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善”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更高之光让人经过许多上升和降落的状态,并一次次地向他提供感受——“只有创造者能够帮助他”。毕竟创造者设置了所有障碍,以便最终较给我怎样去为了拯救而请求。
而拯救是在创造者的显露中,我请求这样发生正是因为我是在它的控制下生活,毕竟除了它的权力之外没有其他的。 我不愿意被迷惑并感到某种其他的力量。虽然我理解,所有力量都来自创造者,但我愿意只让一个唯一的力量——对亲近人的给予和爱——来控制我。
我愿意发现它,因为这是真理!而我的所有其他状态都属于欺骗。只有在这时,在人内心里,才能产生这种要求和叫喊,而更高的力量让他达到这种状态。这力量一直都在跟他做游戏,让他落入混淆之中,并滋长了他的傲慢,为他设置了困难,以“强化”人。
就这样,人产生祈祷并发现创造者。毕竟现在他已经没有在寻找创造者,以克服他所有的问题和追求,而是渴求受它的控制,“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这就意味着走出“法老的控制”并变成“创造者的奴隶”。

来自2011年4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人类账户上的赤字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经济

问题:在线许多人们提问,怎样才能处理银行账户上的赤字……
答案:我们首先被保留在不足中。赤字是一种奴隶,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能让人迷惑并这样奴役他。我们不理解这一点,并以为我们自由。然而在任何方面你都不自由。如果你今天不能自由地养活自己和你的家庭,那么在这种程度上你被脚镣锁住。而如果你在银行账户上还有不足,那么你会被彻底奴役。每一个人都具有各种各样的贷款、不同的付款和债务,这都是现代奴隶的形式。似乎一切都没问题,还能借用,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当人们开始贷款时,这种新的时期不久就要开始了。许多国家在赤字中,一些国家的赤字有几百亿美元。国家账户上的赤字。那时你能做得可不多。你的账户可以被“切断”:在支付赤字之前不会开通。这样,全国都被奴役:“你们说了什么我都会完成,只要给我吃的!”——就像为了食物而劳动的奴隶那样。人们、国家都是这样,而处理赤字的办法却没有!……

来自2011年3月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我们为什么需要金钱?
爱值多少

暂无评论

随着心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一方面我们说,我们为会议准备好了,另一面,也许去想,还没有准备。这是正确的状态。Tora也是这样说的,这就是过渡和走出时的门槛。
这都不是那么平稳和可预见的:走出埃及发生在匆忙之中,我们进入红海(希伯来文Yam Suf即结束的海。人不能理解所发生的机制,最终,对他来说这就像是奇迹。
站在Sinai之山那边,我们说:“做到和听到!” (naase ve nishma),似乎有人具体知道我们应该去做什么。这里仅仅需要原则上的同意:我们准备付出所有努力,按照我们处于更低的世界里能够理解更高世界的要求的程度。这些努力在我们面前打开了门。
理智在这里对我们没有帮助。不管我们多么明智,多么渴求知道和理解得更多,以便更正确地对待状况——但这不会有帮助。
我们需要简单的内在的渴求——变为一个人,并这样与创造者(共同的给予和爱的品质)变得相同。只有在心中我们能够理解,这就是我们的拯救。
我希望,我们站在突入精神世界的门槛,有史以来都没有发生这种事情。我们会努力,也会成功!

暂无评论

从奴隶到自由之路

人类、社会

laitman_2006_amsterdam_147_wp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取决于环境,并依靠着自己的内在本能来行动,那么我们对生活的态度将会像在草地上放牧的一头牛。只有它感到饥饿时,才会吃草,吃饱了之后,将会躺着休息,直到再一次感到饥饿。我们不会为其他人在感受着什么、在追求着什么而担心。
一头牛不会去喝水,是因为其他牛在喝,它也不会跟着朋友去找更嫩的草,除非它自己愿意。我们人呢,与动物唯一的区别在于我们能够对周围的环境产生印象。于是,社会就能向我灌输我从未考虑过的及从本质上根本就不需要的思想和愿望。
我应该付出很大的努力以获得社会的尊敬。我必须做出不自然的、甚至会损害我的家庭和健康的行动,而只在其他人面前表现得好。
人们为了得到尊敬和回报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动物会为了获得一枚奖章而努力吗?从来不会!而我们,在社会的影响下可以伤害自己。周围的环境注意到了这一点,当它想要从我们身上获利时。
直到人开始理解,他完全被周围的环境所奴役。心里之点越来越发展,它促使人靠着自己的、自由的寻求将人提升到社会之上,就这样我们 “从上面”被安排,被迫开始寻求生命的意义
就在那个时候,人改变了那一向他强加流行的、低级的品质,而又利用他的利己心的社会,甚至去寻找另一种社会。而另一种社会则会向人提供力量,以达到不受这个世界限制的目标,也就是帮助他实现永恒的精神的目的。
只有这么一种选择——受哪一种社会的影响——才是我们的自由!

什么才是人的“自我”?
那个甜蜜的单词“自由”

暂无评论

犹太奴役

以色列、犹太族

korol_100_wp问题:你说犹太人总是精神的民族,从Avraam起都是这样,而且你说,他们一直都平等。那么你们所有的奴隶吗?
答案:犹太人不是民族,他们是巴比伦人:Avraam将他们从巴比伦带走到Knaan(以色列)。这团队依赖于“像爱自己那样,爱上你亲近的人”而团结起来,以达到这一品质并这下变得与创造者相同,因为只有在同样的品质中,才能揭露创造者,而这就是创造的目标。
至于奴隶:你不用依靠其他民族来判断犹太人对奴隶的态度。在Tora中被言(Shmot 21:26):谁打了奴隶并伤害了其牙齿或眼睛,必须将他释放。这是普遍不欺负奴隶的原则。规则的补充(mehilta)指出,无论是什么伤害,老板都要解放奴隶。
奴隶其实是个不拿工资的工人,但你必须关心他,就像他自由时将会关心自己那样。因此,在其他资源,居说,谁买奴隶谁就卖先生。也可以参看一下,跟奴隶结婚的职责等。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