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创造者行动的时间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什么叫“保留意图”?就我个人感觉,在这里没有人移动、任何发展。怎样才能演变意图?
答案:通过阅读《光辉之书》,我与我的朋友们玩一场游戏。无论我们对这些词汇的理解程度有多少,无论我们听见了半句、几个单词还是全部的句子、所有单词——我们进入的深度或多或少,这样谁都会。但游戏是,我把所有单词都与我们之间的关系相连接。毕竟本书描述的是我们应该是怎样彼此连接的。我不清楚怎样,但书上写了。所以,在阅读本书的时候,我试图思考,什么叫以这个或那个形式相互团结。
比如,有这么一句:“‘为了创造者行动的时间’……那是因为‘他们违反了你的Tora’”。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人忘记了为了给予的意图,这就意味着他“违反了Tora”。那时是“为创造者行动的时间”,亦即你又要回到同样的意图、与朋友们在相互给予中的同样亲密的关系,那是因为你愿意建立为了显示创造者的“地方”。你这样去做,以给予它显露的机会。这就是它作为给客人安排一桌美食主人的满足。
你为了什么而阅读《光辉之书》?你在哪里想要实现所读到的,在哪里想要显露它?在你们之间改正了的关系中。没有其他“地方”。只有在我们之间,如果我们成功地建立正确的相互给予中的关系,这就会显露出来。
于是我们尝试寻找:是什么线、什么网使我们互相联接,这个网应该是怎样的,在哪种愿望和想法中,在我们之间的何种渴求中,它应该有什么表现,什么是这网的公式,在这网中应该使什么力量行动?这就是我想要知道的!而《光辉之书》则描写这一切。

来自2011年7月12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向世界照耀爱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我们继续从事我们内在的团结和彼此间的连接,我们在外在的世界上也能够更爱对方吗?
答案:不只是我们,全世界都会这样。毕竟这都是一个系统。而如果我们在我们的阶段上(比全世界更高的阶段上)试图将我们所有精神的部分接近以连接它们,那么这样我们会让物质的部分,即人们,也彼此团结。
毕竟所有人都团结或者分离。这是同样的灵魂,只不过它们将自己和它们之间的关系从这种所谓的“这个世界”角度来想象。你所看到的是同样的处在同样系统中的灵魂,只是它们这样感到自己和它们之间的关系——如同我们的虚幻的世界。
而且,如果我们尝试建立这种关系,毕竟我们与全人类都处在共同的系统中,只不过在更高的感知和理解阶段上,那么这理所当然地会影响到其他所有人。

来自2011年7月14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不可能爱两个对象

光辉之书精神工作

问题:能不能向创造者请求这个和那个?
答案:“这个和那个”意味着没有愿望。愿望应该是完整的。
最高之光可以满足许多愿望。但它怎么能把许多满足放入一个愿望?在这种情况下,这就还不是愿望。
你是个愿望。这愿望是不是在想一些什么?是的。它想要什么——它就接收到什么。愿望不能渴求两种满足,毕竟这是一个愿望、一个容器。而如果你渴求几个事物,这就是你的愿望还没有获得正确的形式。
不能去爱两个对象。毕竟你渴求与你被爱的对象相连接。无论这愿望指向什么:食品、性、家庭、财富、名誉、知识还是对精神的领域,愿望都应该是完整的:“我渴求!”

来自2011年7月8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让我们活着!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问答

《光辉之书》,Truma章节,第432条:……世界所有居民都知道,他们会死去并化为尘土,于是其中的许多人因为感到恐惧,所以回到主人身边并害怕在它面前犯罪。
问题:
什么叫“去世”?
答案:“死”或者“活”都用在谈起愿望的时候。根据《光辉之书》“活的”意味着“进行给予的”,而“死的”意味着“接受的”。
在精神领域,生命、死亡都不存在。只是在我们的世界我们谈到生命和死亡,那是因为我们感到一个生存的形式,也看到,这种形式似乎对我们而言消失了。我们认为,当身体呼吸时,他就有生命,而死亡发生在停止呼吸的那一刻。
但对感到精神世界的人而言,这种分别看起来特别奇怪:我们怎么能根据这种特点来确定存在的和不存在的、活的和死的之间的区别?毕竟人开始感知不同的生存的形式,并对他而言物质的对生命和死亡的概念不再存在了。
如果人转到更重要的感知,而对他来说,给予就是生命,而接受算是死亡,那么他从动物的阶段上升到人的阶段上,并把生命称作在人类阶段的生存,而死亡——在动物的阶段上的生存,而并没有把生命和死亡与动物性的身体的存在而相关联。
那时这个动物性的身体似乎不在人的感受中存在了,它对决定人的状态、生命和死亡失去了重要性。
甚至如果身体死亡了,人已经处在愿望的另一层面上,他对精神领域而言来感到生命和死亡,而且与精神领域融合起来。
于是,这个世界已经没有给他做出在灵魂发展过程中的中断。

来自2011年7月8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地狱之火

光辉之书精神工作

《光辉之书》,Truma章节,第443条:地狱里的罪恶的判决是为了给犯罪者量刑。然而,地狱是日夜燃烧的火。就像犯罪者由邪恶基础的火被加热,以强烈地(这由邪恶基础导致的)违反Tora所说的。就这样在地狱里火来烧毁他们。
地狱是把利己主义揭露为邪恶的阶段,当人感到他是接收者,而耻辱的火燃烧着他。就这会让我们发生改正。此外,在这个“地狱”状态中,人具有一切,就是没有给予的品质,于是人会感到痛苦。我为了我的利己主义具有所有福利和满足,但我却不渴求它们。我想给予,因为这样我会对创造者很亲密。我不愿意作为接收者!这就是地狱。

来自2011年7月8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怀着愉快的心情学习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在阅读《光辉之书》时不要忘记意图,并在词汇背后想象感情上的图像。我们感情上的图像应该包含两个组件:
1.    愉快,因为我们接触到Tora——即某种崇高的,我们仍然重视不了的事。
2.    与Tora真正团结的融合的愿望、需求。
于是我需要因为尊敬Tora而感到快乐,需要意识到目标的重要性(我们怎么都与这目标有关),以及需要渴求变得值得这些所有给予的品质,以便它们能穿上我,我的精神的容器,进而我才会真的开始给予、照耀光。

来自2011年7月6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为了失去的时间而可惜

光辉之书精神工作

问题:怎样才能保留稳定的意图——在《光辉之书》中谈的仅仅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吗?
答案:主要是意图。如果能够怀着正确的意图听取《光辉之书》中的文字——那就听吧。如果不能一边听取,一边保留意图,那就宁愿留在意图中。
在阅读所有其他卡巴拉的文字时都存在同样的条件:一直都处在“光改正我”的意图中。一般来讲,人生的每一秒都要怀着意图。如果人不能保持意图,那么真遗憾,他只是徒劳,并且浪费时间。

来自2011年7月7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通过愿望之棱镜看世界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们付出的努力怎样影响到世界?能改变什么?
答案:世界本身并不存在。你的努力在你的内部建立了这个现实。今天你看到它怎样,它就怎样。但随着你的努力,你来创造不同的现实、不同的世界。你尝试建立怎样的现实,它就会怎样。
如果人没有在自己内部、在由他积累和团结的愿望之中来形成精神的领域,那么精神领域就不会有形象和特定的图像。
我们要更多地去想这一点,以习惯这种现实的感知。这跟精神领域的达成没有任何关系。我是说,我们世界中的还没有进入精神领域的每个人,能够开始这样为自己去想象现实,为这做练习,甚至开始受到某些感情上的印象。
问题:但是我们互相团结的努力怎样影响到我们内部最深的、不渴求团结的愿望? 这种感觉会出现:在我最深的那部分中我没有任何与他人连接的渴求、愿望……
答案:我是由许多各种各样的、不同aviyut(厚度、粗度)的层次的愿望组成的,包括那些一直到改正过程的最后都没发生改正的愿望。这些愿望在我内部以各种不同的、我确定不了的组合浮现。我要让它们尽量获得精神的形式,也就是说,要团结愿望,那些我认为是陌生的、被我拒绝的、憎恨的、不愿与它们有任何关系的愿望。“它们究竟是什么?我为什么要与它们团结?……
如果他们像我一样具有对精神领域的渴求,我必须克服这反感,并试图与他们团结。暂时只有跟他们团结。如果我们试图超越我们之间存在的反感,并相互团结,那么我们为了发现更内在的阶段就来建立“地方”。
问题:有时候出现这种感觉:你好像站在一堵墙面前,尽量试图突破它,但什么都没有发生。在这种状态中应该做什么?
答案:请求朋友们的帮助……

来自2011年6月27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所有万物的灵魂

光辉之书精神世界机构

《光辉之书》,“Truma”章节,第217条: “所有万物的灵魂”是个从“复活世界的”、Zeir Anpin的Yesod那里悬浮的灵魂。而因为属于它(所有的祝福都来自它)以及处在它之中,而且它充满和祝福Malhut(在下面),那么来自它那里的灵魂却有权力祝福这地方、Malhut。
Malhut是个愿望,在其给予的意图中,它每次都获得新的形式,并感到她从Yesod那里获得满足。这就意味着Malhut根据品质相同的法则变得像Yesod一样。其实她变得跟前九个sefirot(精神的对象)一样,那是因为Yesod包含了那些九个sefirot。
当Malhut与前九个sefirot变得相同,这就意味着,创造物以某种程度与创造者相同。根据它们之间的相同的程度、根据品质相等的程度,Malhut来获得跟前九个sefirot同样的形式并处在与它们的团结和融合中。

来自2011年6月21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控制空白之处

暂无评论

让书籍谈起我

光辉之书精神工作

问题:一方面,我们的工作是改正我与亲近人间的关系。另一面,改正来自《光辉之书》。怎样把这两者相连接?
答案:改正来自光(光在卡巴拉学家的原文中隐藏着),如果我们渴求获得感受、理解、达到卡巴拉学家描述的那个现实,以便我们“穿上”那些文字所描写的内容。我们向往处在那个我们彼此间的关系系统中。
这里所谈的是所有灵魂间的关系——直到我们达到团结,建立统一的体系——无止境世界的Malhut。如果我们在“爱邻如己”中渴求达到这种团结,如果我渴求这一点,那么书就会谈到我。那时我从书那里受到进行改正的力量,并逐渐地借助阅读而进步。
其实,书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借助对它的阅读,通过渴求处在那个统一的系统中,我为自己引起那个确实处在无止境世界中的Malhut之场的影响——并这样达成它。

来自2011年6月20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 下页
上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