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真正的而不是想象的“我”?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4年3月9日
问题: 如果创造者控制我的心和头脑,那怎么能进行选择并改变意图
答案:我只不过是包括团队的那系统的一部分,借助与团队的关系我参加于共同的祈祷(MAN)中。
我不是我的身体,不是现在的感情和理智。这根本都不算,那是因为这个世界是想象的。你安心地可以忽视我们现在所感觉到的那一切——这都是不现实的。
那我该怎么办?Reshimo也不是我,毕竟它来自上面。只有我进入团队的努力而回到原来的状态才算。  这就是MAN。
问题: 我在团队里工作的时候在我内心里出现不同种类的愿望吗?
答案:当然,这是另一种愿望。通过渴求加入团队并付出努力以与朋友们团结,我已经渴求达到给予。想这样去做,我就需要取消我自己。
来自:2014年3月9日对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

通过爱情的眼睛来看一切

研讨会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3年1月30日

问题:您说过,当我们从事从整体的教育方法,我们就能把他人负面的品质来看成积极的。这是什么意思?
答案:意思是,在超越自己的利己主义之前,我无法看到另一个人,我只能看到我自己。但是当我使自己上升,我就会突然开始评价他,就像他评价他本身那样。换句话说,我看到的是,他的行为、他的动作都是正确的。原来是我一直不对,因为我曾经根据自私的角度判断一切。
评论:这样下去,不只是主观的“我”会崩溃,全部道德也是。
答案:我们的利己心没有什么道德,唯一的原则就是攫取更多,并尽量拒绝所有人。我提到的是我们的本质。
当我们观看他人的时候,我们总是努力找出缺点、看不起另一个人,抬高自我。这是很自然的我们利己主义的保护性反应。就这样我们看待整个世界。
就像我看我的孩子和邻居的孩子。对我来说,我的孩子总会有优势。
我把自己一直都放在赢的位置上,不然我的存在就没有意义。我利己主义的保护性反应是为了保持自我,提供存在的权利和以存在的感受为目的。当我上升到自己之上,我就会发现他人其实截然不同。

来源:电视节目“整体的世界”,2012年11月27日
暂无评论

中立区

我像创造者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6月29日

问题:我们很多次谈到容器和光,但几乎没有研究真正的处在我们之间的“我”。我究竟是什么?
答案:我的我存在如同选择之点,没有其他的。其余的一切与它连接,当它从他人那儿获得愿望以及从创造者那儿获得满足。这一点似乎是天平的中间、做出选择的时刻、分别、Tiferet中间的三分之一。它既不属于给予,又不属于接受。
Tiferet上面的三分之一属于更高的阶段、创造者的品质,而Tiferet下面的三分之一属于接受的愿望、创造物。在中间什么都没有——中立区。
问题:那么,那里有什么?毕竟是借助一些标准做出来的选择吧?
答案:达到那里,你就会理解:这一点仍然“飘移在天空中”。基于这一点,你变成精神的人,这是原始的一点,它处在光(永远存在的)和愿望(从没有中创造的)之间。它是创造的奇迹。
我们开始把所有愿望和所有光连接到了这个点,才会达到它。那时通过对这些愿望和光而言完成动作,我达到我行动的那一点。它既不来自光,又不来自容器,它属于创造者的实质。

来自2011年6月2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控制空白之处
真理的味道
无提示的选择

暂无评论

获得自己的“我”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3月30日

问题:如果每个灵魂要与创造者融合,这不取消我们每一个人的“我”吗?
答案:出现了问题:哪里有我的“我”?它具体是什么?我在那里能够找到它?
我的“我”是绝对与创造者的认同,当我达到创造者的身份。我和它变为一个整体,我完全地相同于它。这就是我的“我”。其余的一切不是我。
所以说,如果在与他人连接以发现创造者之时,你则害怕失去你的目前的“我”,我答应你在升到每一个精神的阶段上你会感到你目前的自私的“我”,以更强烈的形式。
毕竟利己主义在滋长,而你每次都上到它之上。你没有消失,甚至没有失去你的利己主义,它更加长大,而你越来越清楚地发现它全部的狡猾、谎言、残酷性和自私的算计。
你内部里的邪恶需要滋长,毕竟我们只有借助两条线(通过把它们俩保含在里面)上升。从上面总被揭露邪恶的基础、利己主义——这是左线,以及从上面到来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这是右线。而我要用它们形成我自己——中线。在每一个阶段上都是这样。
这样一来,每一次,我的邪恶的基础都在滋长,它不消失。你不要以为你会变成天使!恰恰相反,你一次比一次变得更邪恶,就像所说的那样:“谁高于朋友,谁的具有的利己主义就更大”。所以你不要害怕,你不会失去自己! 而是相反!
问题:这就意味着,在完全改正的状态中(Gmar Tikun),当我与创造者融合之时,利己主义会消失吗?
答案:你将会发现你的全部的愿望,你只不过给它类似于创造者的形式。但这个愿望是你的。
一切正好会是相反的:现在你感受不到你是谁。最终,随着在精神道路上的进步,人来发现自己——他的真正的完美的形象。

来自2011年3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
暂无评论

断不开的关系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2月3日

在自己的内在工作中,我必须这样整理自己,以便正确地对在我内部里唤醒的现象产生正确的反应。
为了这一点,我要联系上其原因(它来自创造者)和结果(我应该把这现象还给它)。而我正好在中间处理“接受”和“发送”。
接受如“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及“一切都有利于我”,而最终我保佑与我愿望所发生的所有一切。
我不再用“甜苦”标准来进行分析,而是使用“真假”来分析,我把所发生的事件当作真理,并怀着感激归还给创造者。这样一来,我通过这样一个“圈”改正了自己。
怎样?在工作的过程中,我发现我不理解正在发生的,于是必须向创造者请求理解之光。后来我必须正确地处理这个现象——为这请求力量。
为了正确地对待事件,我需要与创造者的关系。看样子,我从它那儿受到了某物,我在我的工作中必须一直都与它保持关系,否则我怎能正确地去处理数据?
毕竟我只能怀着变得与创造者相同并与它团结的愿望,那么全部的工作呢?这就是工作,还能有什么?
当然,在这里具有团队。没有它,我就不知道怎么去对待从创造者那里收到的所有一切。毕竟我应该怀着自己的Kli,所谓的给予的Kli,以借助理智和感情处理从创造者那里接受到的状态。
团队让我认识到创造者的重要性,否则我怎么可能去理它呢?从团队那儿我收到正确的对我的行为和对创造者的态度。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来自2010年11月26日的课程,根据《十个Sfirot的教育》

什么才是人的“自我”?

暂无评论

我的日子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原稿发表于 2010年3月22日

一切都取决于愿望,一切都在其内部里被显露。因此,我们只是需要正确地安排所形成的、指向目标的愿望。
为了塑造我们的愿望,为了给它提供正确的以获得创造者的满足的形式,创造者是这样跟我们做游戏的:它一会儿隐藏起来,一会儿显现出来。人不是每次都能弄懂这个游戏的,但这个游戏一直都摆在每个人面前,直到每个人完全地改正。
我们一直都需要承认,全世界仅仅是创造者的许多表现形式:在憎恨和爱我们的人中,在帮助我们和阻止我们的人中,在亲密的和疏远的人中,在朋友和陌生人中。
所有这些人,包括非生命的自然、植物和动物、人的思想和愿望,一切都来自创造者,是它在跟我们做这个游戏:要么让我们接近,要么让我们远离。在这个游戏中,只有一个“我”之点、观看之点才是自由的,在这一点中人渴望变得与创造者相同。
但无论是什么,创造者只怀有一种意图——摇动人,也就是所说的:“最高之光摇动并唤醒愿望”。
即使人一直都处在被抛弃的境况,他仍然尽量渴求去想,一切来自创造者,毕竟“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而创造者是毫无疑义的“好的和创造好的”,那么人 的愿望就会扩大。
如果人真的“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在想法和感情中忘记,是创造者为他完成所有行为,那么他就能看到怎样以正确的方式利用他人生中的每一分钟。
毕竟每一个敌人其实都不是敌人,他在帮助人们在极限的状态中更加紧地去抓住创造者。
就这样,人能够前进,直到达到这种状态:他能够忍受任何一切,只要与创造者保持联系。甚至他只请求这一点。
他不管人生会怎样,他只是渴求这一点:“呆在创造者的房子里,这就是他全部的人生”。他为所有障碍而感到高兴,那是因为这些障碍让它的愿望扩大。人把这些障碍当作最主要的联系,它们是怀着爱情、由创造者送给他的。而创造者只是要等到人为了显露创造者而做出准备。
就这样人不断地前进,直到完成这个全部的过程,后者被称为隐蔽或者准备期。这样一来我们就从“lo lishma”走到了“lishma”。当创造者看到人完成了这个过程,它
就会显露自己,“逃避(barach)变为了创造者的仁慈(baruch)”。

来 自:2010年3月22日的对《早晨课程》的准备

什么才是人的“自我”?
是障碍?还是路上的帮助?

暂无评论

我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经济
原稿发表于 2010年3月18日

问题:在精神的工作中,人的最可怕的敌人是谁?
答案:最大的敌人就是他自己、他的与创造者不相同的品质!这些品质向我们渐渐地、在我们的能够克服它们的措施下被揭露出。否则我们会处于瘫痪的状态,以及无法做出任何内在或外在的动作。
因此,逐渐地把隐蔽向我们显露,我们被揭露出我们根本没有作为任何个性而存在着!根据我能够抓住创造者的程度,我被揭示出微小的真理的一部分,而其他所有想法、愿望和品质,并没有向我揭示,我受着“从上面”的控制,我有一种感觉,似乎是我自己在决定所有一切。
也就是说,它让我慢慢发现这样一个事实:我自己不存在,我只不过是一个用线操纵着的傀儡!但我依赖于我能够对环境、对创造者而言取消自己并使用自己的自由选择的程度,我能够获得独立。我被给予机会去建立一个又一个不大的我独立的个性的部分——直到我完全地长大。
这意味着我会处于与创造者融合的状态中:我们的愿望会相反,但意图一致。
这样一来,我们永远都离不开最高的力量的控制,但逐渐地,隐藏会消失,这取决于我们准备接近创造者的程度。
在我面前似乎拉开一面幕布。一开始我处于绝对的黑暗中,并认为我存在着并且独立。根据我能够忍受我无助的状态,体验这个内在的打击、羞耻并接近创造者的程度,为我拉开越来越大的帷幕,而隐蔽将会消失。一切都取决于我的感受。状态本身不发生变化,只有我的感知才会改变。

来 自:2010年3月1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对《光辉之书》的准备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一)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3月18日

对《光辉之书》的准备

icon for podpress  英文: 播放 | 下载
icon for podpress  英文: 播放 | 下载
icon for podpress  俄文: 下载
icon for podpress  俄文: 播放 | 下载

第 一部分:《光辉之书》,“ VaYaera”章节

icon for podpress  英文: 播放 | 下载
icon for podpress  英文: 播放 | 下载
icon for podpress  俄文: 播放 | 下载
icon for podpress  俄文: 播放 | 下载
关于《早晨课程》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

在精神世界中我的“自我”在哪里?

精神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09年9月6日

laitman_2009-06_3382_w问题:在精神力量系统中我的“自我”在何处?
答案:就是“我”来显露这些力量。我是屏幕,在其之上它们被展示出。“我”是相同的、显露的程度。
在精神领域中不能进行分别, 毕竟你是通过相互作用(zivug)、通过团结来揭露精神世界的。无法将精神感受分为感知者与被感知的。
精神世界是一种包括一切的感受,是你与更高力量相互连接的结果。在发现创造者之前,你不是创造物。怎么能在这种感受中分别我和它?
创造物和创造者不可能彼此分开地存在,你是根据你们之间的相同来显露这一点的。
你问,我的“自我”在哪里? “自我”就是我与创造者的相同。不然,我不可能存在于精神领域。
什么才是人的“自我”?
宇宙围绕的“自我”
取决于人性的“自我”的问题
我们的“自我”处于我们之外!

暂无评论

我在环境的囚禁中

人类、社会
原稿发表于 2009年8月9日

img_2738_100_wp问题:周围的环境告诉我,我需要新的房子或者可口可乐时,我根本就不用费劲就能接受这种影响。对精神的愿望而言也是这样吗?他们仅仅需要告诉我,精神是好的,还是我也应该付出点什么?
答案:什么都不要付出!你的环境认为什么是重要的你也会开始尊敬并渴求达到并获得它。如果环境多次重复地提到事物/现象/事件是多么的重要,这对你而言就变成摆脱不了的、让你睡不着的想法。 那是因为取消你的个性、你的“自我”!
你将会遭受痛苦:“如果我没有……,我何必还要活着!白白浪费生命”。你不是自己的主人 ,是环境为你决定着一切。它要你怎样去想你就会那样去想的,它让你追求什么样的目的你就会去追求它的。借助正确的环境的影响能够完成任何一切,甚至达到创造者
环境来为我作出决定
什么才是人的“自我”?
我们是否自由?
散布(视频)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