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互担保:一个失败——大家都降落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有一个很简单的规则。如果具有巨大的愿望的利己主义者团结成一个相互担保的团队中,并彼此考虑对方,那么其中每一个人都会有信心并自动地停止考虑到自己。
这被灌输在事物本质中,而且自然而然地发生。人不再关心他自己,他似乎在空间中漂浮,他是自由的,因为不再操心他个人的事。此外,在这种情况下,朋友们迫使他去想他们。就这样环境影响到人,而最终大家都处在共同的相互担保中——这就应该是完美的状态。
如果其中的一个人从相互担保中脱离了,那么大家都会吃苦。毕竟在完整的系统中微小的缺点都延伸到所有其它部分上——就像全息图像那样。一个人脱离了,大家都会感到他们缺乏相互担保。突然间在他们之间浮现起让人担心的事情和问题,他们偏离了方向并在任何方面上都感到缺陷。
于是,首先,团队应该是巨大的,就像所说的那样:“多数民族——国王的伟大性”。这就是“六十万灵魂”这个概念的意义。此外,团队应该是完整的,并关心相互担保。如果朋友们担心,在他们之间仅仅相互担保的规律就占到主导地位,那么其余的一切就会自然而然发生——借助团队的力量、借助那个相互担保的阶段所属于的力量。这种力量被称为“sgula”:从朋友们达到的那个精神的阶段,这力量的作用大到物质的阶段。毕竟相互担保已经是精神领域、相互给予、从自己之内走到共同系统中的。
这样一来,朋友们达到这普遍的非物质之外的系统——他们达到处在他们之间的创造者。他们所达到的相互关联被称为“Malhut”,根据她他们越来越亲密地相互连接,越来越多地了解到创造者。
在这里可以提问:还能在哪儿?毕竟相互担保应该是百分之百的。没错。相互担保每次都是完整的,但每次都在愿望的新深度上。人在他的本质中发现越来越新的厚度并取消这本质,以通过自己的愿望能够连接到相互担保。这就是为什么他的容器,一方面,变得“更厚”,而另一方面“更纯洁”——借助屏幕和团结。
最终,根据愿望的新深度,在人的容器中每次都会出现新的光,创造者也会越来越清晰地出现。借助这一点,所有朋友们都被充满,达到他们的精神的状态,越来越分离物质,这物质世界越来越远地走到第二位,并这样大家都达到改正过程的结束。

来自2011年7月1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五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接受进行相互担保

暂无评论

我们都是悬崖上被打破的石头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什么是“努力”——这是思想还是某种动作?
答案:努力是内在的张力,其方向——反对着你的愿望。而如果你根据愿望行动,那么不会有任何张力。你可以付出生理上的努力,甚至精神的努力,但你的利己主义将会支持它们。
努力超越人的力量,反对着我内在的利己主义。那时我付出很多而最终相信,我需要创造者的帮助。
但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不被允许去想,我不会完成这一点。我必须开始!而创造者会为我完成这工作。如果一开始我会相信,我不会成功,那么我永远甚至一个动作都不会做。
于是我必须开始并在正确的地方去推,按照我的理解,在正确的方向上、在正确的目标。只有作为这工作的结果我将会发现,我需要创造者。而开始的一点是“谁也不会帮助我,只有我自己”。
一开始,除了我之外没有其他的。我没有耗尽我所有力量,我就不会感到真正的对创造者的需要。感到了失望才会联系创造者。这被称为“来自下面的唤醒”(itaruta de letata),像是“泪之门”
我会理解,没有创造者我就会无奈,毕竟我没有光、没有力量,以让自己与他人团结!我不能改正分裂!
分裂指的是光离开愿望。创造者对容器而言隐藏它的容器,而后者就被粉碎为碎片。现在需要,光就会回来,并开始照耀共同的给予的力量。只有存在这种共同的享乐愿望间的力量,那么它就会把这些碎片相连接。
光必须充满这个愿望之间的空间,就像水来充满许多石头之间的空间,而那时通过水它们相互连接。否则,谁、什么力量能团结它们,它们之间怎样才能有联系?需要某种能充满石头之间的空间的东西。
愿望间的距离继续存在,让它们彼此疏远的利己主义保留。曾经它们都是一个巨大的石头。但随后被破碎为许多微小的石头而彼此分离了。它们间的距离不会消失,要跳过这距离——似乎它不存在!
那时最高之光到来并连接它们,充满所有空的地方,似乎石头间的水。愿望被相互连接、被浸在同一的水中、同一的光中。
这样一来,甚至现在在我们之间也存在创造者!我们在我们间发现光全部的力量,在我们间有它的存在——毕竟水处在石头之间并充满那个应该由石头充满的空间。石头分散了,增大620倍,并且,水、光(Tora之光被称为“水”)必须帮助它们达到同样的“一个悬崖”的品质,但后者大了620倍。

来自2011年5月1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创造者显露自己的地方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为了达到共同的祈祷,怎样才能与他人的愿望连接?
答案:要理解,所有改正都是为了我们共同的一个领域——“地方”而发生。而如果我的想法不属于这个共同的地方,这就意味着,我处于在Acilut世界的Malhut之外,在无止境世界的Malhut之外、在团队之外、在这个能够发现创造者的“地方”之外(创造者被称为“地方”),也就是说,我处在现实之外。
毕竟就是那个它出现的地方被称为现实。而这个世界,在这里创造者是被隐藏的,不算是实际存在的。全部的精神的现实出现在我们的共同的kli/容器/愿望之中。

同样的地方
建立房子的“地方”

来自2010年12月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意图之门的房子》
暂无评论

进入精神世界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

问题:如果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意图虚弱起来,是因为头脑在试图理解文字?
答案:我们不要去注意这一点。上课时意图应该变得越来越强,因为朋友们一起必须去想这一点。而且如果他们每一个人都处在意图中,那么其他朋友们离开意图是不可能的。
在这里我们真的进入精神的而不是物质的我们彼此间的网中。如果我有意图把自己与“Israel(追求创造者的人)、Tora(光)和创造者是统一的”相连接,以便我、创造者和团队作为一个整体并仅仅显露光(这光充满全现实,一旦我们追求发现这状态,以及通过阅读《光辉之书》光要把这状态为我们显示出),那么那时这意图将会在我们之内“漂移”。
而如果我感到我的意图变得虚弱,在这里我百分之百地取决于所有其他人。
在这里,我们真实地在精神之网中工作。同时我们进入精神世界并在那里行动——根据我们能够保留意图并把“Israel、Tora、创造者”连接在一起的程度。
这样我们已经在精神世界运转,并必须只为自己显露这一点。于是我们要求光,以便光为我们显露。

来自2010年11月2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我们都是同一机体部分

人类、社会团结

laitman_2008-12-18_shest_w问题:虽然我们感到自己隔离开来的,我们之间的关系仍然存在,我们只不过感觉不到这连接,对吗?
答案:没错。我们都是相互连接,如一个机体,但这对我们自己而言,是隐蔽的。这样一来,损害他人时,我损害自己本身。。。
问题:人类与在整个世界系统中所存在的一切是有关联的吗?
答案:对,以完整的和谐的方式,就像是任何自然部分连接的那样: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人、精神的、创造者。
问题:所有世界是否由一个基本的物质而创造的呢?
答案:是,整个世界系统是同一的物质——接受快乐的愿望。
问题:我们都是同一机体的微笑的部分,但是自己觉得我们是分开的,虽然不是这样,是不是?
答案:是的。

暂无评论

个体的行为等同于全体行为

Baal Sulam团结

Baal Sulam《对<光辉之书>的前言》,第68项:

勿须置疑一个人的行为将引发整个世界的下降或上升。这是个不变的规律:全体和个体是等同的。所有在全体内发生的同样发生在个体的部分。反之亦然:个体部分所做的都发生在全体,因为如果各部分不按照数量和质量出现,整体就不会存在。由此可见,每一个人的行为都能够使整个世界提升或下降。

Baal Sulam《世界中的和平》

在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像共同机械中的小轮子,甚至该机械中的小轮子都无法自由自在地行动。单个小轮子只能和所有其他轮子一同转动,以便使机制能够执行共同的任务。如果只有一个轮子破裂了,并不被认为是一个轮子的破裂,而是依照它在整个机制中重要性以及履行的角色来评估的。

Baal Sulam《世界中的和平》:

集体拥有的只不过是其个体部件的所有。集体利益是所有个体的利益。谁损害了集体也同样会伤害自己,谁使集体获益,谁就分享利益,因为他是整体的一部分。整体并不会超过其个体部分的总和。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