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普遍意识

人类、社会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我们能否理解普遍的思想并学习如何正确地感知、回应,并在社会中构建我们的行为和构建社会本身?

答案如果我们只看我们的生活,看我们有限的可能性和品质,那么未来对我们来说就“不发光”。

我们看到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利己主义在增长,人们沉溺其中,没有人会限制它也不能这么做,没有人能聪明地管理这个世界。

如果有一些伟大的人物明白这一点,他们对社会的影响是如此之小,以至于世界改正来临的机会几乎为零。

卡巴拉的智慧讲的是非常有趣和相当革命的事情。它解释说外面什么也没有。我所观察到的一切,以及在我看来的一切,都是我的内在品质。一切都在我之内。但我将之视作外在的无生命的、植物、动物和人类的本质,只是为了更多地感觉到,不然在我内在我感知不到这一切 。

如果我开始把外部世界理解为我的内部世界,扩大我对它的参与,并以良好的连接和爱与这个世界建立联系,那么我开始在自己内在感受到这些品质。它们似乎从外面回到我身边。

我在自己身上感知它们,因此我明白,除了我的真实意识,也就是一个大的信息场,外面什么都没有,我对它而言存在着。所有其他的万物,包括人类,都只作为我的内在品质存在于我之内。

当你开始深入了解这一点时,你就会明白这里没有矛盾——你只是看到他人:他含有一些品质的他人,并似乎存在,就像你一样,但实际上你单独存在于一个整体思想中。

根据卡巴拉,人类将会达到这种状态:确信自己处于毁灭的威胁中。但是人们不能自我毁灭,因为这与总体的发展计划相矛盾。因此,人们会明白,他们必须进入这样一种关系,这将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开始感到自己存在于下一个层面——不仅是接受的力量之中,而且是给予的力量之中。

然后在这两个层面之间(较低的(利己的)和较高的(利他的))我们可以以这样一种方式存在:利己主义那时将被导向到爱和给予的好处,  毕竟我们需要利己主义借以感觉他人并知道给予他们什么以及如何在正确的沟通中与他们在一起。

来自:2017年11月24日卡巴拉电视节目 “在一起谈正事. Alexander Zhdanov”
#220091
暂无评论

通过情绪克服危机

全球化全球危机

laitman_2006_chille_005_wp信息以色列总统佩雷斯(Shimon Peres)宣布,他通常阅读世界杰出政治学家的文章并得出重要的结论:“伟大的政治学家声明:情绪是对经济过程施加严格影响的因素之一”。而我们的确可以控制情绪。最重要的是不要失望。因为与其他国家相比,我们国家的水平比中等的还要高一些。我们控制银行而且不会允许贪污破坏经济。
评论:政治学家所认为的情绪其实是人性因素对经济的影响,它作为关键因素是因为经济反映社会关系。由于人际关系变了(全球化性),经济也要随之变化——即包含完整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政治学家应该明白,只有在考虑共同福利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生意才会成功繁华。

暂无评论

未来的社会

人类、社会

laitman_2008-12-30_8792_w问题:未来的社会将会如何?
答案:卡巴拉并不发号施令,告诉你应该做出什么转变,它推荐你向自然学习——那时你就不会再犯错。在我们世界一切从上面由而控制的。然而通过痛苦之路,通过光的压力以迫使人演变。
如今,人类发展不再是利己主义的增长,而其为一整体的团结。因此,为了共同利益必须取消个人的自我主义。就这种的会是未来的社会,而卡巴拉却教你怎样去建立它。

暂无评论

人性的“孵化”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

rav_2008-11-14_sl_img_7158_w问题:全球化的世界是不是应该要转到集体主义还是可以回到以前的制度(原始的等)?马克思又很受欢迎……
答案:社会发展使我们感知到人与人互相关联,而随着会使我们理解存在如同一个家庭的必要——“人人按需而获得,按其本领而给予”。
马克思(Baal Sulam报纸《Uma》)承认这是可能的,假设工作本身变为迫切需要、爱的表现,而不是为生存下去必须的办法。随着个人自我主义的改正,繁华生产力以及与自然规律的相同,丰富会揭露出来。
马克思说道,负面的力量破坏旧的状态,而积极的力量形成更好的状态——直到积极的力量完全展示了。然而,在负面力量的影响下的发展丰有痛苦。如果人知道发展之路,自己可以从负面力量中脱节出,并这下控制自己的演变。益处——节约的时间和痛苦。
为了不走自然而然的痛苦之路,需要人类发展为人的机构,后者应该像更快而又更安全让养出小鸡的孵化那样管制的。但首先要懂得自然并依赖于其原则来造成为人的机构。
卡巴拉给予我们知识怎样为人类做出这种“孵化”。孵化就是以正确的方式组织的并有目的的迫使每一个人改变并接受为他本身和社会所需要的形式的环境、社会。(参看Baal Sulam的文章《自由选择》)

暂无评论

全球资本主义的问题

全球危机进化

dumy_100_wp意见全球资本主义的问题——不会公平地分配资本,毕竟有效的定价和资金分配在整个经济体系中,对长期系统的成功是关键重要的。但为了达到成功,必须要找到一种能代替银行资本和市场体系的可行的办法。
评论:人们仍然依赖于旧的思维和理论。如果没有将之放弃,无法接受新的交往体系并在其上创建崭新的经济关系——危机不会消灭。毕竟危机展示了我们不符合全球性的、集成的、完整的社交——当各个成员凭靠“像爱自己那样,爱上你亲近的人”这一品质。
我们得开始走向该状态。我们在这一进程的拖延与自然条件相碑,而这不符合我们感到如“危机”。随着我们对恰当的(集成的)社会结构的追求,“危机”,即相对创造者的品质,将会熄灭。
似乎这种人类进化是荒诞的,但是自然会使我们通过痛苦走向幸福。这即将到来!

暂无评论

未来并不是回到洞穴!

人类、社会全球化全球危机

laitman_2007-03_ba-iam_045_wp问题:我读到你的主意时,觉得他们很有道理、很对,但自己本身还是感到某种恐惧——一想到那个局限的,不愉快的生活。谁会想要这样存在着?此外,人上哪儿去找力气来做出这种内在和外在的转化?
答案:第一、转到统一社会的问题是心理性的。因为人寻求福利、满足。这只有在一个统一的社交中才能实现——福利来自自然,如同和谐的结果。然而,人们要彼此帮助克服此心理的障碍。
不过自然在这都给了我们机会:通过分开我们,它仍然留下了人与社会、环境的依赖性。如果我们造成人为的环境、公众舆论(给予和爱的重要性如最高价值来看待的并由公众促进的),那么每一个人,在社会的影响下,将会向往改变。
社会呢,因为意识到这是生存下去的唯一办法,会支持这种人为的教育。然后,我们会发现它是怎样变为自然而然的(从“为自己”(lo lishma)向“为创造者”(lishma))。
这样一来,可以争辩:如果我们逼迫这样教育所有的人(儿童、成人)那么他们的自由在何处呢?究竟在何处?
我们怎么才能明白在按照严格自然规律存在的社会中什么才是自由的行为?自由只是克服利己心并达到与自然的平衡而已呢。自由选择位于造成一个人可以学习自然规则和前当的行为的环境以及在和自己的利他主义的斗争。
第二、将根据与自然的平衡消费的为生存下去所“必要”、统一个未来社会我们看作如陆军类型、一切都缺乏的社交。
一听到“由生存所需要限制消费”这些单词,人们就会想象到不愉快的、苦头中的生命,也会想到生活于洞穴中,半饥饿的乃至没有所有合理的文明的成就的存在。
然而,所提到的并不是回到过去,而是向未来的跳转:包括我们时代所使用的知识和技术。需要放弃剩余的、危害我们的事物,因为在尾部我们将与自然和谐。

暂无评论

危机将会继续多久?

全球危机

问题:危机将会继续多久?

答案:危机会继续下去,直到人类意识到其原因及目标,并从事将自己和社会改正按照社交区应该变成的那样:目前我们发现的全球化而又统一的系统。

不存在回头路!我们从个人发展的路已经上升了,变成了全球性地联合起来的。因此,得跟随全世界系统的规律。今日自然对待我们如同一个统一体,所有部分连在一起的个体,而我们必须变成如此。为了生活下去,这是必须要做到的。而现在,人们还没有领会到危机真正的原因。 

比如:

梵谛冈教廷国务卿: 经济危机的原因是无上帝的经济。

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全球化的危机的原因是贪污,因为贪赃变成了西方国家权力机构的标准。经济危机给卢布一个做全世界货币的机会。

全球银行:食品危机理由是石油生产的危机,后者使了食品的价格涨了百分之七十五。 

Bloomberg危机来自于高涨的油价。

国际防伪权力及自由的组织Freedom House危机的原因是缺乏自由。

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一旦人类想要“散开”,不保持全球化性的互相联系,我们就会引起法西斯主义制度在发达国家的浮现,而结果就是全世界的核战争!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