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自由

在学习过程中人需要经过所有的阶段,上升和降落,为了感受工作在他身上是如何被完成。 人需要鉴于这一点来工作。不能一直都在叫喊:“你(即创造者)怎么又放弃了我? 我又没有力量,我很无奈,在黑暗中”
这些状态是从上面安排的,而且就是多亏它们我才能进步,只需要正确地接受它们。我必须从团队那里感受到灵感、觉醒、 力量、支持并去正确地对待黑暗,把它变成光。
黑暗多好!就是在黑暗中我才具有自由的选择。我可以是自由的!如果光来为我照耀,那么我一定会受其影响。光高于我:它过来,影响我,制服我, 结果——我会完成它所渴求的。
我像是又玩又跳的木偶,只要动起线来。 黑暗意味着主人扔掉了我的线,而我就这样挂着不动。然而,我可以让环境来唤醒我,并来表演好像主人在控制我一样。
但这是我的游戏。当然,我从团队能接收力量,但我被唤醒的长度取决于我为团队所付出的努力。这样我自己本身来行动——像是创造者曾经管理了我那样。
一次它控制,另一次我来控制。 在黑暗中就是我,在光中——是它,不是我。就这样我来工作直到把黑夜换成白天——为了我去做,而不是创造者。 我向着给予而上升,甚至我一点也不在乎是黑暗还是光在影响着我。
来自2014年5月21日的根据《光辉之书》早晨课程

在下一个阶段?

问题:谁为下一个阶段做出榜样?
答案:下一个阶段的榜样是由黑暗提供的。毕竟下一个阶段首先是如黑暗而显露的。而我要试图在其中分别出光,某种伟大的和特殊的东西。只有对于我的利己主义而言者显得是黑暗,而如果我具有了给予的愿望,那么我就会看到光和灵魂的全部的系统。所有灵魂是由无止境的光充满的。因此,黑暗是下一个阶段的榜样,直到我把这黑暗变为光。

来自2011年1月23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创造者没有黑暗

创造者只能借助光发挥作用。光影响到愿望/kelim,而后者依赖其状态感到自己要么好一点、要么糟糕一些。这好坏的感受取决于愿望与光的平等。这就是所谓的品质相同的规律。
如果我更像光,那么我会感到自己好。我与光相同的越少,那么我感到的就越糟糕,直到我遭受打击。但这都是最高之光的影响。
甚至我感到的黑暗也是光对我施加的影响!只不过由于我的品质是相反的,我感到他是黑暗的。我感到的不是or(光),而是 orta(黑暗)。
但创造者没有黑暗。如果它稍微多加一点光,我就会感到不好。这是因为在这光中我们发现更大的自私的愿望——那时黑暗就会到来。
光站在愿望对面。也就是,借助光我发现巨大的愿望,在这些愿望面前隐藏着巨大的满足——但我却感到糟糕!
这可以这样表示:健康问题、食品缺陷、不好的心情、内在的不安——直到人感到他不愿意生活下去。但这都是光影响的结果!
如果光进入准备好的愿望(kelim),那么我们就会感到满足——毕竟光充满它们。而如果kelim仍未准备好,那么这就会是打击。

来自2010年11月27日的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