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颈的容器

卡巴拉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4年4月6日
问题:为什么走在精神道路上的人会经历跟普通人同样的问题,并且不能找到解答?
答案: 难道没有解答?所有的问题都有一个解释:我们不符合已经要显露出的。这就是所有问题的原因。
如果你的愿望改正得不够,那么在享乐愿望的过程中中应该显露出的光会被痛苦、问题、疼、灾难影响。
在静止自然、植物、动物和人阶层上的享乐愿望不符合会导致生态危机、植物问题、庄稼歉收、以及动物、人和人类社会的疾病。
这都是我们自私的愿望的错,因为它没有经过所需要的改正。不管是什么问题都是因为光和愿望之间的不符合而造成的。
假设,愿望应该达到20%的改正程度,但其实只有经过了2%改正。那么剩下的18%就是光对容器的压力,就像是光的背面,即痛苦、不幸。
不幸(希伯来文的צער)是一种很细(希伯来文的צר)的地方,毕竟你不打开你的容器。你没有足够Hasadim之光,以扩展并打开容器,因此光在站在容器对面并对它施加压力。光的这种压力会让你感受到不幸、问题、疾病以及灾难。
问题在哪一个物质层出现,就在哪一层去解决,并且要请求创造者来改正它,也就是说,在两个层面行动。
Baal Sulam这样写,你要去看医生,拿到药,谨遵医嘱,但在这同时你应该一清二楚地明白:这些都不值得,一切都取决于创造者,而不是医生。
来自:2014年4月6日的根据Rabash文章的课程

怎样避免痛苦?

暂无评论

这是我的孩子

人类、社会生态
原稿发表于 2011年3月13日

问题:为什么在日本发生的大规模灾害对我们来说看起来是某种遥远的事情?我该怎样做,以感到它是我的?
答案:我的利己主义让我远离“陌生”的弊病。它越强烈,在日本列岛发生的灾难就越要远。也是相反的,随着我的改正,我感到它是很近的。
曾经,我向Rabash提问了关于类似的状况,他为什么正好是在上课时去听收音机广播的新闻?“难道在那里有你的孩子?”他回答:“是的,这是我的孩子”。
要像对待你的孩子们一样去对待亲近人的不幸。

来自2011年3月1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关于生态
暂无评论

光治愈所有不幸

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09年8月31日

Laitman_2006-11_ba-iam_101_wp问题:怎样才能避免痛苦?
答案:谁导致了我所有的问题和困难?如果我能够看到它们来自创造者,那就会很好,这就像给我做手术的外科医生那样。
那个时候,我知道他是为我好才这样做的。而且,如果我理解疾病是多么严重程度,以及意识到药物的效果,我甚至都不会感到疼痛。如果我理解,借助它我能够恢复起来, 我将会请求:“尽快给我开刀!”。
然而,因为我们没有这种感觉,我们遭受痛苦。也就是说,我们吃苦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我们感觉不到是谁导致了我们这所有的痛苦。
如果我发现了,痛苦是由外科医生而不是犯罪者导致的,那么我就不会感到痛苦,我将会感谢他的这种做法,而且再也不会把这种行为当作犯罪者的行为。
我缺乏的不是脱离疼痛或者行动本身,我缺乏的是对创造者的揭露,就是在它怀着目的做出那个行动的时候,我感到的不是痛苦,而是满足。
这真的是心理上的问题。甚至科学研究都证实,人的身体在感受满足或痛苦的时候,会发生同样的过程。
痛苦和满足是往这个或那个方向的感受的爆发。对于身体而言,这都一样,以后只有头脑会以不同的方式来意识到,但是身体感受到的是同样的爆发。

什么是最高之光?
痛苦之路和光之路
挑选光之路
世间之路

暂无评论

再一次关于我们不幸的起源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自然、创造者
原稿发表于 2008年11月26日

laitman_2008-12-07_6476根据卡巴拉,发生的一切都只有一个的原因:人不遵守与大自然平衡的规律(换言之,不遵守作与创造者相同的规律)。就是因为在最高的层次上———“人”———按照规则“像自己一样,爱上你亲近的人”的平衡没有实现,所以在其他更低的层次也失去了平衡:植物和动物消失,无生命的自然的平衡也受到负面影响。而这一切均是我们自私思想、愿望及动作的后果。

这绝非偶然,全世界著名的金融家正确地指出了金融危机的原因:道德价值观危机,当发财的渴望引起了雪崩一样的不负责任积累的过程。然而,痛苦培养人类,即使金融家们,找出其不幸福的原因。最终,我们被逼迫遭受着可怕的痛苦(直到饿死)去改变我们对人类以及世界自我中心的态度。

卡巴拉则建议通过走一条好的路,在所有危机从前,去进行这些变化。不然的话,痛苦只会增多,如同“埃及的刑罚”。

去理解我们的利己主义对自然灾害、全球变暖的影响有难度。但在这里,多亏了痛苦,我们也会领会到所发生的原因。暴风雨将会在莫斯科越来越多,而格陵兰岛的冰川融化将在俄罗斯导致飓风。当这发生的时候,突然(!)会变得显然:此现象的原因也是我们利己主义和无缘无故的憎恨。这样,自然将教会人如何做并遵守平衡规律。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