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选择的阶段

人类、社会灵魂

问题:全人类会怎样得以改正?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要进行自由的选择,或者是,只有少数的主导该过程的人才会使用自由的选择?
答案:自由的选择,像所有现象是由4个层面组成的: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和人类的。群众的自由选择——跟随并连接上那些站在过程前面的人。这意味着,他们需要理解自己的状态、领导们的任务、共同的目标,以及参与到目标实现的过程中。也就是说,他们也具有特定的依靠他们灵魂根源的意识——就像现在在我们世界那样。假设,一些人为什么会为小的成就而感到满足,而一些人渴求获得尽量多?那是因为依靠灵魂的根源,他们的接受的愿望这样引导他们,这却不取决于人的选择——就以这个样子他出生了。
在改正过程结束时,大家通过形成一个圈相互团结,所有的区别都被取消,但在改正的过程中每一个人都要发现自己灵魂的根,并根据它进步。
Baal Sulam写道,Israel(即渴求创造者那里的灵魂,它们处在金字塔的顶部)开始追求前进,全世界将会跟随他们。所以说,只有在人内心唤醒了给予的愿望,他才有真正的自由选择,而世界上这种人越来越多。他们都被称为“Israel”,那是因为他们倾向于发现更高的世界,而其他所有人通过他们而接受。
于是,如果我们完成我们的工作并不等待另一个人来完成它,我们就会达到一切。其他所有人也要发现目标和创造者,但分别按照各自在统一的喂养一切的系统中的位置而受到。的确,这里所谈的不是每一个人重要性的程度,而是相互包含的秩序。
首先,祖先发现了精神的世界,实现了自由选择和吸引了光。随后是贤者的一代,而现在,就像Baal Sulam 在《对〈光辉之书〉的前言》中所写的那样,轮到我们了。 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位置和改正,而由于这样,谁也不会变得比谁小。这里所谈的是阶段的顺序、发展和改正的秩序。
曾经的一代卡巴拉学家在我们之前在共同的系统中运转了,在我们之前显露了,于是我们通过他们接受——在这个世界通过他们的书籍来接受,在精神世界也是这样。而通过我们其他人将会受到。就这样从上往下,逐渐地显露出生命之树。

来自2011年2月1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危机:创造一个新的世界秩序的机会

全球危机自然、创造者

41_100_wp信息(Henry Kissinger给《国际先驱论坛报》):国际建筑的挥发正在给予我们非标准外交的独特机会。任何国家都要重新考虑其优先事项,后来如果形成了共同优先事项的系统,就将会出现新的国际秩序。
评论:危机本身促进我们相容。我们应该停止彼此欺侮,不要像小孩似的。我们得意识到人类在面临着其是否能生存下去的问题。惟有答案:如平等的,我们应该团结到一起,到一个系统,就像一个个体,就像一个家庭,以便达到与自然的平衡。这是唯一的优先事项,不要想出什么新的。应该向自然学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