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的分散的世界

人类、社会团结

问题:为了与他人的愿望相团结,应该做什么?只是去渴求就够了吗?
答案:我们要采取实际行动来进行解释,至少为了让每一个人都了解到他为什么感到糟糕。就像我们对待小孩子们那样。如果小孩碰伤了,并哭了起来,那么你首先给他解释为什么会这样,那么下次他就会提防。
随后就要揭示,怎样改正发生的状态并达到成就,而这是可以的就是因为有了这种错误的经验。
如今全世界都进入了这种特殊的状态,当更高的力量的场出现——我们所有人之间的关系。而人类没有为此做出准备,人们根据他们的品质不符合这个场。于是,这个为我们展示出的网导致分裂、崩溃、危机的感受,而我们怎么都不成功,一点也摸不着头脑,一切似乎在大雾中,让我们迷惑不已。
但首先,就像给迷失的小孩解释那样,我们需要详尽说明什么是境况和整个过程的原因。一些人会更早理解到,另一些则更晚,总体上来说,这场过程被称为邪恶的感知——改正进程的第一步。有人对人们说:你们看看,你们为什么会不舒服!
而现在让我们观察一下,为了我们感到舒服要做什么。如果你留在目前的状态,并不为了符合那个正在为我们显露的网付出任何努力,那么你将无法达到良好的生活。
而在这里出现了卡巴拉科学,这种手段为人解释什么是邪恶的理由而且怎样才能避免它。我们逐渐地开始理解,这取决于正确的、良好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谓的相互担保,那是因为这样我们将会与这网变得相同。
我们越去与它向符合,就越感到自己舒服。至少,从糟糕的感受那儿开始接近好的感受。
如果我们进步得更远,那么也许我们会提前对这网的显露做出如此好的准备以至于到不吃亏地进步 。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准备。

来自2011年8月3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从观察到参与

团结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我一直都为自己想象我们共同关系之网。它消失了,但我会继续在我的意识中编织它,一次又一次,直到它印在头脑中,并变成我生命的一部分。现在我生活在这个不可避免的感觉中、在不断的我们团结的光照下。
而后来我不只是想从外面目睹它,也开始想进入内部里,以便我的世界变为全球性的、所有人之间的关系体系。观察会被参与代替,我进入得越来越深,并开始感到自己在与朋友们的团结中。
这时陌生的力量、愿望和事情带来阻碍,而我对它们进行分别并开始感到我哪里还没有改正,哪里还没有团结。它们为我指出那些缺乏关系的品质和特点,而我来改正我的缺点。
这为我提供更大的力量、感情和理智,以及更多的世界图像中的细节,就这样我前进。
主要是,在自己思想上的观察之前要画出同一个网。这是足够的,其余的一切顺其自然地就会到来。

来自2010年11月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