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去看主任医师

精神工作问答

问题:我没有明白,胜利的痛苦怎样能产生祈祷并帮助我达到精神领域?难道物质的痛苦与精神世界有关系吗?
答案:胜利的痛苦与精神领域没有关系。你所谈的痛苦是什么——腿疼?如果腿在疼,那么去看医生。而卡巴拉所谈的是对亲近人的态度——只有按照这一点我们来检查自己:我们是多么正常。
在物质世界上,我们在根本上为什么会遭受某种与精神道路上无关的痛苦?那是因为有句话是这样说的:“痛苦软化身体(利己主义)。”并让我们接近这些问题:“我们为了什么以及为什么会吃苦?”“我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就这样,逐渐地,人接近关于实质的问题。
但这可不意味着,如果我的腿疼,我需要一下子去想创造者。首先我要去看医生并治愈好。但如果我感到,在我内部里出现对朋友们和团队而言的不满,那么这就是问题,要怀着它去联系创造者。
换言之,一些痛苦经过“肉体”并以某种间接的方式让我们朝向目标前进,毕竟我们看到,我们的身体和人生是多么短暂和卑微,而且我是多么虚弱,多么取决于这疼痛。也有另一些痛苦,后者为我展示,我与目标是多么相悖。而在这里我已经需要另一位老师——不是耳鼻喉科的医生,而是所有医生中的主任医师、破碎的心的治愈者。
毕竟我的心、我的愿望被破碎!我们的灵魂是被粉碎的,而它正好需要改正。
关于任何方面的我们对创造者(上帝)的呼吁都来自我们与它的关系的自私的理解——为了我们的好处,而不是为了我们的改正。于是人们总是相信善将会到来,不过每次都会发生相反的事情。但就像盲目的人看不见结果并不感到失望那样,因为利己主义不让人为了自己停止工作……
唉,一旦睁开了眼睛并看到了:没有老天,只有一个无情的自然规律,后者会让我们变得与它相同——不顾自己变成良好的。

来自2011年5月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下正确的订单

利他主义利己主义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我清楚我要获得第二个本质。但怎样获得?
答案:借助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你自己不能诞生、产生或者在某地购买第二个品质。我们谈的是更复杂的更好组织的创造物。你似乎是一只要变为人的苍蝇。你要获得的新的创造物,不会给予你甚至微小的线索。你仅仅有微小的火花,而你自己不知道它所渴求的是什么。
于是,如果你想获得第二个本质,你就需要在光那儿去“订购”它。它在自己内部创造了目前的本质,而你现在要这样联系它,直到它接受你的订单。你要知道怎样请求、祈祷、迫使光在你内部创造新的创造物。
为了这一点,我们使用研读和团队,借助这些手段,光将会点燃我们的火花并在我们内部形成精神的本质——给予的本质。

来自2010年12月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暂无评论

你应该比你的利己主义更狡猾!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不要试图假装聪明和充当英雄,并靠着自己的力量去克服利己主义,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了!谁能抵抗自己的本质!?难道这可能吗?
我们的工作——提升在利己主义之上,借助光的力量上升到利己主义之上,似乎它根本就不存在。但这可不意味着,压制它并安逸地追随大流:我们的利己主义则保留,而我们理解,是创造者给我们如此强烈的愿望的层面。但我们想要在它之上!
我并没有摧毁它,毕竟我只能在它之上上升,但现在对于跟朋友们的关系而言,我不去理它。无论一个人显得多么骄傲、雄心勃勃、有势力、傲慢和嫉妒,这些都根本不重要,我只知道“爱将遮掩所有错误”!你手里有枪,我手里有一把刀,但我们拥抱一下,并根据爱来做所有决定。
每一个人都觉得他没错,但大家都取消自己。爱,指的是我接受陌生的想法,而其他人接受我的,就这样我们达成共同的协议,并在更高的阶段做出决定!
我们上升到了我们的共同的憎恨之上,并达到了共同的爱。试着在团队里这样去做,你们会感到第三者——创造者!你们将会感到,你们所缺的就是它,或者将会感到它已经存在于里面!
这是特别实际的工作,卡巴拉本身都很实际:“来和看到”(Bore),“做到和听到”——这都是很实际的事情,而我们现在要去实现它们。

来自2010年11月1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永恒的获取

人类、社会现实、世界、宇宙

作为我们的本质的利己主义是我们遭受所有痛苦的缘由。但是因为躲避不了自己的本质,所以人们只有试图去在某种程度上限制它的使用:因为理解达成协议,不然的话,我们的利己主义将会使我们面临冲突和战争。
各个国家之间都被迫试图去达成某种协议,因为他们知道,无法急剧地改变状况,只能靠实力去面对。
但如果人知道,我们可以改正我们的本质,我们内部里的邪恶是特意揭露出来的,以便我们去改正它,因而达到某种永恒和更高的阶段!我们不但能够逃避不幸,也能够从死亡的阶段走到永恒和完美生命的阶段。
我们试图把这样的知识传达给人们,当他们开始了了解这一切,这就会带来巨大的安慰。
实现这一点需要多少时间,谁也不知道,毕竟我们的时间在成倍地加速流逝,像是垂直向上。因此,要工作,不要失望,这样一来,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我们将会见到成果。
要向人解释所发生的一切的原因(为了改正我们)和目标(永恒完美生活),以及指出朝向它的好的道路——怎样借助光来实现它。
那时人会发现,什么是真正的生命。这根本就是人在目前的受限制的自私的愿望中所感到的生命。
从一个parcuf到另一个parcuf的转变,使我们感到如同死亡一样,如同所具有的一切的失去。
但如果在给予的愿望中感知世界,那这个转变就不算是一种失去,人毕竟会感到共同的系统。
而且如果人失去了自己的parcuf,他也会继续存在于其中并进入新的parcuf。假如我以任何程度把他人与我的愿望连接,那我已经感到了我所经验的这过程之中的永恒之流。
今天我们感觉不到这永恒,而现在,对我们来说,失去自己的parcuf、这十个sfirot(我们把它们当作这个人生),那就意味着我们会感到特别糟糕。毕竟除了这以外我们没有任何其他的了!
我不认为这个解释起来这么难。毕竟人会赢得很多,一旦他想去听,最终谁都会对永恒、完美产生幻想……

来 自:2010年4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世界中的和平》
暂无评论

对于危机的思考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自然、创造者

全球化是一种新的人与人之间联系的显露。全球化应该是有益的的,但我们发现它带来越来越多的问题。

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我们相反地使用全球整体的系统:我们彼此栽赃,而不是学习一同工作。 我们总尝试着赢得、轻视并超过对方。

即使我们会想要保持对的互相联系(买卖按照“你给我,我给你”这一原则), 仍然会让我们遭受危机。即使我们不欺骗对方,而继续公平的贸易关系。因为目前我们相互联合的如同一个个体。在这种情况下做自私的公平没有用,而且不值得去造出全球的政治机构或全球银行,也不值得找出共同的调整者。

世界政治和经济领导愿意举行二十个最大国家的聚会去谈论谈论共同世界的支配。这根本无法帮助我们应付危机,因为人类与自然,与其一个共同的规律是不合一的。换句话说,系统不只是得基于正对的互相联系、共识及诚实,而是根据同一个系统内在的元素之间的关系来行动。其统一系统的根据:以亲近的人为自己同样的关心。

危机正好在这里。卡巴拉警告人类:如果人们会尝试着靠利己主义的物质的规则去建立互相关系(即使按照最直接的最公平的原则“我的给我,你的给你”),系统是不会运作起来的,甚至我们会造成我们之间更大的距离。

从看到了人类是个统一的系统那一秒起,我们就一定要作出推测:什么都是共同的,并人人都得关心其他人。为了生活下去需要什么才能是个人的, 其余的一切都是属于社交的,全球的财产。这包括自然资源、产品、教育、保健系统等等。什么都要变得共同的、全世界能达到的。

否则,危机不会结束的,而我们无论下多少努力依赖着自私的逻辑去制定出恰当秩序,仍然会遭受陆续的危机。

因此,卡巴拉警告,自然在其发展中已经将我们上升到了统一系统的阶段上,其规律的确是完全的所有部分的互相联系。谁也跑不了。说实话,这是一个圣经的原则:“像自己一样,爱上你亲近的人”。而且我们必须使用我们的自我去与亲近的人建立恰当的关系。

换言之,即使我们按照“我的给我,你的给你”的这一原则,创造出合理的国家之间的关系,也会使我们面对更大的危机,因为此原则是个索多玛的原则。也就是说,我们想利用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去更加使用利己主义,而不是去改正它。在这一点就要出现危机,它,为了使俄我们理解错误,代表假的改正。而且它会变得更加强大、严厉,以便令我们学会怎样不用去做的这节课程。

卡巴拉建议什么呢?目前就接受统一系统运行未来的形式如同统一个个体,根据原则“动作的结果存在于根本的念头中”,甚至就是现在逐渐而又断断续续地去实现此最终的状态。

现在实现是否意味着“公平的分配”?不是。即使首先我们使用着“我的给我,你的给你”这一分发的同时开始跟集中地教给全人类共存的规律(此规则基于显露我们社交区如同一个体)及正对行为的规则,那我们也将走上正对的路。我们会站在改正之路上,再也不与自然敌对。因此,将立刻感觉到苦头减少了。

Baal Sulam (二十世纪的最出名的卡巴拉学者)讲过一个我们在沙漠迷路了并现在不知往哪个方向走才好的故事。现在,当我们丧失了力气的时候,出现在沙漠中的流浪是不可避免的。而如今在我们面前则出现了一条道路,此路朝着所有丰富的城堡那边。我们失望了,准备沉溺于沮丧与毒品。突然,在这种状态中,我们由那些从上面观看的人收到一种全球定位系统(GPS地图或GPS导航)。如果人们同意并改变这种对世界的态度,那么就会发现是全世界为了该道路而创造的,而这下人类就将获得力气去达到目标。

如何才能进行该变化呢?需要揭示目标和达到其的手段。此方法来自古巴比伦,在那里第一次出现了此文明的问题:封闭的文明像一个统一体似的,并且得如统一体运行。当时卡巴拉也被揭开以便将利己主义改变为对社交有益的。但是没有人想要使用卡巴拉,而用另外一个办法去解决此难题:散开了在全球上而全球化被撤消了。

目前发生了同样的情况,但是我们一定要使用它,因为我们已经不能散开。我们无法断绝之间的关系。 而假设美国、俄罗斯、欧洲彼此隔离起来,那就会遇到法自私主义的出现,而这给人类将带来第三次世界大战———核战争。

给人能建议什么最有效的决定呢?人应该知道他是于怎样的世界存在的。今天我们一定要重新学会如何依存于统一个系统中。当我们在一个船上时,所有人的救活依赖于每一个人。在这种气氛下,我们也得培养自己的子女。我们要应付大自然:全球生态、全球人类社交。我们必须要教育自己、我们的孩子如何与次系统融合,当每一个人得操心对方的时候。

暂无评论

关于人的本质

Baal Sulam人类、社会自然、创造者

Baal Sulam 的文章世界中的和平

每一个人的本性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利用全世界的生物。而他给亲近的人所给予的一切都是逼迫给予的,以便诡计多端地利用亲近的人,并同时不使知己感到他的别有用心,从而使知己让步。

Baal Sulam 的文章《对<光辉之书>的结语》

“如果一个人生活的一切均是为了自己而去接受,他如何才能获得与创造者相同的特质,如何能达到其任何动作都是为了给予亲近的人的状态呢?要依赖于自己的本性,人无法为其他人益处作出甚至一个小的动作;而且当他给与别人时,不得不期望着由此获得恰当的回报。此外,当人对自己的状态感到满意时,无法做出任何行动。这样一来,是否可能,一个人做出所有的动作都是为了给予其他人,同时自己不受任何益处?

Baal Sulam 的文章《对<光辉之书>的前言》,第20项
我们的本质是所有创造物的本质,而创造物恰恰是接受的愿望。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