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取决于我们

人类、社会现实、世界、宇宙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时间是不存在的。状态的改变给予了我们时间的感觉。如果没有状态的改变,我就不会感觉得到时间。时间是我们注意到的变化的数量。

时间可以拖延,也可以飞逝,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人内心对他内心发生变化的感觉。一旦没有变化,时间就消失了。

有一种机制在我们的内心被解开,它不断唤醒我们内在的新品质。在这些品质之中,我似乎感到我周围的世界正在改变。但事实上,世界并没有改变,我才是在发生变化。星球爆炸,人们四处奔走,生活在沸腾中,但这些都是我内在的品质在发生变化,依靠这些品质我感知现实。

人们以为时间不取决于我们。但后来爱因斯坦阐释时间是相对的。如果我以接近光速的速度移动,那么时间可以加快或减慢。时间甚至可以停止,因为时间不是从上面固定下来的;它取决于观察者。

卡巴拉说,时间是发生在我意志中的行动的次数。我可以加速或减速。一切都取决于我,取决于我的主观感知。卡巴拉学家同时存在于对现实感知的两种程度中:通过五种物质感官而体验的物质度和精神度。因此,卡巴拉学家存在于两个现实中,直到他得到最后的改正。

时间是指从堕落状态到改正状态的变化。因此,如果我们试图在每个状态实现统一,那就意味着我们加快了时间。时间不是用秒数来衡量的,而是用从一种状态到下一种状态的变化来衡量的。因此,一个时间单位可以是一分钟、一小时或一年,但它是同一个单位:从下降到上升。

通过改变我们之间的连接,我们影响更高的世界并将其塑造成某种形态。外在形态是我们变化的投影,反映了我们十人团队的状态。在十人团队中我们的连接越多,外部世界对我们就越接近、友善、友好。当我们彼此争吵时,外部世界对我们越来越疏远和带来更多威胁。

来自2018年1月14日每日卡巴拉课程第一部分:巴拉苏拉姆《对光辉之书简介》第13条
#220036
暂无评论

拥抱无止境的世界

卡巴拉愿望、思想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您说过大脑控制我们的感觉。但根据卡巴拉,创造者控制我们和我们的思想。那么大脑是创造者和创造物之间的适配器吗?

回答:不是的。我们共同互联的系统是我们的最高状态。我的精神潜力是由我退出自己并进入朋友内心的能力而决定的。

在由我自己创造的力量场中(图中的绿色),我感受到创造者。这是我更高的世界。

直到我掌握整个系统,它将会扩张 。在掌握它时,我通过给予,开始吸引它。这将是我所有的世界: Assiya Yetzira Beria Atzilut和 Adam Kadmon。在这个序列中, 当我完成这个过程我开始退出“自己”, 无穷的世界将会驻留在我内心。

来自:2018年11月18日用俄语讲的课程
#241808
暂无评论

爱?只有在精神世界!

卡巴拉男女

sviter_100_wp一切取决于荷尔蒙
荷尔蒙控制我们的感情,并决定人的个子、外貌、智力、免疫力、食欲和自尊。进化改变了许多,甚至我们头脑,但荷尔蒙没改变。
人体中共有四种内分泌腺:甲状腺、肾上腺、胰腺和性腺;其中的激素给所有器官的传发控制。
什么是爱?
当人看性伴侣时,肾上腺生产肾上腺素、皮质醇和去甲肾上腺素。每一激素引起不同感觉:
肾上腺素——威胁和恐惧;
皮质醇——侵略、恋爱、力气;
去甲肾上腺素——满足、性欲;
5–羟色胺——愉快,由于恋爱减弱,并引起怀念和怀疑。
内分泌系统——通过生产内啡肽、催产素和加压素,补偿5–羟色胺以避免爱是痛苦的感觉。
内啡肽——引起快感以及长期爱的感觉。
催产素和加压素——引起忠诚感和崇高感(于是受诗人的欢迎)。
睾酮——引起性欲(男人有最多的睾酮16-20岁的时候——唯一考虑的是性,女人睾酮水平随着年岁增加,最多是40岁之后。28-32岁男女睾酮
水平是相同的——和谐的性的时期)。
所有激素是由脑下垂体而控制的介质。因此爱出现的地方是头脑而不是心。想测量爱?做出检验!

卡巴拉关于爱情
因为人被创造是利己主义者,甚至因为其中不会有不自私自利的想法,所以爱情是由于利用他人的感到的满足。虽然爱经常以牺牲的形式来显示,但这仅仅是利己的自己表现。
只有在最高之光的影响下,人能够开始提升于自己的本质,并且思考和向往“不为了自己”,不为了自己的利己心,而“如自己那样,感受到他人、其思想和愿望”,仅仅在那时候才能 “像爱自己那样,爱上你亲近的人”。
连说都不用说,这与激素完全无关!卡巴拉建议你品尝这一美妙完美感觉!

关于爱情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