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绝望的给予

人类、社会利己主义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为什么人突然放弃并不再去与痛苦战斗?这是在人内部中具有的数据基因(“回忆”、reshimot)的结果。对于动物而言,永远都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毕竟动物像机器那样行动,为其生命的战斗它会保持到最终,永远都不失望——不像道路上的人那样。
动物拼命战斗或者逃避,但怎么都不会忍受痛苦。只有人会停手:要怎样就怎样吧。这是因为在他内部含有“人类的”数据基因,他不是靠本能而行动的。人不像机器那样:其内部里的满足和痛苦没有严格地相互连接。
人类全部的心理学都基于这个极限点:当人放弃为自己的生命而战斗并接受“顺其自然”。毕竟我们的所有内在的数据、reshimot都是共同灵魂分裂的效果,而且甚至在最微小的和最低的reshimo具有某种与更高的阶段的、与创造者的关系。创造者跟我们一起,跟那个精神的阶段发生了破碎。
于是,在我们内部里潜意识地唤醒了这种品质:当我们立刻不再去想,基于接受我们能够获得某些好事并感到我已准备去给予。

来自2010年12月2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怎样渴求最重要的事情?

早晨课程精神精神工作

许多生命周期之后,在特定的时刻、在人内部里会浮现最初的唤醒——心里之点(reshimo)。这一点由两种力量组成:
一、对这短暂的、消失的、无意义的存在所产生的空虚,以及因不能通过存在于这个世界来满足自己所感到的绝望。
二、某种内在的“火花”让人追求未知的领域地方,而且它不属于这个世界。
一方面,(下面)——失望,另一面(上面)——火花,而最终人找到方向。总体来讲,这两种力量在人内部形成Reshimo——他生命中的新的方向。
这Reshimo让人找到老师和学习卡巴拉的团队。后来,他逐渐地意识到,只有团结了与其类似的Reshimo,他才能与他们建立与创造者相同的给予的力量。这就是他生命中唯一的自由选择和自由的动作。
成功取决于人是否能借助团队,以及在不管所有个人的障碍的情况下来增强自己的火花。假如人让它变得强大,那么就会感到对信仰(给予)的需要,以及发现他需要亲近人(他作为手段),以便达到这一点。
整个过程的成功基于从精神环境中(老师的建议和团队的共同意见)所获得(吸收)的影响。
环境不只是团队、朋友们,是Schina。与他们获得的关系是与 Schina、Acilut世界的 Malhut、共同的亚当( Adam)灵魂所获得的关系。
通过朋友们的聚会取消自己的利己心,并获得给予的品质来引起Schina的反应,以及让我们从她那儿接收到改正的光—— Or makif。
就这样,人开始接触到环绕之光——Or makif,这光驱使他在自己内部里发现给予(信仰)的品质 ,而在这之中来发现内在之光——Or pnimi。
全部的工作就是借助正确的环境增加对给予品质的、对它的重要性的愿望。如果无法学到这一点,之于这工作是这样说的:“做到了就听见了”。
人在与团队的关系上付出努力,甚至如果对这感觉不到任何的必要,而作为反馈也会受到支持和共同的需要、愿望。这愿望是朋友们在他们之内积累起来的,这就是对信仰的、给予的需要。

来自2010年9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胎儿的角色

早晨课程精神精神工作

问题:在精神世界里我们的更高的阶段是什么?
答案:我们不知道这一点。我们在更高阶段的子宫中作为一个小点、一滴精液、我们的精神的Reshimo(记录、基因)。除了这个Reshimo之外,我们什么也没有!毕竟我们的身体、理智和感情不属于精神世界,甚至在那里感觉不到。
在精神世界只有更高阶段的子宫(无止境世界的Malhut),而我们在它里面。我们每一个人都是Reshimo(0/1, shoresh aviyut/alef itlabshut)或者心里之点。而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试图粘合子宫之墙!
一切都从精液被吸收的那三天开始。对于胎儿(我们)来说,第一个问题就是粘贴上子宫的墙,也就是与更高的阶段完成第一次接触,而为了实现这一点需要对它而言取消自己。
但这个更高的阶段、这个子宫的墙是在哪里,这究竟是什么?更高的阶段是卡巴拉的团队、是我的环境!在这种情况下更高的阶段对我来说是创造者。
这样一来,存在着环境和我,通过贴上它(尽管所有障碍),我来接受团队的愿望和全部的力量并可以从他们那儿在我内部里接受所有一切(这时我对它们而言取消着自己)。
当我粘贴上团队,aviyut,愿望的力量就开始滋长,并引起我内部里的不舒服的感受:绝望、利己主义的滋长、包袱。
但我只要更深地进入内部里、团队中、“子宫的墙中”,就像水蛭那样。那时在我们间出现的第一个接触不是通过那个点,而是通过管子,借助这管子我将会接受血——暂时是属于非生命层面上的关系(希伯来文的dam血来自domem非生命的),但我已经会从更高的阶段收到精神的食品。
这一切都是根据我与团队的关系而获得的。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其他进入精神世界的墙,只有通过它我才能进入那儿!

来自:2010年6月24日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对Sulam注释的前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