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们思维有罪!

人类、社会自然、创造者

img_1505__wb信息以色列的特异功能者Oren Zarif在个人博客推荐了政府怎样去解决缺乏水的问题。他要求政府不允许在新闻中有天气预报,原因是,几十万个人每日都查看天气预报并通过思想的力量来影响自然,而后者不得不将之接受。
评论:思想之力我们来影响自然(创造者),干涉我们发展的计划并收回由我们自己纠正的其影响。因此,如果我们所有人将自己的思想集中于一切好的,那就会转变我们的命运。但由于每一个人都在思考自己而不是他人,我们的想法不会团结为同一个念头,而导致负面的后果。
换句话说,自然(创造者)安排的我们发展的计划本身是中立的。通过愿望(思想、意图)我们加快和改善或者,相反的,减缓和恶化其对我们的影响。路上的唯一我们的自由是选择要么“短的好的”,要么“长的恶的”道路。

暂无评论

俄罗斯网络需要规则

人类、社会视频、电视、节目、课程

51_100_wp信息:国家本身无法确定互联网需要什么规则。现在所有的规则都无效,已经有了建立这种规则的必要性,毕竟现在俄罗斯不存在网络法律。
评论:不只是俄罗斯需要。在新的相互关联的世界中生存下去的必要性迫使我们接受那一没有敌意、没有鼓吹宣传暴力邪恶的规律,并且向媒体、教育系统、社会结构等要求强调人与人之间的良好关系。
这一规律应该是崭新的全球法律基础。全球化的世界浮现令我们与他人、整个非生命的植物和动物的自然建立良好关系。

暂无评论

逃避危机

全球危机

laitman_2008-12-07_6456信息好莱坞没有危机,今年去电影院的人增加了百分之十六,二十年内这是最成功的好莱坞的一年。
评论:解决还是老样子的:国家要给“智人”安排食品和娱乐。
在这特别时间内要让电视台上演“梦工厂”作品。这会平静群众并让他们入睡……直到猛然跳起。毕竟危机是必要的我们发展阶段,而如果我们不演变,自然将预备更有用的刺激。
Wikipedia:刺激(拉丁语Stimulus)在古罗马:削尖的让牛前行的鞭子、桩子或棍子。换句话说,强烈的使唤醒的时刻,使反应或行动的内在或外在的因素。

暂无评论

创造者=自然

自然、创造者

41_100_wp问题:你把创造者当作自然——即沉默地、无情地、履行自己规则的法律。但自然(Elokim)是控制我们世界的规律。他们本身是创造物,仿佛天使。而创造者是更高的,具有个性和意志的。正好与它我们正尝试着相同。难道不是吗?
答案:
为了避免争辩,而且因为词汇仅仅使含义模糊,给你Baal Sulam在“和平”文章中所说的:“对我们来说更好的,是做出一些更深的比较并接受卡巴拉学者的看法,既“自然”和“Elokim”(创造者的名称之一)这两个单词的数字的表现是同样的——86。那时创造者的规则可以称为自然的规律和相反——这都一样”。

暂无评论

自然将会迫使我们爱上亲近的人

团结自然、创造者

laitman_2008-08-21_0594_wp信息心理学家Mark Berman(密歇根大学)发现了城市环境危害正常的思维过程。几分钟在吵乱的街道上数次降低了劳动能力。
评论:人是因得到与自然的平衡,作为恰当的生态环境的和谐部分而创造的。这通过完全与别人的和谐在两个进程中而达到的: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二、“像爱自己一样,爱上你亲近的人”。依赖于这些对自己之外的态度,环绕的世界、周围的环境是来造成的。在这种情况下,它对人而言,会是最佳的。早晚我们将会达到这一状态。自然会迫使我们的。
信息在机场检查乘客安全的专家将自己的注意力转为检查旅客的动机和情感:通过对各种刺激分析体温和心跳的变化。
评论:某一天将会发明一种机器(开玩笑)去指定人是否有“对亲近的人爱”(也许是依靠于外在的特征、也许也依靠于对某种特定的食物立刻的反应)。谁含有,那就在社会眼中是可取的,谁没有那就是反社会的元素(“不道德的外观”)——直到得到这爱。

暂无评论

全球教育的必要性

人类、社会全球化

wp_chicago_100信息:随着全球变暖丰收将会减少,这样的话地球上一半的人口会挨饿,尤其那些住在热带和亚热带——从美国南部到巴西的南部,从印度的北部到澳大利亚的南部以及非洲。
评论:这些人们不得不离开自己居住的土地并向北流动。发达的国家是否能忍受这一切?如果是,那么会怎样呢?就像Baal Sulam在其文章“最后一个年代”中所描述的——通过核武器?
补充:我们所有的问题都来自于我们与自然的分开——我们认为所存在的一切分为“人”和“周围的环境”。此对自然的态度制定对任何环绕对象的看法,如同人以及其附件。
一旦我们关注周围的环境,那也就是为了自己的狭窄的利益,而不去考虑到完整的自然体系。关闭自然体系的危害使我们遭遇负面的反应。而因为人们是自然的一部分,所以在其机体和存在的各个层次都吃苦头。
因此,我们得将我们教育计划“环境保护”转变为养育的计划“人如同自然统一的部分”。主要的不是清洁污染的环境,也不是恢复其生态系统,问题在于统一的系统的创造,当一切是“统一的自然”,而不是“人和自然”。教育计划应该是一个,就像自然一个是。应该向有生命的体系来适应组织我们生活的计划——如同一个完整的体系。

暂无评论

生态学家应该向自然学习

生态科学

img_3561_100_wp1信息:将猫运到了澳大利亚的一个岛(Makueri)上。猫大量繁殖并开始毁灭鸟类。为了限制猫繁殖,生态学家将兔子送到了岛上。
过度的兔子繁殖威胁破坏岛上的植被。本来的生态学家的目的是救护被猫吃掉的鸟。为了恢复毁灭的植物,会需要24 00万美金。该岛并不是第一个由环境保护者制造的对自然有负面影响的例子。
评论:生态学家应该接受一段卡巴拉课程,以便知道如何来正确地设计封闭的、和谐的生态环境。

暂无评论

进化的逆转是不可能的

科学进化

img_3147_100_wp信息:科学家发现,随着进化而改变的机体的特点无法回到原点的状态。研究家根据长期的与苍蝇Drosophila melanogaster的试验来这样声名。其试验在《Nature Genetics》杂志中有详细的描述。苍蝇不是通过改变基因而是通过修饰基因来适应周围环境的条件。
评论:从最高的阶段创造物降到了我们世界的阶段,以便使人有意识地从整个这个世界上升到完美的、给予和爱、和谐和平衡的阶段。任何行动都是向最后的目标而指定的,朝那里只有一条路。但是人可以要么阻碍,要么加速其过程,并且,如果阻碍,就会引起痛苦和危机,而加速的话——福利和舒适就会到来。

暂无评论

流产是杀生吗?

家庭、教育、培养男女

laitman_2005-02-23_be_park_500_wp问题:卡巴拉如何看待流产?
答案:因为流产反对自然而然的发展,并引起与自然的不平衡,所以生理上的、精神上的都有害。甚至,如果我们会感受自然,我们不会做出这种动作。

暂无评论

未来并不是回到洞穴!

人类、社会全球化全球危机

laitman_2007-03_ba-iam_045_wp问题:我读到你的主意时,觉得他们很有道理、很对,但自己本身还是感到某种恐惧——一想到那个局限的,不愉快的生活。谁会想要这样存在着?此外,人上哪儿去找力气来做出这种内在和外在的转化?
答案:第一、转到统一社会的问题是心理性的。因为人寻求福利、满足。这只有在一个统一的社交中才能实现——福利来自自然,如同和谐的结果。然而,人们要彼此帮助克服此心理的障碍。
不过自然在这都给了我们机会:通过分开我们,它仍然留下了人与社会、环境的依赖性。如果我们造成人为的环境、公众舆论(给予和爱的重要性如最高价值来看待的并由公众促进的),那么每一个人,在社会的影响下,将会向往改变。
社会呢,因为意识到这是生存下去的唯一办法,会支持这种人为的教育。然后,我们会发现它是怎样变为自然而然的(从“为自己”(lo lishma)向“为创造者”(lishma))。
这样一来,可以争辩:如果我们逼迫这样教育所有的人(儿童、成人)那么他们的自由在何处呢?究竟在何处?
我们怎么才能明白在按照严格自然规律存在的社会中什么才是自由的行为?自由只是克服利己心并达到与自然的平衡而已呢。自由选择位于造成一个人可以学习自然规则和前当的行为的环境以及在和自己的利他主义的斗争。
第二、将根据与自然的平衡消费的为生存下去所“必要”、统一个未来社会我们看作如陆军类型、一切都缺乏的社交。
一听到“由生存所需要限制消费”这些单词,人们就会想象到不愉快的、苦头中的生命,也会想到生活于洞穴中,半饥饿的乃至没有所有合理的文明的成就的存在。
然而,所提到的并不是回到过去,而是向未来的跳转:包括我们时代所使用的知识和技术。需要放弃剩余的、危害我们的事物,因为在尾部我们将与自然和谐。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