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拥有灵魂?

卡巴拉灵魂
原稿发表于 2015年5月14日
问题:人人都拥有灵魂吗?灵魂是永恒的吗?
答案:只有一个去创造他自己的灵魂的人才拥有灵魂。创造灵魂意味着达到对他人的爱。
根据所达成的去爱别人的程度,我在改正了的愿望中(改正意味着能够爱他人)将会感受到一种满足,后者被称为更高之光。这种有光在里头,而且其整个意图在于给予和爱别人的愿望被称为灵魂。
光是在愿望里对更高力量,即对创造者的感知。这个目的在于爱别人而且被更高之光充满的愿望被称为灵魂,也就是我为了爱别人时,在我的愿望中被感知到的东西被称为灵魂。灵魂的容器是个愿望,而充满愿望的那一切则是更高之光。我们就是这样去发现灵魂的。
因此,很明显在一开始没有人是拥有灵魂的,但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改正其自己对待他人的态度去获得它。终究,各人生命都是如此安排的:无论如何每个人早晚都要获得其灵魂。
如果我们提到哪一个民族会最先获得灵魂的话,那么,以色列民族存在的目的就是要先获得灵魂。现在,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一个人都有这种机会。
这就是卡巴拉智慧现在被揭示出来的原因。
卡巴拉这种方法告诉我们如何从自私自利的愿望中获得灵魂,为了去造福他人如何根据“爱邻如己”这一原则来改变自私的愿望。
随后当全以色列民族开始履行这一原则,并达到那个被称作灵魂的状态之时,全世界所有的民族也都能够做到这样。以色列民族所达到的那一切都会被传递给他们。
最近在以色列和全世界所出现的任何问题和堕落都是因为我们早就应该开始改正这项工作了,但现在仍然滞后。
暂无评论

通过改变团队来满足创造者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4年3月12日
问题: 什么叫做靠着“超越知识的信仰”工作?
答案:这意味着付出努力、使用各种各样的诀窍,为了达到所谓的“信仰”容器,即给予的愿望。信仰是给予。
给予意味着我不在担心我自己,而我来使用所有提供的机会去在团队里、在我们的关系中来进行变化,并通过这样去做为创造者带来快乐。
团队是一种特别的处在我和创造者之间的机器。我怎么改变它,我就怎么影响到创造者。于是我在思考,我应该怎样改变我的环境来为创造者带来快乐。在团队里我来进行动作,但我思考的是我为创造者所带来的满足。
来自2014年3月12日对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

把骨头给狗

光辉之书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7月11日

《光辉之书》,Truma章节,第487条:一篇关于国王为他的家人准备好膳食的故事。在他们实现他的意志的时候,一直都跟国王共同进餐,并给予狗它们的一部分——它们能够拖走的骨头。那么在家人没有实现国王的意志之时,他把饭全部给了狗,而给家人骨头。
问题:
什么是在国王桌子上大家都享用的食物?
答案:
“食物”指的是你因为给予而享受。但这些满足你也要为了给予才能接受到。
这里所谈的是愿望中的态度、感受、动作。我内部的“狗”坐在我内部的“桌子”之下,在这个桌子上我感到“国王的滋味”。
什么叫“国王的滋味”?什么是“国王的桌子”? 这是所有的因给予而出现的满足,国王想要给予的满足。国王因为给予而享受。它愿意,你也因为给予他人而感到满足。
那时,如果你给予并享受,问题就来了,是什么为你带来快乐?你是因为像国王一样而感到满足吗?你是否享受这一点,因为它享受“你变得与它相同”吗?还是你感到快乐,是因为得到了某种满足?那时你就从坐在国王对面桌子的人变成了一只在桌子下面咀嚼骨头的狗。

来自2011年7月11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面对真理真难

人类、社会愿望、思想生命之意义精神
原稿发表于 2011年7月14日

我们的愿望是我们的燃油。如果有了愿望,如果它显露了出来,那么我们就会渴求实现它。而如果愿望没有显露,那么你就如行尸走肉一般。
这是如此明显,以至于在现代世界中我们看到,如果新的愿望对许多人而言没有出现,那么他们就不会理解为什么而生活,并准备自杀或使用毒品或抗抑郁药。这都是因为缺乏愿望,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已经发展完了它,它已经达到了其满足。
不能再前进,人已经感到,达到物质的成就没有特别大的意义。说实话,你实际上需要多少呢?毕竟你看到,最终一切都会消失、被取消,对明天在任何方面上都没有安全感。甚至地球本身都接近末日。
实际上,人总有某种对永久的“钩”——他总是去想象,他的生命结束不了。他要么借助一些宗教信仰来欺骗自己,要么在他内部有了这种内在的、本能的信仰——还存在一些东西,人生没有以此为结束。
但是现在,这些所有危机和分裂做出了榜样——一切都有结束!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都结束了……不再有教育培养、文化,人们再也不愿意建立家庭、生孩子,不渴求挣钱,因为人能看到你一辈子的成就立刻就消失了。绝望、无力和不确定性都在日益滋长,我们失去了对未来的希望。
在这例子中人们看到,怎么消失对永恒的希望,这希望提前以某种形式在人内部温暖,毕竟人不是动物,他不能不思考这一点。他是人,在他内部有一种属于人层面的一点——而这一点是永久的。于是他有了某种对永恒存在的希望,并且他会继续生活!
他试图不思考死亡,不苛求在自己内部唤醒这种的想法,毕竟这诞生了他没有回答的问题。这样他只不过放弃了宁静并失去了平衡。但仍然,在某种潜意识的地方温暖了关于永恒的念头。
而现在他突然达到了一切都破坏的那一点。整个地球都要分裂。而这就让人提出疑问:“难道没有未来了?!一切都会破坏?一切都有结束?那么我是在为什么而活?”
而在这里人会放弃并沉浸于失望,他看不到任何移动的意义,也没有足够的动力。而这就是我们时代最大的难题。

来自2011年7月1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所有的愿望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7月10日

问题:怎么能解决地球上七十亿万人的问题?毕竟大家都有各自的问题,每一个人的发展阶段不同。我们生活在巨大的系统中。那么难道其中每一个细节都不会被忽略吗?
答案:想象一下土壤里的洞子,你用水来充满它。类似的,世界上各个细节、各个元素、各个凸起和坑都由光根据各自的品质而去充满。光与愿望不做任何计算,光只是充满它,为它照耀,在它内部唤醒。相应的,愿望感到它离光在特定的感知细节上的远近。
比如,我接受的光增加了10瓦。相应的,在我每一个品质之中、每一个愿望中都会出现新的想法、新的对近况的分析——这样我来进行新的计算。
问题:这样一来,光就不是职能,而一切都取决于愿望吗?
答案:光似乎不发生变化。一切都取决于我的愿望及其形式。当愿望由光来满足,我感到的就不是光本身而是愿望的反应,一连愿望的反应。对我来说这就是光。
问题:在这里什么要素取决于我?
答案:意图的工作。我们改变的不是愿望,而恰恰意图,只有意图而已。我根本就不用管那由水充满的洞里的凸起和坑。它们不会改变,而我的给予将会充满它。

来自2011年7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两种参数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7月8日

我们的目标——达到融合。为了实现这目标,我们把我们的自私的愿望改正为利他的。在我们的愿望中被印刷的是接受,而我们将它转变为给予。
借助什么?只有借助态度。除了这态度之外,不能改变其他任何事情:我们渴求,在我们内部给予者的形式显露了出来,穿上了我们,并充满了我们。没有别的。我怀着什么愿望,在这愿望中在发生什么这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愿望和意图指向我之外、指向给予。这就是可取的变化。
这样一来,容器和光不变,发生变化的是我的态度:我从它们那儿想要的是什么。
在道路上,人增加一些“额外的事”:在接受者的状态中感知到邪恶,随后对接受光、对自己内部的接收品质他来进行限制,放置屏幕并不渴求接受到任何东西,他保留在hafec hesed的状态中,以便为了给予而给予,就像所说的那样:“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样人变得“中立”,他不使用他的接受的愿望,不顾愿望在他内部滋长和唤醒的程度。
最终,愿望完全地展示本身,但人不想为了接受而使用它,那时他把愿望原来的自私的形式转变为给予的形式。现在人已经准备好接受,以通过这样的动作赠予给予者。
到最后,这都是创造物与两个由创造者送给的参数运作:与接受的愿望及光、满足。“内在的工作”这一名称正好源于这一点。内在的工作基于改正,借助它我们以不同的——精神的——方式去使用愿望和满足。

来自2011年7月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怎样才能满足创造者?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7月6日

问题:我们怎样才能满足创造者?怎样才能知道什么让它感到满足?
答案:如果我们感到满足,创造者也会感到满足。所以我们只需要担心我们愿望的发展。
留在“为了给予的给予”(Bina的)阶段上是不够的,更不用提卑微的这个世界的阶段——即精神领域非生命的阶段(domem de kdusha)。不能认为有了这个阶段就足够了。
处在非生命的精神世界的阶段上意味着不去自动进行任何动作、不去发展。但创造的目标是从创造者那里受到它渴求给予的一切。倘若它善,并想赠与善,就像“比起小牛想吃奶来说,母牛更想喂它”,那么我必须无限地、无止境地来发展我的愿望。
然而,只有我“为了给予而给予”,才能获得无限的精神的容器。那时我会把自己完全地展现给光。
而如果我自私地收到满足,那么只能享受光的火花,所谓的“微细的蜡烛”(ner dakik),也就是说,我只能享受这个世界中的生命。这正好是在我的自私的愿望中显露出的现实。
更高的、精神的领域可以是在“非生命的”阶段“零”,当人停止发展自己,什么都不接受,并为小的事情感到满足。这被称为“圣洁非生命的阶段”——这是最微小的发展。
但植物的、动物的、人类的精神阶段的达成取决于“恐惧”发展的程度——即给予愿望的发展。
这发展逐步地发生:我们在我们内部发展恐惧,也就是,给予的措施。而随后,我们享乐的愿望开始滋长。那时我们就发现,我们在缺乏恐惧感!并重新开始产生它。发展的进程就是这样。
第一个《光辉之书》谈到的属于我们改正过程的“戒律”被称为“恐惧、敬畏”的戒律。

来自2011年7月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没有愿望就没有光

愿望、思想我像创造者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7月1日

问题:没有容器(愿望),就没有,这意味着什么?
答案:想象一下,生病的时候你去用餐。有一桌子美食,大家都大有胃口,而你不怎么想吃。
假如是昨天,你就会很愉快地跟大家吃,享受美味的食品,而今天你感觉不到任何味道,看起来桌子是空的,没有食品。
这就被称为愿望的、容器(kli)的缺陷。谁的胃口好,谁就被充满,感到满足,谁没有胃口,谁就感觉不到满足。
在我们的世界上,我们仍然发现各种各样的满足,虽然这仅仅是物质,而不是满足感。在桌子上放着的美食诱惑一个人,而另一个人感觉不到任何满足,但他们俩都看到一盘美食!在精神世界就不一样了:你有了胃口,光、满足才会出现。
想象一下,你和你的生命中的好朋友坐在一起。你看着充满美食的桌子,而他什么都看不到。他甚至一盘都见不到——精神世界中就是这样的!
在物质世界,我们也偶尔说:“我看不到可吃的(我想吃的)东西了”,虽然眼睛在看着食品。然而,因为在精神世界的满足没有物质食物的外壳,我们就不能看到它们。
换句话说,我们唯一缺乏的就是容器、愿望、胃口。我们现在所得的病被称为“利己主义”,于是我们看不到精神的满足。
在我们面前——满足的海洋,在我们面前不仅仅是“这个世界”,而是无止境的世界,所有世界都在这里,就在你的旁边。而你看到的不是所有世界,而是“这个世界”,那是因为只是对它你才有胃口。你天生就有这种愿望:只有在这里才能感到有胃口。
你对精神世界有胃口之后,才能感到它。只有这样你才会发现光。光存在,就在这儿!只不过你不能发现它而已。根据你对光的愿望,你将会发现你在缺乏的它的部分。
那么怎样才能提前知道,我们要发现什么——毕竟我们连一次都没见过光,甚至不懂得它是什么?如果有人描述我看到光的滋味,那我还会理解。
于是在我们内部唤醒“数据基因”(reshimo),即某种不明显的未来满足的感受。随后我来到团队、书籍那儿并能够听取这(即唤醒自己)对我有多么重要。可是在没有愿望、没有要求的情况下,我们无法发现精神领域。
诚如斯言:“在精神领域没有强迫”。所有满足都在你面前,来拿吧!你自己不想,那么何必在埋怨?你自己不渴求它……

来自2011年6月2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两个达到的层面

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6月28日

选自《Shamati》(我听过的)的文章《两个达到层面》说:存在两个层面:1)世界的“从上往下”的蔓延;2)“从下往上”的上升。
第一个层面是由“创造者完成、创造的”(Bereshit),也就是说,为我们准备了工作的地方;第二个层面是当我们自己开始忙于精神的工作并“穿上”它“从下往上”的准备阶段。
就像小孩子那样——他除了面包本身什么都不知道。随着他的长大,他开始理解,为什么可以把面包称作面包,即他理解了面包的形式。随后他继续探索,直到达到将种子埋在土壤里播种这一状态。在这之前他只知道怎样接收面包,即减少世界上存在的面包。而在这之后他会知道怎样才能增多。

倘若我拿了一块面包并开始吃,那么我只会感到那个“穿上”我愿望的满足而已。
随后我开始思考:面包是用什么做的?这是其前一个阶段。为了达到这前一个阶段,我必须要更深地进入它,上升到它的上面并理解它。
存在某种面包制成之前的状态,比如面团。而我要前进并发现它存在着。从我自己,从面包升到一个阶段——到面团那里,我开始理解在“从上往下”的过程中,从面团到面包发生了什么。
随后从面团那里我继续提升——到面粉和水,并发现面团就是用它们做的。然后我升得更高,并发现水的源泉,以及面粉是用谷物做的。那么谷物来自哪里?
就这样我升得越来越高,直到达到根源本身。我从我的角度前进了,以便达到根。但我也清楚这一点:从根到我这儿所有阶段蔓延了直到它们达到了“面包”。
“面包”指的是满足。我一直都在研究我的愿望:满足或者满足的缺乏,我之所以没有满足的原因,以及怎样达到它。没有别的什么我可以探索的了。我们全部的生活和生活的感受都围绕着这一点。
通过我发现的动作,我来达到根。从上面的对我的姿态、我本身、这条“从上往下”的道路(它也包含了我的“从下往上”的返回)都源于这根。如果我达到了根源,那么我就发现了真正的状态。而所有别的我曾经揭露的状态(它们形成于“从上往下”的进程中和我向根源上升之时)仅仅需要为了发现一个唯一存在的状态。

来自2011年6月2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Shamati》

分叉是相对的,真理只有一个

暂无评论

爱邻如己——这很简单!

愿望、思想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6月26日

问题:什么是“给予”?
答案:给予是一系列的动作,首先你完全取消你的愿望和意见,吸收他人的愿望,然后使用你的所有能力去实现或满足他的愿望。
比如说,你想去购买新的iPhone,而你的妈妈不理解你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多钱购买新的“玩具”。于是你开始说服她,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手机,它具有很多功能,比如上网、视频、拍照等等。
其实你要求她吸收你的愿望,像你那样去感受,并对新的“玩具”产生欣赏。你渴求你对新手机的愿望被她包含在内部,让她“点燃”并向往把新的手机送给心爱的儿子。这就是“爱邻如己”。
就这样我要感到朋友的愿望,并感到我必须使用我的所有能力在满足自己的愿望之前去充满他。我个人的愿望在我内部似乎不存在!

来自2011年6月24日的《早晨课程》第四部分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