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与爱情

卡巴拉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在卡巴拉中通过什么步骤才能够获得智慧与爱情?

答案:哪儿有智慧,哪儿就有爱情,并且哪儿有爱情,哪儿就有智慧。

智慧被称为Chochma之光, 它在Hasadim之光内蔓延。

Hasadim是衷心、无条件的绝对的给予之光,它超越所有的问题、超出所有理性。

超越并不意味着你没有理智,恰恰相反, 你拥有巨大的理智,仍任你准备放弃一切。正好在这种现实里,你开始感受到创造者,并在这体验到爱情。

来自:2019年3月24日用俄语讲的课程
#248688
暂无评论

当你痛苦时,你应该请求什么?

利己主义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当一个人在经历强烈的身体痛苦时,应该请求什么?

回答:当你在经历强烈的痛苦时,转向创造者并问它:“这痛苦的原因是什么?”

原因是利己主义,光的对立面。没有别的了。

为了把痛苦转化成喜悦、健康等等,你可以请求自我改正,因为痛苦的状态把我们推开,使我们远离创造者。

来自2018年4月11日在线研讨会
#240247

想什么就请求什么!
怎样去看主任医师
不找镇痛药——寻求治愈

暂无评论

一切都在光的影响下改变

利己主义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

Rabash,“关于朋友的重要性”:当一个人看到自己有比他朋友更好的优点,比他朋友更有天赋,并且比他朋友具有更好的品质时,他如何能够认为他的朋友比自己更伟大?

是的,利己主义总是陷害我们。但是在光的影响下,一切都会改变。

我们只是利己主义者,我只有百分之一百的利己主义。就光对我的影响而言,它在稍微削弱我的利己主义,并且我开始感觉到他人是在我之上的。

我开始明白,我在以前和现在所看到的不同,仅仅取决于光对我的影响程度。而且其中没有真相。

因此,如果我想要更接近创造者并变得像他一样,那么我需要光尽可能地照在我身上。同时,我会明白那时我将看起来像最底层、最慢、什么都不懂的人。但是我不在乎。相反,这让我感到愉悦,因为我揭示了“除了利己主义,我什么都没有”这个真相。

所以,光的第一个作用就是让我感受到自己内心的一切都在谈利己主义,第二个作用就是光的特性开始在我体内成形,而不是利己主义。

来自:2018年5月30日电视节目《最后一代》
#237363
利己主义:中断的飞行
怎样才能放弃利己主义?
朋友,打开光吧 !

 

暂无评论

谁拥有灵魂?

卡巴拉灵魂
问题:人人都拥有灵魂吗?灵魂是永恒的吗?
答案:只有一个去创造他自己的灵魂的人才拥有灵魂。创造灵魂意味着达到对他人的爱。
根据所达成的去爱别人的程度,我在改正了的愿望中(改正意味着能够爱他人)将会感受到一种满足,后者被称为更高之光。这种有光在里头,而且其整个意图在于给予和爱别人的愿望被称为灵魂。
光是在愿望里对更高力量,即对创造者的感知。这个目的在于爱别人而且被更高之光充满的愿望被称为灵魂,也就是我为了爱别人时,在我的愿望中被感知到的东西被称为灵魂。灵魂的容器是个愿望,而充满愿望的那一切则是更高之光。我们就是这样去发现灵魂的。
因此,很明显在一开始没有人是拥有灵魂的,但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改正其自己对待他人的态度去获得它。终究,各人生命都是如此安排的:无论如何每个人早晚都要获得其灵魂。
如果我们提到哪一个民族会最先获得灵魂的话,那么,以色列民族存在的目的就是要先获得灵魂。现在,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一个人都有这种机会。
这就是卡巴拉智慧现在被揭示出来的原因。
卡巴拉这种方法告诉我们如何从自私自利的愿望中获得灵魂,为了去造福他人如何根据“爱邻如己”这一原则来改变自私的愿望。
随后当全以色列民族开始履行这一原则,并达到那个被称作灵魂的状态之时,全世界所有的民族也都能够做到这样。以色列民族所达到的那一切都会被传递给他们。
最近在以色列和全世界所出现的任何问题和堕落都是因为我们早就应该开始改正这项工作了,但现在仍然滞后。
暂无评论

Tora每天都在被给予

以色列、犹太族
问题:在一个完全断开连接和缺乏相互理解的氛围里,我们怎么向其他人传达对亲近人的爱的法则?
答案:这种同样分离的情形发生在以色列人站在西奈山前接受Tora的时候。在这之前,犹太族走出了埃及,而在埃及,“法老”这一分离我们的邪恶被揭露出来。
在穿越“49扇不洁之门”时,我们发现自己处于可怕的黑暗中。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被奖励团结的力量,也就是Tora之光的启示。
据说,光的优势只有在黑暗中才能被认识到。因此,正是当今天不顾他人,并且大家都在彼此憎恨时,Tora之光才向我们揭露出来。
问题:为什么这一光会向我们隐藏?
答案:光之所以隐藏,是因为我们不使用它。邪恶的力量通过我们的利己主义和愿望被揭露,而良好的力量没有能够显露出来的地方。让我们开始进行好的行动,把好的力量从隐藏处带出来,然后会突然发现我们拥有了两股力量:正面的和反面的,良好的和邪恶的。
我们将能够平衡这两股力量,以及居住于一个我们能主宰自己一切行动的世界。世界会在我们面前展现出来。
问题:在Tora的给予(Shavuot)的节日,您对以色列人有什么祝福?
答案:我希望我们都理解到我们已经被给予Tora这一点。我们需要每天都去回想,Torah已是被给予的,而我们仍然要接受它。这是我们所欠缺的唯一一件事情。这和宗教传统无关,而是与改正的方法有关,这一方法允许每个人去改正他自己并达成对他人的爱。
来自:2015年5月3日《关于新生命》的节目
暂无评论

握紧的拳头

精神工作
我们无法为自己吸引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但每一个人都可以为别人吸引光。这就是为朋友的祈祷。我个人的工作就是去关心对全团队进行影响的光。 此光会让我们越来越强地相互连接。
后来我们越努力地团结、压紧,我们会发现就越强的光:Nefesh、Ruach、Neshama、Haya、Yechida(NaRaNHaY)。压紧的力量来决定精神的阶段:125个压紧、团结强度的阶段。
万一我没有这样做,那么谁会做? 这样我的一部分就会留下空虚。并非我无法完成这一切,毕竟在那里有我必须要改正的那部分。

来自2014年4月6日的课程,根据Ari的《意图之门》

暂无评论

细颈的容器

卡巴拉精神工作
问题:为什么走在精神道路上的人会经历跟普通人同样的问题,并且不能找到解答?
答案: 难道没有解答?所有的问题都有一个解释:我们不符合已经要显露出的。这就是所有问题的原因。
如果你的愿望改正得不够,那么在享乐愿望的过程中中应该显露出的光会被痛苦、问题、疼、灾难影响。
在静止自然、植物、动物和人阶层上的享乐愿望不符合会导致生态危机、植物问题、庄稼歉收、以及动物、人和人类社会的疾病。
这都是我们自私的愿望的错,因为它没有经过所需要的改正。不管是什么问题都是因为光和愿望之间的不符合而造成的。
假设,愿望应该达到20%的改正程度,但其实只有经过了2%改正。那么剩下的18%就是光对容器的压力,就像是光的背面,即痛苦、不幸。
不幸(希伯来文的צער)是一种很细(希伯来文的צר)的地方,毕竟你不打开你的容器。你没有足够Hasadim之光,以扩展并打开容器,因此光在站在容器对面并对它施加压力。光的这种压力会让你感受到不幸、问题、疾病以及灾难。
问题在哪一个物质层出现,就在哪一层去解决,并且要请求创造者来改正它,也就是说,在两个层面行动。
Baal Sulam这样写,你要去看医生,拿到药,谨遵医嘱,但在这同时你应该一清二楚地明白:这些都不值得,一切都取决于创造者,而不是医生。
来自:2014年4月6日的根据Rabash文章的课程

怎样避免痛苦?

暂无评论

障碍——帮助进步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追求光。但就在这一面出现好几个障碍:
一、 所发生的事情都是为了我们好,但我们无法感知到这一点;
二、 我们察觉不到一切都来自创造者;
三、 我们意识不到我们的反应是由创造者决定的;
四、 我们不明白,在目前的状态中对我们而言唯一最主要的是渴求光来改变我们,而变化只能朝向给予的方向。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正确地解释什么是让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什么是“善”。当这种渴求是真的而又连续不断的时候,那我们就值得引起环绕之光,甚至因为达到了一种与创造者的相似,而发生一些改变。
这样一来,为了这个光进行改变,我们需要满足不少条件。在变成与光一样的过程中,我们经过准备期,并这样来研究给予愿望的本质,以及厘清接受和给予愿望之间的区别。多亏这种内在的工作我们才能解释清楚我们的愿望。
环绕之光到来并连接所有这些前提条件(所谓的“条件”),它给我们提供正确的容器的形式。在这容器我们变得与创造者一样。就这样我们一步一步地前进。在下一个阶段新的“障碍”出现。 但因为障碍的样式每次都一样,只不过愿望、工作和解释是新的,所以人不断地在发生变化。
来自:2014年2月24日的“问答”课程
暂无评论

三个显露光的条件

精神工作

问题:在什么条件下,我们能够要求、吸引、发现所谓的“环绕之光”或者“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这力量会在相互担保中将我们团结,进而,我们会发现创造者、精神世界。我们该怎样要求这力量改正我们?为了这一点我们需要什么?
答案:
需要三个条件:
一、目标的伟大性;
二、对自己的力量的绝望;
三、与所有朋友们的团结。
那时我们一起感到所谓的共同的祈祷、“许多人的祈祷”——当我们在我们之间已经尝试了所有去团结的手段。 而来到我们这儿的光使得我们返回到根源。什么叫“到根源”?就是到真正的祈祷那儿。正好是环绕之光为我们带来真正的祈祷。
于是根据卡巴拉智慧存在进行解释的光(AB-SAG),也存在进行改正的光。
在这里也是这样——一切都通过两种阶段而发生。
首先我们完成各种各样的动作、举行会议、在团队运行,付出努力去团结,每次都吸取光,而光为我们揭示我们真正所处的地方。它为我们提供目标的伟大性,并同时揭露我们状态的卑鄙(处在这状态时我们甚至一步都不能做)。但这两个点(目标的重要性及我们的绝望)达到两个极点,在它们之间已经存在十个sefirot。那时它们之间的潜力启动改正之光。
该状态被称为祈祷,因为祈祷来自两个点:目标的伟大性以及对自己卑鄙的感知。这内在的叫喊是由改正之光为我们带来的;光把这两点通过十个sefirot联结并为我们做出完整的容器/kli。

来自2012年5月12日的美国会议的第三个研讨会
暂无评论

怎样帮助光?

精神工作

来自Rabash的课程:没有动机就无法工作。人至少必须受到哪怕微小的利益,没有目标他不能工作。于是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感觉到我们是为了谁而工作。
人们经常提问,怎样才能检查我是多么接近精神世界?想确定这一点要看,我是为了谁而工作。如果我开始工作仿佛我不在创造者对面站着,而是在它的旁边,在它那儿,并试图帮助它,为它服务,依靠这它的计划运行,那我就进步了。
我考虑怎样让光更强地影响到我,怎样帮助它更深的进入我的所有愿望,将之连接。我感到我是创造者的奴隶,并越来越与它、与光的动作连接。
按照这一迹象能够感觉到人所发生的变化。 他不再想:“我、我、我……”,现在他已经担心怎样帮助光进入愿望里面并改正世界。

来自2012年4月22日的对早晨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