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火

光辉之书精神工作

《光辉之书》,Truma章节,第443条:地狱里的罪恶的判决是为了给犯罪者量刑。然而,地狱是日夜燃烧的火。就像犯罪者由邪恶基础的火被加热,以强烈地(这由邪恶基础导致的)违反Tora所说的。就这样在地狱里火来烧毁他们。
地狱是把利己主义揭露为邪恶的阶段,当人感到他是接收者,而耻辱的火燃烧着他。就这会让我们发生改正。此外,在这个“地狱”状态中,人具有一切,就是没有给予的品质,于是人会感到痛苦。我为了我的利己主义具有所有福利和满足,但我却不渴求它们。我想给予,因为这样我会对创造者很亲密。我不愿意作为接收者!这就是地狱。

来自2011年7月8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把和谐带给世界

人类、社会利己主义卡巴拉

问题:问题是人们认为他们拥有地球并能够依据他们的愿望尽可能多地攫取它的资源,他们正在破坏地球。人们不理解赋予他们的土地仅仅是供他们使用的,而不是作为他们的私有财产。人类为了占有更多的地域和资源而驱使自己走向战争和争斗。
学习卡巴拉智慧如何使人们能够互相协调他们的不同观点并使他们理解,如果自私自利地利用地球,他们首先伤害的是自己吗?
回答:只有当人们看到绣图的背面时才会理解一切并走向和谐!如果我们不学会将这个世界看成透明的,并检验在我们周围现实中一直运作着的力量,我们就不会改变。只有当我们的利己主义清楚地看到它的行为如何正在给自己带来痛苦——“这会对不好”——它才会破碎。
我们必须进入一种状态,在此我们揭示出自然是完整的。那么我肯定不会作恶,因为我会看到这样做的话我将如何伤害到自己。这是唯一的方法!没有其他方法。人们不会通过其他的方法来学习到这些。
但是,当我们通过努力在一个环境中连接和团结来运作,并努力上升超越我们的利己主义时,我们之间的这种互相连接就能揭示出来。那时我们开始感到这是多么困难并开始检验我们自己、我们的本性以及我们所有自私自利的品质。我们认知到,我们能否抗拒自己的愿望与其他人团结并在自己的眼中提升他们的地位。
这是一种强大的内在的心理工作,它持续进行,直到我们开始发现内部的力量。根本上说,这场过程在我们揭示出转变我们每个人的普遍的力量、团结的力量时就会发生。
我们没有其他的选择。今天,人类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险恶的状态中。我们能够清晰地看到在下一个10到15年我们将会耗尽世界上所有能源的资源。所有能源的主要来源,比如石油、煤气、煤炭和水,正在迅速地减少。我们要尽快实现与自然的平衡。

来自2011年5月20日的给共济会的演讲
暂无评论

超越利己主义的物质

人类、社会利己主义卡巴拉现实、世界、宇宙

当我们升到超越利己主义时,除了所有一切,我们还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发现:我们开始认知到本质上,整个世界存在于我们的内部,而不是在我们的外部。这是符合逻辑的,毕竟我其实并不真的知道在外部究竟存在着什么。
人仅仅感知到那些进入到他的感官并通过神经系统到达他的大脑的东西,而大脑将之处理为最后的“图像”。这就是我们感知世界的方式。切断一个神经足以使我们现实的一部分从我们的感官中消失。
因此,当一个人上升超越自身,他就会看到他的感知根本就不处于外部,而完全取决于他的感官、愿望、思想、感觉和理智。当我们知道如何改变这些参数时,我们就能够扩展我们的感知并上升超越五官感知的局限。
这就是“卡巴拉智慧”名称的来源,它字面上的意思是“接受”的智慧。人运用这门智慧来逐渐走出自己动物身体的物质感觉,并无限地扩展感觉。当仍然生存在我们的世界中的时候,他发展到一个阶段,在此他不再将自己关联在一个物质的身躯中,因为他看到超越这身躯的更伟大的现实。
现在他不再将自己的人生约束在五官的条件中。即使在身体死亡后,人仍然停留在他获得的超越身体的现实中。他不再感觉到死亡,因为甚至在他的身体死亡之前一个新的维度已经进入了他的感知。
这样一来,人生存在两种层次中:物质的层次——正如我们所有人目前拥有的;以及超越利己主义的“非物质”的层次。

来自2011年5月20日的给共济会的演讲
暂无评论

不能在一起,也不能分离

人类、社会卡巴拉历史团结

卡巴拉科学认为整个现实是由持续演变发展的愿望构成的,愿望的发展经历静止层次、植物层次、动物以及人类层次这几个阶段。人类的愿望持续不断地进行着它的发展,而这就是新的一代人和上一代人不同的原因,甚至每一个人在他的人生中不停地改变着他的愿望,同时他的利己主义也在持续地发展。
因此,我们超越于动物层次而发展,我们建立了社会、工业、技术、科学等等。然而,饱和是这种发展中固有的目标。这现象首次呈现在古巴比伦时代,当一种特殊的状况被建立时:一方面,人们走向更强大的利己主义,想要“建立一个通天之塔”,而另一方面,他们陷入相互憎恨,这种憎恨使得他们再也无法理解彼此。
这两个对立的力量将他们带到一种无法承受的状态。这就好比在一个家庭中夫妻没有离异前进行着的同样的过程:夫妻两人通过强烈的纽带而互相绑在一起,比如孩子、共同的住所、共同的家庭、共同的人生以及共同经历的不可避免的憎恨;他们无法互相忍受。在这样的情景下,卡巴拉科学在古巴比伦时期被揭示出来。
卡巴拉教导人们如何上升到利己主义之上,并在一个整体的社会中走向共同连接、走向和谐。如此,我们就会变得同本质上全方位的自然相类似,也就是说,变得像自然那样,其中所有组成部分之间是整体的、全球的,而且是不可分割地互相连接着的。
如果我们以这样的方式加入自然,我们就已经走向平衡并揭示出其中所有的力量并管理它们。那么,我们就和掌控一切的自然连接。然而,那些日子中人类宁愿拒绝改正的路径并分散开,就像离异的夫妻一样。
正如卡巴拉科学中所说,3700年后的我们将再次走向这样的一种状态;然而,这次我们无法逃离对方。我们将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完全地互相连接,互相憎恨,并且失去共同相处的能力。我们的利己主义发展到最多样化危机的程度,而且,正如卡巴拉学家所说,这将在20世纪末再次发生。
1975年,当我开始学习卡巴拉智慧时,我不相信一切会以这样的方式发生。这看上去是遥不可及和无法实现的。难道世界在教育、文化、家庭、毒品、恐怖主义、技术和科学这些领域都能走入危机吗?难道世界各地的人们会感到彼此之间互相连接吗?看上去那时似乎没有什么会被感觉到。
无论如何,这些在近几年内发生了。如今,我们进入了一个和巴比伦故事描述的一样的状态中,正因为如此,卡巴拉科学首次向世界开放。
卡巴拉被揭示给世界,它邀请每个人去获得现实普遍的法则,那么我们能够上升超越我们的利己主义并在共同的互相连接中生存,就像一个大家庭那样。实际上,围绕我们的自然的全球的力量越来越接近我们,它强烈地压迫着我们,以至于会导致人类的毁灭。

来自2011年5月20日的给共济会的演讲
暂无评论

通向无止境的跳板

愿望、思想精神工作

问题:在女性的愿望中有没有为了给予的意图?
答案:女性和男性的愿望之中都没有这种意图。这种意图怎么能在我们内部里存在?我们仅仅渴求接受。我们怎样才能获得为了给予的意图?是光为我们来完成,而不是我们自己。
我本身是绝对的利己主义者,只去考虑我自己,我离不开这一点。我心中的愿望,我脑子里的思想都不能以不同的方式运转,这是本质,我就是这样被创造的。那怎么办?
只有我们一起开始渴求,以便光降临并改正我们,那么我们除了我们的利己主义还会获得正确的与它工作的意图。这就会是对光的愿望,对给予和爱的愿望。
保留我们的利己主义。但通过正确地与它工作我们引起光的滋长、增强。这实际上是我们历史的整个进程。
从无止境的世界,从我们的第一个状态(从这里我们开始),我们经过我们的目前的第二个状态,并走到无止境的世界——第三个状态。
这状态三比状态一大620倍。“620”仅仅是一个概念,其实它有亿亿倍大。主要是,在第三个状态中我们意识到我们所处的地方。
在第一个状态中我们是一滴精液,而第三个状态中我们完全地相同于创造者,获得它的地位。这就是我们借助这放大器所达到的那一切,当我们的利己主义留下,逐渐地在我们内部里出现更大的,而我们借助它来增强微小的在第一个状态中充满我们的Nefesh之光。Nefesh是特别小的光,其中潜伏着细微的生命,而在第三个状态中我们达到所谓的NARANHAI阶段——巨大的充满所有世界的光。

来自2011年6月10日的莫斯科会议的第2节课
暂无评论

隐蔽的时期

利己主义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新手经常与障碍战斗,并试图排除它们。他暂时还不懂,一切都来自“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并把障碍当作普通的意外和生活中的不幸。他通过这些障碍还不能与创造者相连接。于是在它的利己主义中拒绝它们,并生他人的气,以及渴求为自己安排平静的、丰富的生命——就像在这个世界中普通的没有感到与创造者关系的人所习惯的那样。这是最初的我们工作的步骤。
但人付出了努力,以便进入团队、与老师和书籍相连接之后,光开始越来越强地影响到他。即使人感觉不到这一点,但他感到了变化。毕竟他已经开始注意到他的控制的力量、与所有事件发生的原因的关系,后者处在自然的某种地方、在他内部里,并在他内心里唤醒愿望和思想。在他内部里存在某种进行控制的元素,而人开始与它建立关系,并试图理解,它是为什么、怀着什么目标去做这一切,而且他应该产生什么样的反应?
人生活了很长时间,直到感觉到所有事情是由某种内在原因引起的,是由创造者发送的。那时他意识到,真的要在团队中、在传播和研读方面上付出许多努力,以尽快渡过这隐蔽的时期。
当人已经不再忘记一切都来自内在的唤醒他和为他支持方向的力量之时,他的工作就会变得越来越有意识、准确和实际。这样人逐渐地积累足够的愿望以发现那个在他周围安排所有一切的对象,以让那个隐藏的关系最终出现。
但在这之后还有工作,直到改正过程的结束那一刻它都借助障碍而发生。问题就是,人有多快来分别它们并把它们当作为了建立关系和为了与创造者融合的助力。
毕竟光照耀我们的未改正的愿望,一次一次地揭露出其更深的层次,而这就是唯一的导致痛苦的事情。但疼痛是疾病的、揭露出的利己主义的、需要改正的地方的“症状”!正是那个时候我们有机会做出改正,并把我们自己和全部的世界向功德的天平倾斜。
于是要跟自己工作,以辩解任何状态,后者会变得越来越敏感、能感到和越来越急躁。人越进步就会越多、越深地发现所有障碍和越来越敏感的打击。但在这同时,他能获得经验,并已经理解在发生什么。虽然正义者也会降落并变成“犯罪者”,以便重新上升并变为正义者。

来自2011年5月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为什么感到精神世界这么难?

利己主义精神精神工作

答案很简单那是因为精神领域与我们、我们的实质、我们的自私的本质相反。利己主义在控制我们,而我们渴求满足它。
于是从环绕我们的所有一切中,我们只看到我们愿意在我们的利己主义中去看到的东西——舒服的或者在极端情况下,危险的。
于是人如果愿意发现在我们的利己的感知中抓不住的精神世界和环绕他的环境,需要重建本身。
于是环境是如此重要,毕竟环境会帮助人重建他的感知——调整自己去感到对利己主义而言不愉快的、相反于它的东西是多么重要。这样一来,人会看到曾经环绕他的广阔的世界。这个世界被称为精神的,因为它超越自私的世界。
我们认为,我们的信念是经验的结果,但信念是对我们利己主义而言是“舒服”的信息的积累结果。无论说的是什么,真理还是假话,我们把真理当作符合我们的想法/利己主义。
我们总是寻找能证实我们观点的事实,并拒绝相反于它的。最终我们形成自己,但不愿意改变自己。只有痛苦,对生存意义的寻找和强烈的精神的环境,即团队,将会帮助人变得客观,并把自私的感知变为环境的观点。那时他将会显露一直在他周围存在的更高的世界!

暂无评论

唤醒还在眼前

人类、社会利己主义卡巴拉生态科学

卡巴拉是人怎样能相同于创造者的科学!在任何方面!在与它的和谐中,在永恒和完整中。此外,我们的物质的存在不会妨碍我们感到这种“非尘世的”状态。
我们的消费程度也应该与大自然保持和谐,也就是,我们必须仅仅消费为生存所必要的。在这同时,无论人口有多少,自然会在和谐的周期中更新自己
我建议你们观看“东西历史”的视频
但原因不在于不正确的消费,不在于是利己主义本身,而是我们的自私的本质如此卑鄙地被创造是为了我们的改正,就像所说的那样:“我创造了利己主义也创造了Tora(即通过研读卡巴拉所吸取的光)去改正它”。
人类不了解创造者为我们准备的陷阱,利己主义是特意只在人内部创造的,以便我们开始想改正它,并这样变得与创造者相同——这就是目标,其余的一切都是原因!
所推荐的解决方法不会安排新的健康的生命,那是因为我们的利己主义不会发生变化——并不会让我们改变任何什么。直到我们把它在更高的光的影响下改正,正好这光创造了利己主义。

暂无评论

越糟糕,就越好

利己主义精神工作

我们要理解,现代问题的解决不是在压迫我们的利己主义,而是提升在它之上。于是卡巴拉科学很不简单,他不属于与其他手段同样的层面(其他手段教育人怎样逐渐地克制、减少邪恶的基础)
卡巴拉则说,不,你不要克服你的利己主义。你甚至做不到,利己心仍然会滋长,它仍然比你聪明,因此会划出并占据更高的位置。
你唯一要知道的是怎样给它指出朝向外面的方向。于是卡巴拉科学是一门使用利己主义的科学。一门很不简单的科学,毕竟它包含了实际上一切。它让我们正确地使用我们的利己主义,而它继续滋长,但它滋长得越多,我们具有走出自己并感知环境的机会也越大。
好不容易对人们展示出,改正不是意味着减少利己主义,而是正确地使用它。恰恰相反,你越自私就越好。人们却不懂得这一点。“怎么会是更好?我对其他人越不好,越妒嫉、越贪婪、越狡猾,这就越好吗?”没错,这就是好。
“怎么会是好?相反,我们要破坏所有这些缺点。正义者可没有这一切。”不对!正义者是那个具有巨大的自私瘴气的人,只不过他把他们变为与他人关系!关系!这种人不是渴求以某种方式使用它的有害的品质,而是把它们转变为有用的。转变!千万不要取消。
甚至对聪明的和懂事的人而言,解释这一点有难度。如今我们破坏了与自然的平衡,在社会和个人生活中,哪里都没有平衡。这好还是不好?当然好!越糟糕就越好吗?当然是这样!
人很难理解这一点,他不能立刻意识到、理解到这一点。需要耐心。慢慢地,一切会清楚起来。

来自柏林会议第二节课
暂无评论

这个世界像大雾一样终会消散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在与亲近人的关系中我们能改正的是什么?我现在爱它,而过了一阵子我就憎恨他, 我们改正的就是这一点吗?
答案:在与亲近人的关系中破坏这个世界、对这个世界的感受——即我们不再感到这个分裂的世界。我、利己主义者和这个分开我们的世界,将会从我的意识和感受中消失,如果我建立正确的与亲近人的关系。
毕竟世界是你的感受,这时你仅仅感到你自己。如果你开始感到亲近的人,这个世界会逐渐地消失,而你将会感到更高的世界。

来自莫斯科第一节课程
暂无评论
« 下页
上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