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玩彩票

问题:什么是光之路和痛苦之路? 痛苦是为了什么?为了利己主义吗?
答案:当然,我们在我们的享乐的愿望中来感到痛苦。但在给予的愿望中也可以感到痛苦。一切都取决于你把什么叫做痛苦。
想象一下,我找到了卡巴拉,进入了团队,学了很长时间。最终在彩票上赢了几百万!
现在我的生命改变了。你说,这是光之路还是痛苦之路?
我可以把这称为痛苦之路,那是因为我被金钱迷惑,我不清楚该怎么处理它们。以前卡巴拉占据了我的思想,而现在要去想金钱,毕竟这如此庞大的金额:去哪里投资它们,以让它们不失去价值,以及怎样合理地使用这一笔钱。
这样一来,这就成了痛苦之路。毕竟我不再能安静地在简单的和直接的道路上进步,我现在被送到弯路上,要做很长时间的循环,无论我想还是不想,但是我被迫使去忙于物质的事情:花自己的时间并由这些思想充满的我的头脑。我跑不了,而这是巨大的问题——对于给予的愿望、精神目标而言这是真正的痛苦。
而对于享乐的愿望来说,你必须说,这是光之路,而你为你的正义的工作得到了报酬!你认为这是从上面为你寄送的祝福。
于是,一切都取决于你用什么天平去衡量事情——你选择了从哪些东西中接受满足。

来自2011年2月1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光带来成功

问题:人怎么能知道他是在走着光之路,而不是痛苦之路?他根据什么能够进行判断?
答案:你走在光之路上,如果你一直都在选择更好的、能让你进一步追求目的的环境。
在这个世界上,社会、不同的团队、朋友们、满足来环绕着我,而我要作出选择:走哪条路?在道路终点有目标——创造者,而我愿意还是不愿意,但必须要理解,这是自然,它最终会赢的。
如果我理解,我具有符合创造者的“心里之点”——来自上面的神圣的部分,那么我就必须忽略所有其他团队和满足,并总是选择与精神目标相关的社区。借助它我将会发现对创造者的渴求,这愿望在我与这个环境的关系上被展示出,那时它就会变成我发现创造者的那个地方。
但一切都取决于我在道路上最终想要达到什么。一些人在道路终点看不到目标,所以像是被风刮着流浪在生活中。
你根据你的理解要检查:你把什么叫做创造者、正确的环境、目标,并留在那个你认为有真理的地方。如果你有精神的火花、心里之点,你将会找到适合它的环境,甚至在任何其他地方都不会安静下来。
而如果你没有心里之点,那么你会接近这种环境,并去想你在那里可以得到某种什么——而之后就离开了。在这里一切都取决于给予而不是理智。“成功”(mazal)是从上面滴下的(nozel)并影响到心里之点的光。如果它会影响你,你将会前进。

来自2010年11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世间之路

img_3561_100_wp世界应该达到平衡——否则无法平静下来。有史以来,人类依赖日益滋长的自我主义而发展。自我主义的滋长使我们感到不满足,以至于痛苦——这就促使了我们不断前进。
但在这发展的最后一个阶段,我们发现自己与别人是相互联系的,是彼此依赖的。今后我们的生存取决于我们人与人之间良好的共同生存的关系。不然,我们的生活将会变得像令人厌烦的家庭生活那样。无论如何,我们仍然需要达到良好的彼此之间的关系。
卡巴拉的目的是向我们解释,怎样将自私自利的相互关系改善。甚至,不是迫使人们,使之受着打击和痛苦地去进行改变,而是自愿地、良好地、快速而又简单地去进行。
总之,世上有痛苦之路(利己的)和良好之路(利他的)。但在生活中,我们也许需要通过这两条道路前进,走上中间的道路,而它被称为“世间之路”
挑选光之路
爱或死!
跟着光走!

挑选光之路

kacheli_100_wp问题(来自希伯来语博客)我们说全球危机的解决方法在于卡巴拉科学研读和传播。如果我理解得没有错,那么这种解决方法的本质就是把人的物质满足的愿望(金钱、权势、知识)转变为精神满足的愿望(由爱和给予所感到的满足,因为它们不在利己心中出现,所以永恒完美)?
答案:人类需要卡巴拉以懂得我们发展的目标并向它前进走上良好的一条路(之路)。就算没有挑选这条好的路,我们也要到达那一目标——只不过是通过巨大的长远的痛苦之路。我们的选择是走上这两条路之间的哪一条来到达预先确定的目标。

痛苦之路和光之路

ukazatel_wp问题:能否说,光之路(卡巴拉之路)不会取消人生中的困难?只是走光之路的人们对待所发生的事情态度不同。换句话说,站在更高的阶段,他没有过去的问题,因为他对之,或更确切地说,对问题起源的态度改变了。那么走痛苦之路的人,面对同样问题的时候感到不满。
答案:非常对!我们存在于更高之光(给予和爱的品质)的场中。这领域是同心的圆圈,并圆圈越接近中心越强大的是其给予和爱的品质。一切都在静态中,仅仅我们通过改变自己的品质并移动于那一领域,来转变我们的感知。
在所有圆圈的中间有着一个被创造的愿望(单一个灵魂)。愿望远离了中心——失去了给予和爱品质,粉碎了,甚至获得了相反的品质——接受(利己主义)。现在灵魂位于光场中最外在的一圆圈。灵魂相等于光,就像电荷在电动场或磁场里找出自己的位置。灵魂和光(电荷及场)的互相关系是其品质的平衡(相等)。如果光(场)和灵魂(电荷)的品质一致,灵魂(愿望)感到自己在平静中(灵魂和光的力量与品质的平衡,内环境恒定)。
随着灵魂与中心的远离,每一个经历过的状态都留着关于它的Reshimo(记录)。当灵魂达到距离中心(创造者)最远的分离之点(由于相反的品质),在灵魂中已经含有全部分离(降落)的记录链。最远的状态以灵魂(愿望,利己的)感受如同这个世界(场)的人(灵魂)。
从这一点起,灵魂就开始自己的返回之路。首先,灵魂无意识地,在由于灵魂品质和它所经历的光圆圈的品质之间的所不同导致的力量的压力下,接近创造的目标。
它们感受到自己在痛苦中。此感觉的原因是灵魂本身的自私自利的品质和光品质的不相同。灵魂中出现的Reshimo越大,灵魂就接近越中间的光场中的圆圈,也就是说,未改正的Reshimo和改正的光之间的区别越大,人和整个社会遭受的感觉就越糟糕。
从特定的光场圆圈开始,光对Reshimo的影响引起提问并感知到痛苦的原因、意义和目的性——对于生命之意义的问题。人被指导到团队(环境)中,并在那可以按照光(给予)的相等来改正自己。

“我们总觉得,他人爱我们,因为我们好。我们连想都不去想,他人爱我们那是因为他们好”。列夫·托尔斯泰

2009年取决于我们的选择

laitman_2008-12-29_8734_w新闻报告(摘自国际先驱论坛报): “调查展示:在大西洋的两岸,2008年是想要被遗忘的一年”。正当2008年接近尾声,根据一个新的调查美国人比自欧洲人更加倾向于彼此祝福“新年好”,甚至人们都变得更悲观。
由Harris Interactive 进行的调查显示,在欧洲存在的巨大的对经济状况的忧郁,包括坚持其声誉的法国:但在接受调查的比例6个受访者中有5个表达了悲观。
同样的调察在其他欧洲国家(英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显示———10个被采访者中悲观的是7个。

同样的偏见在大西洋的另一边也盛行,但即使是最著名美国乐观主义者亦未能克服消极新闻的严酷事实———调查显示在美国乐观主义者和悲观主义者几乎平分秋色。

评论:让我们看一下在2009年如何改变我们想法。有史以来第一次,新年取决于我们。我们毕竟第一次达到了能够去改变自己的本质的阶段。整个以前的历史只不过是进化、自我主义的发展,正好利己主义推动我们前进。而现在突然停滞了:利己主义达到了其发展极点,揭露了我们互相关联在其最卑鄙的形式———即相互仇恨。
现在只有留下改正自我为中心:要么通过强迫(痛苦之路),要么通过光(卡巴拉之路)。来选择吧。
问题:在2008年以后的新纪元将有什么不同?
答复:我们展现出打破了整体的灵魂分裂为许多灵魂,换句话说,展现了我们彼此之间的利己主义联接。我们将会感觉到越来越多的问题,但越来越有目的地去感知到自我主义是邪恶,直到改正我们之间的关系。

治愈的危机效果

消息:在俄罗斯,也在其他(经济繁荣的那些年之内得到了新力量和自信心的)国家,金融的不安定(在全地球越来越快地发展)显露了我们之间是多么的相互依存,并限定了我们的机会:经济性的和(因此)地缘政治的。 

金融危机,按理想说,会变为刺激所有国家去理解共同需要的因素,各方面的行动及利己主义的放弃(今日自我主义在世界上任何事物中都是固有的)。说实话,为了这个,我们需要很深地意识到即将降临的大灾难,但现在还没有。

评论:当然,可以等到危机变为大祸,在发达国家引起法西斯制度和世界大战,这一切之后,我们会意识到全人类的互相依存、放弃自我主义的必要性。而且我们从事寻找将人本质改正的方法,甚至,最终人类会发现卡巴拉。但,这是一条受苦之路。

也有别的选择:现在就开始在全球传播将利己主义改正的手段,并去实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