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心是最重要的品质

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9月29日

在精神道路上最重要的品质是耐心、忍受的程度、对成功的信心。具有耐心意味着准备经过所有我道路上的阶段,以便我的目前的尘世的感情和理智都不会让我偏离,并不为我展示什么是真相。
我一开始就相信智者——卡巴拉学家,他们已经走完了这条道路并建议我怎样去行动。而我就根据这些指示前进并实现它们。
陌生的观察者会认为在这里没有任何自我取消。恰恰相反,这样在道路上的每一阶段上我都打算获得感受中的和理智中达成。
我理解,我必须从疏远的状态达到亲密的状态,以及在这两种状态我总是会获得更高的状态:新的感受和理解,并这样进步。所有这些来回波动的结果是个解释。我在感情和理智中来进行这解释并获得新的状态,以及不断地添加解释。
另一方面,我经过的过程总是我的利己主义的倾斜。我分离并感到自己处在黑暗中、卑鄙的状态中。而在这里我需要自豪地说:我感到自己这么疏远,是因为我得到了独立。于是我可以为我所产生的反抗和不渴求而骄傲,我可以为这种离创造者的分开而骄傲。毕竟我感到糟糕、糊涂,但这样我获得了新的愿望。
而现在我开始与这个新的愿望运作以及接近创造者,而把这段分离的、混淆、黑暗和不舒服感受的间隔我开始用光、理解和新的定义来充满。这些定义不是自私的,它们高于利己主义。就这样我达到新的阶段。

来自2011年9月2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有贼!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9月4日

问题:在我们世界上,对重要的人低头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为什么在精神发展中,取消自己是这么的难?
答案:在我们世界上,我们跪拜重要的人,因为通过这样做我们能够赢得。我们的利己主义总是从事对它有效的动作。如果一个人是富豪,那么我觉得跪拜他、为他服务很合算,毕竟我知道,一般来讲,小的人受益于大的人,所以我也打算收到一些东西。
就这样我们在这个世界里行动。而如果不是,那么就会遭受打击,并通过打击认识到这一原则。假设,我不想听警察的,我就会被开罚单,被起诉,受到惩罚,下次我就会听取。也就是说,在我们的世界上,我们自私自利地算计听取强者,而如果我不理解这一点,生活就会借助打击教给我。
然而,对于创造者而言,这原则没有效——那是因为创造者是被隐藏的!毕竟如果它的给予的品质展示给了你,你就会跟着它跑,就像在群众前面跑并叫喊“抓住小偷!”的窃贼。
你会以为你全心全意地爱创造者,毕竟从它哪儿你能够收到很多。谁不会想贴上这种控制全世界的力量?当然,人人都会这样去做。
于是,创造者不能对我们显露其伟大性、全能和丰厚。它只是作为给予品质的榜样才能显露出,而我们要获得这品质。但是这样你不会渴求它,你会抛离它而逃跑。于是它怎么也不能为你显露出:既不能从好的一面,又不能从不好的一面——即从满足的方面,又从意图的方面。
我们唯一能做的是与环境运作。创造者给我们提供微小的对给予的愿望,但其余的一切要我们本身显露出来——借助团队。团队应该激发我们去给予,并增加对相互担保的愿望。我们仅仅与团队运作,而且我们几乎没有涉及到更高的力量。根据在研读、环境和传播这方面上所付出的贡献的程度,我们从上面获得帮助和唤醒。
没有别的办法。否则,我们会追逐它,渴求吞噬它,或者是,跑开它给予的品质,是因为你对自己要变得给予者的这一必要会产生恐惧感。

来自2011年9月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祈祷意味着渴求关系

光辉之书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9月1日

问题:如果创造者是我的内在的品质,那么我向谁祈祷?
答案:向那个需要达到的完整的品质。产生祈祷意味着渴求与你想接近的对象建立某种关系。 祈祷是对建立关系的愿望、需要,就像所说的那样:“我渴求!”。
关系可以是外在的、遥远的,也可以是更亲密的、内在的——直到我们之间不存在任何区别。但无论怎样这都是关系。在我们的现实中除了接近和分离没有任何一切,而且不顾什么是你接近或分离的对象。我想分离不好的,以及接近好的,直到我进入那对象内部或者那对象进入我内部。
我们感到我们之间关系的方式取决于我们所处的精神的阶段。如果我们感到更高的阶段,那么它是更内在的,而更高阶段的ACHAP处在更低阶段的Galgalta ve Einaim中。如果我们感到更低的阶段,那么我们进入其内部的部分,并在那里行动。
但除了分离和接近没有任何其他的。关于这一点是我的祈祷,就在这里有我的所有愿望:接近或分离某种对象。

来自2011年9月1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为了世界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8年14月

问题:现代的世界是不是为卡巴拉科学打开着?
答案:是,如果我们团结起来并在我们内部形成留给给予品质的、留给光的一块地方,以便让这光通过我们影响到全世界。我们应该变成连接的桥梁、“适配器”,借助我们光会达到其他人们。
如果我们完成了这一点,就不会留下任何问题,而且全球范围的唤醒将会把我们提升到精神世界。如果我们团结的目的是为了把这团结传给全人类并为创造者带来快乐,这就会发生。这样一来,创造者、我们和整个世界都会被焊接在一个体系中。

来自2011年8月1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双行道

团队、环境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6月20日

问题:怎样才能为人们解释爱的需要?
答案:可以去爱午饭上的鱼,可以去爱小儿子,也可以去爱亲近的人或者创造者。同样的单词指的是根本不同的概念。
如果人爱鱼,值不值得去歌颂对亲近人的爱?怎样对他描述因给予而获得的满足?他能理解什么?把他的鱼交给他人?这就是爱吧?
对亲近人的爱的含义是什么?的确不是这样。
去爱亲近的人意味着把他的愿望与自己连接起来,并用我的愿望来充满他的愿望。这样我们俩“焊接”成为一个整体——只不过我满足,而他被充满。在哪里获得满足?在他的愿望中。他的愿望对我的愿望而言——就像Malhut对Zeir Anpin而言那样。我似乎是创造者,而他是创造物。这就是我的工作。
这样一来,“爱”是创造者和创造物间的态度。只有这才是爱——创造物对创造者的态度。如果我能够这样看待他人,也就是,如果我获得创造者的品质、给予的品质,并借助它像创造者那样去对待亲近人的愿望,那么创造者就处在我内部里,而我对亲近人的而言进行正确的动作。这就意味着,我爱亲近的人。
在别的情况下、以不同的含义,我们无法去使用“爱”这个词。否则因为“对鱼的爱”会出现混淆。
这里所谈的仅仅是创造者、覆盖我的给予品质的程度。首先,要实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这一原则。这样我就会变得中立。而随后我将我的愿望用他的愿望来代替。他人的愿望对我而言变得更重要,于是他本身变得比我高。我为他准备做所有一切——就像为了我们世界里的生病的孩子那样。毕竟我被“封闭”在他的愿望中,正好这愿望来启动我。
于是我类似于创造者,就像从Malhut那儿获得请求的Zeir Anpin。他人的愿望启动我去给予的程度越高,我就越高于它。这就是爱。这与我们的想象有多么不同,你能看到吧?
我给予他人越多,我为他们提供的改正之光就越大。毕竟相互担保在我们之间主导着。我没有满足他的自私的愿望,我在他内部发现那个向往在那个统一的系统中与我呆在一起的愿望,以便在我们之间存在Shehina。那么我应该为他提供什么?我的借助相互担保的支持,他也会给我提供在自己的愿望中发现的相互担保。这就是爱。
谁也没有放纵他人的利己主义。我在他人中显露的根本就不是自私的愿望,而是相互支持的愿望,以在我们相互间的关系中发现创造者。毕竟创造者无法在某个单独的人或者在我的对他人的态度中显露自己,除非是具有相互支持的态度。爱没有往一个方向行动,这是一条双行道。在这里需要相互连接的网,在其中移动着给予的冲动,需要充满爱和相互担保的态度(借助它我们相互支持对方)的网。
而利己主义保留在下面,在那里没有满足让它计算。毕竟我们已经崇高于它,我们是被共同的、为了给予的意图连接的。当意图达到了特定的团结的水平并在我们之间创造网之时,我们就会发现创造者——彼此间的给予和爱的品质。

来自2011年6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特别的屏幕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5月29日

问题:在即将召开的会议中,如果我们渴求发现创造者,我们应该请求什么?
答案:创造者的显露是在人之间出现的给予和爱的品质。在这品质中出现其源泉——那个创造我们的力量,我们正是在我们内部感到这更高的力量。
于是创造者被称为“Bore”。“Bo u re”指的是“来和看到”,发现。在自己之内,在自己的改正的品质中你将会发现它。你的品质像是屏幕、显示器,在其之上你可以发现你的世界。

来自2011年5月29日在线课程
暂无评论

追求——你就会发现!

光辉之书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5月6日

在阅读《光辉之书》之前,我们必须首先理解,本书不是通过理智而可以了解的。而如果有想要依靠头脑去理解本书的人,那么他会在每一个单词上被迷惑,那是因为在《光辉之书》中的各个词所指的根本就不是某些我们熟悉的东西。
这都是对精神状态和品质的提示。倘若人处在同样的精神的状态中,在同样的世界里,那时他就会发现这里所谈的。那时他会知道,这里所谈的是那些精神的品质和定义,他会在自己内部里感到和认识这个内在的——精神的世界。毕竟精神世界是在人内部出现的,精神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于外面。类似的,人仅仅在自己内部里感到整个现实。
谁还感觉不到精神领域,把本书当作不清楚的文字而已。那时我们为了什么阅读《光辉之书》?为了增加达到这种状态的渴求,在这状态中我们会理解、感到和认识到所有这些《光辉之书》描述的精神的状态和品质,我们将会处在它们之中。将我现在所读到的却不清楚的故事,想要在我内部里感到,生活在这之中。
我们要在内心里发展这渴求。我们为了感到精神世界而唯一缺乏的,是渴求,是对精神世界的愿望,没有其他的。于是现在,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们要在一起尽量渴求发现这个被隐藏的世界。甚至如果我们现在对此感觉不到需要(毕竟我们不知晓所谈的内容),但因为我们一起阅读这些文字,那么我们就要从那个被隐藏的状态中为自己唤醒“照耀”,所谓的“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环绕之光,而这光就影响着我们。
这光却没有为我们显露出隐藏的世界,而在我们内部里唤醒需要、愿望、感知的品质、新的感官——那时这领域为我们显露出。光行动,以在我们之内创造对感到被隐藏的领域的需要。于是我们追求环绕之光,让它为我们做出准备,以便能够感到被隐藏的世界。

来自2011年5月6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Purim的故事:“显露所隐藏的”

以色列、犹太族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3月20日

所有在Purim的故事中描述的事件都暗示我们要经过的改正。主要是把这改正过程从诗意的、丰富多彩的故事语言转变到质量上的内在变化的语言,以便理解,这里仅仅在谈我们彼此间关系的加强。
毕竟在《Megilat Ester》的故事最初,关于以色列民族是这样说的:有一个在所有其他民族中分散的民族,也就是说,在渴求“直接向创造者”的人(isra el,  yashar el)之间存在利己主义。这分开他们的利己主义让这民族面临着毁灭的威胁。
但当以色列民族(即我们都追求创造者的人)理解,需要彼此团结并进行为了团结的动作之时,Mordehai的力量上升,而Aman的力量降落,以及我们能够控制我们的利己主义、分离我们的憎恨。
毕竟在我们每一个人中含有各自的Aman,而且我们能够把它“吊在树上”:在死亡之树上,而随后它变为生命之树。这样我们显露出创造者。毕竟这正好把它隐藏和把它显露《Megilat Ester》(“所隐藏的显露”——megale/显露,ester/隐藏)。而因为我们从事Mordehai和Ester的力量,我们可以显露创造者。
在《Megilat Ester》中,创造者、最高的力量甚至一次都没被提到,里面所谈论的是Ahashverosh国王,但不是创造者,那是因为它作为被改正容器的满足的结果而显露。同样的,在被改正状态中我们所感到的彼此间的爱正好是更高力量、创造者的显露。
在我们阅读《Megilat Ester》之时,特别重要的不仅仅是揭开哪一位人士代表哪一种精神的品质:在哪里有Zeir Anpin、Malhut(Ester女王),她隐藏什么,以及怎样与Zeir Anpin和Mordehai(Bina)相连接。
Mordehai是给予、Bina的品质,而Aman是不纯洁的BYA世界、不纯洁的愿望/klipa、蛇、“猴子”而不是人(猴子/kof的写法与希伯来文字母kuf(ק)是相同的,这字母那垂直的很长的一笔低于所有字母行——像猴子的尾巴,并喂养不纯洁的愿望)。但主要是找到在我们彼此间的关系中,哪些感情指向这些概念。

来自2011年3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Purim是改正的结束

以色列、犹太族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3月20日

一般来讲,所有民族的节日是为纪念某种这个世界上的历史事件而举行的。但由于昔日以色列民族与其他民族分离了,以实现他们的特别的使命,以在自己身上实现人的本质的改正,而随后把全部的人类带到这一点上,那么他们的节日也是特别的,并是与这意义有关的。
而在《埃斯特的滚动》(Megilat Ester)中描述的(关于Mordehai、 国王Ahashverosh、女王Ester,她拯救了犹太人,以及准备杀死犹太人的邪恶Aman)故事作为Purim节的特征正好解释了怎么达到这一目标。于是就有了这样的说法:所有节日,除了Purim节之外都会被取消,那是因为在Purim节日时,在那个阶段上照耀着最大的光,后者包含了所有曾经经历的阶段。
而所有以色列民族的节日象征特别的在精神阶段的阶梯上的阶段,借助它们我们从这个世界上到无止境的世界并达到给予、爱和彼此团结中最大的与创造者相同的程度。
于是每个更高的阶段包含更低的组成它的阶段。而Purim作为最高的阶段,当然包括了所有的以前的更为小的部分,它们都相对于阶段而言被取消并进入其内部。最终,任何一个节日都没有留下,只有Purim节。
怎样才能达到这节日?我们全部的工作基于祈祷(MAN)的上升,祈祷是关于我们渴求达到的团结和我们彼此间的爱,毕竟它全部都是为了改正分裂。首先我们要在“为了给予而给予”的阶段上团结,这是Mordehai的品质。
而当我们走到“国王的门”那边(就像关于坐在国王门旁变成Mordehai所说的那样),那么在那里我们见到自己的Aman——我们显露巨大的、可怕的自私的愿望。那时我们需要改正它并怀着Mordehai的意图、“为了给予”在它的kelim中受到光。就这样我们在Aman的kelim中受到Mordehai的光,并达到改正过程的结束(Gmar Tikun)。
我们需要从我们本质那儿、从我们自私的愿望那儿获得其力量、其“精神的容器”,并为这些愿望加上“为了给予”的意图,以便它开始控制他,“坐在上面”,就像骑在马背上行走的Mordehai那样。

来自2011年3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在精神世界没有简单的课文

光辉之书卡巴拉早晨课程
原稿发表于 2011年2月16日

问题:对没有感到精神世界的人和对已经感到精神世界的人而言,《光辉之书》的影响有哪些不同?
答案:《光辉之书》根据人的精神的阶段发挥作用,就像是小孩和伟大的科学家去阅读物理学的课文的区别那样。
还没有达到精神世界的人,阅读但不理解所描述的内容。甚至,在他这个阶段上、在他的品质中没有任何书籍能够解释精神世界。对于这种人来说精神世界是反物质世界。获得了这个世界的给予和爱的品质才能感到它。
于是,一开始,我们从事学习卡巴拉不是为了理解精神的世界,而是为了获得其品质。那是因为如果人渴求获得这些品质,那么在学习之时 ,他为自己吸引这些品质逐渐地出现。这现象被称为“sgula”。
而随着精神品质的获得,人开始感到并理解卡巴拉书籍中所写的,那时同样的书籍对他来说变成课文,人的全新的精神世界的导游。
所以,去把伟大的卡巴拉学家Baal Sulam撰写的《十个Sefirot的教育》的改编为新手版,新手仍然不会理解所写的,他们是为了获得给予的品质而使用文字。
像研读物理学那样去学习卡巴拉没有意义,这不会让我们注意到改正。而研读的对象是人本身,那是因为所有世界处于我们内部,而光在我们内部里显露出。主要是——吸引光。
但达不到精神世界的人,也有为《十个Sefirot的教育》去写注释的人。但这怎么可能,如果人没有自己在精神世界显露这些额外的事情,而只是依赖于物质的理智去猜测。怎么能描述你没有达到的世界?!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主要是,还没有达到精神世界的人需要光的源泉——由达到全精神世界的人撰写的原文,以便我从本书那里,将会获得进行改正的光。
谁在没有达到精神世界的情况下去为《十个Sefirot的教育》撰写注释,把这原文从精神力量的阶段降到物质科学的阶段上。恰恰相反,我不应该因为了解《十个Sefirot的教育》而感到安静,我应该意识到,我什么都不懂,但本书为我带来改正的力量,以及我开始逐渐地感到它对我的影响。
随着改正,在被改正的愿望中我来感到智慧。当Hasadim之光和Hohma之光披上我的改正的愿望,这就意味着我获得知识。就像所说的那样:“亚当认识了他的妻子——夏娃”——借助关系、借助团结。
出于这个原因,带注释的研读不会有效。我需要原文——最强烈的,以为我带来光。毕竟我本身是研究的对象,整个智慧都会在我内部里显露。
上课时,Rabash没有太注意于去给予解释。他仅仅是稍微解释一点,以让我们能够更好地与原文团结,并要求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
那时存在两个团队——Rabash的团队和 Hilel的团队。我们感到“空虚”而下课,而参与Hilel的团队的人“被充满”、怀着理解而下课。
卡巴拉的研读是sgula、光的“神奇的品质”,而不是知识的源泉。知识随着光而到来。我们并不需要去思考:光让知识来充满你,如果你在给予方面相同于它。

来自2011年2月16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