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秒之间的无限生命

精神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2年4月17日

问题:为什么两个阶段之间的转折如此危险,创造者不是在控制所有在运行的相反的力量吗?
答案:我们的主要工作集中在两个阶段中间的过渡,而不是在稳定状态上。当我已经处在某种阶段上,我只是为了更深入了解和分析这些状态而工作。
在我们的世界我们认为,最主要的是已达到的状态,而不是朝向这状态的道路。但在精神世界最主要的是过渡,而不是状态本身。
在某一个特定的状态我们停留的时间取决于显露它所需要的时间。
这可以是一秒钟,随后发生过渡,然后又是一秒钟的状态,又过渡。于是一位哲者曾经跟他的徒弟说,在几分钟之内他经过了四百个上升和降落。
在精神世界我们感到相反的不同的维度,在那里我们超越时间、移动和空间的限制,就是因为我们渗透我们世界的每一秒之间。在我们的世界上每一秒钟一个接一个地不断度过,而精神领域处在它们之间,那是因为精神的生命是在过渡中,而不是在状态本身。
静态是死的,在精神领域它没有被顾及到。静态存在的目标只是为了令人对当前的阶段进行总结,每一阶段都含有许多其中的小阶段之间内在的过渡。于是,处在精神世界的人经历不断的变化,并没有宁静。
精神的概念超越我们的坐标轴:时间、移动和空间。毕竟在我们的世界每一秒之间没有中断,对于时间、对于空间也是这样。而精神意味着你处在这一秒和下一秒之间,你深深浸入它,并这样进入精神的维度。

来自2012年4月1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物质世界要保证独立

愿望、思想精神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11月23日

问题:如果我们不改正属于动物层面的愿望,为什么会需要它们?这种愿望有什么用?
答案:我们需要这些愿望是为了能够存在于精神世界之外。这种愿望为我们提供一个在不依赖于精神世界的情况下,在不受那世界的影响下,实现上升的机会。多亏这一点,我们才能够在没有精神恩惠的情况下来生活。我们每次都要自己来决定,是否值得与亲近的人、团队相团结。偶尔我们却想放弃一切并离开,而且我们的确有这种机会。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仅仅有与团队相联的愿望,那么我们就会像是一群蚂蚁。因为我们毫无选择会被迫去过社会生活,但这样又会属于动物性的、肉体的层面。
然而,我生活在我的肉体里之时,可以追求,也可以不追求精神领域。这让我变为精神的人,毕竟我是本身在不顾我天生的、原初的愿望的情况下来获得给予的形式。创造者在我内部创造了这邪恶的基础是为了让我通过克服它而变为自由的人。而我本身,依靠我的选择,来决定我是否想要一切是这样。
不然,我仅仅会生活在精神世界的动物的阶段上。我会作为“天使”——即处于本能去爱大家的“精神的动物”。

来自2011年11月2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Malhut婚礼的邀请

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11月23日

谁想上升到Acilut世界?而你在叫喊:我!
但首先展示一下:你想什么以及你有多想,我们来检查你——看你能不能做到。在Acilut世界有Hohma之光,假设你像第一个人,即Adam Rishon那样,突然间想要偷走此光,那会怎么办?
于是,存在这么多过滤镜,它们检查和搞清楚我们的意图。我们看到,我们好不容易地进步并进入Acilut世界。我们站在墙洞旁边以及在敲门,而门却打不开!我们继续敲门并叫喊:“Acilut世界的Malhut,你怎么不给我开门?”
而她说到:“你不适合我……
但为什么?!
你仅仅考虑你自己,而我想要你去考虑我。难道你照顾我,难道你担心怎样为我做好,怎样充满我呢?你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礼物,也就是说,你会不会做一些为了给予的动作?你有这种意图吗?
你甚至一个关于我的念头都没有,你唯一想的就是你自己。你想来到我这儿,即富有的新娘这儿,以抢走我所具有的一切,并跑到你的世界,跑到你的朋友们那儿。我怎么能让你进去?
这就是我们的状态……出于这个原因,存在各种各样的帮助我们改正自己的系统。借助这些系统我们能够清理自己、上升,脱离所有关于窃取的思想和愿望,为了让我们开始想给予,牺牲自己。
借助这些系统我们检查自己并进步。Malhut也检查我们,为了最终让我们作为目击者和嘉宾参加她的婚礼。

来自2011年11月2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精神世界特别简单!

会议、活动、对话精神
原稿发表于 2011年11月20日

没有更高的世界。更高的世界是我们之间的团结。如果我们感受到这团结,那么在其中我们将会感到更高的世界。他不存在于我们之外的某种地方。精神世界本身不存在。我们自己创造它,形成它。
有简单的更高的光,也有站在光之中的一点,它被分为许多部分。如果我们把这一点连接到一个整体,如果我们团结其所有部分,那么它就会变得像光一样,并根据品质相同的法则变成一个巨大的为光的容器/kli。
这样一来,黑色的无止境光之间的点就变为一个伟大的包括全部光的容器。没有团结这一点的所有部分,就没有容器,只不过会存在一个黑色的点。“永远存在的”(yesh mi yesh)是光,而“从没有中创造的”是微小的愿望,我们还无法感到它,它还不是创造物。

来自2011年11月18日的Arava会议的课程

暂无评论

心中积累的知识

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10月31日

问题:我发现我一点都不理解,也感觉不到《十个Sefirot的研究》。我该怎么办?
答案:在我的书中写到,我1982年研究了这一关于Acilut世界的章节(但也许又不是第一次)。过了30年,而我还不能说,我已经绝对地了解一切……
Acilut是进行改正的世界。你们意识不到这是多么复杂的系统,毕竟你们只能看到这个世界。你们感觉不到,创造物有多么伟大、多么巨大,它包含了所有世界,甚至无止境! 我们感知不到,这是什么,毕竟我们习惯了只有在我们的微小的圈中行动,以及根据这些措施我们来判断其余的一切。
我们阅读《十个sefirot的研究》是为了吸取最高的光。我们谈得越多,我们就越快会意识到我们是由部分组织的。这帮助我们确定,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并吸取光。借助上升和降落,请求(MAN)和来自上面的答案(MAD)我们来进步。
通过研究主要是做出一个推测:你需要使你返回到根源的光,后者会向你显露这更高的系统、这网。只有那时你会理解,在发生什么。不然的话,你只会机械地把词汇背下来。
如果你研究只是为了在头脑中积累知识,那么你就会白白地浪费时间。你可以用术语并在我们面前作为伟大的聪明者,但全部的研究过程是为了在那时你去思考我们的团结、连接并寻找那个能让我们诞生的光。
现在,当我研究关于精神的胎儿之时,我必须渴求变成胎儿!这就是我所需要的。
不然,去阅读“SAG——给予者”有什么用,要是你不懂得什么是给予,或者“阶段4的屏幕”——如果你感觉不到屏幕。如果我们没有吸取光,这都是没有基础的阅读。通过这样阅读你会更偏离真理——毕竟你会认为你已经长大了,并了解了一切。

来自2011年10月3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团队是我的帆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9月21日

我们不能直着走,但我们能够建立团队,团队会又会从积极的或者负面的方面上影响到我们。从积极的方面上——环境会在人内部中显露额外的愿望、憎恨、渴求达到他人所具有的那一切。
从负面的方面:环境为人显露,他与他人相比有多么小,不能与他人在一起,他反抗大家,而且团队借助卑鄙感受和对未来的担心来折磨人。
也就是说,环境既从积极的而又从负面的方向来驱使人,让他对着风以“之字形”轨迹往前进步——让他对准目标。就这样他显露出额外的渴求,后者补充原初的愿望。这愿望是创造物本身在人内部灌输的,并处在由创造者唤醒的人内部里的信息基因(reshimo)中。就这样人进步。
基本上,这个工作就是建立一个能影响到人的环境。看样子,人本身创造这种影响,而且根据这程度他来为环境的影响张开自己。如果人没有在团队身上付出力量,那么他就不能对团队而言显露自己。
这从照顾孩子和宠物的人的例子来看是很明显的。我们在某种对象的身上付出的越多,那个对象对我们而言就变得越亲密和心爱。于是我们对相反的作用开始产生很敏感的反应,并这样为爱和关系敞开自己。
类似的事情对于环境而言也在发生:你对环境付出得越多,环境对你就变得越宝贵。那时你以受到环境的影响将会敞开你自己,你会安排那些让你反对着你的利己主义的、根据“之字形”轨迹向往创造目标那儿前进的手段。
就这样我们来完全地结束我们的努力 :“你不要相信,有人付出了努力,但没有达到他们所渴求的!”。

来自2011年9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这种感受你无法误会

精神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8月14日

问题:我怎样才能知道我是在给予,而不是在接受?
答案:你会发现你在给予,是当你感到这一切都是由光的力量完成的,这光穿上你,创造者借助你来行动。而你是个那幅穿上你的力量手中的工具。那时你就真的会给予。
你给予当你处在自己之外——在他人内部中并在这同时感到很愉快,在你之外你来进行更高的动作。而在你内部光行动着。有一种驱使你的、为你指向的内部里的精神。这种感受与任何事都无法混为一谈!
但这感受就是你曾经被迫去进行的动作的结果。主要是要渴求团结!就像你试图开动那辆车,一次又一次地,而最终它会启动了!

来自2011年8月1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没有愿望就没有光

愿望、思想我像创造者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7月1日

问题:没有容器(愿望),就没有,这意味着什么?
答案:想象一下,生病的时候你去用餐。有一桌子美食,大家都大有胃口,而你不怎么想吃。
假如是昨天,你就会很愉快地跟大家吃,享受美味的食品,而今天你感觉不到任何味道,看起来桌子是空的,没有食品。
这就被称为愿望的、容器(kli)的缺陷。谁的胃口好,谁就被充满,感到满足,谁没有胃口,谁就感觉不到满足。
在我们的世界上,我们仍然发现各种各样的满足,虽然这仅仅是物质,而不是满足感。在桌子上放着的美食诱惑一个人,而另一个人感觉不到任何满足,但他们俩都看到一盘美食!在精神世界就不一样了:你有了胃口,光、满足才会出现。
想象一下,你和你的生命中的好朋友坐在一起。你看着充满美食的桌子,而他什么都看不到。他甚至一盘都见不到——精神世界中就是这样的!
在物质世界,我们也偶尔说:“我看不到可吃的(我想吃的)东西了”,虽然眼睛在看着食品。然而,因为在精神世界的满足没有物质食物的外壳,我们就不能看到它们。
换句话说,我们唯一缺乏的就是容器、愿望、胃口。我们现在所得的病被称为“利己主义”,于是我们看不到精神的满足。
在我们面前——满足的海洋,在我们面前不仅仅是“这个世界”,而是无止境的世界,所有世界都在这里,就在你的旁边。而你看到的不是所有世界,而是“这个世界”,那是因为只是对它你才有胃口。你天生就有这种愿望:只有在这里才能感到有胃口。
你对精神世界有胃口之后,才能感到它。只有这样你才会发现光。光存在,就在这儿!只不过你不能发现它而已。根据你对光的愿望,你将会发现你在缺乏的它的部分。
那么怎样才能提前知道,我们要发现什么——毕竟我们连一次都没见过光,甚至不懂得它是什么?如果有人描述我看到光的滋味,那我还会理解。
于是在我们内部唤醒“数据基因”(reshimo),即某种不明显的未来满足的感受。随后我来到团队、书籍那儿并能够听取这(即唤醒自己)对我有多么重要。可是在没有愿望、没有要求的情况下,我们无法发现精神领域。
诚如斯言:“在精神领域没有强迫”。所有满足都在你面前,来拿吧!你自己不想,那么何必在埋怨?你自己不渴求它……

来自2011年6月2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两个范例——两个世界

现实、世界、宇宙精神世界机构
原稿发表于 2011年6月20日

文章《对卡巴拉科学的简介》(Ptiha),第11条:现在我们就能理解精神和物质间的区别。如果享乐的愿望达到了其最终的发展阶段,即达到的“阶段四”(bhina dalet),那么这种愿望被称为“物质的”并处在我们的世界中。而如果享乐的愿望仍没达到其最终的发展阶段,那么这种愿望被认为是精神的,以及它符合四个ABYA的世界,后者都处在我们世界之上。
在哪里控制着享乐的愿望、为了自己而接受的意图,在哪里有私利,在哪里我通过自私的范例、天生被灌输的“这对我有什么用?”的意图来看现实、自己、世界和他人,就在那里看到物质的世界。
像这样我诞生了,像这样我长大了,而就不能以不同的方式去看待。我只认出对我好的、有好处的或危险的、有害的事情。总之,仅仅看到那些我享乐愿望能收到满足的东西,或者以避免痛苦应该要远离的事情。我注意不到怎样才能给予,我只看从谁那里可以收到。这种在我面前显示的图像被称为“这个世界”。
如果我改变了我的范例、我的对现实的感知,并渴求只有从“能给予谁以及多少”这角度来看,那么我已经看到将来的高于这个世界的世界。那时,我当然看到在精神领域中想象的其他形式、其他态度——而这就是精神的世界。

来自2011年6月20日的《早晨课程》第四部分,根据《Ptiha》
暂无评论

两种世界、两个极点

女人精神发展我像创造者现实、世界、宇宙精神工作

问题:卡巴拉的原文对男性和女性所发挥的作用有什么区别?
答案:原文根据每一个人的灵魂根源来影响着他。所以没有一抹一样的男人和女人。对每一个人原文以不同的方式施加影响。各有各的创造者,那是因为我在我的经过改正的愿望中来发现它。出于这个原因,创造者对我们每一个人而言都是不同的,我们无法比较它。
当我们愿望团结在一起,以及我们每一个人的愿望变为一个共同的愿望之时,即每一个人仅仅感到一个共同的愿望,那么这是创造者、这普遍的光对所有人变得单一。而在此之前,总有差异:究竟什么是那个光。我们无法相比我们的感受,又不要这样去做。
男性和女性也是这样——他们的感受有所不同。毕竟男人和女人对这个世界的感知也不同。我们理解不了对方,我们属于不同的世界。我们思考方式不同,感知的方式不同。我们干脆以某种方式学会了补充这一点并共同生存。但实际上我们根本就不同。
在精神世界也是这样。没有发生改正,所有感受、灵魂和愿望没有融合为一之前,我们每一个人,尤其男性和女性的部分,是两种极点。

来自2011年6月10日的莫斯科会议的第2节课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