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光辉之书》的钥匙

光辉之书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5月20日

问题:《光辉之书》有什么特别的,为什么正好是它如此流行,并被认为是巨大力量的源泉?
答案:Baal Sulam写道,在《光辉之书》之前和在本书之后没有更强烈的、具有更大显露的卡巴拉的著作。毕竟为了撰写本书,聚集了10位卡巴拉学家,他们适合去创造一个容器(kli)并在最终结束的阶段上(Gmar Tikun)团结了全部的10个sefirot。也就是,他们在所有125阶段上团结了。灵魂需要提升它们,以完全地改正自己。
他们上到了最终改正的状态中、Gmar Tikun,并在那里对这个显露进行了描述。于是本书被称为“ Zohar”——更高的照耀(zeira ilaa),没有比它更大的了,也不可以有。
本书作为对《墨西五经》(Tora)的注释被写出来。换句话说,从第一个到第二个圣殿,由所有卡巴拉学家撰写的内容都在本书中、在最终改正的状态上被介绍。而且它撰写的方式很特别:卡巴拉学家Shimon 说,卡巴拉学家Abba 写,而所有其他朋友们谈到了他们的显露。这就意味着,本书提供从所有可能的角度进行的描述,于是它适合于所有灵魂:无论这些灵魂何时发现它,并渴求借助使自己返回到根源的光改正自己。
关于本书的故事是特殊而有悲剧性的:它长时间地被隐藏,而只在11世纪的西班牙借助 Moshe de Leon被发现。随后过了几个其显露和隐藏的时期,直到20世纪出现了 Baal Sulam。那时人们开始回到以色列之地,而所有卡巴拉学家都感到,到了实现本书的时候,也就是灵魂的改正及走出最后的流亡并获得最终的解放的时候。于是Baal Sulam被允许对本书注释,后者被称为“Sulam”(阶梯)。
《光辉之书》本身被许多不同的锁关死,具有许多不同的钥匙,而且它如此撰写,以至于不同的人不会接触到它。你可以买到《光辉之书》并去读它,但你不会知道怎样对待它,怎样以正确地方式使用它。借助本书的前言,借助Sulam的注释(Baal Sulam为此被起名),Baal Sulam为我们提供了怎样去发现它,怎样去对待它的钥匙、特定的态度和方向。
从这一刻起,已经可以说,我们为了实现它真的收到了《光辉之书》。它变成巨大的光的源泉,而我们天天都能使用它。

来自2011年5月17日的关于Lag Ba Omer的课程
暂无评论

包含整个现实的网

光辉之书团结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5月21日

问题:卡巴拉学家Shimon的9个徒弟都代表特定的sfira,这意味着什么?这种卡巴拉学家能不能在我们的时代存在?
答案:十个卡巴拉学家,他们撰写出《光辉之书》,是十个最基本的sefirot。他们每一个人,达到了各自灵魂的根源之后,理解了他属于十个基本的sefirot,并在那时,他们的内在的团结提供了如此巨大的力量,以至于他们能够完全地显露最高之光,并为我们照耀。于是本书被称为《Zohar》——根据从Acilut世界上面的部分(GAR de Acilut)照耀的光的名字。
我不认为如今我们需要如此伟大的卡巴拉学家。他们已经显露了一切、照耀了全部的灵魂的系统,而随后在同样的系统中让自己与其他所有卡巴拉学家连接。结果就形成了由改正的灵魂组织的、在尚未改正的灵魂的共同的系统中的整个网。
现在,如果我们渴求改正自己,我们足以去阅读《光辉之书》。并尽量尝试与其作者、他们的灵魂团结,与那些他们之后的卡巴拉学家连接。他们都是共同灵魂系统中的改正的那部分,而如果我们愿意与他们连接,那么就能使用在相互团结中具有的所有光和力量。就这样我们能够使用《光辉之书》的光。
我们实际上已经获得了一切!在没经过改正的灵魂系统中已经存在改正灵魂的系统,我们可以使用书本身,而且具有全部的根据Baal Sulam的手段研读的卡巴拉科学。这对我们已经足够!
当然还会发生新的显露,以及我们会越来越多地解释并更清楚地理解本书中的内容,但为了完成我们的改正,我们从上面已经收到了一切。
卡巴拉是在团队中研读的。世界上每一个人,如果他感到他需要改正自己的灵魂并渴求发现他是为了什么而生存,哪里有他人生的根源和原因,都最终会进入这个网——会进入我们之中的一个团队。在那里他开始发现,我们在从事什么,而且怎样才能发现灵魂的根源,怎样显露我们所处的精神的系统,但暂时还在没有意识的状态中。那么怎样才能意识到本系统?
当我们来到团队并开始学习,首先我们从外表看人。但随后,学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开始理解,这不是人,而是内在的把我们连接起来的内在的网。
这系统暂时还没有被改正,而我们试图在其中发现某种关系,寻找能改正我们的力量,后者把我们变成如“一人一心”,带到对亲近人的爱、相互担保和互相间的团结中。
这种彼此间的对对方的渴求,是为了在心与心之间的团结中发现我们间的关系,让我们感到该网。我们感到其存在。我们突然开始感到其存在。那时在这个连接的系统中我们就看到我们自己和那些伟大的卡巴拉学家,他们进入本网并作为其改正的元素,他们支持本系统并为这个系统带来光,为这系统提供所有其元素的团结、爱和相互参与的光。
不管我们怎么坐——生理上坐在一起,还是网络在线,最重要的是我们感到我们在一起并渴求进入那个系统,与卡巴拉学家团结。而如果我们阅读《光辉之书》,那么从这些灵魂、从被他们改正的网中,我们就会接受到“食物”、力量、理解和精神的感受,就像小孩从大人那里接受那样。这给我们机会去让自身进入本系统并建立相互连接的关系,相互妥协,让我们取消自我,与他人团结。

来自2011年5月17日的关于Lag Ba Omer的课程
暂无评论

与无止境的关系的系统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灵魂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5月4日

问题:为了所谓的“zohar”的系统把我们带到团结中,我们缺乏什么?
答案:需要意图、要求。Zohar是共同的整个现实的系统。那么它为什么会被称为“zohar”?而且我们为什么会打开某本书,阅读由某人撰写的文字,听取某种词汇?
共同的现实系统是这样组织的:我们只有借助伟大的卡巴拉学家才能够与它相连接。这些卡巴拉学家是中间人,他们来创造我们和这系统之间的关系,并用词汇和句子把这关系表达出来。
我阅读本书之时,什么都不理解。我甚至可以反过来阅读它。主要是与他们——这些卡巴拉学家建立关系。他们把他们的著作给了我,因为他们愿意我与他们相连接——与这些灵魂、与他们团结,并在这种团结中实现最终的团结。
我怎样才能知道我与他们相连接了?如果我与我的团队团结了,那么我的方向毫无疑问是准确的——与这些伟大的灵魂团结起来,进入那共同的全球性的完整的系统,变成其不可分开的、与所有组件相连的部分,即使在很小的程度上追求这一点。这就是我们所要达到的。
一个人思考这一点,第二个不怎么思考,第三个——偶尔才思考。但总体上,如果我们试图作为一个整体,每个人的各自的追求都要连结起来。 

来自2011年5月4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神秘的光辉之书

光辉之书视频、电视、节目、课程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一)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
原稿发表于 2010年3月15日

对《光辉之书》的准备

icon for podpress  英文: 播放 | 下载
icon for podpress  英文: 播放 | 下载
icon for podpress  俄文: 播放 | 下载
icon for podpress  俄文: 播放 | 下载

第一部分:《光辉之书》,“ Bechukotai”章节

icon for podpress  英文: 播放 | 下载
icon for podpress  英文: 播放 | 下载
icon for podpress  俄文: 播放 | 下载
icon for podpress  俄文: 播放 | 下载
关于《早晨课程》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

“恶”将会变为“善”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
原稿发表于 2010年2月8日

Laitman_2008-11-13_6695《光辉之书》,“Ki tisa”章节,第16条:“站在你面前的都会感到羞愧”。将来创造者会给以色列所有的通过真正的正义者宣布的“善”。以色列在流亡中遭受了许多邪恶,如果不是所盼望的并在《圣经》中提到的善,他们就无法承受及忍得住流亡。
不是盼望本身,而是原来的与将会到来的善良的关系,给予“改正”的愿望以力量,这愿望被称为“Yisra El ”(直接到创造者)。在我们世界上的人似乎知道,遭受了痛苦就应该获得回报。但在精神世界不是这样。这不是心理上的安慰,但人认为不好的东西将会变为好的。卡巴拉完全不同地看待这一切。毕竟走在真理之路上的人知道,借助此“恶”他达到“善”,邪恶是在他的内部,他应该去改正而不是去忍受它。随后在这个邪恶之地他将会感到“善”。
人在“不好的线”之后不去期待好的将会到来,他则会知道,那个 “不好的线”是他内部里邪恶的揭露,而且是他自己本身要把它揭露并改正,这样一来,它才会达到善。并不是在一个地方有痛苦,而在另一个地方就有回报;在这里努力了,而在那里就有赏金。同样的“邪恶的基础”改正了之后变为“善的基础”——而这就是回报。
因此,人为“罪恶者被揭露”而高兴,毕竟我们有工作的资料,而借助这种工作,人达到精神世界、创造者、给予的品质。一切都发生在同一个地方——享乐的愿望中。

来自:2010年2月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精神的毒品

光辉之书
原稿发表于 2009年11月27日

Laitman_2008-10-29_9268_wp问题:想要不忽略任何一切,在《光辉之书》的课程之间我们应该做什么?
答案:不要失去与在早晨的课程中所学的内容的关系,考虑考虑。
《光辉之书》是精神世界的窗户,是站在你面前的,并欢迎你去显露它的世界。假如你在这条朝向精神世界的道路上转弯了,你最终又不得不回到它那儿,而在这样做的时候你失去了时间和力量。因此,要努力留在《光辉之书》的影响下。
此外,《光辉之书》的结构很特别,它吸引研读它的人。在我们这儿忙于《光辉之书》文字加工的人们已经知道,是资料本身吸引人,不让人离走。它的作用像毒品那样:你上瘾之后如果离开了它,就会感到糟糕。这就是《光辉之书》发挥作用的方法。
《光辉之书》的阅读本身,是在自己内部寻找书中所谈到的那一切,试图在自己内部认识到精神形象,用它们来组织更高的世界——变为满足、很深的内在需求。这会非常上瘾。
阅读在你内部里造成某种印象的调色板、感情的云朵,一开始没有具体的形象,只有灵感、印象,而不是知识。
然后你将会开始感到和理解,哪里有“右线”,哪里有“左线”,它们怎样连接到“中线”,你将会开始感到,这对你好还是不好。
逐渐地,你的感受将会与文字阅读、理智及在你内部出现的图像连接起来。
在我们的世界中也是这样:甚至如果我谈起某种完全抽象的东西,我会在自己的愿望中来对它进行检查,毕竟我没有别的,一切都要在愿望中通行。
因此,阅读《光辉之书》后留下的印象应该是感情上的。我必须要求,那些印象之流全部都进入感情中,而随着感情,理智也出现了。当这些所有印象整理好之后,在感情上彼此连接,我将会开始感到它们的相互关系并已经在脑中开始进行判断。这是我们还要达到的。

其他关于《光辉之书》的纪录

暂无评论

进入精神世界的演习

光辉之书
原稿发表于 2009年11月25日

IMG_1504__wb想要研读,而更正确的说,想要显露《光辉之书》,我们只能进行不断的练习:怀着在自己内部将它感受到的愿望去阅读文字。
否则这本书将会是被封闭的。但如果我们打开这个我们感受之上的“盖子”,那就会打开更高的精神情感的入口,就这样我内部里将会出现我的内在世界。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一天接一天地人必须在坚持中期待,《光辉之书》词汇在他内部引起反馈。就像认识这个世界的孩子那样,我们内部里也将会直接“爆发”对那个隐藏于我们内部的更高的现实、即精神世界的感觉。

其他关于《光辉之书》的纪录

暂无评论

充满光的黑暗!

光辉之书
原稿发表于 2009年12月26日

idra_raba_100_wp《光辉之书》:在黑暗到来时,Malhut 与它团结并照耀着Hohma 之光辉(后者指其统治)来控制它。但由于缺乏Hasadim之光,它的所有入口紧闭以至于光全部被冻结于其中,甚至没有任何光能够显露出的裂口。
但它本身充满了光,而后来,当在其中唤醒“中线”并且入口被打开时,正义者将会从它那儿接受封闭于其中的Hohma之光辉。因此,正当它全部只是细细的路径和封闭的入口之时,他们追求进入其内,毕竟只有这时它含有这完整的Hohma之光辉。
其实,夜充满了光,只是我们在夜里无法看见——我们已看到缺乏爱和给予(Hasadim)之光。只有在Hasadim之光中我们可以迫使Hohma之光显露并在其中照耀起来,甚至Hasadim之光越多,显露得就越大。
夜、黑暗指的是当我处于Hohma之光的海洋里,但没有一丝Hasadim之光的状态。如果我开始在自己内部演变爱和给予、Hasadim之光,那Hohma 之光开始逐渐地向我照耀。这意味着我唤醒黎明、晨光,而接着就是白天。
从中午开始,Hasadim之光、我给予的力量逐渐变弱,我开始从所具有的Hasadim的层次降落。似乎在落日时,Hasadim之光中的Hohma之光减少,晚上到来,而接着是夜。我的享乐的愿望滋长了并不让我留在给予和爱(Hasadim)之中,它越来越强地控制我。夜的黑暗力量占据我了,我放弃并沉浸于那黑暗中,不再能去爱和给予。
而在这个黑暗中,我重新积累给予的力量并从半夜开始团结Hohma 和Hasadim,以便一种光照耀在另一种光之中——就这样我显露光。
这都是由人去完成的!如果他借助渴求给予来战胜自己的享乐的愿望,那么就会看到光。而如果利己心赢了,人就会感到黑暗。就这样我们发展着:从白天到黑夜,一次又一次地。一切仅仅依赖于人,就创造者而言,光一直都在环绕着我们,这就是所说的:“我没有改变AVAYA”,“规律是设定好的并无法违反”。一切都被给予,而现在,你随意去行动……

来自:2009年12月24日的夜晚课程,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接触之点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
原稿发表于 2009年12月10日

Laitman_2009-11-06_Zohar_tv_8165_w问题:倘若人在研读《光辉之书》时,把握住了一秒间的与它的接触之点,他怎样能够保留住这一点?
答案:人将会留在那一点中,如果他不害怕接着会到来的那一切,并准备不管在其面前出现的任何条件,一次又一次地重新建立这个关系。如果他战战兢兢地担心他会失去对这种关系的感受,这就意味着他感觉不到足够的信心并没有以所需要的程度与他人连接上。此外,他从根本上理解,进步是在有了给予的品质后发生的,在其内部里该品质不断地滋长、演变并增强。如果我害怕和束缚自己,那么它就不会发展。如果我担心我的未来,这就意味着在我内部运转的是利己主义,而非给予的愿望……

来自:2009年12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