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拉与心理学的目标的区别

卡巴拉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卡巴拉智慧的目标和心理学的目标是不同的。卡巴拉智慧的目标是发现创造者,而心理学的目标是在我们的世界里更好地相处。但其方法非常相似。它们都使用在一个团队中的工作,环境的影响等等。卡巴拉的智慧中有什么是独特的,在心理学中却是没有被发现的?

答案:群体心理学是研究如何将人们连接到一个单一的集体中。这在任何地方都是需要的:机构、学校、政府,甚至家庭。但他们处理的是正常心理学层面的联系。

首先,卡巴拉的心理学要求一个团队中的人数不超过10人。

第二,可取的是人们根据性别来安排团队,或者男性或者女性。

第三,这种连接不是通过典型的群体心理,而是通过更高之光来实现的。这样的团结发生在一个完全不同的层面上:不是在心理层面上,而是在精神层面上。

不同之处在于心理层面上,这种连接是基于一个人从与他人联系中获得的利益,因为这种联系可以使一个人在放松、安全、食粮、健康、更好的家庭生活、更好的工作氛围、更好的学校氛围等方面获得帮助。它能使一个人的生活发生重大变化,减轻其痛苦。

另一方面,卡拉巴的心理学是基于一种不同的方法:更高之光的吸引。我们不想试着彼此联接;相反,我们把更高之光召唤到自己身上,它将我们在利己主义之上连接到利他关系上。

例如,我不会为了创建我们自己的小生意而与你连接。相反,在更高之光的帮助下——一种存在于我们周围的独特的精神能量——我们在我们之上建立一个共同的统一体。我们通过某些活动来召唤它,使这种能量——被称为“Or  makif”(周围的光,它是我们看不见和感觉不到的)影响我们,并将我们在我们的利己主义之上连接。然后,我们的连接变得利他主义和精神化;在其中,我们开始感觉到上层世界和创造者。

问题:当一个人把更高之光照在自己身上时,他会有什么感觉?

答案:正如人们所说:“我们生活在没有感觉到我们脚下的土地的情况下……”你生活在你的朋友们之中,你坚持粘连他们。你的自我救赎存在于他们之中,但当这实现时,你不再是利己主义者。因此,卡巴拉的智慧和心理学不仅在目标上有所不同,而且在实现目标的方法上也有所不同。我们并不从这个世界拿走任何东西。

来自2017年9月3日用俄语讲的卡巴拉课程
#218780
暂无评论

卡巴拉与心理学:老师与徒弟之间的关系

卡巴拉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在卡巴拉中老师和徒弟关系十分重要。按照我的理解,在心理学中没有这种现象。

答案: 我认为,人跟其心理学家也有特别的连接。

在卡巴拉中徒弟与老师的关系不可或缺。人需要听取老师的意见并尽量去实现其劝告,即使那些劝告看起来不现实。

在卡巴拉中老师对于徒弟来说是一种问题:人要接受老师并违反自己的常识去遵循他。

在心理学中这更加清楚。心理学家和患者都处在同样自私的层面上,然而在卡巴拉中他们处于不同的阶段中:老师处在精神的,而徒弟处在物质的,于是问题会出现。

问题:卡巴拉学家/老师给徒弟提到的所有的劝告,对于徒弟来说都是不清楚的吗?

答案:劝告内在的含义当然是不清楚的,因为徒弟还没有达到老师的阶段。而心理学基本上各人自己可以研究并理解:从何处出现什么,伟大心理学家对此有何看法。

换句话说,心理学处在合理思想和愿望限制下,而卡巴拉超越这些边境——它处在“高于知识的信念”中。

来自2018年12月13日电视节目“卡巴拉基础”
#251293
暂无评论

人的意图就是人本身

卡巴拉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卡巴拉所研究的项目是人的最内在的一部分——其意图。任何其他科学不研究这一点。比如,心理学只研究一个人感情、某些反应、愿望。

答案: 不对。心理学也研究意图,但心理学并不是一门科学,因为在我们世界上不存在准确方法去衡量、横渡、对比等一个人某些心理上的参数。

而卡巴拉作为一门有关意图的科学为我们提供完全不同的看法。平时我们按照行为和其结果来判断人,然而在卡巴拉中,人是按照其意图而进行评估。这就是区别。毕竟在我们世界中,我怀着好意图可以从事不好的事情,或者相反地怀着不好的意图去做好的动作。

总的来讲,主要是——发现人的意图。毕竟人的意图是他/她本身,而其动作和愿望并不取决于人。随着人身体发育,动作和愿望会逐步出现。

来自2018年12月12日电视节目“卡巴拉基础”
#250922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