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怎么误解领导力的(Medium)

媒体最新出版

最近,我注意到了对灵长类动物学家弗兰斯·德瓦尔的一个采访。德瓦尔是一位多产的作家,他撰写了大量关于黑猩猩研究的文章,因发布了”阿尔法男”的概念而闻名。

在他的《黑猩猩政治》一书中,他谈到了这个概念,当时的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向新议员和女议员推荐了这本书。但是根据德瓦尔的说法,这个概念被误解了成了一个阿尔法男”基本上是一个恶霸”,正如他在TED讲座中解释的那样。

德瓦尔说,事实上,阿尔法男不一定是最具侵略性或最强壮的。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通过与其他雄性形成联盟而上升到顶端,并且在它们达到顶峰位置后继续培养与它们的关系。并在达到最高位置后继续与它们建立关系。该联盟帮助他们保持自己的地位并阻止潜在的挑战者。

然而,雄性联盟并不足以维持最高职位。尽管雌性在身体上处于劣势,但它们在部队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为了赢得它们的支持,雄性首领会用食物和其他待遇来呵护雌性,并让它们的婴儿高兴。

有趣的是,阿尔法男和阿尔法女都扮演着和平维护者的角色——雄性首领在雄性群体中,雌性首领在雌性群体中。当阿尔法男来促成交战猴子之间的和平时,它超越了对联盟的考虑,充当了一个客观的和平缔造者。群体成员认识到这一点,并因此而尊重它。

更有趣的是,一只阿尔法男经常会没有明显理由就帮助群体中生病的成员。即使那不是自己联盟的成员,而且回帮助一只较弱或生病的猴子,不管是雄性还是雌性,似乎没有任何个人利益,但阿尔法男往往会分享食物,提供安慰,并以许多其他方式提供援助。

一般来说,阿尔法男越善良,它的统治就越长。而当它被替换的时候,它不会受到虐待。相反,群体会继续尊重它,并在它年老时协助它,这是对它在位时的仁慈之举的褒奖。

如果一个恶霸成为阿尔法男,就像有时发生的那样,只要它的体力还在,它就会一直统治。当受到挑战时,群体不仅不会支持它,反而会支持它的挑战者。恃强凌弱的阿尔法男的结局必然是痛苦的。

我描述这一切是为了说明我们是多么的相似。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的社会像黑猩猩的社会一样公正和有道德,它可能会是这样的。

归根结底,人类的愿望和灵长类动物的愿望是同样的愿望,同样的想法和计算。差异在于强度和复杂程度,但愿望都是一样的。嫉妒、激情和对权力的渴望都存在于人类身上,正如它们存在于灵长类动物身上一样,尽管在后者身上,它们没有那么发达,也没有那么复杂。 

如果我们诚实地审视自己,就会发现在社会层面上,我们并没有比它们进化得更多。在我们发展技术的同时,它们发展的是积极的社会特征,而我们没有。结果是,我们有一个技术先进的社会,使用技术来对付自己的成员。

发生这种情况是有原因的,一个基本的差异使得我们的社会不可能变得像灵长类动物那样。区别在于,他们本能地做的事情,我们必须有意识地去做,否则我们将根本做不到,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这一点。

如果我们想要停留在灵长类动物的水平上,那么成为人类就没有意义了。我们被剥夺了建立一个积极的、支持性的社会的本能,以使我们能够去主动地发展它。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我们会掌握这样一个社会的优点,通过对比它的对立面,也就是我们目前的状态。反过来,这将使我们对人性的理解,以及对整个自然的理解,远比任何其他创造所能掌握的更深刻。

有些人可能认为,试图互相关心是幼稚或不切实际的,但他们不明白,通过这样做,我们正在我们内部创建存在于我们外部的结构。我们通过模拟自然界的运作方式来研究自然,由于自然界是以互惠和关怀的方式运作的,正如黑猩猩社会所展示的那样,我们了解自然的唯一途径是通过我们自己的意愿和努力建立一个类似的社会。 

从某种意义上说,自然使我们失明,所以我们会自己发展我们的视力。我们,因为我们的盲目和自私,认为整个世界都和我们一样盲目和自私。但是,如果我们努力按照动物的自然行为方式行事,我们就会发现自然的真实、关爱的本性。

[297882]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