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到处都是伦敦?不,这是巴比伦!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

新闻:“一个德国北部城市——汉堡的警方说,星期天他们用水枪驱散了一群狂暴的青少年,他们在周年街道庆典后纵火焚烧垃圾箱,并试图窃盗一家银行。
“汉堡警方发言人说,上周六晚和周日早,在他们被瓶子、石块、和焰火袭击后,他们向破坏者开动喷射水柱……
“暴力发生在Schanzenfest结束后,这周年的街头节日在德国最富裕的城市举行,这个左派激进分子的传统温床在过去十年中经历了急剧的高档化……
“当有关联的问题一再发生,警方出动了2100名警员维持秩序,许多来自其他地区。
“照片显示的不是一个单一的旗帜,参与者在墙壁上留下的题字,提醒我们最近在英国发生的暴乱,听起来似乎“到处都是伦敦”。
我的评论:随着世界变得全球化,我们之间出现了不可分割的连接彰显为利己主义特有的暴力和动乱形式。
这个趋势会持续增长,因为世界的相互联系日渐增长,我们再次回到“巴比伦” ,那时我们是一个在同一地方的渺小的人类,但在今天,在大自然的更高的力量,即创造者的影响下,我们本能地渴望在整个世界上、在全地球上整体地、以各种方式全球性地团结。
如果我们不改正我们的本性,我们将炸毁地球。我们别无选择,我们只能听从亚伯拉罕当时对巴比伦人的建议 —— 超越在他们之间出现的利己主义,迈向相互担保,爱他人如同爱自己一样。

暂无评论

在最后的显露之前

以色列、犹太族卡巴拉早晨课程

以色列民族从巴比伦开始,在那里Avraam显露了更高的自然的力量并开始传播这些有关创造者的、创造的目标、人和社会的目标的知识。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上升到我们世界之上,并不像其他所有要经历生死的动物那样。
他发现,怎样才能提升到这个人生与暂时的物质的化身之上,并到达更高的、精神的维度,后者超越了整个动物性的身体。Avraam开始把这些知识传授给所有的巴比伦的居民,并集合了几千人。他们都被称为Avraam的房子,由他组织的团队。
这个团队走过了很长的道路,长大了,以至于开始把自己称为“以色列的民族”。这不是普通的民族,它不像世界上的其他所有自然而然团结起来的民族。每一个渴求团结的,以在团结中显露创造者(给予和爱的力量)的人都能加入“以色列的民族”。
因此,这个团队(或者民族)可以处于两种状态:流放——当他们渴求团结,但还没有达到时;释放——当他们达到团结(在共同的相互担保即“Arvut”中,如同一个人一颗心)并在自己内部里发现创造者(希伯来文的创造者这个词Bore来自两个单词——Bo(来)和re(看见)),后来他们根据越来越亲密团结的阶梯继续上升,直到完全把利己主义改正为对亲近的人的爱。这种状态是融合(dvekut)的状态。
全人类最终要与这个团队连接,并和他们在一起与创造者连接。
到今天为止,我们已经体验了四个“流放”和三个“释放”,于是我们面对着最后一个“释放”,这意味着每一个人都要最后一次完全地显露创造者!

来 自:2010年4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流放和释放》
暂无评论

关于犹太人、ivri、israel和yehudi

以色列、犹太族

laitman_2008-08-21_0594_wp一切开始于Avraam——古巴比伦人、偶像崇拜者、神谕;他跟父亲Terach一同生产了并售卖了神仙的偶像。当古巴比伦的利己主义增长了,Avraam开始问其原因以及为什么在他所住的社区一切这么严格地转变了。
《Midrash Raba》叙述,通过研究和思考达到了精神世界、创造者的揭露。Avraam本身来自一个组成古巴比伦文明的部落,被称为“ivri”。因此他被称为Avraam Ivri。来自这里希伯来语的名称——“ivrit”。
此外,此名称随着Avraam,由于他从祖传的土地,巴比伦,走到了(希伯来语“ivri”、“laavor”、“avar”)创造者所指出的土地——“Erec Israel”。“Erec”来自于“racon”——愿望。“Israel”是给Yakov起的名字,当他克服了巨大的Esav的自我主义。“Israel”来自“yashar”(直接)和“el”(创造者)这两个单词,因为这下他将自己直接朝向创造者。“Yehudi”这一词来自“ihud”(团结)和Yehuda——部落。更详细的对名称和单词的解释在Baal Sulam的报纸《Uma》(民族)。
精神世界通过其力量降落到我们世界。在精神世界,追求创造者的灵魂,不管人体,被称为“Israel”。不追求创造者的而仍然渴求自私目标的灵魂被称为“世界民族”,甚至无论人在我们世界属不属于犹太族。
这一切都不依赖于国际,因为根据更高的系统所有的灵魂从上面下降到了我们世界,并且所有灵魂都要开始追求创造者并达到与它融合为一,正如所说“所有人,从小孩到老人,都要认识到我”,“我的房子会被称为所有民族的祈祷之房”,“所有民族都会渴求我”等。
目前我们生存在改正世界并将之升起到无止境世界(在那里所有的灵魂融合到一个共同的灵魂——Adam(亚当))的时期。在所有文章Baal Sulam强调,现如今改正不仅仅与以色列民族有关(对了犹太族根本不管这一点),给世界民族也要传播卡巴拉,甚至他们也得使用改正的手段。这样一来,根据精神的真正的世界人按照其渴求而不是来源得到名称。创造者是这样安排的,卡巴拉中也是这样。

暂无评论

犹太奴役

以色列、犹太族

korol_100_wp问题:你说犹太人总是精神的民族,从Avraam起都是这样,而且你说,他们一直都平等。那么你们所有的奴隶吗?
答案:犹太人不是民族,他们是巴比伦人:Avraam将他们从巴比伦带走到Knaan(以色列)。这团队依赖于“像爱自己那样,爱上你亲近的人”而团结起来,以达到这一品质并这下变得与创造者相同,因为只有在同样的品质中,才能揭露创造者,而这就是创造的目标。
至于奴隶:你不用依靠其他民族来判断犹太人对奴隶的态度。在Tora中被言(Shmot 21:26):谁打了奴隶并伤害了其牙齿或眼睛,必须将他释放。这是普遍不欺负奴隶的原则。规则的补充(mehilta)指出,无论是什么伤害,老板都要解放奴隶。
奴隶其实是个不拿工资的工人,但你必须关心他,就像他自由时将会关心自己那样。因此,在其他资源,居说,谁买奴隶谁就卖先生。也可以参看一下,跟奴隶结婚的职责等。

暂无评论

关于第一个人和通天塔

人类、社会问答

laitman_2008-08-21_0594_wp1问题:你说我们都是古巴比伦人。但按照科学,生命起源于非洲并且整个人类从那里分散到了全地球,这怎么矛盾怎么解决?
答案:我们不是学习在哪里出现了生命和人这个生物,我们学的是第一个“人”的出现(希伯来语的“人”是Adam(亚当),意思指的是像创造者)。他第一个达到了与创造者的一致,并当了第一个卡巴拉学者和给我们撰写了一本书——“秘密的天使”(《Raziel HaMalach》)。
问题:在会议的第六节课你将人在卡巴拉中的发展比作通天塔。按我理解,通天塔是人类致命的企图变得与上帝相同。你能不能解释这一点?
答案:答案在《从混乱到和谐》这本书中。(英文俄文)

暂无评论

一谈论到全球的危机,我们就担负不起延迟

全球化全球危机

问题:金融危机与“全球的卡巴拉革命“之前你怎么能画出一条平行线呢?这不过分吗?

答案:有对象独立的状态,也有对象在一个系统中相连的状态。在后者中新的特别的规律显露出来:全球化、通讯、相互联系与相互依赖的规律。 

于是,当我们没有连接的时候,没有必要考虑到此系统,并跟随自然的“给予及爱亲近的人”的规律。一旦在古代巴比伦———第一个全球性的文明 (全球性限制于当时的时期、地点)建立了紧密的相互联系,就立马发生了危机,即我们与人性的自然规律:“像自己一样,爱上你亲近的人”有区别了。

在巴比伦我们通过整个系统或文明的消除来处理这个问题:我们疏远了,在全世界上散乱了。但目前我们彼此联系而没有任何能跑去的地方。我们可以尝试着,但这样只能回到过去。甚至难以想象我们会放弃什么样的方便的东西!今日没有一个国家能自己满足自己的存在。这样做就等于回到封建制度。因为我们的发展、其形式及速度由自然决定(正如其共同的规律),我们就违反着此规律,将感受到完全相反的状态:将遭受可怕的煎熬。   

然而,根据卡巴拉,没有其他任何选项只意识到人性社交界的自然规律:“像自己一样,爱上你亲近的人”。无疑的,按照这个相互联系的规律我们能开始表现,只是如果我们通过了改正:从“为了自己”到“为了他人”。这样做相对地容易:

第一、 如果社会及媒体支持并鼓励,甚至轻视那些不这样做的人(而不是通过惩罚);

第二、 如果人们学习卡巴拉(群众完全足以对卡巴拉有肤浅的知识),而这下吸引我们的是已经存在的未来状态。

我认为,“拖延仿佛死亡”确实会实现。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