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卡巴拉学家

卡巴拉

rav_2008-11-14_sl_img_7133_w问题:什么是卡巴拉学家? 他想要什么?他能感受、感知到什么? 他有什么能力?
答案:卡巴拉学家是一个借助卡巴拉科学的从事最高力量感知的人。这股力量统治着我们整个世界。他就被称为卡巴拉学家。
卡巴拉这个单词来自“接受”一词,接受更高的知识,接受更高的满足,向自己显露整个世界系统。显露和接受是一个意思。所以说,那个向自己显露整个世界系统、全部的统治系统的人被称为卡巴拉学家。
卡巴拉学家显露了更高的世界,在感到我们的世界的同时还开始感到了它,而这就是他存在的范围,也就是说,他同时存在于两个世界中:存在于我们的世界(最低的、受控制的),也存在于在更高的世界(施加控制的)。就在这两个世界中他同时存在。卡巴拉学家可以目睹“从上面”的统治系统,怎样从那里往我们的世界降落信号、力量并管理我们的世界,而且也能看到我们的世界如何作出反应和提升到更高的世界。而就这两个世界之间的和谐、它们的相互作用的系统他去研究,在这之中他生存,他感到这一切。与普通的人相比, 后者不懂得他是为什么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他为什么是这样行动的,谁控制着他,为什么突然间要浮现某种愿望或想法,他们就这样过日子。卡巴拉学家则似乎从外面目睹自己和这个统治的系统,研究它,于是能够更恰当地行动,甚至由于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而存在的,从而达到这个系统的正确的实现,即达到创造的目标。
问题:是不是每一个学习卡巴拉的人都能达到卡巴拉学家所达到的这一切?
答案:当然, 每一个人都能当卡巴拉学家。在世界上各个国家似乎都有学生: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北美、欧洲、澳大利亚、大洋洲。大概在各个国家,在每一个洲都有卡巴拉学家,也就是说,学习卡巴拉的人,这是因为卡巴拉不是宗教,不是哲学,不是生活的方式,也不是政治、社会制度。卡巴拉向渴求知道的人揭示“人是怎么来的” ,“自然创造人的目的是什么”,“人为什么发展,达到什么阶段,什么目标”——就这些问题卡巴拉向我们提供答案。因此,卡巴拉不属于任何种族、性(男性或女性),它干脆回答人的问题:“什么是人?人是为了什么?”。

来自节目“提问卡巴拉学家”。您如果想要从莱特曼博士那儿获得您的问题的答案,请在这里提问

暂无评论

空白

早晨课程精神精神工作

kapitan_s_knigoi_100_wp问题:卡巴拉科学所有发展的步骤都被很明确地订出,但有一个空白——怎样从物质世界进入精神世界。为什么会这样?
答案:我懂得你们渴求在宽广的一条路上得到精神的发展,并看到全部的道路——从原点到终点,以便在每一个角落都留下标志和名称。就这样我能够达到迎接我的放有丰富菜肴的桌子的地方。但这会像马路上闻出骨头的一只狗那样。我们则要提升于“骨头”。
在这条我们一直在跑着通过的生活的道路上,并总是试图闻出“骨头”来,我们需要改变感官——改成完全相反的、某种我们连想象都想象不到的感官。因此这一转折对于我们而言是不清楚的,似乎是我们道路上的空白。然而,就在这里,就在你发现空白之地你必须吸取光。工具在你手中。这样一来,你在所有你清楚的现实范围内实现工作,而只有在那微小的空白的一点(在这里你清楚你什么都不能做),就在那里来帮助你,它来建立你内部的新的感受感官,并这样打开新世界的入口。

来自:2009年9月16日的《早晨课程》,对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

皇帝的宴席在等待我们

愿望、思想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v_tubeteike_100_wp所有的进步由愿望的敏感性(即在其之中能分别品质的数量)决定的。让愿望滋长并不意味着让它变得最大。愿望的发展是质量性的,而不是数量性的。
在准备进入精神世界的过程中,要关心所积累的感知的数量。它们的数量决定我们愿望的质量,而愿望之中最重要的不是大小,而是方向、敏感性、集中于目标“我认为什么是重要的”
因此,我们要关心愿望是否正确,它一旦获得了正确的形式,其中立即就会出现满足。
最主要的——获得全部的愿望,对创造者所准备的宴席产生食欲。皇帝的宴席及充满善良的世界在等待着我们,一旦我的愿望符合了满足,我在内部就会直接感到满足。这种满足甚至现在就充满着我们,只不过处于Kli 之内行动的隐蔽之中……

来自:2009年9月16日的《早晨课程》,对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