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的意图

团队、环境
原稿发表于 2014年4月6日
问题:对于相互担保来说,什么更重要:物质性的义务(比如唤醒朋友们、打电话等) 还是在思想上、意图上针对团队?
答案:思想上、意图上针对团队不但重要,而且不可或缺。但如果人们觉得这样去做就足够,他们可就大错特错了,毕竟没有实践的理论毫无意义。
于是,当你参加团队的活动时,这才是完整的动作。
仅仅靠着意图无法完成行动。实现了意图之后,才能检查它。
来自2014年3月28日的课程,《问答》
暂无评论

弃恶扬善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2年5月14日

问题:创造者创造了邪恶的基础和善的基础。有这样一种说法:“我创造了邪恶的基础”, 那么善的基础来自哪里?
答案:其实没有善的基础。仅仅存在原始的由创造者创造的邪恶的基础。于是它为我们宣布:我创造了邪恶的基础。但是借助Tora我们把邪恶改为善。
“基础”(希伯来文的yecer)是个愿望(racon)。愿望保留。“邪恶”意味着我每次想为自己而接受,而这就为我带来邪恶,因为我把自己封闭在这个世界里,并像微小的动物那样过我注定的日子——而这就是整个现实中最不幸福的生命。
善的基础指的是当我们试图在团队里团结,并看到我们无法团结,那么我们就开始叫喊,产生共同的祈祷——那时就到来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并建立我们之间的关系,而在这个团结中出现为了给予的意图——。那时我们就有了善的基础而不是邪恶的基础,也就是愿望是同样,但意图不同——与亲近的人团结。

来自2012年5月12日的美国会议的第三个研讨会
暂无评论

动物性的愿望与人类的愿望

愿望、思想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11月3日

我们能改正的只是那些具有额外事物的愿望——即特定形式的对愿望的态度——所谓的意图。
在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层面上存在那些我们天生就有的,可以被满足的本能的愿望。但也有借助意图而运作的愿望,这些愿望对满足的根源而非对满足本身产生特殊的态度。
我想变得富有,不是因为用金钱购买了一些东西而感到快乐,而是因为我看到我的邻居有钱。我想要作为伟大、漂亮、苗条——我一直都在与他人作比较。在这里具有一种对他人的态度,而这就为我带来特定的满足。如果消失了对亲近的人的态度,那么对这种满足的基础也消失了。
自私的愿望之所以出现,是因为曾经我们都处在团结的庄态,而随后分离了。而这分离、这破碎影响到愿望,增加它并为它提供对陌生的、额外的愿望的态度形式,甚至最终对创造者的态度形式。也就是说,对那一些在我外在存在的事情。
普通的本能的愿望我只是想充满就结束了。而在这样做之时,我根本就不管其他人——这仅仅是我的愿望。但属于“人类”层面的愿望,这不是我天生的愿望,它们是获得的。我获得了它们,那是因为曾经我与他人是团结的,或者是现在处在为我唤醒这种愿望的环境中。
要改正的正好是这种具有意图的愿望,它们出现了因为曾经是被连接到一个同一愿望的。于是它在我们内部生存并一直都在唤醒并要求改正它。
正好通过改正这意图,我们了解到创造的过程、创造者,并感到620倍的满足和相互间的关系。

来自2011年11月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这不是空虚,是空白页

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11月3日

问题:我们的工作是不是尽量施加努力以保留同样的意图?
答案:不要过度努力以“保留”意图,它可以不断地更新。一直都浮现新的愿望和意图,而后者删除曾经的意图。意图被删除是很好的!
无论怎样,人都需要接受他的降落、糊涂、失望、无助的状态,正好这些感受删除了曾经的阶段。而下一个阶段还没有达到,于是人发现他处在空虚中。
我们要意识到,这样我们才能更新我们的愿望并进步,换言之,我们需要建设性地对待这种状态。

来自2011年11月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追求遇到光

光辉之书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11月1日

据说,我们必须渴求认识到我们所阅读的。认识到意味着连接,就像所说的那样:“亚当认识到了他妻子夏娃”。我们渴求与那些《光辉之书》中谈到的力量、状态、情况建立关系并开始生活在它们中。我们却不清楚它们是什么,但是我们想在它们中找到自己,毕竟这是更先进的我们相互间关系的状态、更先进的我们建立共同的kli/容器的状态。
那时,因为我们渴求与它们建立关系,而根据共同渴求,我们来显露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我们越渴求它,它就越接近我们。

来自2011年11月1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玩精神世界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7月12日

问题:早晨课程被分为五个部分。在课程的每一部意图应该是同样的?
答案:那还用说呢!除了意图没有其他的,毕竟整个Tora都谈到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只不过在课程的第一部分我们谈到,我们应该对待我们之间的关系,怎样借助这关系我们能够显露出共同的给予品质——创造者。这似乎是对实际动作的导言,就像在开始玩游戏之前有人给你介绍游戏规则。这是课程的第一部分。
课程的第二部分是游戏本身。在这里你要真正去试着:1、一直都思考我们之间关系的网。2、一直都听《光辉之书》所谈到的。3、将《光辉之书》的文字与你所想象的与朋友们的关系相结合、联结,以便使跟朋友们的关系获得《光辉之书》中所描述的形式。
当然,《光辉之书》谈到了属于特别高的精神的阶段上的我们之间的关系。但随着你在那些崇高的阶段上、在那些状态中来想象自己,你就会像是那一个想像他是个大人的孩子那样长大,毕竟那时在《光辉之书》中所描写的更高的阶段将会影响到你。

来自2011年7月12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为创造者行动的时间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7月12日

问题:什么叫“保留意图”?就我个人感觉,在这里没有人移动、任何发展。怎样才能演变意图?
答案:通过阅读《光辉之书》,我与我的朋友们玩一场游戏。无论我们对这些词汇的理解程度有多少,无论我们听见了半句、几个单词还是全部的句子、所有单词——我们进入的深度或多或少,这样谁都会。但游戏是,我把所有单词都与我们之间的关系相连接。毕竟本书描述的是我们应该是怎样彼此连接的。我不清楚怎样,但书上写了。所以,在阅读本书的时候,我试图思考,什么叫以这个或那个形式相互团结。
比如,有这么一句:“‘为了创造者行动的时间’……那是因为‘他们违反了你的Tora’”。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人忘记了为了给予的意图,这就意味着他“违反了Tora”。那时是“为创造者行动的时间”,亦即你又要回到同样的意图、与朋友们在相互给予中的同样亲密的关系,那是因为你愿意建立为了显示创造者的“地方”。你这样去做,以给予它显露的机会。这就是它作为给客人安排一桌美食主人的满足。
你为了什么而阅读《光辉之书》?你在哪里想要实现所读到的,在哪里想要显露它?在你们之间改正了的关系中。没有其他“地方”。只有在我们之间,如果我们成功地建立正确的相互给予中的关系,这就会显露出来。
于是我们尝试寻找:是什么线、什么网使我们互相联接,这个网应该是怎样的,在哪种愿望和想法中,在我们之间的何种渴求中,它应该有什么表现,什么是这网的公式,在这网中应该使什么力量行动?这就是我想要知道的!而《光辉之书》则描写这一切。

来自2011年7月12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为了失去的时间而可惜

光辉之书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7月7日

问题:怎样才能保留稳定的意图——在《光辉之书》中谈的仅仅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吗?
答案:主要是意图。如果能够怀着正确的意图听取《光辉之书》中的文字——那就听吧。如果不能一边听取,一边保留意图,那就宁愿留在意图中。
在阅读所有其他卡巴拉的文字时都存在同样的条件:一直都处在“光改正我”的意图中。一般来讲,人生的每一秒都要怀着意图。如果人不能保持意图,那么真遗憾,他只是徒劳,并且浪费时间。

来自2011年7月7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对阅读《光辉之书》作出准备

光辉之书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6月22日

问题:白天为了对早晨课程作出准备——尤其对阅读《光辉之书》——以获得最大的效果,应该怎么做?
答案:可取的是,在人身上一直都有来自《光辉之书》的或者摘自卡巴拉学家的引语。如果白天之内人有机会听取课程录音,让他听吧;如果能够阅读,让他阅读吧;如果他只能思考,就让他思考吧。
一些人在上班时不能阅读、听取甚至思考精神的东西,因为他们的工作完全吸收了他们,偶尔他们才有机会去想意图。存在不同的情况。
Rabash总是说,宁愿去做简单的生理上的、不要求人在理智上和感情上付出努力的工作。但在我们时代这种工作似乎没有。于是人要为自己预留特定的时间表:假设,每一个小时里有5分钟远离他的工作并与精神领域相连接。
每一个人在为他提供的情况下必须要做他所能做的。这些尝试就是努力。

来自2011年6月22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我的目标——去渴求

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7月5日

问题:怎样才能一天之内都记得创造者?怎样把它放入每一刻中?
答案:我们都处在无止境世界的Malhut,她都是由光充满的。但是我们所看到和感到的不是永恒的、完美的状态,而是我们自己的品质,后者为我们描画我们的物质的世界。
所以说,如果我们渴求让自己指向目标,以感到无止境的世界,那么我们需要从环境那里得以相互担保。朋友们要给我们力量、愿望、毅力、勤奋、目标的重要性。
毕竟我有一个目标——获得正确的愿望,没有其他的。就让我不停地在担心,我愿意为创造者给予善——就像它给予我那样。
在这里可以产生反对:我毕竟不知道,它在对我在做什么。按照我的生命来看,有时候可以说,还不如它什么都不给予我。
没错。当然每一个人都根据各自的缺点来判断。所以我对创造者的态度,可以这样描述:我想要到达到“我开始渴求给予创造者”这么一个状态。
而结果本身,在光的影响下、通过我们一次一次地施加的努力而出现。光逐渐地浮现,而这些照耀在人内部来创造愿望。
我们不知道什么是lishma、什么是来自上面的唤醒。但当它到来时,人就可以说道:“现在我知道了,现在我了解了”。我们像小孩那样需要付出努力,而借助这些努力,感受就会产生——而不会更早产生。

来自2011年7月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