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的信息层次

本质上人不但渴求简单地生活下去,也想要了解生命:什么是其动机,什么是其计划,以及接近什么目标?于是,人来研究生命,也就是,研究自然。
我生存在世界里,受到各种各样因素的影响。但是我不清楚,是什么在控制着我。小孩由内在的冲动推动,而且我们清清楚楚地看到本质怎么让他移动。但是对大人而言,这就不那么明显。
事实上,如果我们想要研究一些东西,我们需要上升至少一个阶段。那时我似乎把所研究的事项都包含在我内部,进行分析、综合并推测。这是可以的,因为我的理智上的和感情上的感知会超越所研究的事项。
那么如果我处在自然中,而它在我内部运作并作为我的思想和愿望的源泉吗?在这种情况下,我却不清楚在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我的人生会怎样,这个我取决于所有人们的世界会怎样,也就是说,在这里存在一些我不能灌输于我理智和感受的信息。
怎么去控制这一切呢?毕竟我是完全困惑的,并不能从生活中提取所有好的那一切。我们亲眼看到人类多么不明白他为什么、为了什么以及怎样生活。甚至明显的,聪明的人最终都各走各的路。
这样一来,只有上升到了我们生命之上,我们才能去研究它。那么怎样才能上升?我们需要让我们上到我们本质之上的手段。那时,我仍然是我自己,但在这同时我从上面来观看自己,从普遍的大自然角度上,从那个将所有愿望和计划更新的地域。
世界上真的有那种能感到明天或过几年要发生事情的人。如今科学家也承认,在我们现实存在一种信息阶层。在那里含有每一个人的以及全世界的命运,我们整个发展的计划。但是我们本身不能与它建立关系,所以我们甚至连不远的将来都不熟悉。更重要的是,我们不知道今天该怎么做,以保证这未来的发生。
在过去一代,我们不那么渴求感知到“计划的层次”。生命还不是那么复杂和麻烦,我们对所拥有的很满足。于是就有这种说法:“知识越多越辛苦”。但今天在试图能忽视所发生的,我们却没有减少痛苦,相反,我们加强了它们:我不懂明天或后天会发生什么,以及如果想要一切都顺利,我应该怎么做——而现在我们必须要知道所有这些。
发展的进程迫使我们发现生活的计划。否则我们会遇到危险和吃不少的苦。甚至在一般的情况下,我们足够成熟了,并达到了这一阶段:这个问题在“吞噬”我们并要求干涉该计划。
最终我们必须发现整个大自然,上升到作为其部分的信息阶层。只有在那里我们才能够做出决定,并依靠所获得的知识解决问题,这样,我们就会为自己保证良好的人生道路。

朝向完美——借助与大自然保持和谐

问题:您说,女人却吸引不到光,那么她借助什么发生改正?
答案:女人是没有吸引光。男性的团队来吸引光。女人从男性的部分获得这光,并且正是借助女人这光来诞生下一个阶段。
就像在我们的世界那样:男人离开山洞去打猎,带回猛犸——结果大家都有吃的。而女人生产以及保证家园的温暖。这在正确的移动和发展中是理所当然的自然形式。所以我们需要一起同样理所当然地参与到自然中。
我们远离了这一切,在我们的关系中被迷惑,所以就会出现这样的社会。我们需要让它符合大自然。
在这里没有任何人为的规律。卡巴拉仅仅说道:研究自然,保持与它的和谐,并一起、逐渐地你就会达到最高的状态——无止境、永恒、完美。

来自2011年6月10日的莫斯科会议的第2节课

怎样去看主任医师

问题:我没有明白,胜利的痛苦怎样能产生祈祷并帮助我达到精神领域?难道物质的痛苦与精神世界有关系吗?
答案:胜利的痛苦与精神领域没有关系。你所谈的痛苦是什么——腿疼?如果腿在疼,那么去看医生。而卡巴拉所谈的是对亲近人的态度——只有按照这一点我们来检查自己:我们是多么正常。
在物质世界上,我们在根本上为什么会遭受某种与精神道路上无关的痛苦?那是因为有句话是这样说的:“痛苦软化身体(利己主义)。”并让我们接近这些问题:“我们为了什么以及为什么会吃苦?”“我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就这样,逐渐地,人接近关于实质的问题。
但这可不意味着,如果我的腿疼,我需要一下子去想创造者。首先我要去看医生并治愈好。但如果我感到,在我内部里出现对朋友们和团队而言的不满,那么这就是问题,要怀着它去联系创造者。
换言之,一些痛苦经过“肉体”并以某种间接的方式让我们朝向目标前进,毕竟我们看到,我们的身体和人生是多么短暂和卑微,而且我是多么虚弱,多么取决于这疼痛。也有另一些痛苦,后者为我展示,我与目标是多么相悖。而在这里我已经需要另一位老师——不是耳鼻喉科的医生,而是所有医生中的主任医师、破碎的心的治愈者。
毕竟我的心、我的愿望被破碎!我们的灵魂是被粉碎的,而它正好需要改正。
关于任何方面的我们对创造者(上帝)的呼吁都来自我们与它的关系的自私的理解——为了我们的好处,而不是为了我们的改正。于是人们总是相信善将会到来,不过每次都会发生相反的事情。但就像盲目的人看不见结果并不感到失望那样,因为利己主义不让人为了自己停止工作……
唉,一旦睁开了眼睛并看到了:没有老天,只有一个无情的自然规律,后者会让我们变得与它相同——不顾自己变成良好的。

来自2011年5月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控制自然

问题:您说了,如果我们升到精神的阶段上,那么我们就能够控制四个更低的层次——我们的身体、动物界、植物界和非生命的自然,对吧?
答案:如果我们达到的阶段是如此强烈的我们心里之点之间的相互团结,那么我们就能控制所有一切。我们达到神圣的力量——即包括一切的大自然的力量,并获得无限的权力。总之,我们控制自然。
问题:那么有道理假设,如果我们现在处在人的层面上,那么我们就会控制所有其他三个自然的层面——动物的、植物的和非生命的。是这样吗?
答案:不。我们不能控制它们。我们控制它们,但却是不合理的,那是因为我们不熟悉自然共同的计划、普遍的所有世界系统的规律。于是我们破坏自然,并野蛮地利用所有更低的层面——动物的、植物的和非生命的。
其实这是很深的一个问题。用两种方法可以施加权力:
1.强迫的。就像我们如今所做的那样,当我们没有任何怜悯、理解和认识地忙于自然的破坏。我们连考虑都不去考虑明天或不久的将来我们会发生什么。
2.合理的。当我们清楚全部的发展过程,并能够决定,什么事情值得去做。如果你始终懂得整个系统,这就意味着你在进行控制——不是强迫的,而是借助理智。

来自2011年4月1日的新泽西州会议第一节课

要升到问题之上,以解决它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的层面上却能研读,认识和在某种程度上来控制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自然。虽然这不算是最好的方式,但我们能够理解和在某种程度上改变它。
但是我们无法控制人类、人类的社会,而在我们的时代这越来越明显。无法控制任何一切的这一事实出现在人活动的所有方面上。
我们不能正确地培养新的一代,我们自己的孩子们。曾经我们没有去想这一点,但现在我们遇到了问题:年轻的一代完全与我们分离,我们对他们无可奈何。
如果我们能够对他们做出某种值得的、良好的(说实话,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事情,那时,起码我们的孩子会生活得好。在所有时代,人们都希望,他们的苦难的生活会保证孩子们的成功。但是如今到来的过渡时期:我们似乎超越了盼望的极点并开始降临,并不再希望下一个时代的生活将会比我们的好。于是人们不再愿意建立家庭和生孩子。
实际上,我们的问题就在这里:如果我们愿意为七十亿个人在普通的物质的阶段上建立正常的生活,那么就需要处在精神的阶段上。
处于人的层面上(4),我能够控制更低的层面:非生命的(1)、植物的(2)和动物的(3)。但为了去控制自己的层面,我需要提升得更高——在精神的层面上(5)。那时,从它那儿我就能够控制人的层面。

这样一来,出现了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为了安排教育、家庭、人与人间的关系、生意、生态、经济,为了克服新的疾病和病毒,我必须要知道,这一切的源泉,来自那控制人的层面的力量。而他们处在这里。这就意味着,我需要升到更高的阶段之上。
这就是为什么Baal Sulam能够把卡巴拉科学显露给全世界,而不是给自己,给少数感兴趣的人,并感到高兴。虽然今天这“少数”变成了几百万个日复一日观看课程和资料的人,但我们所谈的是全世界的人。
很快我们会达到不能描述的那种状态。没有处在第五个层面上时去控制这个世界的最基本的知识,人在任何的社会行为中都不会得到成功。甚至今天我们所启动的针对家庭、国家和世界的计划都会停顿和失败。
所以说,卡巴拉不只是为了我们进入精神的领域中。大规模的危机积累为一个共同的多方面的危机,而后者驱使全世界升到新的阶段上。
我们与全世界的不同是我们在第四个层面上获得了“心里之点”——即上到第五个层面的愿望。
好的渴求让我们前进,而其余的世界通过巨大的从后面到来的痛苦被推动。我们被“糖果”诱惑,即通过渴求好的东西,而其他人无奈地“受着棍罚”而移动。他们似乎不知道要去哪儿,怎样处理到处出现难题的小动物。而这仅仅是开头。

来自2011年4月1日的新泽西州会议第一节课

避免自然的打击

问题:尊敬的老师,我们,您来自日本的徒弟想知道,您怎么解释正发生的不幸(地震和海啸)的原因。根据公报,很快会发生更多的打击。我们一起能不能在我们这儿和在全世界 避免这种事故?
答案:自然通过进化发展让我们获得与它的相同。我们所遭受的打击和痛苦是自然对我们不符合它的反应。唯一的所有危机的解决方式——获得与自然的平衡。
总体上,这是通过改正我们的利己主义而可以达到的。而我们的利己主义是对与全人类(如同一个整体)的关系而言被衡量的。这是因为正好这样自然来感到我们——如同一个整体。我们没有变成一个整体之前,困难会一直困扰着我们。
在《光辉之书》(对《〈光辉之书〉的前言》,第66-81条)中这样说道:它们从最好的开始——这次从日本。但随着打击加强会轮到更不好的……
而解决方式是一个:对亲近人的爱中的团结,像全自然一样变成一个全球性的完整的系统。那时我们会在我们内部感到充满我们的创造者。

许多奇迹的事情期待着我们

问题:灵魂间的关系是否取决于其灵魂的根源?
答案:灵魂之间的关系中存在许多条件,就像在完整的系统中那样——在那里各个元素与所有其他元素是相关联的。我们深知不能想象这一点。
假如,某一个人必须发生改正,而因为他这样做了,许多其他共同系统的元素、灵魂和属于各种阶段的生物也进入改正过程中。
这有点像胎儿的发展。他以特别奇怪的方式成长:突然伸展出像尾巴一样的东西,随后它消失,一些形式被另一些形式代替。
我们为什么要经过所有这些状态,直到获得人的形式!而这一切还发生在胎儿期,为什么我们要通过脐带被喂养?这是可怕的!实际上,通过嘴输入食品看起来也很奇怪,但这起码类似于精神的parcuf,在那里通过嘴/pe在parcuf的头/rosh中进入光(味道/taamim)。
关于这一点没什么疑问。毕竟所有发展的道路、条件和相互作用都来自灵魂间的关系之中。
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自然为什么要这样发展,为什么要创造如此多的如各种鱼、鸟、动物、成千上万的植物品种、千万个各种生物?
这都来自愿望的发展以及愿望间的组合。据说:“动作结束在最初的思想中”。如果在动作的结束中、在完全改正的状态中,我们不需要实现相互彻底渗透,那么我们在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自然的每一个发展的阶段上不会需要多种多样的物种。
根据发展的时期,随着改正,所有这些层面出现并消失。于是在地球上存在那些已经消失的动物和植物的物种,而其余的物种如今立刻出现。
科学家每日都会发现新的不熟悉的动物的种类。它们曾经存在?没有,它们只在现在出现。这种种类突然开始显露并存在,那是因为我们的愿望以各种组合浮现了,并为我们提供以这种生物为形式的新的视觉。这种愿望间的关系昔日不存在,以及这种生物似乎不存在。毕竟它们仅仅是外在的我们愿望组合的表现。
还会出现很多。但最终这都源于这个同样的原则。

来自2011年3月1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生态的教育计划

通过广播或者电视收听关于生态的新闻的时候,我们要理解,人们把原因和结果混在一起并看不到目标。对他们而言,目标是把所有一切平衡下来,以便回到舒服的状态中。但事情并不是这样,在卡巴拉中一切都完全不一样。
在谈到把世界返回到良好的状态中,我们追求的目标不像全世界的目标。我们能理解,自然外在的力量特意地按照特定的程序创造了目前的状态。卡巴拉学家预测了这一点并正确地指定了年。在《光辉之书》中,大概1800年前就已经写出这会在什么时候发生。
问题不在于我们污染周围的环境这一点上。卡巴拉学家怎么会准确地清楚这一点?
自然的计划根本就不是指我们污染或净化某物。所以,在净化方面花费金钱是无效的。这就像是,为了克服盗窃和吸毒而去建立新的规则那样。我们知道这不会有效。被投进监狱里的人是跟社会分开的,但通过这样去做你永远都不会培养他。
出于这个原因,我们不是把自然事件当作教育性的警告,而仅仅是理由——为了我们自己对于他人而言在内部里得以改变。通过避免污染自然,我们怎样也不会为自己或为自然带来好的或不好的事情。一切本来就是这样被安排的,不是为了让我们在这个世界变成乖乖的利己主义者,而是为了把我们升到下一个世界。就在这一点上我们和全世界的态度对所发生的事件具有巨大的区别。
世界甚至如果感知到了即将发生的灾难,将会渴求返回,在大自然中“清除煤烟 ”。而我们把所有一切当作原因、角色,为了改正自己和上升。不是为了与周围的环境保持平衡,而是在我们之间、在人类阶段上获得平衡。
这样一来,为了了解卡巴拉所说的一切需要时间。我们不会又快又简单地为人类解释这一点。

来自柏林会议第二节课

卡巴拉学家是更高自然的研究者

不同的科学从事物质、享乐愿望的研究。我们研究愿望的非生命的、植物的或者动物的层面。我们通过研究其行为、检查其对不同影响的反应,并积累它们来创造科学。
对我们的物质——人的层面的享乐愿望——我们也能进行研究,检查并使用着数据,这样形成科学。也就是这样出现了卡巴拉科学!它仅仅来自人在自己内部所发现的经验性的结果。从天上没有降下任何书,也并没有从上面听到声音……
卡巴拉学家是研究自然的人,他显露自然普遍的力量。这力量创造全世界系统的能量。我们将此力量称作创造者,而且我们研究的正是它:我们对它能施加怎样的影响,并作为反馈能收到怎样的反应。这就是卡巴拉科学。
而我们能看到,关于这个世界的自然的所有科学(后者研究这世界的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层次),也是卡巴拉科学,都依靠对这唯一的全球性的力量的认知。 这唯一的力量影响着所有物质——愿望的层面。
于是卡巴拉科学是最普通的科学,因为它研究这个力量本身和这个力量对它创造的物质的影响。

来自2010年12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普遍的自然公式

很多人都明白,在世界上运转着一个唯一的力量——我们把它称作自然的控制。人们用不同的名称称呼它:一个力量、一个上帝。但这不是某种个性,这是规律、普遍的全自然的公式。这就是爱因斯坦所渴求发现的那一个包括所有的在任何层面上的自然规律,所有公式的公式。
这种普遍的公式,卡巴拉科学很久以前就发现了:一面有光(y),另一面有愿望(x),而在中间是函数(f),后者把它们两个相连接——借助反自私的屏幕。这就是全部的公式,而且它很简单!

我们的愿望“乘”屏幕并变得与光相同,而我们根据这公式的完成能够接受这光。除了这三个元素没有其他的!
但光是常数Const),它永远都不变。愿望,虽然它一直都发生变化,但这变化不取决于我们。我们的任务是一直都去支持屏幕——光和愿望间的平衡!
这是唯一的存在于自然中的公式。根据它可以发现所有化学和物理学(在愿望非生命的层面)的规律、所有植物学和生物学的规律(在愿望的植物层面)、所有动物学和医学的规律(在动物的层面)、心理学规律(在人感受的德层面),以及在“人”的层面上——更高领域(精神世界)的规律。
这个简单的公式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运转着。很可惜这里没有爱因斯坦——他会为这个而感到安心!虽然他寻找的方向是对的,因为它把光——生命与重量——愿望——物质连接了起来。

来自2010年12月1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从零到无止境的积分
与自然平衡的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