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目的的生活根本就不是生活

媒体最新出版

弗里德里希·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说:”一个知道为什么而活的人,几乎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方式。”

我的一个学生看了一部电影《放弃求生》(Life Overtakes Me),该影片讲述了在瑞典的难民儿童因为法律地位的不确定性而陷入了一种类似昏迷的疾病,称为 “辞职综合症”。这名学生想知道为什么孩子们似乎宁愿“选择”死亡而不是生命,尽管对死亡的恐惧据说是最深刻、最原始的感觉。

这就是我认为我的学生弄错的地方:最基本的恐惧并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对生命的恐惧,或者更正确地说,是对没有目的的生命的恐惧!”。

“在生活中我们这种没有目标的感觉是一个强大的引擎。它使我们去质疑一切。人类最伟大的发现都是在人们寻求生命的答案时做出的。”

当我们没有一个高于生命本身的生活理由时,我们就会下降到低于生命的状态。动物没有这样的问题;它们只是因为遵循自己的本能而存在的。因此,对它们来说,存在就是生命。

另一方面,人类需要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做他们所做的事。否则,他们就没有行动的动力,就会出现各种倒退现象,从药物滥用到抑郁症,到辞职综合症,再到自杀。自杀和其他自残行为在人类中如此普遍,而在动物中却如此罕见的原因在于,人类需要一个目标,一个生活的目的,而动物却不需要。没有目的的生活比死亡更可怕,所以人们宁愿选择死亡也不愿选择没有目的的生活。

尽管如此,在生活中我们这种没有目标的感觉是一个强大的引擎。它使我们去质疑一切。人类最伟大的发现都是在人们寻求生命的答案时做出的。

今天,人们似乎拥有了过上好日子所需的一切,但他们却没有活着的理由。因此,他们想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是人们可以提出的最重要的问题,因为答案不在我们内心中,而是在我们互相之间。我们存在的理由是我们在构成人类的网络中的价值。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网络中独一无二的一部分,没有人能够填补我们中的某一个人缺失时产生的空洞。我们对这个总体网络力量的贡献越大,我们作为个体的价值就越大。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发现,幸福的关键是我们社会关系的质量。只有当我们拥有积极的社会关系,当我们每个人都为了造福整个人类生态系统实现他或她的潜力时,只有这样,我们才真正幸福,同时为我们的社区、我们的国家和世界作出贡献。

只有当我们每个人都关心他人,并在与他人的连接关系中找到我们的幸福时,我们才能建立一个平衡的社会,其成员都感到满足和快乐,但又不剥削他人或环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实现我们的个人潜力,以为了造福社会和整个世界。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