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你所能,就会听到!

问题:为了让自己离开那个冻结的状态,我们要在和朋友们团结和传播活动方面上完成什么动作?
答案:“尽你所能!”你每次都有这种机会。你进入那种什么都不能做的状态却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没有愿望——这样是从上面安排的,没有思想也是。你进入了一种大雾?感到糊涂了? 失去了力量甚至什么都不能开始,似乎你已经死了?但你仍然有能完成的动作。
比如说,我有一种规则——千万不要离开议程。我有我要写的书,我有我要完成的工作。今天我们有机会与团队工作,从事传播活动,在网上传播,准备资料。
今天我们收到了很广大地传播和教育这门知识的机会,而这就应该是每一个人所担心的事。毕竟今天全世界真的处在他的肩膀,只不过我们感觉不到是这样。我们要很严重地对待这一点。对这一方面而言,动作总是在愿望和思想之前,就像所说的那样:“做了就会听到!”。在物质方面上也是这样。
甚至没有可取意图的动作也可以改正人。

来自2011年12月2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什么叫“改变世界”?

问题:我们能不能足够快而又有效地去改变世界?
答案:改变世界指的是为人们解释,世界现在是怎样的,以及它应该是怎样的。如果我改变我自己并开始作为完整的世界上系统的部分,那么通过这样去做,我来改变世界。一旦我开始为所有人揭示在发生着什么,并且我们得发生什么变化,以让世界获得平衡,那么我就改变世界。
但实际上,我进行解释是为了促使人们自己去变化,在这里没有任何强迫。我无法逼迫他们,我无法想象出某种新的社会,把所有人类“放到”那里面并希望世界会变得更完美。这是不可能的!
我们所处的阶段不让我们做任何其他变化。自然一直都在驱使我们前进。我们以为我们改变了世界,但其实我们只不过是借助“棍子”的鞭策才能达到幸福。
我们一直都试图做出某些动作,但最终我们达到了这种状态:只有通过改善自己本身我们才可以改变世界,也就是,通过获得意识、对自然以及与自然关系的合理的了解,甚至与自然保持平衡。

来自2012年2月26日的周日下午的课程

物质世界要保证独立

问题:如果我们不改正属于动物层面的愿望,为什么会需要它们?这种愿望有什么用?
答案:我们需要这些愿望是为了能够存在于精神世界之外。这种愿望为我们提供一个在不依赖于精神世界的情况下,在不受那世界的影响下,实现上升的机会。多亏这一点,我们才能够在没有精神恩惠的情况下来生活。我们每次都要自己来决定,是否值得与亲近的人、团队相团结。偶尔我们却想放弃一切并离开,而且我们的确有这种机会。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仅仅有与团队相联的愿望,那么我们就会像是一群蚂蚁。因为我们毫无选择会被迫去过社会生活,但这样又会属于动物性的、肉体的层面。
然而,我生活在我的肉体里之时,可以追求,也可以不追求精神领域。这让我变为精神的人,毕竟我是本身在不顾我天生的、原初的愿望的情况下来获得给予的形式。创造者在我内部创造了这邪恶的基础是为了让我通过克服它而变为自由的人。而我本身,依靠我的选择,来决定我是否想要一切是这样。
不然,我仅仅会生活在精神世界的动物的阶段上。我会作为“天使”——即处于本能去爱大家的“精神的动物”。

来自2011年11月2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破碎的却不是愿望

问题:您说,我们的愿望破碎的,而对我来说愿望是某种整体的东西。什么叫“破碎的”愿望?
答案:“破碎的”是“为了自己”而接受的愿望。“改正的”、完整的是对准“给予他人”的愿望。愿望不发生破碎,打破的是屏幕。
愿望总是完整的。如果我的愿望具有屏幕,在光到来的那一刻,我可以把它转给其他人,而为自己保留仅仅赖以生存的,那么这样光就会通过我流到其他人那里。光永远都不会在我内部留下来,而是不断地从无止境世界降临并循环。那时我会感到我是绝对充满的,而在我内部总有生命之力循环。
如果我没有这种的品质,也就是说没有屏幕,那么更高的光甚至都不会到达我这儿。光立刻回到其根源,并遵守第一限制(cimcum alef, CA)的条件:光不会进入没有屏幕的享乐的愿望。于是我感到我存在“在自己内部”,而不是在光中。
我作为“自己内部中的事物”,而这被称为“这个世界”——我们现在所感到的现实。 “这个世界”是我在我内部里所感到的那一切。
更高的世界,是我在我的外在所感到的,当我与他人连接。那时我感到全身体的生命,而且创造者的光可以通过我可以流动并达到其他所有人。

于是,我具有屏幕的、我与他人相联接的并给他们传光的那个状态被称为“改正的”。而我没有屏幕的状态被称为“破碎的”。破碎的不是愿望,是屏幕,虽然我们经常有条件的使用“破碎的愿望”这一术语。

来自2011年10月23日的在线课程

我们生活在暂时还不存在的世界里!

所有的更高的世界、分裂和从上往下直到我们世界的降临过程,而随后这个世界中的发展直到我们的时间,这都不能算是创造物!只有现在,当我们终于开始显露一些事情,并自己参与到我们所经过的发展过程,可以说,我们正在接近创造过程的最初。现在我们开始实现的那些阶段,都变为一种实际的现实。
而之前所存在的——四个直接的光发展的阶段、无止境世界的Malhut、所有世界蔓延到我们这世界的过程、我们宇宙、地球和人类的诞生、整个历史直到今天为止——这都似乎是一颗包含全部计划、全部潜在进程的谷粒。毕竟谁都还没有实现自己的自由的选择!创造物还不存在!谁都还没有依赖各自愿望、依赖各自选择,在分离创造者的状态下来进行任何动作。
只有从今天起,这场特殊的过程开始了。直到现在,一切都来自上面。而且如果我们去谈一些动作——屏幕、计算——那么这些都基于未来。而且,那些将这一切“从下往上”亲自达到的人们将描述给我们,而从上往下,仅仅是更高的计划的实现而已。

来自2011年9月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是否到处都是伦敦?不,这是巴比伦!

新闻:“一个德国北部城市——汉堡的警方说,星期天他们用水枪驱散了一群狂暴的青少年,他们在周年街道庆典后纵火焚烧垃圾箱,并试图窃盗一家银行。
“汉堡警方发言人说,上周六晚和周日早,在他们被瓶子、石块、和焰火袭击后,他们向破坏者开动喷射水柱……
“暴力发生在Schanzenfest结束后,这周年的街头节日在德国最富裕的城市举行,这个左派激进分子的传统温床在过去十年中经历了急剧的高档化……
“当有关联的问题一再发生,警方出动了2100名警员维持秩序,许多来自其他地区。
“照片显示的不是一个单一的旗帜,参与者在墙壁上留下的题字,提醒我们最近在英国发生的暴乱,听起来似乎“到处都是伦敦”。
我的评论:随着世界变得全球化,我们之间出现了不可分割的连接彰显为利己主义特有的暴力和动乱形式。
这个趋势会持续增长,因为世界的相互联系日渐增长,我们再次回到“巴比伦” ,那时我们是一个在同一地方的渺小的人类,但在今天,在大自然的更高的力量,即创造者的影响下,我们本能地渴望在整个世界上、在全地球上整体地、以各种方式全球性地团结。
如果我们不改正我们的本性,我们将炸毁地球。我们别无选择,我们只能听从亚伯拉罕当时对巴比伦人的建议 —— 超越在他们之间出现的利己主义,迈向相互担保,爱他人如同爱自己一样。

《光辉之书》显露更高的世界

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总会出现这么一个问题:我们为了什么需要这本书,毕竟我们无法懂得它的内容:关于梦幻般的、不实际的东西,关于在我们眼中像是我们世界的戒律的动作,关于人们、动物或者风景——河、丘陵与山。
我们必须理解,《光辉之书》对我们来说应该显露更高世界。而我们的更低的世界是更高世界的印记。
假设,用一块泥土我来建立一座塔,用石膏填补它,而它就会凝固并形成这座塔的形式。那时拿去了石膏之后,我就有了阳模和阴模、印记和印章。
上面的印章是更高的世界,而在下面留下的印记是这个更低的世界。这就是更高和更低世界的相互连接。
所以说,在我们谈到更低世界,其中所存在的和所发生的(丘陵、海洋、道路、动物、人们、太阳及月亮)之时,我们一直都要意识到,这里所谈的是更高世界的投影。
《光辉之书》所谈的仅仅是更高的世界,而更低的世界是它的相反的印记。我们世界中的接受快乐的愿望,在精神世界则作为给予的愿望。
随着我们上课时渴求通过团队加强我们的给予的愿望、达到精神世界并相互团结的努力,我们不会再作为到处分散的部分,而会彼此形成特定的即使是物质的形式——更低的世界部分。这是我们在更低的世界上的团队。
但其实在更高的世界具有这种团队,我们已经处于那里,在相互给予和团结中,在完全改正的状态中。毕竟原始的(状态1)和最终的(状态3)状态都已经存在于无止境的世界。我们只要担心我们怎样才能从那个我们已经完全改正的状态那儿,吸取力量、愿望和手段,以便实际上达到这状态:感受到、理解到在我们的这辈子中上到那个更高的维度。
于是在这里,在这个世界,我们必须要感到我们的团结并为自己想象,我们处于我们的更高的团队中,在上面——完全改正的、在团结和相互给予中,在我们的更高的状态中。
除了这之外,我们渴求,以便从上面,从那个状态到来光,影响到我们并往上拉出去。
这样一来,《光辉之书》借助这个世界的词汇、枝语言讲到了我们的更高的状态。那么上课时,我们必须想象我们跟团队一起在完全团结中,在相互给予中,毕竟在这里我来显露更高的世界。

来自2011年7月30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通向无止境的跳板

秘密将会显露

问题:我怎么也理解不了我们世界存在的目标。这是创造物的罪还是创造者的计划?这个误会是谁的错?
答案:谁都没有错。这就是我们所处的状态:我们看不到巨大的完美的无止境的世界,我们只看到不完美的我们的世界和我们自己。所以,让我们付出努力,并从给予的而非接受的角度来看这一切。那时我们将会看到,我们其实以完全改正的形式处于巨大的完美的、由光、创造者充满的领域中。
本来就是这样。我们只不过在错误地理解我们所处的地方。本来,现在我们都生存在这个美妙的领域中。所以想要尽快发现这第一点,让我们努力吧。

来自2011年7月10日在线课程

这不是游戏,是道路上的标记

问题:对我来说,创造者何必被分成许多不同的力量呢?为了让我将它与我的不同的愿望和品质相比并感知到它吗?
答案:没错。如果我的利己主义、享乐的愿望开始想象它比创造者更高,那么他在自己面前开始想象偶像,而不是创造者。也就是说,一些其他力量,而不是创造者。
我的未改正的自私的愿望的印刷对我来说就显得是“其他的神”。如果我对特定的愿望而言没有进行给予,如果我没有以正确的形式行动,那么那个此中我的愿望来描画创造者的形式被称为“偶像”。
这是十个不纯洁的sefirotklipa)和十个圣洁的sefirot(给予)之间的区别。如果我来通过它们看,从我的未改正的Malhut来想象未改正的Keter,那么这就被称为“其他的神”、偶像。而我从改正的Malhut中所看到的Keter被称为创造者。
创造者符合我能够联系上它并显露它的那个阶段。但这仅仅对我的目前的阶段而言算是最高的力量。
于是“偶像”是破坏的形式,在它们中间我看到唯一的最高的力量,而这取决于我的利己主义在我的缺点中描画该力量的方式。
所以说,如果人正确地对待所有这些“偶像”的形式,它们就对人而言变为道路上的标记。人会意识到,没有白白创造的事情,从而恰恰借助它们他能够进步。就像所说的那样:“法老”(即利己主义)让我们接近创造者。
正好通过一个虚假的偶像转到另一个,我来接近真理!无论这有多么不舒服,而且与真正的状态有多么相悖,但正是有了这种相悖我们才能够运作。毕竟目前我们仍然没有与给予、与“圣洁”的关系。

来自2011年7月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世界

两个范例——两个世界

文章《对卡巴拉科学的简介》(Ptiha),第11条:现在我们就能理解精神和物质间的区别。如果享乐的愿望达到了其最终的发展阶段,即达到的“阶段四”(bhina dalet),那么这种愿望被称为“物质的”并处在我们的世界中。而如果享乐的愿望仍没达到其最终的发展阶段,那么这种愿望被认为是精神的,以及它符合四个ABYA的世界,后者都处在我们世界之上。
在哪里控制着享乐的愿望、为了自己而接受的意图,在哪里有私利,在哪里我通过自私的范例、天生被灌输的“这对我有什么用?”的意图来看现实、自己、世界和他人,就在那里看到物质的世界。
像这样我诞生了,像这样我长大了,而就不能以不同的方式去看待。我只认出对我好的、有好处的或危险的、有害的事情。总之,仅仅看到那些我享乐愿望能收到满足的东西,或者以避免痛苦应该要远离的事情。我注意不到怎样才能给予,我只看从谁那里可以收到。这种在我面前显示的图像被称为“这个世界”。
如果我改变了我的范例、我的对现实的感知,并渴求只有从“能给予谁以及多少”这角度来看,那么我已经看到将来的高于这个世界的世界。那时,我当然看到在精神领域中想象的其他形式、其他态度——而这就是精神的世界。

来自2011年6月20日的《早晨课程》第四部分,根据《Pti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