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生命的诞生(为了给予的接受)

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问题:什么是为了给予而接受的计算?
答案:这不简单——首先你要贴上更高的阶段并限制自己。为了给予的接受这已经是更高的阶段。
当我与其他人团结之时,我首先要取消我的愿望,以便它们不阻止我与他人的团结。我变为单纯的给予、Bina(hafec hesed),也就是说,我已经准备去感到他的所有愿望并怀着如此保护的力量,以至于不使用它们为了满足我自己的愿望,那是因为我已经限制了我的愿望。你似乎让我进入你的内部并处在那里。就这样进入他人的愿望。
我将会得到这种允许只是因为我能够限制自己。而现在我开始完全感到你——所有的你的思想、愿望似乎我是你本身。它们是怎样我就怎样接受它们,并做出计算,我依靠着我的力量和能力来满足你愿望的程度。
但这个计算是不对的!毕竟我是在按照我的能力去衡量——而现在我需要根据你的愿望而计算。所以我取得你的思想和愿望并意识到你所想要的,甚至在我的愿望中来实现那些你在你的愿望想要做的动作。
我与我的愿望运作,为了满足你的愿望,而我们这样创造我们的共同愿望的那个动作被称为parcuf的“头”(rosh)。Parcuf的“头”是这么一种状态:我全心全意地处在你内部、在你的愿望中并在那里做出计算。
那么屏幕在哪里?屏幕总是站在我和你之间,似乎在防范着我们。
“Parcuf 的中部”(toh)是我们借助我们的共同愿望和思想融合起来的。而“parcuf的结束” (sof)是那个我们无法融合的地方,在那里我限制自己的愿望。 在那里也有你的被限制的愿望,我限制它们是因为无法满足他们。
换句话说,精神的parcuf是两个对象彼此结合的程度,而这包含了所有可以和不可以的计算。于是,没有对象的相互融合,就没有精神的存在、没有parcuf。

来自2011年7月1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新旧世界的碰撞

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在每一个阶段的头(rosh)中都会发生光和屏幕的碰撞,也就是说, 为了给予的意图和直接在享乐愿望中所感受的满足之间的接触。直接的满足——似乎我在嘴里尝到了美味,而且这味道和我的愿望是直接相关的。
而现在我必须进行打击——即做出新的计算,进入处在我内部的满足和愿望之间。我必须站在它们中间,并取得全新的形式——毕竟我想要通过这两者建立创造者,以便它们怀着给予的态度来对待对方!
这被称为打击(akaa),那是因为我反对满足和愿望直接的关系行动。这样我就能建立精神阶段的头。
Parcuf的“面容”是它给予的形式,它是用两种新的态度由parcuf建立的。Parcuf在满足和愿望之间愿意建立这些态度。它站在它们之间,并不让它们直接地相互接触,毕竟它只是想它们之间的态度仅仅依靠着给予的形式。就这样它建立了精神parcuf的形式。
换言之,parcuf的形式以全新的满足和愿望之间的关系为基础。进而,parcuf不愿意为自己接受所有其他满足和愿望的形式,因为它们没有接受给予的形式、创造者的形式。这样一来,它有它计算之外的多余的愿望与多余的光。
那时,在这剩下的直接的形式,似乎另一个独立的、愿望和满足直接连接的parcuf中与那个新建立的神圣的parcuf之间中,在后者中存在正确的满足和愿望间的创造“面容”的关系,碰撞就在这两个形式之间出现。
就这样人感到这些两个形式的碰撞:一切都为了自己接受,就像创造者劝说他那样,以及那新的他现在创造的给予形式之间。这两种形式的相互碰撞被称为“环绕的光和内在的光的碰撞”。

来自2011年7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