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学家在寻找创造者

现实、世界、宇宙科学
原稿发表于 2011年4月19日

消息:美国的Tevatron对撞机发现了新的基本粒子存在的表现。这是新的粒子,不是希格斯玻色子。
这个发现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现在不熟悉的最基本的力量。我们了解四种力量:电磁、重力、强与弱核相互作用。这会是第五种力量。所有物理学的课文需要重新去写。
评论:科学家还要发现的不是更高的统一的力量、创造者本身。他们在我们的世界根据相同的规律无法发现这力量,因为它不会出现:它是给予的品质,而我们世界和我们是接受的品质。由于我们相互相反,所以我们无法感受到它。
但我们在这个世界却能发现它存在的必要。随后我们会理解,卡巴拉向我们解释——我们该怎样改变自己以去研究它,也就是实现品质相同的规律条件。

暂无评论

卡巴拉和7门科学

卡巴拉科学
原稿发表于 2011年2月21日

卡巴拉科学所谈的是精神世界、在自然中运行的力量。这些力量影响到我们世界的物质并在其内部创造各种各样的形象——充满它的全部的宇宙:非生命的自然、植物界、动物界、人类。但这一切我们是在我们头脑后面的部分的屏幕上看到的,于是我们认为这似乎是在我们面前。就这样我们为自己想象现实。
于是卡巴拉科学分离出这个虚伪的图像,虽然这种图像帮助我们认识到创造物的深度、其意图和创造者的性格。但,实际上,卡巴拉科学教我们怎样从这个外在的图像转到内在的、真正的状态——在那里只留下两种力量:创造者的力量和创造物的力量。
它们俩当然被分为许多部分、个别的力量和动作。但基本上所谈的仅仅是力量:接受的愿望、给予的愿望以及在它们之间所发生的。这就是整个科学。
如果我们去谈的这两种基本的力量的相互作用,那么我们就有卡巴拉科学。而如果我们谈论其在不同物质层面上(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和人的)的各种各样的结果,那么我们就有这个世界的科学。
理所当然,这些科学是真正的,那是因为它们向我们提供关于外在行为的知识,这行为是这两个内在力量的行为。然而,这些科学是很有限制的,只有在我们的狭窄的世界的边境中可以倚靠它们。
这样一来,卡巴拉科学为我们解释两个基本的自然中运行的力量,并作为其他所有科学的基础。甚至不仅仅为那些研读自然和外在世界的自然科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动物学等)作基础,也为那些直接涉及人的科学(音乐、舞蹈、绘画)作为基础。
这都包含于“七门基本的外在的科学”中,那是因为它们为我们提供关于感知方式和人感受世界的知识。

来自2011年2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卡巴拉和所有科学、宗教和哲学

卡巴拉宗教、信仰科学
原稿发表于 2011年1月2日

卡巴拉与哲学的不同在于哲学从事抽象的形式,而卡巴拉科学只有物质中的形式。于是哲学与现实无关,而卡巴拉像所有科学那样是确有关系的。只不过科学研究的是在自私愿望中感到的现实,而卡巴拉研究的是在利他愿望中的现实。
这现实是在同样的享乐的愿望中被感到的,只不过在一些情况下这愿望想“为了自己”而感到满足,而在另一些情况下“为了给予”。
这个愿望共有两种存在的形式。研究这愿望行为(这愿望渴求把所有一切吸收、接收到里面)的科学被称为物质的、自然的科学。“物质的”指的是怀着自私的意图而运转。
而对追求给予的享乐愿望的行为进行研究的科学被称为卡巴拉。这存在的形式不存在于我们的世界,只存在于精神世界。
于是我们可以理解,卡巴拉科学与其他物质的科学是相反的,毕竟它研究的是相反的物质的行为。在卡巴拉科学和物质科学之间的规律和规则有基本上的不同,然而它们都是利用同样的科学性的态度——遵循明显的事实。
就像物质的科学研究四个这个世界的自私物质的层面那样,卡巴拉以同样的实际的和科学性的形式来研究精神物质的存在——在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和人的层面上,后者在精神世界上、在给予中运转着。
但对研究的态度可以是科学性的也可以是宗教般的,基于信仰的,那时我们具有宗教而不是科学。如果这种不科学性的、基于信仰的态度被使用于我们的世界中,那么我们就有了“哲学”。

摘要:
物质可以为了自己或者为了他人而工作。在两种情况下(在更高的世界和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使用科学性的态度:根据经验、理智、明显的事实、通过研读物质中的形式。
除了这以外,在两个领域中可以存在另一个研读抽象物质的态度——哲学和宗教。

来自2011年1月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实质和哲学》
暂无评论

精神粒子的加速器

光辉之书现实、世界、宇宙科学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2月29日

问题: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们的自由选择在何地?
答案:我们阅读光辉之书,以实现我们的自由意志。不然我们不需要《光辉之书》,或整个卡巴拉科学本身。我何必要它呢?以便发现天上有多少天使?我知道天使的名称这有什么用?我毕竟不知道什么是“天”以及什么是“天使”,我只能给它们描绘出翅膀。
于是,我阅读光辉之书,研读卡巴拉科学,在团队里工作,以及从事精神的工作全部,以借助所有这些手段获得“奇迹的力量”(sgula)。
在我面前躺着的书籍是某种虚伪的设备,它把我与精神世界相连接。我意识不到精神世界并对其品质摸不着头脑。但卡巴拉学家说,我具有某种能把我与不熟悉的世界相连接的适配器。
假设,在量子物理学中存在“微观世界”这一概念——最基本粒子的世界。我感觉不到它们,虽然就在它们间存在着。可物理学家告诉,我们能够创造一台机器,借助它我们能够达到这世界,感到它。于是他们建立各种各样的设备、粒子加速器。
这样一来,我们具有了手段,借助它能够从我们感到的这个世界到达很内在的隐藏的粒子的世界。没有设备我们就没办法感到它,因为我们的感知感官没有在那个范围内运转着。
在卡巴拉科学中,我被给予手段——《光辉之书》的阅读,借助这动作我能够到达被隐藏的、精神的世界。而这确实有效!使用它吧,没别的!
但在研读卡巴拉科学过程中,通过使用你具有的手段,你本身发生变化,而该手段变为你的内在的工具。而从事物质科学的科学家自己不变化,仅仅改变他们的手段——使用更先进和强烈的设备。出于这个原因,他们研究的对象被称为外在的,人之外的世界。
而在卡巴拉科学中,我们忙于内在的世界,因为这样我们改变我们的本质。这样一来,我们立刻开始感到曾经不属于我们感受的范围内的现象。我们并没有提高我们内部里已经存在的敏感度,像一位对声音有更高觉悟的音乐家或者对颜色有更好的感知的艺术家。借助卡巴拉科学我达到这种状态:我内部里演变着不曾存在的品质。

来自2010年12月2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什么是灵感的公式?

愿望、思想科学艺术音乐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2月15日

任何艺术的种类:绘画、音乐、舞蹈——这些自我表现的方式也被称为“科学”,毕竟这都是来自同样的利己主义、享乐的愿望。就像我研究这个世界,也就是,对于光而言来研究我的自私的品质那样,我在舞蹈、绘画或音乐中来研究我自己的表象,在白的背景下。
两者都反映所存在的规律性。只不过在创造过程中我研究特殊的、个别的品质。而在普通的科学中,我研究我的愿望在我们的共同的自私的本质层面上,于是我们都发现同样的现象并把这叫做科学。
比方说,什么叫物理学?这是对我怎样在白光背景下看到我本质的研究。但我们都获得同样的结果,所谓的“事实”,这是因为在进行研究的层面上(非生命的自然、植物界、动物界)我们都含有同样的品质。
但也有更高的自私本质的层面——“人/说话的层次”。这个我们的层面是不同的,那是因为在它之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精神的根源和自由意志/自由选择,出于这个原因,在我们使用着这层面去跳舞、唱歌、绘画或者演奏了乐器的时候,我们具有很有个性的结果。然而,这一切都来自同样的享乐的愿望。
卡巴拉科学对感知现实提供了一个共同的态度。我们仅仅认为,严格的科学的规律和自由的创造性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两者都是我们自私的愿望的产物。但如果我们大家都做同样的动作,那就去想这形式在自然中是永久存在的,把它称作规律并基于这一点来建立科学。
如果我们创造音乐,那么第一个人创造这种旋律,第二个人又有不同的旋律,第三个创造的旋律也不同,具有千万种不同的旋律,所以我们说这不是科学,毕竟每一人想怎样就怎样去做。在“人的层次”已经无法准确目睹“科学的”规律性:心理学和所有 艺术(绘画、音乐、舞蹈)都属于这个层面。但这也是“科学”——即在白光的背景下表现出的我的愿望的形式,这些形式我能看到并研读。但只能借助实际。
只不过现在在人的层面上我们无法理解这些形式而已。当我们借助卡巴拉科学在自己内部里演变了这个“人”的层次,我们就会很明确地、科学性地来研究它,并会理解,我们为什么这样绘画、跳舞和唱歌,我们会理解这一切来自什么。那时这会变为明确的科学——在白光的背景下研究我们愿望表现的科学。

来自2010年12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与自然平衡的公式

暂无评论

卡巴拉学家是更高自然的研究者

卡巴拉科学自然、创造者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2月15日

不同的科学从事物质、享乐愿望的研究。我们研究愿望的非生命的、植物的或者动物的层面。我们通过研究其行为、检查其对不同影响的反应,并积累它们来创造科学。
对我们的物质——人的层面的享乐愿望——我们也能进行研究,检查并使用着数据,这样形成科学。也就是这样出现了卡巴拉科学!它仅仅来自人在自己内部所发现的经验性的结果。从天上没有降下任何书,也并没有从上面听到声音……
卡巴拉学家是研究自然的人,他显露自然普遍的力量。这力量创造全世界系统的能量。我们将此力量称作创造者,而且我们研究的正是它:我们对它能施加怎样的影响,并作为反馈能收到怎样的反应。这就是卡巴拉科学。
而我们能看到,关于这个世界的自然的所有科学(后者研究这世界的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层次),也是卡巴拉科学,都依靠对这唯一的全球性的力量的认知。 这唯一的力量影响着所有物质——愿望的层面。
于是卡巴拉科学是最普通的科学,因为它研究这个力量本身和这个力量对它创造的物质的影响。

来自2010年12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普遍的自然公式

愿望、思想精神自然、创造者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2月13日

很多人都明白,在世界上运转着一个唯一的力量——我们把它称作自然的控制。人们用不同的名称称呼它:一个力量、一个上帝。但这不是某种个性,这是规律、普遍的全自然的公式。这就是爱因斯坦所渴求发现的那一个包括所有的在任何层面上的自然规律,所有公式的公式。
这种普遍的公式,卡巴拉科学很久以前就发现了:一面有光(y),另一面有愿望(x),而在中间是函数(f),后者把它们两个相连接——借助反自私的屏幕。这就是全部的公式,而且它很简单!

我们的愿望“乘”屏幕并变得与光相同,而我们根据这公式的完成能够接受这光。除了这三个元素没有其他的!
但光是常数Const),它永远都不变。愿望,虽然它一直都发生变化,但这变化不取决于我们。我们的任务是一直都去支持屏幕——光和愿望间的平衡!
这是唯一的存在于自然中的公式。根据它可以发现所有化学和物理学(在愿望非生命的层面)的规律、所有植物学和生物学的规律(在愿望的植物层面)、所有动物学和医学的规律(在动物的层面)、心理学规律(在人感受的德层面),以及在“人”的层面上——更高领域(精神世界)的规律。
这个简单的公式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运转着。很可惜这里没有爱因斯坦——他会为这个而感到安心!虽然他寻找的方向是对的,因为它把光——生命与重量——愿望——物质连接了起来。

来自2010年12月1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从零到无止境的积分
与自然平衡的公式

暂无评论

是僵局还是进入新现实的入口?

人类、社会早晨课程科学
原稿发表于 2010年7月16日

问题:量子学的物理学家在他们的研究中越来越糊涂,虽然他们付出的努力和金钱日益增加……
答案:所有我们科学的问题在于我们不能把所有现象与一个根源连接。我们的科学方面的研究进入了死胡同,而在这种情况下要做出质量上的、新的跳跃。为什么会这样?那是因为在那里我们被分离、分散和分裂。
我们靠着自己的本质进行研究,而我们的本质变得更加自私和支离破碎。因此,我们不去走“结合所有现象”的道路,我们不去找能团结所有一切的那某种物质。在这一方面,只有卡巴拉科学才能帮助我们。
我希望,在经历了所有的糊涂之后,我们将会看到两种在全世界系统中运转的力量。那时所有单独的科学将会团结为一体:生物学、动物学、心理学、医学、量子物理学等。
毕竟如果借助卡巴拉科学,科学家能够发现共同的基础,(所有适合非生命、植物、动物和人类的层面上的行为规律都来自它),那么他们将会看到,所有外在的行为都基于这两个自然中存在的力量——给予和接受。
除了这两种力量之外,只有在不同状态中的它们之间的结合,不同的它们灌输对方的程度来创造所有层面上和所有万物之间的部分。

如果科学家将会理解这一点,并开始从两种力量的角度来研究所有现象,那么科学就会走出死胡同。那时他们在非生命的、物质的、动物的和人类的层面上所发生的事件之间将会找出相似点。毕竟这都是同样的创造者和创造物结合的形式。

来自2010年7月16日的早晨的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对〈Panim Meirot之书〉的前言》
暂无评论

卡巴拉是智慧还是科学?

卡巴拉问答

Laitman_2008-08_8314_wp问题:我在卡巴拉的国际网站上看到有36种语言,其中有的语言把卡巴拉称为科学,有的语言把卡巴拉称为智慧,那么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会这样说吗?
答案:科学和智慧之间的区别在于,科学是借助我们物质的五个感官来感知的。我们建造的机器只不过延伸了我们感官的范围。因此,科学就是物理学、化学、生理学、动物学、植物学、地理和历史等,也就是我们每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通过五种身体的感官能够去研究周围的世界,这都可以被定义为“科学”。
卡巴拉研究外在的、存在于我们周围的自然范围,是我们借助五种感官感觉不到的那个层面。因此我们首先要在自己内部演变出额外的感官去感知这个更深的、更内在的、被隐藏的自然层面,从那里向我们发送控制信号。地球上我们人类社会所发生的那一切都受这个层面的控制。这个被隐藏的自然层面就像一张不断渗透我们的力量之网,它传给我们指令,并控制地球上的所有事件。
想要到达那处于我们世界之外的控制我们的层面,我们就要开始在自己内部创建所需要的感官和感觉。只有这样才能去探索那更高的层面。因此,卡巴拉科学首先要求人自身进行改变——要建立一个他五种感官之外的额外的感官。所以它不是普通的科学,它被称为智慧。因为人首先要扩大自己感知的范围,增强自己的感知的能力,只有在那时,人凭借这一切才会开始发现那个更高的、处于我们外部的、普通人感知不到的自然层面。
因此,卡巴拉不像其他的研究物质世界的科学,它探索的范围超越这个世界,所以它也被称为智慧。因此,当卡巴拉具体地告诉我们它在这个世界上所能应用的、什么力量在管理着我们的世界,以及在我们的世界中更具体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们就说卡巴拉是科学。而当我们仅仅研究我们世界之外的自然层面及在那里所发生的一切的时候,我们就说卡巴拉是“智慧”。也就是说,卡巴拉科学或者卡巴拉智慧包含了两个部分:可应用于我们世界的科学及在我们世界之外的智慧。

来自节目“提问卡巴拉学家”。您如果想要从莱特曼博士那儿获得您的问题的答案,请在这里提问
暂无评论

精神的显微镜

卡巴拉早晨课程科学精神
原稿发表于 2009年12月13日

Laitman_2008-09-25_7411_w精神世界是根据法则运转的力量的世界。我们理解一部分法则,一部分理解不了。就像普通的研究这个世界的自然科学那样:一部分我们清楚、能理解;另一部分是被隐藏的、不清楚的。
但是对精神世界研究、知识积累和使用精神力量的方法应该是严格符合科学性的、怀着合理的态度的。如果我们来研究自然,这些都很重要。毕竟今天所隐藏的,明天将会显露出!
卡巴拉科学给予我研究的工具(Kelim),就是我内部里的那个“显微镜”。借助它我能够“看见”精神的力量、给予的力量并感到它们。因此,我自己必须获得给予的力量,测量、看到并认识它们。毕竟人的感知过程是在内部里发生。
获得了给予的品质之后,我来发展它,并像特别敏感的显微镜一样,能够以不同的方式来调整这个品质,还能进入物质(愿望)的深处,甚至在这个品质中凭借我感知容器(Kli)的敏感度能够分别各种现象(给予——品质)。
在普通的科学中我们总是扮演工具的角色,因为对自己而言我要感知所有一切。在卡巴拉科学中,我们则有意识地将自己当作研究的工具。而研究本身是严格符合科学的。毕竟在离开我们的本质之后,我们的研究变得绝对客观。
之于这一点有许多卡巴拉学家的名言:“从你的行为我来感知到你”、“认识到你的创造者并为它服务”、“老人小孩都会认识我”。
在整个世界系统中仅有两种力量和两种品质:享乐的愿望(即接受品质)及创造它的光(即给予的品质)。其余的一切都源于它们。
在数学中也是这样的:有零,也有与它不同的,所有的计算都源于这一点。在物理学中也是这样:存在两种彼此相反的力量。在最高之光中也是这样:一旦出现了比光稍微暗一些的光,两种品质就出现了——所有的发展就起源于这里,卡巴拉科学也开始于这一现象。
因此学习卡巴拉科学的方法和学习任何其他科学都一样:只能研读两种力量(现象)之间的区别。假设一:我们放大“区别”,似乎是用显微镜——这被称为“分析”;假设二.:相反地,通过研究这些力量之间的团结,研究它们的相互关系——这被称为“综合”。
整个科学的目的就是研读两种力量之间的相互关系,也就是创造者(给予)和创造物(接受)在所有阶段上的表现(在共同的愿望——物质)。只发现并研究一种力量是不可能的。因此,借助分析和综合我们来研究它们的相互作用,进而作出关于它们的推测。但是“没有创造物就没有创造者,没有创造者也就没有创造物”。
因此,只谈论一种力量和品质是不对的——这不算是科学的推测,而只不过是抽象形式上的推理。我说:“给予的品质”。什么是“给予的品质”?它向谁给予? 影响着谁?在哪里表现出来? 你怎么知道这是给予?
只有你目睹了相反的现象——接受,你才能知道。不能随便说:“这是加号”。 对什么来说这是“加号”?
减号在哪里?只有有了两个你才能进行分别。所有科学都被给予了两种对比。在所有世界中除了这两种力量之外,没有其他的了。
于是,这种态度在卡巴拉科学中是被严格要求的。假如你脱离了物质和物质的形式,那你就进入了神秘学的领域。

来自:2009年12月1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科学的特点》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