和“违规者”。所以我们才找卡巴拉科学——以便光改正我们,以便我们变得值得获得它并变得与它相同。
在人内部,任何东西都不能作为无法克服的障碍。每一个人都有改正的机会,如果他在精神的工作中没有“狡辩”和“忽视”。

来自2010年11月2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漂移在障碍之上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在阅读《光辉之书》的前言,我们应该要比理解文字更加关注意图。首先要保持在正确的方向上:我们为了什么而阅读《光辉之书》?在阅读之时我们经历什么?什么在影响着我们?最终我们想要获得什么?
随后我们才能去应对文字本身,试图深入理解其意义。
只有把地方“清洁”干净,我们才会达到所需的效果。否则,不会有效果可以出现的地方。
问题:怎么去准备这种地方?
答案:我们通过上到障碍之上来准备它。人来到卡巴拉课程,与《光辉之书》见面,与朋友们见面,但在这同时出现了一堆他认为是巧合的障碍。但巧合终究不存在。除了创造者,没有其他的。
于是我要做出正确的计算:我不理解,正在发生着什么,这为什么之于我或者我们发生,尽管如此,我仍然要提升在这所有一切之上——只是为了与朋友们团结。
就这样去准备好土壤,为将来的幼苗创造生长的环境,形成Malhut。在另一篇《光辉之书》前言的文章中——“新娘之夜”中谈到了这一点。
上课时,我们具有其他时候都没有的机会。对我来说,发现创造者、为它提供满足是多么重要。为了发现它,我上到自己的利己主义之上并与他人团结,这对我是多么重要。我总是根据重要措施来衡量我的目标。
在这同时我每次都能看到,障碍为我安排了什么。我必须踩着我的利己主义的脖子,以便继续发展,应该保持团结,在题目中,保持与精神的原文的亲密关系。这是巨大的工作,这就是所谓的为了显露创造者而“准备地方”。

来自2010年11月2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钓鱼”不容易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每一个人都觉得,与其他人相比,创造者给他提供了偏好。每一个人都是这样。毕竟每一个人都感到他来自自己独特的更高的根源。而因为他感觉不到他人的根源,所以他认为自己是特别的。这就是分裂的力量的效果。
但有坏的也有好的:仅仅需要正确地利用这个自己是独特的感觉。也就是说,不去想自己是在宫殿里诞生的王子,而是靠着自己的努力达到所谓的“儿子”(ben)的阶段。而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
人要在自己内部删除他全部的“独特性”和骄傲,处理好他所有“他就应该是这样”的借口和希望,并理解“没有付出努力就不会找到”。

来自2010年11月27日的课程
暂无评论

理智和愿望——谁先谁后?

愿望、思想早课、每日课程

问题:借助理智去解释自己的状态正确吗?比如,我为什么受到了这种状态,它来自何处,我应该怎么对待它?
答案:借助理智不能做出任何解释,毕竟是愿望迫使理智运转的。不要去想,因为理智没有与愿望连接,是单独存在的,以及我使用理智就像使用设备那样并去衡量状态/愿望。愿望来控制理智。
有时候它告诉你这样,有时候则完全相反,而这都取决于你的愿望。在这种情况下,你难道能依靠它的推测吗?
我们的理智是怎样发展的? 因为我一直都在渴求做某种事情、达到和接受,所以我为自己做好了理智。理智是获得。
但在光到来的时候,它向我们给予上升的机会,并不受理智或愿望的控制 。光开始统治我们、提升我们,为我们提供自己的力量。

来自2010年11月2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意图之门的房子》
暂无评论

具有许多未知的生命

人类、社会卡巴拉、学习生命的意义

生活在我们世界上的人,不知道下一秒他会遇到什么。人不理解他为什么要体验昨天所经过的,目前的愿望和思想来自哪里,人感到他被某种无法预测的力量所控制着,对于他的过去、现在和将来而言,他似乎是被刮起在空气中。在寻找关于世界系统解释的过程中,人试图找到某种支持——借助逻辑推理和假设。
随着利己主义的滋长,我们提出越来越多的关于我们生命的问题……以及死亡之后会发生什么。借助技术的发展,在反对自然之时,我们获得的力量越多,自然对我们的行为就越不利,它迫使我们更好地理解是谁在控制着我们,以及我们的生命意义是什么等这些答案。最终,我们感到,我们似乎处在虚无的空间中。
生活于洞穴之中和跟随猛犸象的人认为他们知道关于人生的一切。他们感受和理解的世界比我们都好。就拿我们来说,我们对任何存在的理论都不满,我们需要正确的答案,毕竟甚至是日常生活我们都不能正确地整理。我们生活中出现的问题太多了,我们怎么都处理不了所有这些疑问。
就像在数学中那样:想要搞清楚一个未知数,需要做一个方程。为了发现两个未知数,需要两个方程。而我们的未知太多了,而能够组成公式的数据和事实却特别少。
以前的哲学和宗教范围里的解释对我们没有任何作用,我们不能依赖它们,我们要求事实和证据,也就是,我们想要达到。如果我们知道我们没有任何自由意志,那么就会建立完全不同的社会,安排不同的其中的关系系统、不同的惩罚和正义体系。换句话说,卡巴拉建议解决的问题可不是理论上的,而相反是特别实际的:我们要搞清楚,在我们生活中,我们在哪里可以施加影响并去实现这机会。

来自2010年11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什么是灵感的公式?
与自然平衡的公式

暂无评论

信仰和知识

宗教、信仰精神精神工作

在我们的世界中,信仰是把假定的现象看作是事实,而在卡巴拉科学中,与这个世界不同,信仰是创造者的感受。信仰是Bina、给予的品质,通过获得它,我们发现共同的、充满世界的力量。那时我们感受到这种力量,与它保持联系,认知它。而这就是知识。
那么为什么要说高于知识的信仰呢?处在自私的本质中,我具有某种知识和想法。如果要上到精神的阶段之上,我需要外在的能够改变我的力量,也就是这力量会把我带到不同的感知层面上,在利己主义之上——到给予的品质中。这种感知被称为信仰、Bina的力量。而我们的物质的知识是“为了自己”,在接受的品质中,在Malhut中。
倘若我获得了给予、信仰、Hasadim之光,那么继续由Hohma之光、知识充满自己。获得了知识之后,我处于下一个状态中——在Malhut中。我又要上到更高的阶段上。怎么上?借助信仰、Bina的力量、Hasadim之光、给予!
有了Hasadim之光我又开始被Hohma之光充满,那时我又有了知识。
就这样我借助高于知识的信仰进步。正好每次借助这杠杆我把自己提升得越来越高。

来自2010年11月24日的课程

信仰和达到


暂无评论

与自己玩的游戏

卡巴拉、学习现实、世界、宇宙精神工作

卡巴拉科学为我们揭示怎样去改变自己,随后我的世界将会变为另一个更高的世界,在这里开始发生所有变化。
卡巴拉告诉我,我站在光对面,但感觉不到它,我在自己面前,就像在X光片上, 在其之上看我品质的图像。换句话说,如果我看人、全世界、行星,这都是我在光面前的品质。
我怎样才能开始进行一些我内部里的变化?我想我肯定知道,这个图像真的是我内在世界的结果,并且不是巧合的,所以去开始这场游戏:我在某个方面改变自己,环绕我世界的图像也发生变化,再一次改变自己,周围的世界也随着改变。其实,这是一场很有趣的游戏!
在《创造者的隐蔽与显露》这片文章中Baal Sulam写道,具有特定的对现实感知的人首先认为,一些人成功,一些人不幸福,而另一些不健康。但他改变了自己之后,他对同样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那些以前傻乎乎的突然间变成聪明的,穷的变成富有的,而成功的突然间会失去一切。
为了改变自己的品质并管理现实,在我们目前的现实中我们具有老师、书籍和团队。通过使用他们显露光/创造者、给予和爱的品质,我吸取在我之外存在的光。这光影响到我的愿望,改变它直到它相同于它本身/创造者。
这样一来,假如我想要改变任何什么,我仅仅需要改变我本身。

来自2010年11月23日的课程
暂无评论

精神世界的花环

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问题:我们谈到线和圈, 但我缺乏某种额外的形式。似乎应该要有某种锥体, 而不仅是这两者。
答案:就像除了创造者和创造物质外没有其他的,就这样除了圈和线没有别的。三角形、方形、六角形(两个三角形的——上面与下面的——结合)、对角线这都是人为的、暂时在改正过程中存在的形式。在自然中仅仅存在线和圈,后者在无止境世界变为一个整体。在意图只为了给予的地方,线变得与圈等同。
圆形的无止境世界的光以圈的形式延伸,经过线的阶段后变成圆形,然后又会经过线的阶段,之后再次变成圆形等。
所有圈通过线相连接,而线穿插在圆圈中。这样的“花环”特别多!Atik、Arich Anpin、Ishsut具有许多这种奇迹的系统,有时候空间就是被这样描绘的。
我们每一个人都由这种机构组成,而且任何部分都是用圈和线创造的。这是因为每一个阶段的GAR (gimel rishonot,三个上面的sfirot )都由圈组成,而ZAT(七个下面的 sfirot)仅仅包含了线,于是在每一个parcuf中,在其各个部分中具有圈,也具有线。也就是说,通过圈你有与无止境世界的关系,而通过线你有与线的关系,这样,你就包含了这两种形式。

来自2010年11月19日的《早晨课程》,根据《十个Sfirot的教育》

圈和线——相互担保及其实现
感情的几何
我们是团结为圈的无止境
内部里的墙

暂无评论

提升了——一切就为了更好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创造者向我隐藏,而我们由团队代替它。怎样才能在团队中只看到给予?
答案:在团队里总会有障碍,但正是借助它们我们有了特殊的变得与创造者相同的练习的机会。
任何消极的东西想要变为积极的东西都要根据目的去正确地使用。
一切为了更好——只要正确地行动,不放弃所发生的,并对事件建立正确的态度。
一切为了更好——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提前接受不可避免的事情要发生这一事实——就像人们习惯了那样。没有,在障碍之上,在受到的榜样之上我首先要看到目的地、改正的状态。
那时我就会清楚消极的怎么变为积极的:团结现在的我和障碍,后者与朋友们、创造者或者是与个人的状况、创造的目标相连接的。
我将会发现怎样才能改正各个方面:愿望、意图、思想、事件,而且不仅会为这一切辩解,意识到这来自创造者,也会看作这一切属于我与创造者的关系。
我将会理解,我要对我的愿望、对近况的思考方式和对近况的感知做出多么大的改变,以便最终看到,创造者为我带来的良好的事情。
快乐将会证明我进行了辩解:我开心,因为创造者又给我安排了稍微接近它的机会。就这样,逐渐地,我们努力积累,并最终变成一个巨大的成就。

来自2010年11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修改我的灵魂!

光辉之书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为了让最高之光提升我们到第一个精神的阶段,我们还能做什么?
答案:继续尝试!没有别的答案。只要尝试着去检查:你是否真的在找最高之光或其根源——创造者?你是否把所有元素都连接在一起?如果不是,那么你就偏离了路径,指向不正确的地方,没有把你灵魂分裂的Kli/容器拿过去并说:“请在这里为我把它改正!”
假如,你拿着一个漏桶,去锻工那儿说:“你看,里面有洞。我想让你修补它。”那时,根据你的请求他会检查破洞并修补它。
这里也是这样。你要把自己的Kli/容器/愿望和分裂之地带来并说出应该做什么,而且对你来说什么意味着改正。那时,毫无疑问地光将会实现这一点。
光要完成的是动作本身!而做出动作的意图和准备——由你来完成。光会立刻用胶粘起来,把漏洞焊接起来或打上补丁——就这么多。 这是它所做的。其余的是你去做。
在更高的阶段上你必须为它提供Kli,并同时清楚地知道,Kli分裂的程度有多大,应该进行怎样的改正。毕竟你已经从更高的阶段拿来了改正的榜样,完全或部分地对它表示同意。在那里你研究的已经不仅是意图,也是改正的种类。

来自2010年11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