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秒之间的无限生命

精神精神工作

问题:为什么两个阶段之间的转折如此危险,创造者不是在控制所有在运行的相反的力量吗?
答案:我们的主要工作集中在两个阶段中间的过渡,而不是在稳定状态上。当我已经处在某种阶段上,我只是为了更深入了解和分析这些状态而工作。
在我们的世界我们认为,最主要的是已达到的状态,而不是朝向这状态的道路。但在精神世界最主要的是过渡,而不是状态本身。
在某一个特定的状态我们停留的时间取决于显露它所需要的时间。
这可以是一秒钟,随后发生过渡,然后又是一秒钟的状态,又过渡。于是一位哲者曾经跟他的徒弟说,在几分钟之内他经过了四百个上升和降落。
在精神世界我们感到相反的不同的维度,在那里我们超越时间、移动和空间的限制,就是因为我们渗透我们世界的每一秒之间。在我们的世界上每一秒钟一个接一个地不断度过,而精神领域处在它们之间,那是因为精神的生命是在过渡中,而不是在状态本身。
静态是死的,在精神领域它没有被顾及到。静态存在的目标只是为了令人对当前的阶段进行总结,每一阶段都含有许多其中的小阶段之间内在的过渡。于是,处在精神世界的人经历不断的变化,并没有宁静。
精神的概念超越我们的坐标轴:时间、移动和空间。毕竟在我们的世界每一秒之间没有中断,对于时间、对于空间也是这样。而精神意味着你处在这一秒和下一秒之间,你深深浸入它,并这样进入精神的维度。

来自2012年4月1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两个范例——两个世界

现实、世界、宇宙精神世界机构

文章《对卡巴拉科学的简介》(Ptiha),第11条:现在我们就能理解精神和物质间的区别。如果享乐的愿望达到了其最终的发展阶段,即达到的“阶段四”(bhina dalet),那么这种愿望被称为“物质的”并处在我们的世界中。而如果享乐的愿望仍没达到其最终的发展阶段,那么这种愿望被认为是精神的,以及它符合四个ABYA的世界,后者都处在我们世界之上。
在哪里控制着享乐的愿望、为了自己而接受的意图,在哪里有私利,在哪里我通过自私的范例、天生被灌输的“这对我有什么用?”的意图来看现实、自己、世界和他人,就在那里看到物质的世界。
像这样我诞生了,像这样我长大了,而就不能以不同的方式去看待。我只认出对我好的、有好处的或危险的、有害的事情。总之,仅仅看到那些我享乐愿望能收到满足的东西,或者以避免痛苦应该要远离的事情。我注意不到怎样才能给予,我只看从谁那里可以收到。这种在我面前显示的图像被称为“这个世界”。
如果我改变了我的范例、我的对现实的感知,并渴求只有从“能给予谁以及多少”这角度来看,那么我已经看到将来的高于这个世界的世界。那时,我当然看到在精神领域中想象的其他形式、其他态度——而这就是精神的世界。

来自2011年6月20日的《早晨课程》第四部分,根据《Ptiha》
暂无评论

物质世界有其规律

精神工作问答

问题:怎样对待物质的问题?
答案:物质的、精神的问题都从一个源泉那里来到我们这儿——毕竟“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要把一切事情当作一个整体。
但在物质世界中存在其额外的规律。而如果我们暂时看到物质,那么必须克服所有那些问题,并根据在这个世界和在人类社会中所接受的规则去处理它们。毕竟这些规律也是未改正的后果,于是我们必须遵守它们。
倘若我生活在人类社区,那么不管我是多大的卡巴拉学家,我在这个社会中必须按照其规则去行动 。我们都必须遵守它们,即使它们与精神领域无关——不允许忽视它们。比方说,如果有人打算杀死我,我必须保护自己并抵抗那个人。

来自2011年5月1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具有光的频率的接收器

卡巴拉愿望、思想

物质是享乐的愿望,它仅仅认识到两种状态:满足或痛苦,在它们中我们存在。卡巴拉科学提供手段的实质——这样获得满足。这就是为什么它是关于接受的(kabala这一词来自lekabel/接受)。
有人问,我何必需要这门科学,难道我不知道我所想要的?但实际上这样你永远都不会受到所渴求的。最终,你会是空虚的。为了真正地接收到需要的、特别的、更高的神圣的智慧。
毕竟创造者通过创造享乐的愿望为它提供了“指导”(即Tora来自oraa/指导、指引这一词),怎样才能接受以充满自己。只有你接近了创造者的品质、给予的品质,以及越来越紧地贴上创造者才能获得给予的意图。就在那时,借助它你能够满足你自己。
只有两个力量或者两种品质存在着——给予和接受。我因为给予的力量充满我,而感到满足,进入光并充满我。
但只有我品质上相同于它,以及与它等同,光才能来到我这儿。我的结构像是一个接收器:它必须被调整好,以接收特定的波。我正确地为某种波而调整它并感到波,随后继续调整,为了接收某种其他的波。也就是说,我的接收器总是接受那些已经被调整好被捕捉的波。
我们的享乐的愿望仅仅是接受的物质,它本身无法捕捉光。要把它调整为特定的符合到来的光的频率。
卡巴拉科学的实质是怎样从我自己,从为了自己去做所有一切的意图做出光的接收器,也就是获得为了给予去做所有一切的意图。

暂无评论

单词怎么到达灵魂

卡巴拉灵魂精神

枝的语言会很有用,如果我们同时处于两个平行的世界中。该语言为我们揭示,怎样以最有效的方式使用我们世界的手段,以通过它们影响到其他人并唤醒他们开始改正的过程。
如果我准确地知道人的本质和所有我具有的手段,那么我就会让全世界开始改正!我会准确地知道,为了这需要哪些电影、文字、特别的音乐,我会根据我已经清楚的他们内在的机构去对他们的灵魂和我想要在他们灵魂中所运转的力量而言进行计算。
但由于他们还不明白在灵魂和内在力量层面的联系,我把这一切转到另一个层面——他们的物质的听力和感受的层面,乐器声音的层面上。这样我具有去影响到他们的机会。
借助这种外在的工具,我能够在他们内部里唤醒内在的力量,而他们自己甚至意识不到这种力量存在。而这通过听力、通过音乐影响到他们并逐渐地唤醒他们内心的力量。
毕竟人是完整的系统,在其中物质和精神相连接,于是可以怀着影响到其内部、精神阶段的意图来通过物质的手段对他发挥作用。这样一来,可以为人引起震动、共振,并在他自己都不知晓的层面上产生反应——而这都通过听音乐和其他外在的影响。
正好这样我们通过阅读卡巴拉的书籍(《光辉之书》和《十个Sefirot的教育》)来唤醒自己,我们来提高我们对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的敏感度。毕竟这光不处于物质的阶段。但是卡巴拉学家这样安排:我们能够通过外在对我的耳朵和眼睛的影响受到内在的影响,如果我怀着那个正好可以去受到这一切的意图。
于是,如果我们认识到了枝与根的在两种平行的世界(精神的和物质的,这些是相对的)的关系,那么我们就可以唤醒整个世界去改正。
我们尤其要这样行动,但我们的力量还比不上光辉之书作家的力量。

来自2011年2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精神的花在精神的太阳下

暂无评论

精神的花在精神的太阳下

卡巴拉现实、世界、宇宙精神

卡巴拉的“枝语言”是达到精神世界的人们的语言。如果人没有理解“枝”与精神的根之间的关系,他就不会理解这语言。首先,我要感到更高的世界,只有这样,随后当我去听属于这个更低的世界的词汇时我才会了解,它们指向哪些精神世界的现象。在精神世界中,我跟撰写这些书籍的作家处在一起。
我会有与卡巴拉学家Shimon Bar Yohai、Baal Sulam的共同语言,毕竟我也会处于他们所谈的阶段、位置。
因为我的生理的身体处于这个世界,我知道“太阳”、“土壤”、“植物”、“驴”这些单词的意思。最初我认识到这些概念,而随后听到它们的名称——单词、语言。我用任何语言可以为这个我实际感到的对象——“太阳”起任何名称。这样我们把所有这个世界的现象与特定名称相联接,并这样创造语言,以及能够理解我们所说的是什么。


如果我还处于精神世界中,那么还会理解到另一个现实,它也被称为:“太阳”、“土壤”、“植物”、“驴”,也就是,我感到这些品质并发现它们的名称。而现在卡巴拉书籍的作者开始为我解释精神世界中的这些现象之间存在的关系,而用的是他们这个世界的词汇。
由于我了解物质的枝和精神之根之间的关系,我清楚,卡巴拉学家在精神世界指定的是什么。这个“枝的语言”变为我的语言,它来为我解释所有一切。
在我们开始教孩子说话时,我们给他指出对象并为它们起名字。 类似地,可以为孩子解释精神世界的对象,需要他感到精神的现实并发现其名称。也就是,我们要帮助他去理解支和根之间的关系以及组织精神现实的部分之间的关系。
卡巴拉学家借助“枝语言”教我们怎样在精神世界找出方向。但首先我们要感到,什么是花、草、太阳……
存在一些人还感觉不到的精神的概念,而卡巴拉学家帮助人感到它们。该语言让我们进步,来建立我们。语言之间的关系为我们揭示单词的意思和单词为什么是由特定的字幕组成的。毕竟在希伯来文中字母的形式和单词中字母秩序都指出具有这种名称的精神世界的品质。这样一来,精神的信息被传达给我们。
这语言已经为我们准备好,毕竟所有世界是相互连接的——从上往下。而我们出生于这个世界,感到它并发现所有单词之间的关系。现在我们需要从这个更低的世界上到更高的世界,以及我们使用所有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对所有支的知识和名称,并开始与它们一起上升。
与根的关系蔓延向上直到无止境的世界。在每一个阶段上都具有同样的就像在我们世界这样的事情,但每次它们都以更有质量的概念出现,也就是,它们与一个唯一的根更紧地连接。

来自2011年2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我们内部的“驴”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假如人想要通过精神阶段上升,以及从我们五官感知的现实走到感受到的更高的现实,他必须改变自己和自己品质,于是需要外在的、额外的、他现在没有的力量。他仅仅含有微小的对精神领域的愿望之点,而其余的一切人要从外面获得。
这些把人从他目前的状态提升到更先进的状态的力量的综合被称为“驴之放牧人”。“驴”(希伯来文的hamor来自homer/物质这个词)是我们的物质,我们的享乐的愿望,它每次都发生变化,因此我们提升,在精神道路上发展。
来自上面的力量一直都在影响我们的愿望,改变它。随着,我们的“驴”也一直都在改善,因为“驴之放牧人”一直都与它工作。在我们到达道路终点的时候,我们的“驴”就会真的变为“白色的”,就像在关于弥赛亚的故事中所说的那样——弥赛亚骑着“白驴”到来。

来自2011年1月11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什么是灵感的公式?

愿望、思想科学艺术音乐

任何艺术的种类:绘画、音乐、舞蹈——这些自我表现的方式也被称为“科学”,毕竟这都是来自同样的利己主义、享乐的愿望。就像我研究这个世界,也就是,对于光而言来研究我的自私的品质那样,我在舞蹈、绘画或音乐中来研究我自己的表象,在白的背景下。
两者都反映所存在的规律性。只不过在创造过程中我研究特殊的、个别的品质。而在普通的科学中,我研究我的愿望在我们的共同的自私的本质层面上,于是我们都发现同样的现象并把这叫做科学。
比方说,什么叫物理学?这是对我怎样在白光背景下看到我本质的研究。但我们都获得同样的结果,所谓的“事实”,这是因为在进行研究的层面上(非生命的自然、植物界、动物界)我们都含有同样的品质。
但也有更高的自私本质的层面——“人/说话的层次”。这个我们的层面是不同的,那是因为在它之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精神的根源和自由意志/自由选择,出于这个原因,在我们使用着这层面去跳舞、唱歌、绘画或者演奏了乐器的时候,我们具有很有个性的结果。然而,这一切都来自同样的享乐的愿望。
卡巴拉科学对感知现实提供了一个共同的态度。我们仅仅认为,严格的科学的规律和自由的创造性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两者都是我们自私的愿望的产物。但如果我们大家都做同样的动作,那就去想这形式在自然中是永久存在的,把它称作规律并基于这一点来建立科学。
如果我们创造音乐,那么第一个人创造这种旋律,第二个人又有不同的旋律,第三个创造的旋律也不同,具有千万种不同的旋律,所以我们说这不是科学,毕竟每一人想怎样就怎样去做。在“人的层次”已经无法准确目睹“科学的”规律性:心理学和所有 艺术(绘画、音乐、舞蹈)都属于这个层面。但这也是“科学”——即在白光的背景下表现出的我的愿望的形式,这些形式我能看到并研读。但只能借助实际。
只不过现在在人的层面上我们无法理解这些形式而已。当我们借助卡巴拉科学在自己内部里演变了这个“人”的层次,我们就会很明确地、科学性地来研究它,并会理解,我们为什么这样绘画、跳舞和唱歌,我们会理解这一切来自什么。那时这会变为明确的科学——在白光的背景下研究我们愿望表现的科学。

来自2010年12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与自然平衡的公式

暂无评论

卡巴拉学家是更高自然的研究者

卡巴拉科学自然、创造者

不同的科学从事物质、享乐愿望的研究。我们研究愿望的非生命的、植物的或者动物的层面。我们通过研究其行为、检查其对不同影响的反应,并积累它们来创造科学。
对我们的物质——人的层面的享乐愿望——我们也能进行研究,检查并使用着数据,这样形成科学。也就是这样出现了卡巴拉科学!它仅仅来自人在自己内部所发现的经验性的结果。从天上没有降下任何书,也并没有从上面听到声音……
卡巴拉学家是研究自然的人,他显露自然普遍的力量。这力量创造全世界系统的能量。我们将此力量称作创造者,而且我们研究的正是它:我们对它能施加怎样的影响,并作为反馈能收到怎样的反应。这就是卡巴拉科学。
而我们能看到,关于这个世界的自然的所有科学(后者研究这世界的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层次),也是卡巴拉科学,都依靠对这唯一的全球性的力量的认知。 这唯一的力量影响着所有物质——愿望的层面。
于是卡巴拉科学是最普通的科学,因为它研究这个力量本身和这个力量对它创造的物质的影响。

来自2010年12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从零到无止境的积分

科学精神

问题:物质的现实通过有名的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的公式E = mc2被描述,这公式连接重量和速度。在精神世界是否具有同样的公式——能够连接给予和接受的愿望?
答案:我不认为,我们能够对于精神现实而言使用爱因斯坦的公式,毕竟后者谈论我们的物质世界,有局限性,谈到怎样才能从物质和其所有表现:重量、速度和能力,尽量多地受到。任何共识都有限制,而精神领域不受任何限制。
在精神世界中我们达到最高的限额,它由这种公式来描述:“它和它的名字——统一”。也就是我们把全部的享乐的愿望与全部的光之力量、所有改正相连接,并达到如此的融合以至于一切都团结为一。结果——无止境。
在精神领域中这是最大的实现。那么如果物质的相对论公式指出时间、移动、空间、力量、重量和速度的限制,那么在精神世界根本就不存在这些边境!这是因为你与更高的力量、创造者相连接,并变成像它那样地无止境和没有任何限制!
在精神领域什么公式都不存在,毕竟任何公式要对比两方面的条件,衡量它们怎样才能“一个借助另一个” 地保持平衡。毕竟能量不能高于重量与速度平方的乘积。
在精神世界不是这样!由于相反的对象相互补充,我们达到无止境。似乎我们在使用世界系统中的所有力量的积分——从零到无止境……

来自2010年11月2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