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进程结束了

人类、社会卡巴拉历史

卡巴拉所谈的是愿望。没有时间、没有移动、没有空间——只有状态。那么有过去和未来吗?有精神世界吗?我感觉不到他们。
那么除了目前的、我们的世界的这个状态还存在其他状态吗?我不清楚——没体验过。我没有来自那边的感受、reshimot。我现在无法达到它们并确定它们是否是真的。
人按照他亲眼所看到的来判断。这不仅是一种公理,这是愿望感受的结果,当它的发展水平让它意识到自己并理解它所感到的。否则,我们会脱离现实并进入幻想中。
我相信的是卡巴拉科学家,而非我自己,他们来讲述我更高的维度。我认为他们所说的是正确的——的确能够处在不同的状态中。“渴求它们,升到它们那儿吧”——卡巴拉学家在告诉我。“那些状态比目前的更好”。那时我从状态到状态移动——在我的发生改正和改善的愿望之中。随着这愿望如同给予的发现,我在其之中显露新的状态。
而在我们时代,全人类走到这个垂直轴,以从下往上进步。我们已经走完了历史的横轴,无法继续按照它前进。从现在起,我们的道路——往上。

来自2011年6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今天改变了什么?

卡巴拉

问题:为什么卡巴拉这么长时间被隐藏?是因为不损害那些还不准备的人?那么现在改变了什么?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而卡巴拉能够帮助我们?
答案:曾经人们会自私地使用它,以直接受到满足。而这会是klipa、不纯洁使用的类型。事实上,在人对卡巴拉的愿望没有成熟之前,人不值得接近卡巴拉,那是因为他的不成熟的愿望将会把卡巴拉变为完全不同的事情。
我们目睹,有多少人把卡巴拉当作(和售卖)各种各样的信仰、宗教和冥想。但如果人的愿望成熟了,精神上发展了,它就会为人在这个共同的灵魂的场指出方向。这场是由光充满的,而人像电荷一样移动在电场中,并到达所需要的位置。就这样他进步。
于是,有史以来我们要等待,直到人们的愿望或多或少地发展好,并已经能够为他们显露卡巴拉科学。而目前,取决于每一个人,他怎么实现自己。
卡巴拉被隐藏,直到灵魂还没有成熟以便使用它。人对卡巴拉的愿望还没有准备好,人还不清楚这愿望属于什么。在愿望达到成熟的那一刻,我们已经清楚,它属于什么:属于改正自己、卡巴拉科学的这一方面,还是属于只跟随着卡巴拉学家的群众。
但是所有灵魂没有完全地相互混合就无法说出这一点。

来自2011年2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压缩为一点的时间

利己主义历史

Laitman_2009-06_1300_w问题:如果人类的历史是一场存在于我感知之中的电影,那么它为什么这么长?
答案:它不长——毕竟时间不存在!世界是以这种形式实现于你内部里的Reshimot。也许,当你把所有其他与自己连接了,你如此地压缩时间,以至于所有动作将会变得非常快,纷纷直接发生。
你可以像一颗存在数千万年的星星,或者一只很小的只能生存几个小时的虫子那样去感受时间,一切依赖于对时间的感受。我们能感到世界是因为在动作、在Reshimot之间我们的利己主义开始行动并延长时间。如果不是我们的利己主义,Reshimot 就会立刻地没有任何间隔地实现,以及它们全部都会被压缩到一个点中。

来自:2010年1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光辉之书〉的前言》

生活于我内部的人类历史

暂无评论

生活于我内部的人类历史

人类、社会历史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

Laitman_2009-08_0483问题:整个人类历史只不过是我内部里的想象?
答案:我只是在这里、在现在来感知现实!我给自己、在自己内部、在“时间”的限制下来想象某种历史,关于“已经发生过的、正存在的和会发生的”事件——但这仅仅是我的想象。
在过去这真的发生过?只有在我的意识中,是我这样感知到了。而外在没有任何东西,一切都在我的享乐的愿望中。
历史是某种我在时间的限制中想象的过程。但世界不存在!没有移动也没有这个想象的空间——只有这被称为“享乐愿望”的地方。在我的愿望中经过信息记录(Reshimot),似乎在播放一部电影,它让我感到我似乎生活于某个戏剧中。
在我的愿望中显露的全部被分为我和其余的自然:非生命的自然、植物、动物和人们。
这种对两个相距如此远的而又相反的部分所进行的分别是特意的,以便让我通过相连我愿望的所有部分去改正我的利己心。我的一个愿望憎恨另一个,因为一个愿望代表的是你、我的外部,而另一个愿望代表的是我、我的内部。因此,我拒绝你,并从事似乎对我有利的行为。
最终我应该理解,对我来说现在看起来外在的东西只是看起来如此,以便我克服了这种分别,并把自己的愿望改正为“给予”的,以及不再看到我的这些外在的愿望和内在愿望之前的区别。这是对我的拯救,借助它我能够从今天的自私的状态转变到给予的状态,并感到新的现实。
这可不意味着我在这里作出准备,而后来我被带到另一个地方。根据我对你显露的爱情,而非憎恨的程度,我就会开始感到精神世界、未来的世界。这是同样的愿望,只不过与我相关联。甚至我并不需要寻找某种偏远的世界——一切就在这儿,在我与那些如今看起来偏远的、我憎恨的他人之间的关系之中。
最终我们会发现,我们是在憎恨自己,而且只是在损害自己。我对他人做的坏事越多,我以后要改正自己的地方就越多

来自:2010年1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光辉之书〉的前言》
暂无评论

难以预测后果的规律

人类、社会历史科学进化

laitman_2008-11-13_6708信息Andrew Gelman教授陈述到,“难以预测结果的规律会出现在简单的系统试图统治复杂的系统的时候。政治体系很简单。它运转有限制的信息、短暂的视野、低反馈的以及不恰当的偏移的动机。社会则恰恰相反——复杂的、在演变中的、高度反馈的、刺激驱动的系统。简单系统尝试凋谢复杂的系统时,经常会出现难以预测的后果。
最近一百年内的“不可取的后果“的例子:
·    奥地利公爵Ferdinand暗杀:本来期待无恶意的冲突却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    对德国严肃的条件(凡尔赛条约)强迫了德国开始第二次世界大战。
·    通过核武器想要快速地结束战争,从而开始了核军备竞赛。
·    Richard Nixon取消了美元与金本位体制(1971年)。美金失去了其百分之九十三的价值,中产阶级的私蓄以及保障积蓄和退休金的系统绝迹了,
·    低价的石油停止了替代能源的项目,并将在未来导致能源问题。
评论:这些只不过是无法反悔的过去的错误,那时还没有揭露全球性的封闭的全地球完全互相依赖的系统。现如今,无论是地球何处,任何一个错误将会导致难以预测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在不同的地点和不同阶段上。在这种情况下,根据卡巴拉,最好是:“坐下并什么都不做”。或者说,“冻结!”
那是因为每一个行动都是自私的,对他人,即完整的系统,有害的,所以一定会导致负面的后果和反应——这种行为不符合统一系统的规律。(互相担保规则——Arvut)。
唯一恰当行为的办法——考虑到整个人类的福利。但仅当有着“我们像一家人”这一感觉,才能够实现这一点。甚至用数学或法律都无法计算出来!只有在最高的光影响下才能开始考虑到别人,因为光将天生的自我主义改变为自然而然的给予和爱的品质——即更高世界的品质。我们还是需要经历这种转变。

暂无评论

历史转折点

卡巴拉历史

 

10_100_wp2问题:你写道,“Mashiach Ben Yosef是十六世纪时由伟大的Ari作的现代的改正方法的、卡巴拉的揭示”。我们能否类推,Mashiach Ben Yosef也是一个由Baal Sulam做的揭示。或者将会有其他更完整和强大效果的方法揭示?

回答:在《Shamati(《我听见了》)的第102文章,有关AriBaal Sulam这样写到:“之所以神圣的Ari曾是Yosef的儿子Mashiach,能够揭露这么多智慧,是因为他从“揭露的世界”获得了许可。”。

至于Mashiach Ben David,提到了很多,但它们都描写不同的事物,而且只通过个人揭示才能理解,要我说,我更倾向于引用主要的文本来源。

问题:你怎么看待《Bakhir之书》?

回答:Baal Sulam在文章“揭露一部,涵盖两部”中这样写到:从Ari教导在这世界的揭示,所有的卡巴拉学者放弃了其他书籍,甚至只有研读《光辉之书》及Ari的书籍。

问题:你说过1995年是历史转折的一年。在1995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答:我感觉到这一点,是因为开始出现了不一样的学生:他们都很认真、勤勉,而且坚持地追求目的。甚至今天他们组成全球Bnei Baruch团体的核心。除了这些,当然还有那些隐含的普通旁观者的内在的变化——即更加清晰地一种新的精神力量在这世界揭露出来了。

暂无评论

信息数据和人类历史

历史

问题:Reshimot和人类历史有何相关?你说过第一个在这世界发展的Reshimot是心里之点。这是否意味着人类历史就是Reshimot一系列的表现?

回答:所有的物质都从上往下,从无止境的世界到我们的世界降临下来的。每个降落的阶段都留下了Reshimot(信息数据、精神基因)。而在这个世界,从这Reshimot的螺旋,什么都是反向而解开的—从下往上。
首先是非生命物质的Reshimot发展,之后是植物的、紧接着是动物的、最后说话的或人性的。人类也通过Reshimot的连锁逐渐演变,而这构成了历史发展。

但是,第一个我们从下往上返回的精神的Reshimo只在5768年前在一个叫亚当的人中才浮现,然后在越来越多的人中。这就是卡巴拉学者用亚当作为历法的开始点。以色列民族来自于卡巴拉学者的组队,因此也将亚当当作其历史的原点。亚当是第一个达到创造者的人,而且在其书籍《Raziel天使》给我们描述了创造者。

如今Reshimot出现了并在发展其最后的形式:即要求所有的人精神地实现它们并使整个世界上升到无止境的世界。
信息数据和人类历史已关闭评论

历史是Reshimot的浮现

历史

问题如果在过去我们是猴子,那么谁创造了猴子呢?我还不能确定应该相信什么:进化还是宗教?

回答卡巴拉陈述说这世界的发展并不依赖自然选择的力量和“优胜劣汰”的特点,而是依赖于我们内部出现的Reshimot次序。Reshimot是一种关于灵魂从上往下、从无止境的世界往我们世界降临的信息。该信息数据是由于整个创造物从无止境的世界到这个世界的落后而造出来的,因此它们作为一条有关每个阶段降落信息的螺旋在我们内部存在。

今日我们(以及所存在的万物)感到如在内部浮现出有关这些(从下往上)Reshimot阶段的信息,而且一定要实现它们,要么通过光之路,要么通过痛苦之路。选择光之路意味着研读卡巴拉,我们未来的阶段,并从那里吸引改正之光(Or Makif)。选择痛苦之路表示不研究系统的结构,不吸引下一个(未来)阶段的光,而仅仅忍受着必须实现的Reshimo压迫。

因此,没有进化,只有预先所被定的数据逐渐地表现。所有的一切事先得知,除了通过阶段升起的方式:有意识的(即快速和愉快)或被迫的(即缓慢和痛苦)。仿佛一条电影胶片———所有未来镜头已经存在,只是对观众来说渐渐地出现。

而言之,达尔文和宗教都不正确。

问题:你是否否认历史重演的可能性以及其他人的权利去使用自己的名字来指定自己的方法?难道他们应该不用名称吗?

回答:历史不会重演。在我们面前展开的历史是Reshimot(信息记录)逐步地、有顺序地展示。对人权我却不感兴趣。如果不是科学,如果不依赖于“法官所知道的仅仅限于他所看见的”这一原则,我就不会去考虑到。在我们这时代,所有的“科学”和“教育”的真实性将被测试,并且按照真实性的程度,它们将成为卡巴拉的部分。

现在这场革命在我们的意识中还不明显,因为卡巴拉本身仍然隐蔽着。但卡巴拉揭示之后,连科学家都会觉得惊奇———那么“纯粹”的、不限于自私思想的经验,甚至自己摒弃与明确世界感知不相关的所有一切,如同在《光辉之书》中所阐述的:人只能达到物质和物质的形式,而不能感知抽象的形式和实质(阅读《对<光辉之书>的序言》)。

至于方法的名称,这丝毫无关紧要。这样做要么是我们利己主义的的要求,要么科学符号和定义的必要性。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