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中的攻击

团队、环境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 在团队中我们能否并怎样进行攻击?

答案:只有当你们怀着同一个目标、愿望和意图而聚在一起的时候,团队中的攻击才有可能。你们尽量试着在你们之间集中一下,清楚地谈到你们的愿望,然后才开始一起祈祷和请求。

想一下我们应该以什么方式请求什么。试着一起去构思。你们会突然看清你们如何开始更理解彼此,发现你们的心变得更加亲近,关于你是谁、你想要什么以及你应该请求什么,这几个问题会变得更加清晰。

去与别人互相洽谈,谈论一下,并且得出一个结论。尝试着在最长时间内坚持这个结论,接着你会感受到它是如何改变你的。

也就是说,你不只是将一封电报发到某个地方,然后再得到答复。你是在创造者的系统里,在这项工作的过程中,你开始感觉到与创造者良好的关系,或者对与创造者良好关系的愿望,是如何改变你的。你会成功的!

来自2018 年4月11日用俄语讲的课程
#240807
暂无评论

如何向创造者提出正确的请求?

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如果我意识到请求消除我所处的状态,我该如何正确的请求呢?我不是在避免创造者所赐给我的吗?

回答:不是的。通常当你请求时,你开始意识到你的请求是不自然的和软弱的,甚至你应该提出别的请求:以不同的方式陈述你的请求。这没关系。

你得理解我们存在于一个刚性系统中。你不只是把一封信寄到某个地方,这个事情就结束了。你不断地在这个系统中工作;于是,你的请求会随之改变,它会被重新表述。

系统以其方式做出反应。例如,当我开始告诉你某些事情的时候,我的想法就改变。我开始发现关于这个问题的其它选项,不同的答案、表达方式等等。这是我所存在的系统的相互作用,并且我不能推出这个矩阵。

来自:2018年4月11日用俄语讲的课
#240831
暂无评论

卡巴拉老师的抱负

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一位感知到精神世界的卡巴拉学家是否希望他的学生也揭示精神的阶段?他能把他的学生拉升到他的水平吗?或者他那样做是为了提升自己?

回答:通过教授我的徒弟,我也得到相应的提升,因为我正在传播此智慧。每个潜在的小灵魂通过加入到共同的发展中来,连接着改正的总路径,并且影响着每个人。

换句话说,我通过我自己将你囊括其中,来影响亚当的共同灵魂。因此,我影响整个世界系统。

问题:所以您显然是对进步很感兴趣的?

回答:显然,我对你们所有人的进步都很感兴趣。不过,该兴趣不是自私或者利己的,因为我个人希望这整个系统与创造者达成粘附。在那里,自我完全地消失。你的问题毫无意义,因为在卡巴拉中,个体和集体是完全平等的。

来自:2018年11月11日卡巴拉俄语课程
# 241104
暂无评论

全世界扼住了我的咽喉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

laitman_2009-03_7952我们必须越来越多地揭示这一新的人类系统究竟是怎样的。我们上升到了大家都相互联合的崭新的阶段。一旦所有金融家和政治家都明白了这一点,他们就不会再犯错误了。
要是他们能够想象一下什么是相互依存的系统:这个系统中的每一人都相互施加影响,且任何人都不能影响自身
只有通过他人我才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别无选择。而且我的状态取决于其他所有的人!70亿人中的每一个人手中都握有一个很大的氧气管阀门,如果有一个人将阀门关闭——我就死掉了。
现在我们只是在金钱方面感到了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依赖,但这种依赖性很快也会表现在食物、电和其他方面。但最可怕的是,我们将会感觉到整个世界正在扼住我们的咽喉,甚至生命之光只是通过所有其他人能够到达个人。
因此,我们要越来越深地理解我们现在所处的真正状态,并感觉到那各个方面的相互依赖性。
根据这一切,人们将会签贸易合同、银行合同,达成各种各样的人与金融结构的协议,甚至开始建立新的民事、刑事和行政法规。
这就是生存的新条件,其余的一切都将基于此——绝对的相互依赖——而建立起来。所以说,我们越揭示和清楚这一条件,就越少犯错误,而且会更快更好地适应新的世界。

暂无评论

生态系统的进化取决于“最弱的要赢的法则”

生态科学

laitman_2008-11-14_6935信息慕尼黑大学的科学家证实了,在两个竞争的群体中最弱的基本上都会胜利。在竞争物种之间具有很不明显的区别的情况下,这规则也显得是正确的。几千年在类似的试验也显示了,最脆弱的细菌菌落生存下来了。
评论:这样自然给我们展示——力量位于系统中,而对弱者来说生存下去是优先的。关心到各个创造物的部分是最主要的整个机体为生存挣扎中的任务。我们将会在发展中落后,直到开始公平(成反比生存的力量)的关注到每一个人。将自己放在自然之上,人终究就变得比自然愚蠢。

暂无评论

关于银行系统

全球危机经济

skeptik_100_wp1新闻(来自《金融时报》):西方国家牺牲于救护银行系统的巨额资金按照三个月内协调的计划应该要恢复投资者的信任。
然而,目前政府和银行又在接触一波威胁。几个月之前所定的前所未有的措施,如今仍显得不足够。银行的资产使得股市指数和资产价格下跌。
评论:谁都不理解我们出现了于另一种坐标系统上:当一切是一同工作的,这一事实。目前只有那些向给予、对所有人有益的行动才会成功。其余的一切将失败,或许不是立刻,但在不远的未来——肯定会。我们要逐渐地学习什么是正在发现的新世界!暂时没有人相信我……

暂无评论

危机:创造一个新的世界秩序的机会

全球危机自然、创造者

41_100_wp信息(Henry Kissinger给《国际先驱论坛报》):国际建筑的挥发正在给予我们非标准外交的独特机会。任何国家都要重新考虑其优先事项,后来如果形成了共同优先事项的系统,就将会出现新的国际秩序。
评论:危机本身促进我们相容。我们应该停止彼此欺侮,不要像小孩似的。我们得意识到人类在面临着其是否能生存下去的问题。惟有答案:如平等的,我们应该团结到一起,到一个系统,就像一个个体,就像一个家庭,以便达到与自然的平衡。这是唯一的优先事项,不要想出什么新的。应该向自然学习。

暂无评论

世界绝不会相同

全球化全球危机

laitman_2005-02-23_be_park_618_wp新闻报道转自BBC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脑多米尼克·施特劳斯·卡恩(Dominic Strauss-Kahn)声明世界在“衰退的边缘”。他呼吁世界的领袖们用以“快速的、果断的、共同的”行动以克服全球经济问题。周五美国总统乔治·布什预计对本国公众做关于美国经济状况的发言。我们能期望的是什么呢?

评论:放松一下吧,世界绝不会和过去一样。接受它,不要试图退回去!通过我们自私自利的而又自然而然的发展(谁也不能埋怨谁———这就是无法平息的自然辨证法),我们已经抵达这世界人与人之间的全球化、整体的系统揭示。此外,因为人类是最自私的创造物,所以我们将非生命的、植物的及动物的本性包含于我们内部,而且每件事物都要求其解决方案———正确的管理(平衡)。

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变得依赖其他人。没有回头路,也不能有。共同的、统一文明力量正在浮现,并且它们将使我们理解到在这里别的的规律在起作用——统一机体的规律。那些更快领会到这点的人就能够更快地脱离倒坍。通过正确地与共同的体系联结,他们能够经济上、社会上、道德上等等治愈自身。

我不是个预言家,不过追随着Baal Sulam的文本,在过去这六年里我讲述并写出了关于危机的书和文章。虽然无法避免它,但是有方法处理它。我已经和重要的人谈到了这点,告诉他们有必要创立“全球化教育”或,换句话说,——“像自己一样,爱你亲近的人”,要不然事情将会变糟。但他们只不过取笑我的幼稚。

目前我们应该开始给所有人解释这状况,而且我们已经有些晚了。当人们学会如何去改变事物的时候,命运打击将持续到来。

暂无评论

系统性的危机“羊和卷心菜“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

在西方国家,谁都知道一个儿童谜题关于狼、羊以及卷心菜:要想出办法将他们从河这边送到河那边,但是谁都不能吃掉谁。甚至同时只可以送一个:狼、羊或卷心菜。如果将狼送了,羊就会吃掉卷心菜……等等
因为动物的原始自我主义,这个简单的局面对于一个战略性的人来说,变成了不琐碎的事。虽然是个不算那么难的谜,但需要花这么多时间并费劲去解答它吧!

这是个很好的例子,它让我们知道现代文明是怎样建立的!在我们的世界无论什么最简单的任务因为此原则就会变最难解答的谜。

比方说,将一个什么东西要运到别的地点。看起来,拿了车就走了。但,假设是金钱、金子或钻石?噢噢噢!……那时就需要10-20个人来保证安全,完成特别的任务,租出车,需要枪和特技……这下我们就能见到此元系统(即“人性社交界”)中的所有的联系究竟多么没有效。百分之九十九的力气浪费在机械磨合上!系统反对在其中的任何利他的动作。给垂死的人带食品的旅行队被抢劫,给最穷的国家准备的金钱在路上被偷窃等等。

一直到现在,甚至百分之一都足够使人类进步。但是现在我们明白我们的文明濒临灭绝的边缘。这个几千年的结构已消耗了其储量并会崩塌就像纸牌做的小房子似的。

出现一个很可笑的事情:全世界的科学家努力地创造出更加节约的车辆的发动机、灯泡和其他产品。但实际上他们何必要这样去做呢?什么都有一个理由:为了满足人性增大的自我主义。既然我们无法逼迫人们开车开得少一点,那就给他们更加经济的发动机。

现在想象一下,我们稍微改变一下人意识,并把其对世界结构的概念和人在宇宙的地方扩大一些。 那时每个人,如果要出去的话,会问:“我怎样才能最经济地达到目的地”?也许要带几个人一快去还是简直坐公共交车?“他考虑到的不是如何节约自己的柴油,而是如何节约全人类油的储量。 

而这会到处都是!人类各储量极限超过各参量十倍:油、食品、健康。但是油被浪费在无意义的旅行上;因为按照自由市场不合算,在田野中就没有东西栽种。而人们,生病和死亡,因为通过任何可行的办法去杀掉对方:从想法到原子弹……

目前那么流行的“系统性的危机”这些词,表示危机其实与油、食品或人口统计无关。它是关于我们理解自己是谁并住在什么世界的。让我们从这些最关键的问题而开始吧。

那时,复杂的狼、羊与卷菜的旅行会变成一个简单而又愉快的旅途!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