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的接触

问题: 什么是正确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答案:如果在心中和脑中出现共同的愿望,那这就是正确的联系。当在我和你之间出现某种共同的事(不是你内部里的我,也不是我内部里的你,而是就在我们之间),那时就会浮现第三个很有趣的成分——快乐。这感觉在数量上超越我们。
来自2013年10月20日的电视节目《通过时间》

一条不简单的道

在精神道路上我们总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谁也没有承诺我们道路会是简单的,毕竟我们反对我们的本性、反对我们的利己心而工作。这却是苦劳。我们不了解我们在做什么,那是因为我们处在我们的自私的心中,而所有能对它进行改正的力量都处在自私的心之外,并被称为“创造者”。为了让这些力量来改正我们的利己主义,我们要召唤其影响力。
但是,我们处在自私的心中,怎样才能要求相反的能改正它的那股力量?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无法在我们的外部去行动。为了这样去做,我们被给予“心里之点”,也就是极小的与外面的力量、与创造者的接触点。因为这点特别小,像点那样,我们必须去发展它。
因此, 在利己主义之内存在整个系统:团队、支持、朋友们。 这样我们仍然可以与外在的、控制并保持我们的力量建立关系。
来自2013年6月29日的电视节目《永恒之书的奥秘》

对团队的怀着爱情的态度

问题:团队应该付出什么努力,以在这个生活上达到改正?
答案:努力指的是不按照他所经过的状态判断团队里的朋友。像Rabash所说的那样,我们都是“破布”,大家都是为改正。每一个人都有所有的缺点。
达到很高的精神阶段的人在道路上在自己内部发现如此讨厌的愿望以至于对其存在会感到不寒而栗。完全无法想象!毕竟由于破碎我们都包含了所有的愿望。出于这个原因,我们不能把他人看成腐败的。“各个人根据各自缺点来判断他人”。假设,之所以我在他人的身上看到缺点,是因为我本身是腐败的。毕竟如果我是改正的,那么依靠我改正的程度会看到他人处在完全改正的状态中,因为这些所有阶段已经存在。而今天我所看到的——是我利己主义的投影。正好是我的利己主义目前为我描画这张图像。
于是团队里重要的工作是把每一个朋友像亲爱的宝贝那样看待。不管一个人做什么:不让你安静下来,四处都弄脏,破坏一切,但你知道这是你的宝贝。就这样要对待朋友。这就是爱的迹象。
谈朋友的时候,我认为,他有了力量,也会这样对待他人,而不会是随便进入了团队。相互帮助就是重视每个人的状态。

来自2012年5月12日的美国会议的第二节课

团队是我的帆

我们不能直着走,但我们能够建立团队,团队会又会从积极的或者负面的方面上影响到我们。从积极的方面上——环境会在人内部中显露额外的愿望、憎恨、渴求达到他人所具有的那一切。
从负面的方面:环境为人显露,他与他人相比有多么小,不能与他人在一起,他反抗大家,而且团队借助卑鄙感受和对未来的担心来折磨人。
也就是说,环境既从积极的而又从负面的方向来驱使人,让他对着风以“之字形”轨迹往前进步——让他对准目标。就这样他显露出额外的渴求,后者补充原初的愿望。这愿望是创造物本身在人内部灌输的,并处在由创造者唤醒的人内部里的信息基因(reshimo)中。就这样人进步。
基本上,这个工作就是建立一个能影响到人的环境。看样子,人本身创造这种影响,而且根据这程度他来为环境的影响张开自己。如果人没有在团队身上付出力量,那么他就不能对团队而言显露自己。
这从照顾孩子和宠物的人的例子来看是很明显的。我们在某种对象的身上付出的越多,那个对象对我们而言就变得越亲密和心爱。于是我们对相反的作用开始产生很敏感的反应,并这样为爱和关系敞开自己。
类似的事情对于环境而言也在发生:你对环境付出得越多,环境对你就变得越宝贵。那时你以受到环境的影响将会敞开你自己,你会安排那些让你反对着你的利己主义的、根据“之字形”轨迹向往创造目标那儿前进的手段。
就这样我们来完全地结束我们的努力 :“你不要相信,有人付出了努力,但没有达到他们所渴求的!”。

来自2011年9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有贼!

问题:在我们世界上,对重要的人低头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为什么在精神发展中,取消自己是这么的难?
答案:在我们世界上,我们跪拜重要的人,因为通过这样做我们能够赢得。我们的利己主义总是从事对它有效的动作。如果一个人是富豪,那么我觉得跪拜他、为他服务很合算,毕竟我知道,一般来讲,小的人受益于大的人,所以我也打算收到一些东西。
就这样我们在这个世界里行动。而如果不是,那么就会遭受打击,并通过打击认识到这一原则。假设,我不想听警察的,我就会被开罚单,被起诉,受到惩罚,下次我就会听取。也就是说,在我们的世界上,我们自私自利地算计听取强者,而如果我不理解这一点,生活就会借助打击教给我。
然而,对于创造者而言,这原则没有效——那是因为创造者是被隐藏的!毕竟如果它的给予的品质展示给了你,你就会跟着它跑,就像在群众前面跑并叫喊“抓住小偷!”的窃贼。
你会以为你全心全意地爱创造者,毕竟从它哪儿你能够收到很多。谁不会想贴上这种控制全世界的力量?当然,人人都会这样去做。
于是,创造者不能对我们显露其伟大性、全能和丰厚。它只是作为给予品质的榜样才能显露出,而我们要获得这品质。但是这样你不会渴求它,你会抛离它而逃跑。于是它怎么也不能为你显露出:既不能从好的一面,又不能从不好的一面——即从满足的方面,又从意图的方面。
我们唯一能做的是与环境运作。创造者给我们提供微小的对给予的愿望,但其余的一切要我们本身显露出来——借助团队。团队应该激发我们去给予,并增加对相互担保的愿望。我们仅仅与团队运作,而且我们几乎没有涉及到更高的力量。根据在研读、环境和传播这方面上所付出的贡献的程度,我们从上面获得帮助和唤醒。
没有别的办法。否则,我们会追逐它,渴求吞噬它,或者是,跑开它给予的品质,是因为你对自己要变得给予者的这一必要会产生恐惧感。

来自2011年9月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你不会相信,这是怎样的团队

问题:如果我感到,我不足以给予团队,我似乎没有力量那样,在这种情况我该如何?
答案:说实话,力量真的会结束,而且每一刻力量会越来越少。而且,如果人感到力量耗尽了,这还算是好!一般来说,我们甚至意识不到这一点,我们就会安静下来、睡着、失去愿望。这都是因为我们不担心我们的唤醒。我们必须帮助对方——只有这样才能叫醒!
谁没有在他人身上付出,让他们关心到他,谁就不会获得力量。而且无论环境所属于的阶段和所作的动作,主要是,你自己开始行动并在他们身上付出,那时你就会感到结果。你相信都不会相信,这团队和朋友们能够给你多少!一切都取决于个人的贡献和他的敏感度。
如果人投资于团队,他就立刻会发现,朋友们也唤醒了并对他而言开始行动。甚至曾经人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但现在,多亏付出的贡献,他已经能够看到,而这就是相互担保。

来自2011年9月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游戏很重要

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游戏。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们必须扮演伟大的卡巴拉学家:我们要想象我们处在跟《光辉之书》的作者同样的状态中,他们首先揭露彼此间的反感,甚至憎恨,而随后,他们彼此团结。
一开始他们憎恨对方,于是除了动物性的状态——这个世界之外,他们什么都感觉不到。从这个巨大的降落中,他们开始在相互给予和相互担保中上升到精神的层次,而那时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如此强烈,以至于他们显露出那些《光辉之书》中所描写的内容。
于是我们必须在没有我们彼此间的关系,试图建立如此强烈的团结,以至于将会显露《光辉之书》中所描写的事情——我们将会达到本书作者的阶段。如果他们从憎恨开始,就正好从憎恨对方的那一点起,
如果他们以憎恨为开头,他们反而会想杀死对方,那么我们甚至在没有达到如此深的对邪恶的感知时,也会根据揭露并改正邪恶的程度,至少了解到一部分的他们描写的内容,并将会上升到那个他们显露的状态上。
问题:游戏与环绕之光的吸收有什么关系?
答案:游戏就是一切。这是我们完成的唯一的动作。游戏意味着我在追求那些我渴求的东西。在我们的世界游戏和一些创造性的行为中有什么区别?毕竟通过创造我们也想要达到一切事情。没错。但在游戏中,我们具体不清楚我们要做什么。其中存在成功和自由意志的元素,有一些我不会预测的事情。于是这被称为游戏。
在这游戏中我取决于他人,我们似乎处在真正的状态中之时去玩一些想象的事情。但其实这些想象的东西变为真的,但我们达到了它们那一刻。于是游戏被认为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来自2011年7月25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朋友,打开光吧 !

遮挡利己主义的雨伞

《光辉之书》,Truma章节,第759条:Nukva装置了自己之后,即由Aba ve Ima的parcuf建立之后, Zeir Anpin 和Nukva回到了 “panim be panim”这状态中,那时Adam(亚当)的这个形象,即Zeir Anpin,通过它的渴求进入Nukva。并在那里,在Nukva中获得了形状,然后根据它的形式来形成Briya世界的Adam sheni(第二个亚当)。关于它是这样说的:“根据它,相同的形象产生了”。
在《光辉之书》中唯一谈到的是灵魂之间关系之网里面发生的事件。这些关系的总和被称为“更高的世界”,而这世界的图像就在《光辉之书》中被描述出来:力量、光、各种各样的形式和形象。除了这些我们没有其他能想象的了,毕竟我们在它们之中生活。
我们每一个人单独都作为享乐的愿望,而在它之外,在我们之间的关系中是由光充满的更高的世界。于是,我必须把我的享乐的愿望“包起来”,似乎在影子下面隐藏它,对它来进行限制,创造屏幕和反映的光,甚至处在它的之外,在自己与他人的关系中。

《光辉之书》正好谈到了这一点:对他人而言,我来获得怎样的形式、怎样的形象。如果我这样去做,那么我就会发现我们在本书中所读到的。不然的话,我处在我的内部,在我的享乐的愿望中,并只能感到这个世界。
我们可以要么在自己内部,要么在自己之上、在自己之外来产生感受。“在我们之外”指的是对于亲近人的而言。 亲近的人是我们想要一起建立那种连接我们的网的人,而这就是“团队”。而如果我怀着这样的态度对待全世界,那么整个世界就算是团队。如果在改正我品质的时候我想要发现那股作为所有万物基础的力量,那么我就会按照品质相同的规律来发现它。一旦我与他人的关系获得了精神的形式、精神的实质——即真正的相互给予、相互担保的阶段,甚至在它第一个阶段上,我就会在其中立刻感到创造者。

来自2011年7月25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光辉之书》显露更高的世界

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总会出现这么一个问题:我们为了什么需要这本书,毕竟我们无法懂得它的内容:关于梦幻般的、不实际的东西,关于在我们眼中像是我们世界的戒律的动作,关于人们、动物或者风景——河、丘陵与山。
我们必须理解,《光辉之书》对我们来说应该显露更高世界。而我们的更低的世界是更高世界的印记。
假设,用一块泥土我来建立一座塔,用石膏填补它,而它就会凝固并形成这座塔的形式。那时拿去了石膏之后,我就有了阳模和阴模、印记和印章。
上面的印章是更高的世界,而在下面留下的印记是这个更低的世界。这就是更高和更低世界的相互连接。
所以说,在我们谈到更低世界,其中所存在的和所发生的(丘陵、海洋、道路、动物、人们、太阳及月亮)之时,我们一直都要意识到,这里所谈的是更高世界的投影。
《光辉之书》所谈的仅仅是更高的世界,而更低的世界是它的相反的印记。我们世界中的接受快乐的愿望,在精神世界则作为给予的愿望。
随着我们上课时渴求通过团队加强我们的给予的愿望、达到精神世界并相互团结的努力,我们不会再作为到处分散的部分,而会彼此形成特定的即使是物质的形式——更低的世界部分。这是我们在更低的世界上的团队。
但其实在更高的世界具有这种团队,我们已经处于那里,在相互给予和团结中,在完全改正的状态中。毕竟原始的(状态1)和最终的(状态3)状态都已经存在于无止境的世界。我们只要担心我们怎样才能从那个我们已经完全改正的状态那儿,吸取力量、愿望和手段,以便实际上达到这状态:感受到、理解到在我们的这辈子中上到那个更高的维度。
于是在这里,在这个世界,我们必须要感到我们的团结并为自己想象,我们处于我们的更高的团队中,在上面——完全改正的、在团结和相互给予中,在我们的更高的状态中。
除了这之外,我们渴求,以便从上面,从那个状态到来光,影响到我们并往上拉出去。
这样一来,《光辉之书》借助这个世界的词汇、枝语言讲到了我们的更高的状态。那么上课时,我们必须想象我们跟团队一起在完全团结中,在相互给予中,毕竟在这里我来显露更高的世界。

来自2011年7月30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通向无止境的跳板

女性团队的作用

问题:我们需要一个女性团队吗?女性团队的作用是什么?
答案:原则上,女性之间没有类似在男性之间的那种连接。一个男人应该与他的朋友团结成一个单一向量,以至于在他们之间没有区别。也就是说,在尘世的层次上他们必须尝试与彼此在感情和思想上达到绝对的融合。
这种品质、这种连接能力是男性与生俱来的本性,他们必须在这方面努力。只有利己主义才能将他们分开,他们必须超越它而团结。如果有两个朋友,他们双方的利己主义推动他们分开,他们仍然要保持联系。
这是男性的职责。而女性的部分不能做到这一点。
也就是说,男性的部分是带着能够相互连接的潜力的对象。有潜力的!他们必须建立彼此间连接的网络。他们能够做到这一点。这是他们的改正。
女性的部分则是被这样创造:每一个女人自己就像是一个女王。她不能像男人彼此连接一样与其他女性连接。然而,与其他女性一起,她可以创造一个共同的去达到目标的愿望。

这就是女性的任务。这个愿望需要被引导,就好像传递到男性的部分,并通过他们而到达创造者。

来自2011年6月10日的莫斯科会议的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