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空虚,是空白页

精神工作

问题:我们的工作是不是尽量施加努力以保留同样的意图?
答案:不要过度努力以“保留”意图,它可以不断地更新。一直都浮现新的愿望和意图,而后者删除曾经的意图。意图被删除是很好的!
无论怎样,人都需要接受他的降落、糊涂、失望、无助的状态,正好这些感受删除了曾经的阶段。而下一个阶段还没有达到,于是人发现他处在空虚中。
我们要意识到,这样我们才能更新我们的愿望并进步,换言之,我们需要建设性地对待这种状态。

来自2011年11月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挖掘更深

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人与创造者缔结了一项永恒的联盟,之后他就没有任何工作、上升和降落,为什么这样说?
答案:如果人结束了他的所有改正,那么他怎么还能有上升和降落呢?所有降落都是为了向你显露某种未改正的愿望:挖掘更深,深入自己的利己主义中,为了在那里发现一些要往上拉出来的东西。
就像在土壤里种植谷物之前,我们先要耕地。这都是我们的精神工作的结果。
人完全揭露了并改正了他的未改正的愿望之后,他已经不需要经过上升和降落。而直到改正过程结束的那一刻(Gmar tikun),之前他一直都会上升和降落。

来自2011年11月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停止意味着降落

精神工作

问题:什么叫对精神目标而言一直都在加快过程,以及现在、在会议之前能够更“努力”?
答案:在精神领域中加速本来就是移动。毕竟如果你现在不去完成某种动作,那么以前的任何优点都不会被计算,你会失去到达这一刻之前借助所有过去的动作所达到的速度。精神领域像是空虚的空间,那里没有别的参考系统,而如果你不加速,那么根本就不会进步。
稳定的状态等于零,甚至如果你以每秒10公里的速度飞行,这都不算是移动,似乎你在空中悬浮着。从精神角度来看,加速指的是速度,但其实它本身就是动作。
于是在精神动作之间不会有“间隔”。在那里一个动作结束了,在那里就会开始新的,就像精神的parcufim诞生那样。这意味着,人对团队的态度和团队对人的态度应该是如此的,以至于不断地唤醒人去行动,并不断更新他内心的愿望。

来自2011年3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在黑暗降临之时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在降落的状态中怎样保持开心?
答案:一切都依赖于你具有的目标。我记得,小时候我们爬上小山然后坐着雪橇下滑。所以说,我们不是爬山时开心,而是在下滑时。也就是,一切都取决于目标。如果你知道,降落为你显露出新的物质,而借助后者你会建立新的阶段,那么这难道不让你开心吗?
在混乱和不清楚到来之时,在所有一切在眼前模糊起来,我感到愉快。毕竟在黑暗之后,我将会获得新的知识、新的感受、新的接近程度、新的显露。在黑暗中,在感情的模糊之中,在意识大雾中,我从外面观察自己,放弃不理解和失望,并根据它们来衡量我将来的上升。
就这样,卡巴拉学家Shimon感到自己是“市场的Shimon”并理解到,他在面对最终改正的那个阶段。
既然我们仍没有达到这种状态,但感到在无力的状态中,在大雾遮蔽太阳之时,你必须把这当作准备期。就这样会出现下一个阶段的物质,你还没有实现这阶段,还没有获得需要的形式。
而那时就不要守株待兔似地等待好天气,而相反,要开始去工作。试图立刻就克服障碍并把自己从黑暗中拉出来,即使它是最小的。正是借助这一点,在过程中要参与的全部的物质会更快地被运转起来。
在团队和研读的帮助下,你有机会每日都做出系统性的准备。一天之内都保持关系,不离开精神之线,甚至如果这种关系是通过mp3的耳机产生的。让这给你作为提醒,毕竟在降落的状态中你会离开目标。
如果正确的环境一直都在影响着你,甚至在负面滋长的情况下你都会从外面观察自己的状态并分析它,这会让你怀着不同的态度来看待所有事件。快乐来自你在建立下一个状态这一事实。
随着精神的关系完全失去(由于准备的不足够),你不能继续工作。在生活中的任何时刻可以做出这种准备,以达到你永远都离不开良好的影响。倘若你真的重视团队,快乐不会离开你。

来自2010年11月1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现在自己来!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在降落之时,在黑暗、无助的状态中,在远离创造者的时候,最主要是试图正确地结合所需要的手段。在降落中,人必须来安排所有一切就像在上升状态中那样——当创造者给他提供榜样。那时它们都会是平等的。
创造者给人提供理解、感受、亲密、融合、心情、确定感、信仰、给予的能力、冲动和对给予的认同。
在上升之时感到这一切的时候,人必须好好地检查自己的感情,以确保自己感到的不只是满足,也应该不断地来分析情况。
现在这个状态作为榜样来自创造者,之后,在降落之时,人必须理解,创造者离开了他,就像大人离开小孩,以便让他自己去完成动作。到时,小孩要自己去做他所看到的。
就这样我们学习并试图遵守在上升之时决定建立的联盟。现在,在降落中,我们理解,它对我们有好处。借助它,我们将会创造这种条件,以便我们不取决于自己的感受,去发现所有手段,以达到光。只要我们自己付出努力。
我们永远都离不开创造者的帮助,但仍然需要自己的独立,独立地使用它为我们提供的手段。就这样,创造物变得与创造者相同。

来自2010年10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让降落等于上升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处于黑暗状态中的人失去任何与过去上升状态的关系。
如果现在创造者表现出仁慈来让光唤醒人,这并不意味着,你完成了改正。如果人自己借助团队唤醒自己,那才真的是经过了改正。
在上升之时人做出了全面的准备:把所有一切放入了团队,把它当作了“灵感之源”。借助付出的努力,在降落中关系保留了。现在,有了这条线的结束,人能够唤醒自己,通过团队吸取光、力量、理解和高于知识的信仰,并开始走出降落的状态并实现新的上升。
借助团队人总是具有更新联盟的机会。与我们的不能受到TTora的父亲联盟不同,我们的联盟直接把人与团队连接起来。这就是自由的选择:借助团队开始工作并让降落变成上升。
这样一来,我们的全部的自由最终会在团队中实现。只有在团队的帮助下人能够完成联盟。

来自2010年10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打击降落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怎样将在会议上得到的灵感用于会议后的降落的时期?
答案:如果我们在会议之时充分地准备,如果我们加强我们之间的关系,那么这关系将会帮助我们立刻把降落与上升连接。
当然,我们具有不降落的机会。想要这样,我们必须在会议上如此准备自己,以至于把心和愿望的包袱当作实现上升的机会,而不是邪恶。
我们达到了特别的状态——伟大的、不同的、陌生的、彼此疏远的人们之间的团结。实际上,我们代表全部的巴比伦。在这同时我们能够建立如此的关系,以至于利用会议为我们提供团结的榜样,并一直都保留在这之中。
只要保持同样的灵感、同样的关系,同样的目标的重要性,抓住所受到的榜样,抓住那个我们在团结之时吸取的力量。那时我们肯定会根据精神阶段的网前进。
基于目标的重要性和伟大型,团结为我们提供力量,而且要我们这样去做,以便我们所有其他的状态不是黑暗中的降落。需要提前看到它们是可取的和不需要的,根据这一原则:“我来唤醒黎明,而不是黎明唤醒我”。
我们像期待光那样来期待黑暗,毕竟它给予我们上升的机会。

来自2010年10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怎样才能让降落变为上升

团队、环境愿望、思想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在我遇到所有障碍的时候,怎样才能保留在意图中?
答案:只有借助环境和严格的边境才能保持下去:我应该知道,我现在有课程,我必须到来,我有责任和任务——我必须实现,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正常的日程安排!
为了做得比以前更多要使用你的空闲时间。在降落之时只有与团队的团结才能帮助你,在团队中你做所有工作——就像正在努力的没有感情和理智的执行者——你现在根本就不能使用理智和感情。这是正确的降落的实现,当你没有试图放弃它,而是利用降落来实现提升时。
如果你觉得你能够借助自己的愿望和理智处理事情,这是完全不对的。在降落之时我们不做任何解释,没有任何感受——人像死亡了一样。
什么是降落?降落指的是受到额外的更高的享乐的愿望。你被提供感觉:你与你的GE与更高阶段的AHAP连接,而你感受更高阶段的愿望,而不是自己的愿望。
一开始我有了自己的10个sfirot,而更高的阶段有其十个sfirot。而现在我为自己团结它的愿望:我的GE和它的AHAP又受到10个sfirot。
而我不再拥有我的微小的AHAP,我被加上更高阶段的AHAP:这是巨大的愿望,它们可以限制和取消自己!而那个AHAP有机会跟我一起工作,它给我加上如此的负担……
假如,我能够抬起来20公斤,而我被迫抬起50公斤,那么我动都不能动!在我的每一条腿上之上放了50公斤,我能迈进一步吗?我准备送给某人一万美金,但突然间发现,我欠银行就是这么多钱!我现在怎么会把这些钱给别人?也有很多其他在我们生活中的例子。
这就是所谓的更高阶段的AHAP的显露。如果我把它感受为绝对的黑暗,我又会怎样?难道我可以借助我的理智和感情来克服它呢?还有什么理智和感情,难道从我的角度来看,这里还有某种逻辑吗?!
我在我的阶段上是“模范孩子”,而突然间某种愿望和任务连接起来,我怎么也克服不了它们。在我的状态中我被要求这么多,就在我失去我的理智和感情的时候,就在完全迷茫和在问题的深渊中前进的时候……难道我自己还能做什么吗?
拯救只有在团队中,只有在自己主动地完成任何工作的情况下。这样你就会开始上升到新的状态中……

来自2010年10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