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结的心

卡巴拉早晨课程

Laitman_2008-11-24_2033_w正确的研读——总是要团结感情和理智,就像医生——研究者给予病人药物的时候,既懂得药物的内含和作用,又懂得病人的感受。
就这样我们来研究我们的享乐的愿望:一方面可以谈到感情(就像《光辉之书》那样),另一方面,可以谈到科学的定义(比如Baal Sulam 对《光辉之书》所作出来的《Sulam》注释)。
因此,卡巴拉科学一方面会显得很神秘,以感情、信仰、道德为基础,但另一面又是科学、明确的定义和分析,它描述的光和Kelim的系统像一种运转协调的机器。 那么我们在从事科学还是感情?两个都是!
学生应该努力将这两种态度团结在一起,以便让他的感情和理智团结,这样一来它就能感觉到并理解到他为什么会这样感到,在他的愿望中是什么样的创造者的力量和行为正在施加作用?在那些愿望之中正在发生什么。
学生应该将它们团结,以使自己能够引起光的(创造者的)对他做出的那些动作,理解它们,正确地测量它们,对它们产生印象及感觉到其中所发生的。
人必须将理智和感情连接并将其留在“中线”上:人本身要管理研究自己的过程,引起创造者的行为并在自己之内看到其行为结果,而且对创造者工作的结果以非常敏感的形式进行体验。
然而,同时不要失措!千万不要忘记这是从哪里来和为什么来,以后应该怎样使用。
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创造者愿意我们与它被创造的物质来工作并控制它。通过这种做法我们理解创造者的理智及创造的计划。
没有接触到卡巴拉科学的人认为它是一种神秘主义、幻想。他们根本就不明白,这是一种很实际的涉及创造物的物质及整个现实(即完全的感知和控制)的工作。你既控制你自己,又控制创造者的行为,毕竟一切仅凭着你的选择。

暂无评论

光之力量

人类、社会愿望、思想

Laitman_jjk_wp如果人开始直接与自己的享乐愿望一起工作,比如试图抑制它或者相反地让愿望变得更大,他都运作在这个世界的限制下。很多人为了更高的目标(如减肥、关心身体健康、运动方面的成就等)可以放弃自己的愿望。这个时候更大的自私的愿望在控制着更弱的,也就是说,最重要的是做出决定:对我而言什么更重要。社会和广告能够灌输人为的价值观,而接着我们就会被强行地根据我们的自然的、自私自利的、从这个生活中获得快乐的追求去行动。毕竟获得社会的赞许是人的最强烈的愿望(它来自灵魂之间的关系中)。
我们知道那些滋长自己的自私自利的愿望的人们:他们自己也在社会的影响下追求获得财富、名誉、势力——不限制自己,相反,企图直接满足自己。这两种方法都是自私的,在我们世界上都是很常见的。甚至所谓的“仁慈”也是为了私利,而看起来利他的行为也只不过是隐藏着的接受。

如果人想要上升到真正给予的阶段上,他必须以某种方式团结,以至于他不能蒙蔽自己并继续处于利己主义之中。出于这个原因,人被放入特别的社会之中,后者的目的是达到给予、彼此团结,但只是为了显露创造者并与它团结。而为了实现这一点,我们需要最高之光!毕竟利己主义应该是由外在的力量、光的力量来处理的。那个时候,我不再去选择哪种愿望对我来说更重要:吃饱还是减肥,我决定:我的利己主义什么也不会接受到,我的回报是所获得的给予品质。

来自:2009年9月10日的《早晨课程》,对课程的准备

改正世界意味着改正自己

暂无评论

三条线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Laitman_8308_wp我们不懂得,两种相反的现象怎样才能同时存在:接受、感到满足并同时向给予我满足的对象提供快乐。这些感受毕竟是相反的。这两个方向(一个朝着我,另一个朝着创造者)怎样才能联合起来?在我们的世界上没有这种例子,因为它只是基于一种愿望——自私的愿望。
精神世界则还有一种愿望——给予的愿望,而这两种愿望在那里一起工作。
但它们之间首先必须要发生冲突……
享乐的愿望滋长,并与给予快乐的愿望发生矛盾。借助第三条线能够达到它们之间的和谐:这不是普通的两种愿望的连接或妥协,而需要这两种愿望(我和它)体现为一个整体。只有在最高之光的帮助下,才能够这样去做。这光向我提供理解并将它们彼此连接的能力。

来自:2009年9月10日的《早晨课程》,对课程的准备

三个宗教精神根源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