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一小步,人类就是一大步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团结

为了到达和自然整体性的平衡,我们必须开始在我们所有活动的各个领域不一样地对待每个人。即使变化是微小的,哪怕只有1%,但如果它在全世界范围内发生,那么就会向着更好的方向带来基本的、巨大的变化。
通常我们低估了小事情。比如,在过去50年中世界的气温增长了0.1%,看看这导致了什么变化:在阿拉斯加和其他地方的冰川正在融化,海平面上升了几厘米,气候正在发生变化。而这一切都是由那微小的0.1%的变化引起的,因为它是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发生的。
同样,在每个人之中的微小变化将乘以绝对互相连接的70亿个灵魂,这样的状况以前没有呈现过。从某种意义上说,在我们之间已经有了普遍的靠近,因此这种微小的运动将引起巨大的变化,并以一种了不起的方式改变世界。
当前的过程正在一个非常广泛的范围内发生,因此,这样的小变化将给我们的生活带来许多的后果。在互相影响的条件下,每个人都影响着其他所有人,因为我们都在一个单独的网络中通过我们的思想、愿望、计划等等连接在一起。科学家们也已经这么阐述过。由此,我们的思想和愿望就变得接近并互相包含在对方的内部。
这为人类的存在创造了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和平台。通过这么做,我们因为每个人对其他每个人的影响将使我们变化倍增。在一个人内部的小变化乘以70亿,而70亿互相连接的人们对每个人的影响是那样的强大。一场特别的进程被创造出,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这就像你激活了一个引擎,它的转动通过乘法、通过我们的互相连接而增加。
人们处在自然的最高层次。我们固有的思想和愿望的力量超过所有其他的因素。最隐蔽的力量总是最强大的。人类层次拥有的力量超越了自然中静止的、植物的和动物的层次。因此,通过我们的改变,我们影响了围绕着我们的一切。而这成效并不局限于人类社会。通过改变,我们将世界中所有的力量带入平衡。
然后气候会变得正常化,各种自然灾害将平静下来,像能源短缺和日益减少的自然资源问题将得以解决。如今在每一个领域遇到的问题,我们都将经历变化并取得成功,因为我们就这样在作为整体而存在的自然系统中达到了平衡。
因此,我们不仅仅想让我们的生活变得容易一些。如果你在自身的层次观察自然法则,那么,作为超越所有自然其他层系的一个人、一个创造物,你对他们会做出影响。正如Baal Sulam所说的,自然的其他一切随着人一起上升和下降。那些部分并没有选择的自由来朝着平衡发展。只有引发不平衡的人类,能够将它们带到平衡,带到团结。自然的一切从下面对应着人而调整,这系统仅仅伴随着我们人类的体系。

暂无评论

游戏很重要

光辉之书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游戏。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们必须扮演伟大的卡巴拉学家:我们要想象我们处在跟《光辉之书》的作者同样的状态中,他们首先揭露彼此间的反感,甚至憎恨,而随后,他们彼此团结。
一开始他们憎恨对方,于是除了动物性的状态——这个世界之外,他们什么都感觉不到。从这个巨大的降落中,他们开始在相互给予和相互担保中上升到精神的层次,而那时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如此强烈,以至于他们显露出那些《光辉之书》中所描写的内容。
于是我们必须在没有我们彼此间的关系,试图建立如此强烈的团结,以至于将会显露《光辉之书》中所描写的事情——我们将会达到本书作者的阶段。如果他们从憎恨开始,就正好从憎恨对方的那一点起,
如果他们以憎恨为开头,他们反而会想杀死对方,那么我们甚至在没有达到如此深的对邪恶的感知时,也会根据揭露并改正邪恶的程度,至少了解到一部分的他们描写的内容,并将会上升到那个他们显露的状态上。
问题:游戏与环绕之光的吸收有什么关系?
答案:游戏就是一切。这是我们完成的唯一的动作。游戏意味着我在追求那些我渴求的东西。在我们的世界游戏和一些创造性的行为中有什么区别?毕竟通过创造我们也想要达到一切事情。没错。但在游戏中,我们具体不清楚我们要做什么。其中存在成功和自由意志的元素,有一些我不会预测的事情。于是这被称为游戏。
在这游戏中我取决于他人,我们似乎处在真正的状态中之时去玩一些想象的事情。但其实这些想象的东西变为真的,但我们达到了它们那一刻。于是游戏被认为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来自2011年7月25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朋友,打开光吧 !

暂无评论

遮挡利己主义的雨伞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光辉之书》,Truma章节,第759条:Nukva装置了自己之后,即由Aba ve Ima的parcuf建立之后, Zeir Anpin 和Nukva回到了 “panim be panim”这状态中,那时Adam(亚当)的这个形象,即Zeir Anpin,通过它的渴求进入Nukva。并在那里,在Nukva中获得了形状,然后根据它的形式来形成Briya世界的Adam sheni(第二个亚当)。关于它是这样说的:“根据它,相同的形象产生了”。
在《光辉之书》中唯一谈到的是灵魂之间关系之网里面发生的事件。这些关系的总和被称为“更高的世界”,而这世界的图像就在《光辉之书》中被描述出来:力量、光、各种各样的形式和形象。除了这些我们没有其他能想象的了,毕竟我们在它们之中生活。
我们每一个人单独都作为享乐的愿望,而在它之外,在我们之间的关系中是由光充满的更高的世界。于是,我必须把我的享乐的愿望“包起来”,似乎在影子下面隐藏它,对它来进行限制,创造屏幕和反映的光,甚至处在它的之外,在自己与他人的关系中。

《光辉之书》正好谈到了这一点:对他人而言,我来获得怎样的形式、怎样的形象。如果我这样去做,那么我就会发现我们在本书中所读到的。不然的话,我处在我的内部,在我的享乐的愿望中,并只能感到这个世界。
我们可以要么在自己内部,要么在自己之上、在自己之外来产生感受。“在我们之外”指的是对于亲近人的而言。 亲近的人是我们想要一起建立那种连接我们的网的人,而这就是“团队”。而如果我怀着这样的态度对待全世界,那么整个世界就算是团队。如果在改正我品质的时候我想要发现那股作为所有万物基础的力量,那么我就会按照品质相同的规律来发现它。一旦我与他人的关系获得了精神的形式、精神的实质——即真正的相互给予、相互担保的阶段,甚至在它第一个阶段上,我就会在其中立刻感到创造者。

来自2011年7月25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朋友,打开光吧 !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我们经常说,我们在团队中要扮演正确的关系。这是怎样的游戏?
答案:游戏是进步的驱动力。于是我们把游戏与儿童连接,毕竟他们会长大并发展。而那些停止玩的人就不再发展。
每当我在我的目前的状态中开始搞清楚,检查他和在我的面前绘画某种图像、未来的我想要处于的状态之时,我就从一个状态走到另一个状态,而这就被称为游戏。毕竟我在扮演将来的形象并渴求成为它,渴求获得这种形式。
一般来说,我们在游戏中都会想象我们将怎样成功、赢得、达到一些东西。有外在的游戏——如何达到外在的成就,也有更内在的游戏——当我内部里发生变化。但两者都是游戏。
任何发展的对象总有可取的状态和当前的状态,即未来目标的想象并对它的渴求。在植物和动物层面上都是这样,这不只是涉及人。在植物界,游戏在细胞层次上发生,动物们要么自己玩要么跟其他动物来玩,人类在生理上的层次上也是这样行动的。
而所谓“亚当”渴求变得与创造者相同的人正好在玩这场“怎么变得像创造者一样”的游戏。想要这样去做,总是要为自己想象这形式:什么是变得像更高的阶段一样,什么是与它的平等、融合、品质的相同——并在团队里去玩这一切。
这意味着,我们需要为自己想象这么一种状态:当在我们之间的关系中——在我们的共同的容器中——我们开始想象创造者的形象。而想要是这样,应该是绝对的平衡、友谊。“朋友”(haver)这一词来自“团结”(hibur)这个词,而且只有人是公平的,在相互给予和爱,在相互担保的情况下才会团结起来。
无论我们多么不像是这样,但是如果我们和朋友们一起去扮演这种态度、我们的未来的形式,那么我们不断地在追求我们的这种关系、我们的共同的愿望获得了相互给予的形式。而在它获得这给予的形式那一刻,我们将会感到,在其中将会如何点燃光,那是因为我们最终建立成了我们关系!那时光就会开着!这就是创造者的显露。
就这样我们不顾任何障碍地、越来越多地点燃这光。毕竟在任何游戏中都有障碍。

来自2011年7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精神生命的诞生(为了给予的接受)

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问题:什么是为了给予而接受的计算?
答案:这不简单——首先你要贴上更高的阶段并限制自己。为了给予的接受这已经是更高的阶段。
当我与其他人团结之时,我首先要取消我的愿望,以便它们不阻止我与他人的团结。我变为单纯的给予、Bina(hafec hesed),也就是说,我已经准备去感到他的所有愿望并怀着如此保护的力量,以至于不使用它们为了满足我自己的愿望,那是因为我已经限制了我的愿望。你似乎让我进入你的内部并处在那里。就这样进入他人的愿望。
我将会得到这种允许只是因为我能够限制自己。而现在我开始完全感到你——所有的你的思想、愿望似乎我是你本身。它们是怎样我就怎样接受它们,并做出计算,我依靠着我的力量和能力来满足你愿望的程度。
但这个计算是不对的!毕竟我是在按照我的能力去衡量——而现在我需要根据你的愿望而计算。所以我取得你的思想和愿望并意识到你所想要的,甚至在我的愿望中来实现那些你在你的愿望想要做的动作。
我与我的愿望运作,为了满足你的愿望,而我们这样创造我们的共同愿望的那个动作被称为parcuf的“头”(rosh)。Parcuf的“头”是这么一种状态:我全心全意地处在你内部、在你的愿望中并在那里做出计算。
那么屏幕在哪里?屏幕总是站在我和你之间,似乎在防范着我们。
“Parcuf 的中部”(toh)是我们借助我们的共同愿望和思想融合起来的。而“parcuf的结束” (sof)是那个我们无法融合的地方,在那里我限制自己的愿望。 在那里也有你的被限制的愿望,我限制它们是因为无法满足他们。
换句话说,精神的parcuf是两个对象彼此结合的程度,而这包含了所有可以和不可以的计算。于是,没有对象的相互融合,就没有精神的存在、没有parcuf。

来自2011年7月1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光辉之书》显露更高的世界

光辉之书现实、世界、宇宙

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总会出现这么一个问题:我们为了什么需要这本书,毕竟我们无法懂得它的内容:关于梦幻般的、不实际的东西,关于在我们眼中像是我们世界的戒律的动作,关于人们、动物或者风景——河、丘陵与山。
我们必须理解,《光辉之书》对我们来说应该显露更高世界。而我们的更低的世界是更高世界的印记。
假设,用一块泥土我来建立一座塔,用石膏填补它,而它就会凝固并形成这座塔的形式。那时拿去了石膏之后,我就有了阳模和阴模、印记和印章。
上面的印章是更高的世界,而在下面留下的印记是这个更低的世界。这就是更高和更低世界的相互连接。
所以说,在我们谈到更低世界,其中所存在的和所发生的(丘陵、海洋、道路、动物、人们、太阳及月亮)之时,我们一直都要意识到,这里所谈的是更高世界的投影。
《光辉之书》所谈的仅仅是更高的世界,而更低的世界是它的相反的印记。我们世界中的接受快乐的愿望,在精神世界则作为给予的愿望。
随着我们上课时渴求通过团队加强我们的给予的愿望、达到精神世界并相互团结的努力,我们不会再作为到处分散的部分,而会彼此形成特定的即使是物质的形式——更低的世界部分。这是我们在更低的世界上的团队。
但其实在更高的世界具有这种团队,我们已经处于那里,在相互给予和团结中,在完全改正的状态中。毕竟原始的(状态1)和最终的(状态3)状态都已经存在于无止境的世界。我们只要担心我们怎样才能从那个我们已经完全改正的状态那儿,吸取力量、愿望和手段,以便实际上达到这状态:感受到、理解到在我们的这辈子中上到那个更高的维度。
于是在这里,在这个世界,我们必须要感到我们的团结并为自己想象,我们处于我们的更高的团队中,在上面——完全改正的、在团结和相互给予中,在我们的更高的状态中。
除了这之外,我们渴求,以便从上面,从那个状态到来光,影响到我们并往上拉出去。
这样一来,《光辉之书》借助这个世界的词汇、枝语言讲到了我们的更高的状态。那么上课时,我们必须想象我们跟团队一起在完全团结中,在相互给予中,毕竟在这里我来显露更高的世界。

来自2011年7月30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通向无止境的跳板

暂无评论

团结给了我们什么呢?

卡巴拉团结

心里之点已经觉醒的人追求向团结前进。说实在的,当刚刚开始学习时,他们不会想到互相联系,他们尚未有这种需要。但卡巴拉科学教导我们,正是这彼此之间的连接,让我们可以达到精神世界和跨越mahsom——也就是精神壁垒,并恢复我们内部中的给予的品质。
我们要在mahsom之上团结。从壁垒本身,直到我们达到完全的团结,从零到百分之百,我们必须攀升125个团结的精神阶段。
从我们来到团队,开始学习,并尝试建立连接的整场过程被称为准备期。卡巴拉学家说,这一时期可能持续三至五年,并可能会更长,因为它特别重要:如果没有它,人们根本不能明白他们该往哪里去。
一个人必须准备好自己对精神世界的感觉,为自己创造正确的环境,开始感受它,并与它一起前进。换句话说,人必须明白与他人团结的必要。
我们必须再次团结起来,再返回我们在无止境的世界的状态中,在那里我们是团结的,并且由最高之光被充满的。但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驯服我们自私自利的愿望,而这却不容易,并需要很多年……

来自2011年6月4日在马德里会议的课程
暂无评论

追求一个平衡点

人类、社会团结

我们生存在光场中(光是爱和给予的品质,所谓的创造者),光充满我们占据的所有空间,只是我们无法感觉到这光。它对我的影响,就像一个物理场,无论是引力、磁力或静电。如果我有一个精神的潜力(电荷),我就开始在这领域中移动到一个与它的平衡点。
一个电子在电磁场中这样行为,一个人在任何特定地方也是这样:他处在他的感情之场中渴望达到平衡的状态。感觉毕竟也是力量!我们在卡巴拉智慧中学习它们,就像别人研究物理力量的影响一样。唯独是我们无法感知到它们存在于我们的世界。
当人们的心里之点(即正面的力量)出现时,他们就开始移动到一个他们可以为这心里之点获得满足的地方。这些人“进入”卡巴拉的团队或在互联网上“突然发现”我们。对他们来说这一切似乎都出乎意料……这样他们开始学习卡巴拉智慧。

来自2011年6月4日在马德里会议的课程
暂无评论

玩精神世界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早晨课程被分为五个部分。在课程的每一部意图应该是同样的?
答案:那还用说呢!除了意图没有其他的,毕竟整个Tora都谈到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只不过在课程的第一部分我们谈到,我们应该对待我们之间的关系,怎样借助这关系我们能够显露出共同的给予品质——创造者。这似乎是对实际动作的导言,就像在开始玩游戏之前有人给你介绍游戏规则。这是课程的第一部分。
课程的第二部分是游戏本身。在这里你要真正去试着:1、一直都思考我们之间关系的网。2、一直都听《光辉之书》所谈到的。3、将《光辉之书》的文字与你所想象的与朋友们的关系相结合、联结,以便使跟朋友们的关系获得《光辉之书》中所描述的形式。
当然,《光辉之书》谈到了属于特别高的精神的阶段上的我们之间的关系。但随着你在那些崇高的阶段上、在那些状态中来想象自己,你就会像是那一个想像他是个大人的孩子那样长大,毕竟那时在《光辉之书》中所描写的更高的阶段将会影响到你。

来自2011年7月12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为创造者行动的时间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什么叫“保留意图”?就我个人感觉,在这里没有人移动、任何发展。怎样才能演变意图?
答案:通过阅读《光辉之书》,我与我的朋友们玩一场游戏。无论我们对这些词汇的理解程度有多少,无论我们听见了半句、几个单词还是全部的句子、所有单词——我们进入的深度或多或少,这样谁都会。但游戏是,我把所有单词都与我们之间的关系相连接。毕竟本书描述的是我们应该是怎样彼此连接的。我不清楚怎样,但书上写了。所以,在阅读本书的时候,我试图思考,什么叫以这个或那个形式相互团结。
比如,有这么一句:“‘为了创造者行动的时间’……那是因为‘他们违反了你的Tora’”。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人忘记了为了给予的意图,这就意味着他“违反了Tora”。那时是“为创造者行动的时间”,亦即你又要回到同样的意图、与朋友们在相互给予中的同样亲密的关系,那是因为你愿意建立为了显示创造者的“地方”。你这样去做,以给予它显露的机会。这就是它作为给客人安排一桌美食主人的满足。
你为了什么而阅读《光辉之书》?你在哪里想要实现所读到的,在哪里想要显露它?在你们之间改正了的关系中。没有其他“地方”。只有在我们之间,如果我们成功地建立正确的相互给予中的关系,这就会显露出来。
于是我们尝试寻找:是什么线、什么网使我们互相联接,这个网应该是怎样的,在哪种愿望和想法中,在我们之间的何种渴求中,它应该有什么表现,什么是这网的公式,在这网中应该使什么力量行动?这就是我想要知道的!而《光辉之书》则描写这一切。

来自2011年7月12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 下页
上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