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脑子属于哪个民族?

人类、社会愿望、思想科学

意见(Aleksandrov博士):如果我们进入不同的文化,那么我们的脑子会以不同的方式开始运转——按照文化环境。当我们在特定的文化演变,我们在自己内部形成不同的行为榜样。环境、周围的人为我们提供任务,而人为了解决他们而形成自己的“脑袋”。于是,每一个社会、时代、民族都有各自的脑子!
自由派者、保守派者,信教者的和无神论的人都是截然不同的!
语言对这也很重要——在建筑巴别塔时出现的语言混合却不是人类的罪,反而使其丰富。人类受到了多种的相互的对世界看法。语言是对世界不同的观点。
美国的科学家和俄罗斯的科学家以不同的方式进行分类。西方根据性别连接对象,而在俄罗斯根据作用。俄罗斯和东南亚州的人民取决于环境,而西方人民很独立,于是前者是集体主义者而后者是个体主义者。前者是整体论者(研究整体全部,包括环境),而后者是分析家,他们分开研究对象和其特点,并忽视环境。
存在只有一个真理,但是属于不同文化的人们从各种方向来观察它。俄国人作为真替论者可以建立全球性的系统,指出新的道路,这都对科学性的过程、发展的理论都很重要,而西方文化让人们作为分析家和实际家(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没有金钱)。
在东方国家从普遍的真理的那一块拿走新的意见、哲学系统、方向。然后这种人就不感兴趣。而西方的分析的理智将之实现。
俄罗斯和欧洲——东西方,但在每一个国家都是这样:中产阶层总更接近西方,而工人阶层则更接近东方的思想。
在俄国道德属于所有社会性的概念,甚至知识和智力。 在西方聪明的人的概念不包括他的道德、素质,而俄罗斯人伦理上的要素(人好不好)十分重要。于是,对俄国人而言解决道德上的难题是是特别重要的任务。
评论:这项研究所谈的是“地球上生活的”人,而不是那个在最高之光的影响下发展的人。对受这种影响的人会演变不同的思想和价值观——他超越我们的世界。当人超越自己并变得更高系统(即灵魂)的一部分,他的所有的物质的(自私的)特征就会消失在共同的更高的文化——给予和高于自我的爱情中。

暂无评论

民主

人类、社会早晨课程

真正的民主是以正确的方式来把社会分为“头”和“身体”。“头”知道对“身体”最好的是什么,并以这为基础作出决定。平等是当每一个人给予并接受到他所要接受到的。那些属于“头部”的人不应该有私心(这是Bina的 品质、GE、绝对的给予、hafec hesed),只能有生理上的愿望。“头”是一种“怎样去满足身体、怎样让身体更好”的意图。
“头”对待“身体”应该(领导对待民族)像父母对待子女那样。父母研究孩子的需求,并知道怎样在满足它们时为孩子带来好处。政府应该关注民族的愿望并渴求给予他们改正和乐趣。
就像与孩子的关系一样,应该给予民族所想的“游戏”,但在这些游戏中应该运行着“让民族发展”的程序。就像我们关心孩子,为他们安排对他们有好处的游戏。
这样一来,我们就清楚,只有精神的个性才能作为民族的领导。这就是所说的,只有那些追求创造者的“Isra-El”(即具有给予品质的人)才能作为社会的“头”,以及正确地管理民众(身体)。因此,“Isra-El”也指的是“Li Rosh”,我是“头”。

来 自:2010年4月1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自由的选择》
暂无评论

外在的变化由内在的变化决定

人类、社会全球化卡巴拉早晨课程

问题:在进入精神世界之前,能不能建立一个以卡巴拉规则为基础的社会?
答案:不能!这两个条件是相互关联的。我们想要建立社会:在其中运行着爱的力量。我们想要在我们的团结中发现创造者,它充满我们之间的整个空间并在爱和团结之中来维持我们的关系。
这会在一个民族的范围内实现?所有民族就是一个民族,就像古巴比伦在分散之前那样。也许这会在一个国家中被实现?整个世界就是一个国家。我们要受全部的限制。只需关心内部,并从内部走到外面。
我们的团结必须依靠最高的力量而实现,而不是因为我们想变成“好人”并去主动团结。连接我们的最高的力量决定着形式,我们不要人为地去想它。伴随着这一切对我们的显露程度,我们将会前进。
光为我们建立所有一切并让我们完成任何一切!

来自:2010年3月1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民族》
暂无评论

愿望没有民族

光辉之书愿望、思想

Laitman_2009-11_8715问题:如果我们阅读经过翻译的《光辉之书》,那么它的作用跟希伯来语和阿拉米语原文的作用一样吗?
答案:不管人们用什么语言来研读《光辉之书》。全世界都要学会本书,每个人会用自己的母语去阅读它。虽然在《光辉之书》中一些部分谈的是字母组成的元素(形成字母的线和点), 但我们谈的字母作为象征、标志、  形式指的是力量。无论这是希伯来文的字母还是简单的象征,主要的是它们的意义。
最终谈的是人的愿望。而愿望根本就不分民族或语言。这就是个愿望。不管你用哪一种语言说出“甜”、“咸”或“酸”——每一个人都会感到这些味道。
《光辉之书》谈的是感情,因此,听起来不同的但给人们引起同样感觉的单词并不构成达到之道路上的障碍。

暂无评论

改正应该从下而始

全球危机

laitman_2009-06_1300_w1问题:这个G20永远都不会达成协议,直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没有涉及到这些国家的领导们(梅德韦杰夫(普京)、奥巴马等)。创造者为什么不能给他们施加痛苦,以便让他们达成协议?
答案:民族值得怎样,领导们就受到相应的对待。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改正应该从下而非从上而开始、发生。

暂无评论

关于犹太人、ivri、israel和yehudi

以色列、犹太族

laitman_2008-08-21_0594_wp一切开始于Avraam——古巴比伦人、偶像崇拜者、神谕;他跟父亲Terach一同生产了并售卖了神仙的偶像。当古巴比伦的利己主义增长了,Avraam开始问其原因以及为什么在他所住的社区一切这么严格地转变了。
《Midrash Raba》叙述,通过研究和思考达到了精神世界、创造者的揭露。Avraam本身来自一个组成古巴比伦文明的部落,被称为“ivri”。因此他被称为Avraam Ivri。来自这里希伯来语的名称——“ivrit”。
此外,此名称随着Avraam,由于他从祖传的土地,巴比伦,走到了(希伯来语“ivri”、“laavor”、“avar”)创造者所指出的土地——“Erec Israel”。“Erec”来自于“racon”——愿望。“Israel”是给Yakov起的名字,当他克服了巨大的Esav的自我主义。“Israel”来自“yashar”(直接)和“el”(创造者)这两个单词,因为这下他将自己直接朝向创造者。“Yehudi”这一词来自“ihud”(团结)和Yehuda——部落。更详细的对名称和单词的解释在Baal Sulam的报纸《Uma》(民族)。
精神世界通过其力量降落到我们世界。在精神世界,追求创造者的灵魂,不管人体,被称为“Israel”。不追求创造者的而仍然渴求自私目标的灵魂被称为“世界民族”,甚至无论人在我们世界属不属于犹太族。
这一切都不依赖于国际,因为根据更高的系统所有的灵魂从上面下降到了我们世界,并且所有灵魂都要开始追求创造者并达到与它融合为一,正如所说“所有人,从小孩到老人,都要认识到我”,“我的房子会被称为所有民族的祈祷之房”,“所有民族都会渴求我”等。
目前我们生存在改正世界并将之升起到无止境世界(在那里所有的灵魂融合到一个共同的灵魂——Adam(亚当))的时期。在所有文章Baal Sulam强调,现如今改正不仅仅与以色列民族有关(对了犹太族根本不管这一点),给世界民族也要传播卡巴拉,甚至他们也得使用改正的手段。这样一来,根据精神的真正的世界人按照其渴求而不是来源得到名称。创造者是这样安排的,卡巴拉中也是这样。

暂无评论

宗教是民族的传统

宗教、信仰

问题:我读你对宗教的答案,但我不懂,你作为一个对宗教不理不睬的人,怎么能积极地或负责地(似乎在宗教范围外)对待宗教?你不是说,人经过了很深的感受才能感知到?

答案:我自己检验过了宗教,把它审查了,用于我身上了。我赞成宗教像一种边框一样,当自私的人类存在于黑暗的时期直到我们的年代。当今,到了以宗教(如传统而已)留下,不再信仰,并且开始显露创造者的时候了。

正好到了世界离开精神的放逐、精神世界(感觉)的放逐。在这个世界危急中,这由全体人类的的行为证明。此危机引起生态性的(包括全自然的)危机。

宗教把人类分开,数百万人死于宗教性的战争。我们由共同的团结及爱,越快升起宗教上面,就越快,越轻松地得到和平与和谐。 

否则两个世界大战在前边!以宗教为民族的传统及文化,会帮助解决宗教家及老百姓之间的问题,宗教家对国家部门的不满,甚至人们会变得平等。这样一来,对宗教的尊敬会出现。

暂无评论

人是灵魂的复制

人类、社会灵魂

问题:曾经你谈论到如何贯穿世纪统一的灵魂降到这个世界于不同的身体中:亚伯拉罕、摩西、Shimon Bar Yochai、Ari以及Baal Sulam。就我了解,你和所有突破(或者在突破的过程中)Machsom(壁垒)的人跟这个灵魂都有联系。此灵魂是否已完成了其使命?

回答:不,并没有。我们都是同一灵魂的部分。它的“较明亮的”部分已经经过了改正并正在帮助我们(这在希伯来语中称为Zhut Avot)逐渐地,一个接一个地与统一的亚当灵魂相联结。全部的人类都是这个单一的灵魂的部分———即唯一被创造的创造物。

问题:什么是“卡巴拉中的灵魂”?

回答:此灵魂迫使人去到达创造者。事实上,并没有其他灵魂,因为如果一个人还没有对显露创造者的渴望,他依旧没有灵魂。当然,这个渴望将在未来浮现,也许在下一个人生周期。

然而,即使人没有这种渴望,当倾听或者阅读卡巴拉学者的资料时,他将会加速对创造者的渴望以及灵魂的揭示。

问题:如果一个人出生就是犹太人,这是否意味着他转世都是犹太人?

回答:是的,就像其他民族的人一样。这是因为我们世界是更高世界的印记,而人是灵魂的复制。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