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本中文书籍出版了!

卡巴拉、科学和生命的意义: 科学对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在寻找着原因,并试图去解释维系生命的机理;而卡巴拉科学则解释生命为什么存在,解释生命存在的意义和目的。
本书通过在量子物理科学和卡巴拉科学之间进行的一场精彩的对话,将科学和精神完美地结合起来,从而向我们开启了一门真正的科学,一门揭示量子物理等科学的、有关生命意义和宇宙创造的奥秘的终极科学的大门。
在国外购物:在线书店
在国内购物:请联系我们

第一本卡巴拉中文书籍:卡巴拉智慧

在精神世界没有简单的课文

问题:对没有感到精神世界的人和对已经感到精神世界的人而言,《光辉之书》的影响有哪些不同?
答案:《光辉之书》根据人的精神的阶段发挥作用,就像是小孩和伟大的科学家去阅读物理学的课文的区别那样。
还没有达到精神世界的人,阅读但不理解所描述的内容。甚至,在他这个阶段上、在他的品质中没有任何书籍能够解释精神世界。对于这种人来说精神世界是反物质世界。获得了这个世界的给予和爱的品质才能感到它。
于是,一开始,我们从事学习卡巴拉不是为了理解精神的世界,而是为了获得其品质。那是因为如果人渴求获得这些品质,那么在学习之时 ,他为自己吸引这些品质逐渐地出现。这现象被称为“sgula”。
而随着精神品质的获得,人开始感到并理解卡巴拉书籍中所写的,那时同样的书籍对他来说变成课文,人的全新的精神世界的导游。
所以,去把伟大的卡巴拉学家Baal Sulam撰写的《十个Sefirot的教育》的改编为新手版,新手仍然不会理解所写的,他们是为了获得给予的品质而使用文字。
像研读物理学那样去学习卡巴拉没有意义,这不会让我们注意到改正。而研读的对象是人本身,那是因为所有世界处于我们内部,而光在我们内部里显露出。主要是——吸引光。
但达不到精神世界的人,也有为《十个Sefirot的教育》去写注释的人。但这怎么可能,如果人没有自己在精神世界显露这些额外的事情,而只是依赖于物质的理智去猜测。怎么能描述你没有达到的世界?!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主要是,还没有达到精神世界的人需要光的源泉——由达到全精神世界的人撰写的原文,以便我从本书那里,将会获得进行改正的光。
谁在没有达到精神世界的情况下去为《十个Sefirot的教育》撰写注释,把这原文从精神力量的阶段降到物质科学的阶段上。恰恰相反,我不应该因为了解《十个Sefirot的教育》而感到安静,我应该意识到,我什么都不懂,但本书为我带来改正的力量,以及我开始逐渐地感到它对我的影响。
随着改正,在被改正的愿望中我来感到智慧。当Hasadim之光和Hohma之光披上我的改正的愿望,这就意味着我获得知识。就像所说的那样:“亚当认识了他的妻子——夏娃”——借助关系、借助团结。
出于这个原因,带注释的研读不会有效。我需要原文——最强烈的,以为我带来光。毕竟我本身是研究的对象,整个智慧都会在我内部里显露。
上课时,Rabash没有太注意于去给予解释。他仅仅是稍微解释一点,以让我们能够更好地与原文团结,并要求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
那时存在两个团队——Rabash的团队和 Hilel的团队。我们感到“空虚”而下课,而参与Hilel的团队的人“被充满”、怀着理解而下课。
卡巴拉的研读是sgula、光的“神奇的品质”,而不是知识的源泉。知识随着光而到来。我们并不需要去思考:光让知识来充满你,如果你在给予方面相同于它。

来自2011年2月16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拯救是什么?

据说,打开卡巴拉书籍的人想要拯救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灵魂。他提出人生意义的问题,他寻找意义并愿意排除比死亡都糟糕的空虚感。我们目睹,全人类在逐渐地接近这种状态。
当人在心的最深之地呼叫拯救,那么那时对他而言什么是拯救?这就是全部的问题:他是否正确地想象所请求的拯救?拯救对他而言是不是意味着升到利己主义之上,与亲近的人、与整个现实团结为一个整体?他是否理解,他不再能使用接受的愿望(kelim)?他是否问过自己:如果只有为了接受,为了吸收到内部而生活,这有什么意义?
如果人真的渴求更多,这只有在给予的愿望中才是可以的,这些愿望的方向指向外面。在这种情况下,他之于请求的叫喊指的是:“在那个吸收而非给予的愿望的控制中来拯救我吧!”
如果人的心已经指向外面,如果他已经想走出自己之外,与大人建立关系,并在关系中感到生命——那么他的意图就是正确的,并且,到来的光将会让他回到根源。

来自2010年12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特别重要的提醒!

我想提醒你们,只能根据内在的意义去理解所有卡巴拉学家的著作,那里所谈的不是外在的世界,而是人的愿望的改正。正好愿望被分为“Israel”(yashar kel;直接向创造者)和“世界民族”(不针对创造者的愿望)。
我们每一个人都含有这种愿望:旨在创造目标的(暂时是一个“心里之点”)及不旨在目标的(所谓的“世界民族”)愿望。
放逐指的是从光、精神世界的放逐,即不再处于给予品质中。
流放指的是我内部里出现给予的、与他人团结的、去爱他人的力量。
创造者、光指的是给予和爱的品质。
只能这样去看卡巴拉著作:只有在自己内部,只有为了改正自己,否则你们会深陷于物质形象当中(创造偶像), 并又开始借助卡巴拉想象出宗教。

来自2010年11月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谁是最主要的人物?

问题:书中总是有主要的人物,整个故事都是关于他的。如果我阅读卡巴拉的书籍,并试图把这些所有力量在我内部里想象,那么在那里也有着某种主要的力量和其他次要的力量吗?
答案:当你开始阅读卡巴拉的书籍时,你理解的多少根本就不重要,要看你的努力。就拿显露精神世界来说,其中存在着矛盾:一方面显露是和我很密切的、很个体的、发生于我的内部,但为了进行这显露我要从他人那儿获得力量,通过我与其他灵魂来团结。
似乎这两个之间存在着矛盾。我想自己留下与创造者、与我的对精神世界的愿望和与使我回到根源的光。但如果我想发现精神世界,我只有在给予中才能看到它,而给予的光只有通过团队才能来到我这儿。
这样一来,我怀着心里之点、对精神世界的愿望,去阅读书并渴求在我内部里建立书中所描绘的图像。但我在什么物质之上可以进行变化?
为了完成这个实际的工作我被给予环境、团队。只有有着彼此间的关系,我再正确地对待他们,而他们以正确的方式对待我的情况下,我们才能借助我们的团结提升请求、MAN。接着,我收到来自上面的能使我回到根源的光——正确的态度,就是它让我看到书中写的是什么。
就这时,我开始重新建立自己并看到我与他人的真正的关系。那时我已经没有任何与他们团结的问题。他们变成我的世界,在它之中我来实现我所读到的:在与他人的关系中我感到给予的品质,与书上所讲的相互连接。
而暂时我感到这个不能解决的矛盾。我可以接受这种关系:我和创造者、我和书、我自己、我和世界、我和团队。
但一切都要以我为起点!而在这里需要我与他人的团结,以便我为他们服务,只是为了他们的好而行动……这一点我根本就理解不到!
我怎样才能通过把自己的心给他人,来从自己转到他人那儿,并感觉不到我们之间的区别和距离呢?
一开始我怀着自私的意图看书,后来我理解,我需要给予的力量,那时我去寻找团队,以便从它那儿获得给予的品质。但我意识到这种品质在我内部里没有,也不会有,我意识到,我需要使我返回到根源的光,借助它我能够根据书上具有的内容改变自己。
因此,从团队那儿受到的共同的愿望中我们来提升MAN,而作为回答,我来受到进行改正的光,并怀着新的态度来看待书,并能够根据它之中所说的来建造自己,也就是,我弄好我的“乐高玩具”。

来自2010年6月24日的早晨课程,根据《光辉之书》

与莱特曼教授的对话

问题:请问,您想借助这本书向中国人传达什么样的思想?换句话说,您想与全人类交流什么样的思想呢?
答案:具体来讲,我想对中华民族传达这样一个想法:中华民族是一个很古老的民族,具有很古老的文化及它独特、自然的发展之路。目前中国在很多方面把西方国家作为榜样,认为在那里能够找到它的目标、它正确的形式和存在,中国认为通过模仿西方能够获得自立感。但实际上这不会发生,因为人类在不断地前进。中国很快会发现,在目前中国科技发展的同时,不能忽略精神发展,也就是说我们、世界上的所有人怎样才能都团结起来。就拿团结这一点来讲,中国很接近,因为它的内在的、国家的和社会的结构本来就是这样。所以不能忽略这一点。
我认为卡巴拉精神与中华民族很亲密,因为它谈的是人们的团结。如果中国人不忽略最重要的一点是团结,并明白世界只有靠团结才能更好、更方便地存在,那么中国会很轻松、很正确、很好地经过所有发展的阶段。
这也是我对中华民族的祝福:在中国科技发展的同时,保持并演变社会关系的团结一致。不仅是在国内,对待世界也要持同样的态度。
这实际上很像他们现在所处的状态,整个国家始终在追求全民的团结、和谐。
而这本书本身,只不过是进入卡巴拉的基础。除了这本书之外,还存在着很多新的其他的信息:有关卡巴拉与我们世界的关系、关于科学、哲学、人的本质、人的培养的问题,所以说卡巴拉在很多方面应该能够对个人和民族都提供帮助,因为它告诉我们怎样去正确地安排自己,从而得以变得与控制我们的自然的力量相似。
卡巴拉讲到,社会要怎样保持与自然的和谐发展,提到和谐社会,提到怎样在民族中建立一种社区,以及怎样让民族真的成为统一的民族,而不是由许多个别的小的利己主义者组成的社会。
卡巴拉的概念与社会主义的概念非常相似,对团结、对帮助、对兄弟情谊、对加强民族内所有部分的相互作用都反复强调。我认为,凭借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教育精神及根据当前国家政府所有的计划,卡巴拉将会以正确的方式、很容易地被中国人理解到,并将为未来中国和谐社会的发展而服务。

主要是要准备好愿望

按照卡巴拉学家所说,《光辉之书》是最有效的卡巴拉书籍。为什么?所有神圣的书籍都是神圣的(Bina的品质),那是因为他们是以精神的理解为基础而撰写的。因此,通过阅读它们我们可以为自己吸取光,它使我们返回到创造者那儿(变得相同)。
但只有通过想要改正愿望才能改正享乐的愿望(没有愿望就没有光、满足)。
因此,我们应该要求,以便光影响到我们并在我们内部里进行变化。这被称为“环绕之光”,那是因为它从很远的地方对我们照耀。在光的影响下,我们的邪恶的意图将会变为良好的。后来,凭借愿望相等于光的程度,光来充满它。
因此,对学习卡巴拉的准备就是渴求被改正。而在这之前,我们应该感到我们的本质(对于我们自己而言)是有害的。我们本质的邪恶基于彼此之间不可能团结!毕竟我们的团结正好是那个可以显露我们的更高的、精神生命的容器。
因此,我们应该努力,以获得彼此间的关系、相互连接,就像所描述的Sinai之山下面的状态:“如同一个人一颗心”,“全以色列都是朋友”,“像爱自己那样爱你亲近的人”。
在我们发现了我们无法团结并感到这会阻止让我们达到良好的状态,在我们内部里将会出现真正的祈祷、对改正的渴求—MAN。
这样一来,对学习卡巴拉的准备就是努力去团结,感到你多么不能团结,把这个状态如邪恶感知到,就像前往“善事”的道路上的障碍。
学习卡巴拉:正确的准备之后,MAN会自己出现。
这一切甚至现在都能考虑到并搞清楚,在阅读《光辉之书》之时,光在那个时候将会帮助我们工作。

来自2010年6月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树》

糊涂了?没事!

问题:您对精神世界的解释进行得越多,我就越糊涂。为什么会这样?
答案:想象一下,我去医生那儿看病,开始向他描述某种外在的症状。而医生让我去做测试、检查,然后再跟另一位医生商量。
当他们俩商量时,我什么都听不懂,即使他们谈的是我、我的感受、我的健康。这是因为他们在更内在的层面上——我内部里发生的过程中谈论。然后,他们给我开了某种药,我甚至不知道药里面有什么,我只是相信这种药会帮助我并把它吃进去。
当然,他们让我糊涂了,但我根本就不用理解他们所说的。在我们的世界,药片将会发挥作用,无论你是否听懂医生的话。
就这样我来阅读那些卡巴拉“医生”说的关于我的那一切:一个卡巴拉学家撰写灵魂的内在系统中所发生的那一切(在那里灵魂要改正自己)。当然,我自己什么都不懂!但借助努力我进入这个故事里,想要理解和感受它,我来与他们连接,并变得接近于那些卡巴拉学家的状态。
如果我想变得像他们那样的医生,我就得利用与他们的关系去学习。如果你感到自己糊涂了,但仍然想要理解实质,以及感到书中所谈的就是关于你、关于你的灵魂的改正过程,那么你别无选择——必须学会他们的语言(就像医学中的拉丁语那样),并理解他们所谈的内容。
这些书籍是卡巴拉学家专门给另一些像他们那样的卡巴拉学家而撰写的。他们通过他们所理解的语言相互沟通,毕竟这些卡巴拉学家所谈的是另一种世界、精神的定义。我自己根本就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但如果我渴求理解他们所教的那一切:生活在那其中,感受那一切,那么我就要打开那些书,并试图进入里面。无论我理解多少。我要渴求在感情上进入里面,而不是借助外在的理智去理解。我要请求显露!
我应该看到他们所谈的。毕竟他们所描述的是他们实际上所看到的和感受的——我也想产生那种感受!因此,我不理解的、看不到的、感受不到的事情应该驱使我前进。

第一本卡巴拉中文书籍出版了!

卡巴拉智慧:如何在不确定的世界找到和谐的生活

cover-small我非常高兴中国读者能够更亲密地接触到卡巴拉智慧。我希望本书有助于中国人对卡巴拉智慧的理解。我肯定,借助它,每个人都能够改善自己的命运,让生命充满意义、快乐和安宁,以及变得更加和谐!
本书包括两部分内容:《卡巴拉启示》及《从混沌走向和谐》。

立刻购买

三个使我发展的因素

bul_100_wp老师(导师)指出目标并解释达到它所需要经过的阶段。
书籍(资源)是改正我的Or  makif 的源头,也改正了部分知识和榜样的源头。
团队(环境)借助利用我的嫉妒(Kinat Sofrim )的品质,它在我的内部唤醒对给予品质的渴求,而并不在意在我内部里占优势的自私的接受的愿望。

来自:2009年11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