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im的故事:“显露所隐藏的”

以色列、犹太族精神工作

所有在Purim的故事中描述的事件都暗示我们要经过的改正。主要是把这改正过程从诗意的、丰富多彩的故事语言转变到质量上的内在变化的语言,以便理解,这里仅仅在谈我们彼此间关系的加强。
毕竟在《Megilat Ester》的故事最初,关于以色列民族是这样说的:有一个在所有其他民族中分散的民族,也就是说,在渴求“直接向创造者”的人(isra el,  yashar el)之间存在利己主义。这分开他们的利己主义让这民族面临着毁灭的威胁。
但当以色列民族(即我们都追求创造者的人)理解,需要彼此团结并进行为了团结的动作之时,Mordehai的力量上升,而Aman的力量降落,以及我们能够控制我们的利己主义、分离我们的憎恨。
毕竟在我们每一个人中含有各自的Aman,而且我们能够把它“吊在树上”:在死亡之树上,而随后它变为生命之树。这样我们显露出创造者。毕竟这正好把它隐藏和把它显露《Megilat Ester》(“所隐藏的显露”——megale/显露,ester/隐藏)。而因为我们从事Mordehai和Ester的力量,我们可以显露创造者。
在《Megilat Ester》中,创造者、最高的力量甚至一次都没被提到,里面所谈论的是Ahashverosh国王,但不是创造者,那是因为它作为被改正容器的满足的结果而显露。同样的,在被改正状态中我们所感到的彼此间的爱正好是更高力量、创造者的显露。
在我们阅读《Megilat Ester》之时,特别重要的不仅仅是揭开哪一位人士代表哪一种精神的品质:在哪里有Zeir Anpin、Malhut(Ester女王),她隐藏什么,以及怎样与Zeir Anpin和Mordehai(Bina)相连接。
Mordehai是给予、Bina的品质,而Aman是不纯洁的BYA世界、不纯洁的愿望/klipa、蛇、“猴子”而不是人(猴子/kof的写法与希伯来文字母kuf(ק)是相同的,这字母那垂直的很长的一笔低于所有字母行——像猴子的尾巴,并喂养不纯洁的愿望)。但主要是找到在我们彼此间的关系中,哪些感情指向这些概念。

来自2011年3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Purim是改正的结束

以色列、犹太族精神工作

一般来讲,所有民族的节日是为纪念某种这个世界上的历史事件而举行的。但由于昔日以色列民族与其他民族分离了,以实现他们的特别的使命,以在自己身上实现人的本质的改正,而随后把全部的人类带到这一点上,那么他们的节日也是特别的,并是与这意义有关的。
而在《埃斯特的滚动》(Megilat Ester)中描述的(关于Mordehai、 国王Ahashverosh、女王Ester,她拯救了犹太人,以及准备杀死犹太人的邪恶Aman)故事作为Purim节的特征正好解释了怎么达到这一目标。于是就有了这样的说法:所有节日,除了Purim节之外都会被取消,那是因为在Purim节日时,在那个阶段上照耀着最大的光,后者包含了所有曾经经历的阶段。
而所有以色列民族的节日象征特别的在精神阶段的阶梯上的阶段,借助它们我们从这个世界上到无止境的世界并达到给予、爱和彼此团结中最大的与创造者相同的程度。
于是每个更高的阶段包含更低的组成它的阶段。而Purim作为最高的阶段,当然包括了所有的以前的更为小的部分,它们都相对于阶段而言被取消并进入其内部。最终,任何一个节日都没有留下,只有Purim节。
怎样才能达到这节日?我们全部的工作基于祈祷(MAN)的上升,祈祷是关于我们渴求达到的团结和我们彼此间的爱,毕竟它全部都是为了改正分裂。首先我们要在“为了给予而给予”的阶段上团结,这是Mordehai的品质。
而当我们走到“国王的门”那边(就像关于坐在国王门旁变成Mordehai所说的那样),那么在那里我们见到自己的Aman——我们显露巨大的、可怕的自私的愿望。那时我们需要改正它并怀着Mordehai的意图、“为了给予”在它的kelim中受到光。就这样我们在Aman的kelim中受到Mordehai的光,并达到改正过程的结束(Gmar Tikun)。
我们需要从我们本质那儿、从我们自私的愿望那儿获得其力量、其“精神的容器”,并为这些愿望加上“为了给予”的意图,以便它开始控制他,“坐在上面”,就像骑在马背上行走的Mordehai那样。

来自2011年3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