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圣彼得堡考试

会议、活动、对话团结精神工作

我去圣彼得堡的会议不是为了听听老师和朋友们的讲话,热络地聊聊天,一起进餐,观看一下文化晚会等。并非这样,我学了很长时间,而现在对我来说大会就是个考试。
我们面临的是一个很彻底的检查——我们是谁?我们能做什么?我们紧张而严肃地对待,并不是在闹着玩。在这同时我们并不保持沉默,并不是闷闷不乐的样子,我们像平时那样来结合两个方面:快乐与严肃的态度。
我再说一遍:会议是个考试,而不是简单的约会。我们集会的目的是完成一份自我检查工作。我们检查的是我们的聚集是否正确以及是否考得上。
而这不应该让人变冷,我们只是寻找机会:怎样以最严肃的样子让自己发抖并让我们向往正确的团结先进。

来自2013年7月4日的课程《对圣彼得堡会议的准备》
暂无评论

对团结的“饥饿”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

问题:怎样要进入大会才算是正确的?然后什么是所盼望的大会的结果?
答案:想要大会带来好的结果,大家都要“燃烧”、期待、体验灵感,大家都要疯狂地渴望团结。在这团结中将会显露出在我们之间具有的更高的力量。是这样说的:“在我的民族中我生活”。这就是对会议的准备。
最终我们要真的发现我们团结的力量,实际上显露更高的光、我们相互间关系的精力——不是通过情绪,而是通过实际地感受。这会是正确的光——它会有特定aviyut的程度、特定的相互传递的程度。
把握了这些品质,我们就会开始发现一些不属于肉体的事情——我们将会在新的容器、在新的感知得以显露。那时我们会分离身体,并进入肉体之外的现实——这样一来,我们会上升到人类的维度。
让我们希望,这就会发生。开始工作吧!

来自2011年11月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对阅读《光辉之书》作出准备

光辉之书精神工作

问题:白天为了对早晨课程作出准备——尤其对阅读《光辉之书》——以获得最大的效果,应该怎么做?
答案:可取的是,在人身上一直都有来自《光辉之书》的或者摘自卡巴拉学家的引语。如果白天之内人有机会听取课程录音,让他听吧;如果能够阅读,让他阅读吧;如果他只能思考,就让他思考吧。
一些人在上班时不能阅读、听取甚至思考精神的东西,因为他们的工作完全吸收了他们,偶尔他们才有机会去想意图。存在不同的情况。
Rabash总是说,宁愿去做简单的生理上的、不要求人在理智上和感情上付出努力的工作。但在我们时代这种工作似乎没有。于是人要为自己预留特定的时间表:假设,每一个小时里有5分钟远离他的工作并与精神领域相连接。
每一个人在为他提供的情况下必须要做他所能做的。这些尝试就是努力。

来自2011年6月22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与更高力量建立关系的时刻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

问题: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不能集中于文字本身,许多各种各样的想法充满我,而这些想法跟光辉之书没有任何关系,比如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图像。我该怎么办?
答案:在人开始研读之前,与所有其他外面发生的事情相比,他必须尝试着更加重视研读。昨天所发生的,今天和明天的事情与研读相比都一文不值,于是现在我与更高的力量相连接,后者为我安排我全部的生命,甚至自私地在物质范围内要求这一点。
于是我现在应该集中于光辉之书的阅读并与更高的力量建立关系,毕竟我取决于它。这是很世俗的、外在的态度,但仍然是……
而如果上课时到来各种各样的陌生的思想,这已经算是障碍,它们与我们的未改正的利己主义有关系。这已经是道路上的障碍,而我应该去处理它们。
但《光辉之书》的叙述我一点也不担心。首先我要建立这种态度:似乎描述的一切发生在我的内部。甚至如果我一个词都不理解,这都不重要,我需要在自己内部尝试认识它们。主要是我把它们感到如外在的形象,而我却要在内部里认识到它们。而具体是什么不那么重要,主要是从外在的沉思走到内在的沉思,并改正视野的误差。

来自2011年5月24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关于《早晨课程》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

三个小时和全部的生命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我什么时候必须集中于最基本的努力——在阅读《光辉之书》时还是在上课之前?
答案:在课程之前应该要有准备:“我在做什么?为了什么而生活?我会达到什么目标?为了什么?”这是共同的准备,在其中人必须逐渐地从他的目前的状态(当他感觉不到精神世界)接近现在进入精神领域的准备。那时课程开始了。
上课时他已经处在系统之内。在理想的情况下将会发生什么?我将会有如此的内在的愿望,以至于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将会完成其中描写的与光和愿望的动作。
毕竟《光辉之书》是指导书。Tora指的是指导(oraa)。不然我何必需要这些所有文字?何必需要20册《光辉之书》?此外,这仅仅是微小的由其作者——卡巴拉学家的Shimon的团队所撰写的书籍之中所剩下的一部分。
卡巴拉学家何必撰写这么多书?难道我有一页不够吗?毕竟我要把它当作“神奇的品质”、“有特别影响的光”(sgula)。但不是。这是指导。作为其结果,“当人的灵魂教他”,我打开书并根据它与我的愿望工作,来改正我的态度。那时对我来说,书作为行动指南——很详细地为我描写我与整个灵魂系统的工作。
而暂时,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必须付出所有以便想象现在这要为我出现的系统——给予和爱的系统,所有其部分间的关系的系统。我想要显露它!显露指的是我必须怀着同样的给予和爱去对待它。
但是课程延续三个小时,而这就足够了,而其余的时间你必须怀着课程上的精神,去保持这精神,实现它。正好在与整个世界的关系中,当你处在社会中,在普通的人中间,不顾所有障碍和你从事所有世俗的事情这一事实,你必须继续呆在这个意图中,并团结两个世界。
这是工作。从这里你将会受到障碍,额外的aviyut/愿望的厚度,以它们为基础光将会到来并改正它们,也就是,将会为你提供上到它们之上的力量。
就这样你建立你的容器/愿望的能量,直到能够在其中发现精神领域。那时《从光辉之书》的文字上你将会知道去做什么,你开始通过世界、通过书去看灵魂共同的系统,而且你会把这个世界看成这系统的外在的部分。

来自2011年5月18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关于《早晨课程》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

主要是——做出准备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怎样才能利用我白天需要从事的所有障碍和世俗的事情,并把这当作对早晨课程的准备?
答案:不管所有白天出现的障碍(后者似乎作为外在世界、新闻和其他模糊的情况的影响),我准备自己,以感到去上课的迫切需要。从课程我应该受到力量、信仰、给予、希望,并在道路上变得更强。
我必须看到,所发生的事件都是为了我进步并接近创造者,我必须看到“根本就没有残酷在国王的家”,而一切的到来是让我正确地朝向目标。
我需要尽量与更高的控制相连接,也从朋友们那里要求,他们在这一方面帮助我。我必须准备自己,一天之内一直都想这一点。

来自2011年5月18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未来的光

会议、活动、对话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现在,在阅读《光辉之书》时,什么叫我感到我是在会议上,对会议施加影响,以让它尽量顺利?
答案:准备好自己吧。如果你想尽快体验美妙的,快乐的事件,你早就对它作出了准备,提前品尝它,并对这诱惑你的未来的光的照耀感到满足。
于是,现在要针对全球的新泽西州的大会开始准备自己。一切都取决于愿望的准备:“我准备改正什么?我想要什么?我会得到什么?我想怎样在那里出现?”我要为自己把这一切很详细地想象,似乎现在我就在那里。
于是在网页上要上传所有歌曲、所有文化晚会和所有活动的内容,以让人们熟悉并了解,能够现在就去想象,一切都会怎样。
小孩长大因为他想象未来,而后者就实现了。那么如果人不去期待,如果没有在自己内部滋长愿望、忧虑和担心,那么他什么都不会赢得。他必须先没有耐心地等待:“这会怎么发生?什么时候?怎样?我会感受什么印象?我会怎么参与?”
想要变大,这是必须要做的。如果孩子本能地没有这种对未来的渴求,他们就不会长大。而我们在这方面上被给予自由选择。你想要长大?找个方法从环境那里获得目标的重要性,那时你就会长大。没有别的办法!如果我们没有以小孩为榜样去学习,如果没有实现这些动作,那么生活就白过了。

来自2011年3月24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最后一滴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什么是对会议的准备?
答案:会议是特别的状态,它要求人要有巨大的努力和对内在团结的集中力。你去那里,以把自己的内在与他人团结的愿望放入共同的“锅”中。
这要求心理上的努力,以及要对这做出准备。就这样人对重要的事件做出准备。
我清楚,有人花出半年和许多努力去准备婚礼。而在这里,绝对特殊的婚礼期待着我们——我们彼此间如此团结,当我们在其中发现更高的力量、创造者!
甚至现在它都处于我们之间,只不过在隐藏着自己。一切都取决于我们准备的程度,以发现共同的给予力量,相对应地将会出现它给予的力量、创造者。
在这里运转着品质相同的规律:如果我们达到了彼此间的团结,而这在某种程度上像是它的给予,那么我们在那个我们的给予的容器(kli)中将会发现更高的给予者的力量。
正好对这一点我作出准备:我们付出了多少,我们能够团结的程度就有多高,处在给予中。而这并不一定能从表面上看到:我比一般的时候感到更多的努力,也许甚至感到我有些生病了。
我们知道,人来到团队不是为了像在大学里那样获得知识,而是为了与团队连接。就这样我们来参与会议:首先为了团结来使用这次机会。当我们账户上的巨大的资本“一分一分”地积累形成,以及也许正好这场大会是其中的最后一分,进而,创造者现在立刻就会出现。
让我们希望,正是这一次,会发生这一切!我总是对这种突破作出准备。

来自2011年3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与团队一起做好准备

团队、环境早晨课程

问题:什么是整个团队对课程的准备?这种准备会以更大的程度唤醒光吗?
答案:团队对课程的准备要求每一个人都为全团队负责。
“如果我不是我为自己,那么谁为我准备?”这一原则指的是什么?它意味我为团队的唤醒而负责,并这样我使我自己和整个世界歪曲到正当的理由那里。
我关心朋友们,甚至一秒中都不忘记目标:我们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我要达到什么阶段?“人的”(adam)、 相同于创造者的阶段。对我们来说这应该极为重要,那样上课时我们不会忘记最主要的事情,我们甚至一秒钟都不会有多余的思想。
我担心所有朋友们都是这样。通过我对大家的关心,我帮助每一个人保持在这个方向。如果全部的团队是这样安排的,那么我们经过很短的过程就会在道路上取得成功。
一个人单独能够成功,除非他是特别的灵魂。而对于我们来说只有团结能够拯救我们。我在这里看不到被选的人。
每一个人都去想为他准备的单独的道路,当然不是这样。尤其在我们时代不需要特别的被选的人。
恰恰相反,如今大众要从事改正的过程。

来自2011年3月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价值的变化

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在我们的发展过程中什么取决于我们?
我们遗传了特定的品质,从小就受到了环境的影响。好吧,过去就过去了。但从这一刻起,我们怎样才能决定我们发展的顺序?我们要怎么做?
创造者,从它的方面来说,做了它所能做的:通过内在的和外在的kelim(我们的本质和环境)铺平了我们的道路。而最终更高的力量为我们提供自由的选择。当然这是非常狭窄的领域。毕竟我们在内在的发展之中已经受到了许多感知的细节,而且我们处在特定的环境中。
就像在《自由的选择》和《对〈十个Sefirot教育〉的前言》中所说的那样,创造者把人带到特定的状态、特定的团队、特定的环境,并说:“为自己‘拿上’这些吧。”那时人就要加强他所“拿”的那些方面。而他所“拿”的是与环境的关系。
倘若人加强了这关系,那么就借助它获得“超自然”的品质。正好这样人能够为自己获得那永远都不会尊重的原则。
环境特别地影响到他,并如此改变他衡量重点的尺度,以至于人完全改变了他的价值观并准备去做他本质上反感的事情。
这就是为什么,在我们谈到对课程做准备的时候,我们首先要去谈环境。人在正确的环境中准备自己,当他参与到这环境的生命中,他来分别其中正确的价值:给予、对亲近人的爱,与创造者的融合,利他的意图“lishma”。这有很多不同的名称,但基本上,对人来说,创造者的本质应该比创造物的本质特别崇高和重要。
这重要性的感知来自团队:“宁愿是这样”。团队不能提供比这个更多,团队在我们眼中仅仅提高目标的重要性。目标重要的程度取决于团队的水平以及人能够对团队而言取消自己的程度。
但是这还不算是实现。人仅仅为自己创造价值:如果创造者是我的目标,那么我就去达到这目标,即根据它发生变化。
但是谁来转换人?是谁在他内部进行这些变化?毕竟根据本质,从出生的那一天人被灌输享乐的愿望。愿望本身是如此的。是谁把他的意图会从接受变为给予?
卡巴拉手段正好旨在实现这一点。

来自2011年2月2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