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自由而战

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最危险的状态不是上升也不是下降,而是冷漠。我们没有力量从其中出来,既没有往上的,也没有往下的。它被认为是死亡。在下降过程中,一个人会经历各种各样的问题、负面影响和异样的想法,但他是活着的,而不是死了。死亡是冷漠。

创造者说:“去见法老吧!”也就是说, 它邀请我们去发现自身与更高的力量、精神世界、给予和爱是多么对立。然后我们将有工作的工具:光将在黑暗中显现。

否则,我们既不能辨别也不能感觉到它。因此,埃及的流放是必要的,因为它揭示了我们完全反对创造者,因为法老是创造者的反面。当一个人发现这种对立的充分程度时,他就准备离开“埃及”(即利己主义)。

我们的问题既不是光明也不是黑暗,而是灰暗的黎明和冷漠,在那里什么也做不了。如果我在监狱里,感到被囚禁,那么我会尽一切努力逃跑。然而,如果我不觉得自己被囚禁在监狱里,与现实生活隔绝,那么我愿意永远呆在这个牢房里。没有比这更糟糕的状况。这是一个真正的监狱,只有环境才能帮助一个人。

坏的或好的状态都能带来进步,但是冷漠的状态是绝对静态的,占据我们90%的时间。它吞噬我们的生命,使我们没有任何达到创造目的的希望。因此,我们必须与之斗争。这是我们自由意志的领域,Tifferet的中间三分之一,在这里,来自上面或下面的力量都不会对我们起作用——我们处于它们之间,我们无处可逃。这才是真正的监狱。

来自2018年1月18日每日卡巴拉课, 课程主题:“从障碍到上升”
#220783

 

暂无评论

怎样才能将所有的事情看作良好?

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怎样才能学到将所有状态当作良好?

答案:将所有状态看到它们似乎是创造者对你良好的态度是很不容易的。

为了做到如此, 我需要通过给予和爱的品质去感知所有一切。那时会出现一种佯谬:在我感到不好状态时,我会将之与我的利己主义连接,因为正好在利己主义中我感到这些状态是不好的,于是我怀着更多的爱看待创造者。

问题:能不能从外面来对待自己的利己主义:“这是我,而这就是我的小狗,即利己主义”?

答案: 当然。人必须要将自己与它分离。

来自2019年6月16日用俄语讲的课程
#251216
暂无评论

统治利己主义

利己主义灵魂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当在十人团队中工作时,利己主义的人感觉如何?

回答:十人团队中的每个人都会摒弃自己的利己主义,致力于给其他九位朋友给予和爱的品质。这被称为“前九个Sefirot”。第十个Sefira(利己主义)下降了。

事实证明,我们在彼此之间应该根据品质建立一个等同于创造者的网络。

“与它相同”是什么意思?根据我退出自己并在十人团队中崛起的程度,我会与朋友相互连接,而这就是我精神的阶段。在这个程度上,我达到创造者的,并揭示Nefesh, Ruach, Neshama, Haya和Yechida之光。

问题:我是否会不断地令自己脱离利己主义,而在这同时也不会失去其感觉?

回答:是的。这取决于利己主义的程度(1、2、3、4或5),我获得创造者灵魂里的力量。创造者是光,而整个系统本身就是一个灵魂。

利己主义越大,我就越需要攀升到它之上;我反对它,正好来与我的朋友连接,以及在这程度范围内发现创造者。这就是系统的安排。我们必须共同努力。整个问题都正在实现,因为所有这一切都在我们内部。

来自2018年12月9日用俄语讲的课
#242615
暂无评论

精神给予

利他主义利己主义精神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我不断地问什么是精神给予,但是从来没有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你举了一个母亲和孩子的例子,这是物质上的给予,而不是精神上的。那究竟什么才是精神给予?

回答:精神给予是超越我的利己主义的给予,当我依赖它并由它开始时,我会做出与我的愿望相反的利他行为。

只有依靠一个支持我的团队,我才能做到,并且通过团队,我可以接受到更高之光——给予之光。然后我就可以行动。

这是一个最终证明与我的利己主义愿望相对立、并且绝对真实的行动。

这是绝对真实的行动,最终此行动与我私自的愿望完全相对立。

来自2018 年11月11日用俄语讲的课程
#241034
暂无评论

当你痛苦时,你应该请求什么?

利己主义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当一个人在经历强烈的身体痛苦时,应该请求什么?

回答:当你在经历强烈的痛苦时,转向创造者并问它:“这痛苦的原因是什么?”

原因是利己主义,光的对立面。没有别的了。

为了把痛苦转化成喜悦、健康等等,你可以请求自我改正,因为痛苦的状态把我们推开,使我们远离创造者。

来自2018年4月11日在线研讨会
#240247

想什么就请求什么!
怎样去看主任医师
不找镇痛药——寻求治愈

暂无评论

一切都在光的影响下改变

利己主义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

Rabash,“关于朋友的重要性”:当一个人看到自己有比他朋友更好的优点,比他朋友更有天赋,并且比他朋友具有更好的品质时,他如何能够认为他的朋友比自己更伟大?

是的,利己主义总是陷害我们。但是在光的影响下,一切都会改变。

我们只是利己主义者,我只有百分之一百的利己主义。就光对我的影响而言,它在稍微削弱我的利己主义,并且我开始感觉到他人是在我之上的。

我开始明白,我在以前和现在所看到的不同,仅仅取决于光对我的影响程度。而且其中没有真相。

因此,如果我想要更接近创造者并变得像他一样,那么我需要光尽可能地照在我身上。同时,我会明白那时我将看起来像最底层、最慢、什么都不懂的人。但是我不在乎。相反,这让我感到愉悦,因为我揭示了“除了利己主义,我什么都没有”这个真相。

所以,光的第一个作用就是让我感受到自己内心的一切都在谈利己主义,第二个作用就是光的特性开始在我体内成形,而不是利己主义。

来自:2018年5月30日电视节目《最后一代》
#237363
利己主义:中断的飞行
怎样才能放弃利己主义?
朋友,打开光吧 !

 

暂无评论

一条不简单的道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在精神道路上我们总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谁也没有承诺我们道路会是简单的,毕竟我们反对我们的本性、反对我们的利己心而工作。这却是苦劳。我们不了解我们在做什么,那是因为我们处在我们的自私的心中,而所有能对它进行改正的力量都处在自私的心之外,并被称为“创造者”。为了让这些力量来改正我们的利己主义,我们要召唤其影响力。
但是,我们处在自私的心中,怎样才能要求相反的能改正它的那股力量?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无法在我们的外部去行动。为了这样去做,我们被给予“心里之点”,也就是极小的与外面的力量、与创造者的接触点。因为这点特别小,像点那样,我们必须去发展它。
因此, 在利己主义之内存在整个系统:团队、支持、朋友们。 这样我们仍然可以与外在的、控制并保持我们的力量建立关系。
来自2013年6月29日的电视节目《永恒之书的奥秘》
暂无评论

利己主义:中断的飞行

人类、社会利己主义

几千年来我们随着利己主义缓慢的增长而前进了,并且借助它发展了社会、技术和各种各样的科学。然后在文艺复兴期间,利己主义开始激增直到我们这个时代,消费社会达到了其顶点。
利己主义达到了一定水平之后,突然间封闭了,仿佛“中断了飞行”:从图上看其发展的线变得水平。它不会再继续增长。

在这种状态下,人类开始感到抑郁,看不到还有什么可以满足自己的。此前,在发展的中间阶段,我们一直渴望着更多。我们每次都认为下一个状态比当前的更好,所以我们追求了它。我们生孩子,并希望他们会比我们更幸福,他们的世界会更高、更明智等等
但如今我们不再愿意生下一代,因为我们看不到他们的生活会有什么变化。我们觉得,利己主义已不会再增长。我们甚至开始削减最雄心勃勃的太空计划。一切都在减弱。
此外,来源 、资源不允许我们任意地发展。我们开始消耗自己 :在能源、资源方面,也在我们内部的潜力方面。我们已无处可增长,没有什么可追求的。 “似乎什么都不想要了。”
超过50%的人在世界上正经历着某种形式的抑郁症。我们不再谈毒品、恐怖、离婚、相互疏远,父母子女的冲突等。所有这一切 的症状标志着利己主义开始“失败”。利己主义无法在我们的小世界,在目前的阶段上来以快乐充满自己。
私欲分成两组:
1。食物、性、家庭。这是一种自然的所有人和动物都具有的 愿望。
2。财富、权力与名誉(基本上这两者是相同的)和知识。这是一些社会性的愿望。
今天这两组愿望都不再生长。它们似乎已经达到了顶峰、极点并仍然站在同一水平上。
不久,这些愿望将开始下降。人不会需要这一切,他将放弃他所“征服”的,内心会感到空虚,这都是因为预计不到新的愿望以及新的乐趣。在我们的世界上这六种愿望耗尽了自己,而这一点也是一个原因,其中的组件,促使我们超越世界之间的壁垒。这些原因都通过痛苦从背后来推动我们。

来自2011年6月10日的莫斯科会议的第一节课
暂无评论

道路上的障碍

精神工作

一般来说,障碍从两个方面来。在我想要完成给予的动作的那一秒,会立刻出现那些“有名的”问题:我为什么需要这一切,这份工作能为我带来什么,我凭什么要去听创造者,它到底是谁?如果我为了自己而行动,那么利己主义就让我随心所欲,总是支持我并让我感到所达到的成功。
也就是说,在真正的道路上人看不到成功,甚至一直都会遇到障碍和艰难,而在虚伪的道路上没有任何问题,无往不利。看上去障碍环绕着我,使我失去方向:无论是通过善还是恶的办法——即借助鼓励与惩罚。
所有这些障碍都是必要的,因为它们为我们指路,而且帮助脱离利己主义。其实这不是障碍,而是方向的调整。在每一步我们都要学习怎样把自己转到正确的方向——根据我的享乐的愿望和创造者给予的愿望,根据我们的卑鄙和创造者的伟大。
于是我们不断地接受来自这两种源头的信号:我们的利己主义与创造者;依靠着这些标记我们才能够调整我们朝向目标的方向。
这样一来,要将所有的不舒服的状态、困难、心的负荷、糊涂、烦恼、对创造者、精神工作和团队重要性的失去看成改正以及在道路上方向的调整。

来自2012年4月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遮挡利己主义的雨伞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光辉之书》,Truma章节,第759条:Nukva装置了自己之后,即由Aba ve Ima的parcuf建立之后, Zeir Anpin 和Nukva回到了 “panim be panim”这状态中,那时Adam(亚当)的这个形象,即Zeir Anpin,通过它的渴求进入Nukva。并在那里,在Nukva中获得了形状,然后根据它的形式来形成Briya世界的Adam sheni(第二个亚当)。关于它是这样说的:“根据它,相同的形象产生了”。
在《光辉之书》中唯一谈到的是灵魂之间关系之网里面发生的事件。这些关系的总和被称为“更高的世界”,而这世界的图像就在《光辉之书》中被描述出来:力量、光、各种各样的形式和形象。除了这些我们没有其他能想象的了,毕竟我们在它们之中生活。
我们每一个人单独都作为享乐的愿望,而在它之外,在我们之间的关系中是由光充满的更高的世界。于是,我必须把我的享乐的愿望“包起来”,似乎在影子下面隐藏它,对它来进行限制,创造屏幕和反映的光,甚至处在它的之外,在自己与他人的关系中。

《光辉之书》正好谈到了这一点:对他人而言,我来获得怎样的形式、怎样的形象。如果我这样去做,那么我就会发现我们在本书中所读到的。不然的话,我处在我的内部,在我的享乐的愿望中,并只能感到这个世界。
我们可以要么在自己内部,要么在自己之上、在自己之外来产生感受。“在我们之外”指的是对于亲近人的而言。 亲近的人是我们想要一起建立那种连接我们的网的人,而这就是“团队”。而如果我怀着这样的态度对待全世界,那么整个世界就算是团队。如果在改正我品质的时候我想要发现那股作为所有万物基础的力量,那么我就会按照品质相同的规律来发现它。一旦我与他人的关系获得了精神的形式、精神的实质——即真正的相互给予、相互担保的阶段,甚至在它第一个阶段上,我就会在其中立刻感到创造者。

来自2011年7月25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