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们新年好!

卡巴拉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我们的所有物质的品质都属于动物的层面,但我们要在自己内部树立“人”:“与创造者相同的”(亚当),也就是处在给予中。
而给予只有在团队中才能实现,在对朋友们的爱之中,以达到创造者。通过我们的相互关系我们来建立跟创造者一样的愿望——即来建立发现创造者的地方。
从这里可以理解,我们的身体所具有的个别的品质和能力根本就与精神领域无关。
对于精神世界而言,我只能与心里之点一起工作,而要忽视所有其他“物质的”品质,因为我借助它们无法在它们里面发现创造者,它们只不过是辅助性的——以便让我在“应付它们的”情况下总是宁愿选择给予而非接受,“高于知识的信仰”。
但最主要的是心里之点。我要把它与亲近的人、朋友连接起来。
而现在我要做出正确的决定并确定,我在哪里能够成功——不是在精神世界,而是在心里之点中的团结。就在这个地方,一旦它在最小程度上变得与创造者相同,创造者就会显露。
我要一直去解释这个问题,只有这能决定精神进步的成功。

因此这一点被称为“变化之始”(Rosh Ashana)——这决定一直都要意味着新的开头。毕竟我们进步的那条线是由许多小点儿组成的。
精神的道路是一系列的点,在各个点之中具有“湾区处”,也就是在以前的和下一个点之间具有“距离”。那时它们就形成一个精神的弹道。
想要在路上的每一点上都保持同一个方向,就像其他人,我在何处都要完全相反于以前的状态和将来的状态。
只有那时我们才能保留在那条线上。因此,在每一点中,在我人生的每一刻钟,我应该做出有关我内部中“变化之始”的决定。

暂无评论

给世界祝福什么?

卡巴拉

img_1498__wb问题:在以色列新的一年到来之前,你给管理世界的领导和总统会祝福什么呢?
答案:我还记得,当一个人,认为他懂得如何组织俄罗斯乃至整个世界,走上装甲车并开始胡说——迄今为止全世界都觉得恶心。他做了试验并达到了普通的结果。这种不同尖锐度的试验在所有国家都进行过。而且总是,无论在何地——从俄罗斯到美国、从第三个罗马到第三世界——都破产了。
在我的眼中,所有这些领导看起来都是在玩弄大人的小男孩子们。他们理解不到,人们存在于自然中并是它的一部分。他们不清楚世界的规律,所以想出自己的规则来代替;并且在“有规律的”世界中建立成自己的幼稚的小世界,这小世界有他们制定的关系和规则,但这一切,理所当然,不符合自然规律以及存在于自然中的社会和其发展规律。
毕竟自然中什么都有其位置和规律。动物盲目地,本能地遵守着自然规律——所以从未犯过错。而人呢,他可以自由选择去满足自己——并在其自由行为范围内来自己本身揭露自然、创造者的规律,以便将自己相等于自然——创造者。而人不去做他唯一能做到的,而在自己的身上进行试验!当人在动物阶段发展——古老巴比伦之前,他的行为不那么反对自然。但是,一旦利己心长大了,他想要建造“通天塔”,甚至“再也不理解他人”了。于是,一下子就给他建议认识到其创造的目标(达到创造者的阶段)并提供了达到该目标的图案(卡巴拉手段)。
如今,就像四千五百年前卡巴拉中所说的那样,我们又发现自己存在于全世界的巴比伦。应该变得聪明一些,理解到自然的法则,而不是去发明自己的、人为的。任何私人和社会的行为都有其自然规律,而对它们的不理解导致负面的自然反应,这样我们感到痛苦。毕竟自然会逼迫我们达到与它合一。将卡巴拉所讲的揭示并理解,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从未像现在这么重要。给所有领导们,也就是给每一个地球人民学会卡巴拉所提到的自然和社会的规律(除了这之外,卡巴拉什么也不谈)。卡巴拉解释,一切从何处逐渐地合理地有规律性地发展。
在整个世界卡巴拉的传播将会广泛起来。由于其力量、质量以及与更高之光的关系,传播超越我们整个世界。所以,我有希望并祝福大家“Shana Tova”(新年好)。

暂无评论

2009年取决于我们的选择

全球危机

laitman_2008-12-29_8734_w新闻报告(摘自国际先驱论坛报): “调查展示:在大西洋的两岸,2008年是想要被遗忘的一年”。正当2008年接近尾声,根据一个新的调查美国人比自欧洲人更加倾向于彼此祝福“新年好”,甚至人们都变得更悲观。
由Harris Interactive 进行的调查显示,在欧洲存在的巨大的对经济状况的忧郁,包括坚持其声誉的法国:但在接受调查的比例6个受访者中有5个表达了悲观。
同样的调察在其他欧洲国家(英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显示———10个被采访者中悲观的是7个。

同样的偏见在大西洋的另一边也盛行,但即使是最著名美国乐观主义者亦未能克服消极新闻的严酷事实———调查显示在美国乐观主义者和悲观主义者几乎平分秋色。

评论:让我们看一下在2009年如何改变我们想法。有史以来第一次,新年取决于我们。我们毕竟第一次达到了能够去改变自己的本质的阶段。整个以前的历史只不过是进化、自我主义的发展,正好利己主义推动我们前进。而现在突然停滞了:利己主义达到了其发展极点,揭露了我们互相关联在其最卑鄙的形式———即相互仇恨。
现在只有留下改正自我为中心:要么通过强迫(痛苦之路),要么通过光(卡巴拉之路)。来选择吧。
问题:在2008年以后的新纪元将有什么不同?
答复:我们展现出打破了整体的灵魂分裂为许多灵魂,换句话说,展现了我们彼此之间的利己主义联接。我们将会感觉到越来越多的问题,但越来越有目的地去感知到自我主义是邪恶,直到改正我们之间的关系。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