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真理真难

人类、社会愿望、思想生命之意义精神

我们的愿望是我们的燃油。如果有了愿望,如果它显露了出来,那么我们就会渴求实现它。而如果愿望没有显露,那么你就如行尸走肉一般。
这是如此明显,以至于在现代世界中我们看到,如果新的愿望对许多人而言没有出现,那么他们就不会理解为什么而生活,并准备自杀或使用毒品或抗抑郁药。这都是因为缺乏愿望,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已经发展完了它,它已经达到了其满足。
不能再前进,人已经感到,达到物质的成就没有特别大的意义。说实话,你实际上需要多少呢?毕竟你看到,最终一切都会消失、被取消,对明天在任何方面上都没有安全感。甚至地球本身都接近末日。
实际上,人总有某种对永久的“钩”——他总是去想象,他的生命结束不了。他要么借助一些宗教信仰来欺骗自己,要么在他内部有了这种内在的、本能的信仰——还存在一些东西,人生没有以此为结束。
但是现在,这些所有危机和分裂做出了榜样——一切都有结束!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都结束了……不再有教育培养、文化,人们再也不愿意建立家庭、生孩子,不渴求挣钱,因为人能看到你一辈子的成就立刻就消失了。绝望、无力和不确定性都在日益滋长,我们失去了对未来的希望。
在这例子中人们看到,怎么消失对永恒的希望,这希望提前以某种形式在人内部温暖,毕竟人不是动物,他不能不思考这一点。他是人,在他内部有一种属于人层面的一点——而这一点是永久的。于是他有了某种对永恒存在的希望,并且他会继续生活!
他试图不思考死亡,不苛求在自己内部唤醒这种的想法,毕竟这诞生了他没有回答的问题。这样他只不过放弃了宁静并失去了平衡。但仍然,在某种潜意识的地方温暖了关于永恒的念头。
而现在他突然达到了一切都破坏的那一点。整个地球都要分裂。而这就让人提出疑问:“难道没有未来了?!一切都会破坏?一切都有结束?那么我是在为什么而活?”
而在这里人会放弃并沉浸于失望,他看不到任何移动的意义,也没有足够的动力。而这就是我们时代最大的难题。

来自2011年7月1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把头泡进水里

人类、社会全球化团结

问题:抑郁和我们的本质之间有什么关系?
答案:抑郁是愿望中感到的空虚。有愿望,可没有满足。这是最明显的我们本质的体现。毕竟,实际上,创造者创造了一个愿望,而这愿望追求满足——这就是我们全部的实质。
由创造者创造的共同的愿望(我们都处于它之中)或者是每一个微小的组成它的愿望要求被满足。问题是,当这个满足没有在里面之时,它是在哪里?如果它在旁边,而愿望感到它在旁边,但不在它里面,那时就会出现抑郁。
假如没有这个满足,那么抑郁也不会被感觉到。难道我没有的东西还少吗?在非洲生活的人,他怎么能知道,他缺乏笔记本电脑或者是洗衣机?但如果在你的眼中,在你的感受中出现未来的满足——它可以是在你内部,但没有它——这时就会出现抑郁。
这样一来,抑郁不是落后的人的品质,而相反,是前进的人的品质。我们发展的越多,抑郁程度就会越高,那是因为随着愿望滋长,对满足缺乏的感知也在滋长。
我们能看到,在最近四十年中,抑郁症在人类社会中越来越流行。如今这成了首要问题。而且,这个问题已被称为疾病。这问题会变得更大,而怎么也制止不了它。
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被逼对毒品进行合法化,并将之交给每一个人。总体来讲,我们将会接受任何一切,只要不感到这中种抑郁。但我们仍然不会克服它。我们会达到这种状态:人将会在他面前看到“药”,但不会吃它,不会使用毒品。为什么?那是因为人会感到,这不是他的问题的答案,这解决不了他的空虚。
所以说,人与抑郁的战争根本上是人与所感到的空虚的战争。正是它让人前进。于是,根据遭受抑郁的人的数量能够判断,人类多么接近感知邪恶的过程。
任何东西都不会对人有帮助,只能准确地、严格地、激烈地进入正确的社会中。只有在那里人会克服他的抑郁,而且这会是特别激烈的:取消自己、取消自己的感受,进入环境,似乎是把头泡进水里那样。没有别的药,只有周围环境的影响。那时就会出现满足,而这满足当然立刻就会让抑郁毁灭。

来自柏林会议第一节课
暂无评论

现实有根本上的区别!

人类、社会团结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

问题:现在世界上很多人都感到抑郁,几个月之内都离不开家,甚至需要心理上的帮助。什么能帮助他们?
答案:如今,抑郁症是最流行的世界疾病。对它只有一个治愈的办法:返回到根源的光。任何心理学家都帮不上。毕竟这是出现的与创造者相反的形式。
曾经,我们每一个人都感到自己是一个微小的人,而在我们周围,以不同的我们的利己主义的层面(1、2、3)显露出了世界。
我们的利己主义滋长了,而随着它的滋长我们发展了,创造了新的环境:新技术的、人际关系的世界。就这样,我们历史性地发展了,逐渐地通过1、2、3的层面走向财富、实权和知识。

但今天我们到达了很特别的第四个层面!在这里,我们的利己主义已经不再发展,非“接受”的品质在我们内部越来越多地被揭露出,是创造者、给予的品质在出现。这是根本上的与我们的时代的区别,这是显露创造者的时代。
曾经,自然(创造者)让我滋长并使我变得更聪明、更懂事、更有权力,不断发展。但现在人已经结束了他在这个世界的发展。人们发现新的发明都是无意义的,一切都在逐渐地淬火:科学的进步、对宇宙的研究,总体来说,我们让自己变得彻底疲惫。
现在,与这一切相反,创造者——新的本质出现。而在这里我们要以不同的方式前进。我们不能怀着自己的利己主义进入新的阶段,这样我们只会破坏自己。我们得理解,一个全新的角度开始了,而在这里我们的力量、发展的技术及科学,全部都不会帮助我们。
我们突然间发现,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所建立的所有系统已经不再运转。昔日的所有的目标(金钱、权力、家庭、教育、文化)都变得无味。失望和黑暗降临到世界,但这样只是因为创造者,即给予的品质出现了。我们不想要它,毕竟它取消了我们的利己主义、我们的本质、我们的所有的愿望!
这很像孩子一样,他跑来跑去地玩耍,而突然间他被告诉:“行了,现在你要去给予、去爱。去跟你的小妹妹玩吧。”而这相反于他的本质,他的生活会变得黑暗,他立刻就会失去他全部的力气。
那时我们就很清楚,人们为什么处于抑郁中,很多个月都离不开家。目前最流行的药就是抗抑郁药。但我只能建议一种治疗方式——环绕之光。

来自2010年5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Shamati》第16偏文章
暂无评论

经济——幸福的仇敌

人类、社会经济

laitman_2008-11-14_7158信息最不幸福的人住在最富足的俄罗斯城市——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伤心的脸、脾气急躁和抑郁情绪——这一切都是在经济发展的不可避免的负面现象,就像是在遵循欧洲价值观的国家那样。
答案:在人山人海的地方中积极地发生愿望的交流,也就是说有越少的机会去满足它们,后果是抑郁、精神衰弱等。只有从这些愿望上升到更高的、精神的、可以(完全和永恒地)被满足的愿望才能够治愈。

暂无评论

治愈一切疾病

人类、社会利他主义卡巴拉

laitman_2008-11-14_7030问题:你怎么看待抗抑郁药的消费?
答案:如果有了抑郁或恐惧或任何其他疾病,需要不惜一切代价熄灭它,然后,当病情已不控制人时,就要开始学习卡巴拉。无论如何,不会有什么别的治疗法。卡巴拉被形容“治愈一切不适”。只有光才是创造的。后来给它附加上了使用愿望的意图:“为了自己”或者是“往自己之外”(为了他人、亲近的人、创造者)。“为了他人”的意图使它接触的愿望与创造者相同,即给予者。那时根据相同的规律(“连接起来的容器”)更高的光、健康、福利、活泼以及永恒的生命进入那愿望!

暂无评论

卡巴拉是治疗抑郁症的良方

人类、社会利己主义

laitman_2008-11-14_6989问题:许多人们感到抑郁,因此都不愿意起床,而一旦起了,就向往着回到床上。怎样帮助得了抑郁症的人?
答案:全部的物质——愿望。其满足——光。此光的微小剂量充满我们的世界(Ner Dakik)。如果愿望变大了,而光没变,抑郁就要到来。怎样才能将光变大?只有通过学习Tora。或许平常的研读也会有帮助。近日许多人返回到信仰。也有给商人的《法典》的课程。这让人心安静下来,平衡下来,给予安全和肯定性的感觉。这只不过是心理。但这不会维持很久。自我主义毕竟一直在长大。终究都会来到卡巴拉,那是因为我们世界中存在的微小剂量的光不会安慰我们。利己心促使我们向创造者那走进。这就是自我主义的角色。因此,通过传播卡巴拉我们会缩短吃苦的人的抑郁之路。

暂无评论

抗抑郁药和卡巴拉

人类、社会

laitman_2008-11-13_6695问题:根据2002年的调查,之前十年里,英国抗抑郁药的消费增加了234%。2005年美国的调查显示,百分之十一的女性和百分之五的男性没有接受正式的治疗,但仍然使用了抗抑郁剂。抗抑郁药怎样影响着人类精神的发展?
答案:如今抗抑郁药是最实用的药品之一。给孩子们,宠物都开药。利己主义在这个世界无法满足自己,而且还没意识到,满足处于更高的世界,似乎处于在我们和更高的世界之中,在中间的状态中。自我主义的长大会使人来到卡巴拉如能给予满足的手段。而暂时——吃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