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书籍谈起我

问题:一方面,我们的工作是改正我与亲近人间的关系。另一面,改正来自《光辉之书》。怎样把这两者相连接?
答案:改正来自光(光在卡巴拉学家的原文中隐藏着),如果我们渴求获得感受、理解、达到卡巴拉学家描述的那个现实,以便我们“穿上”那些文字所描写的内容。我们向往处在那个我们彼此间的关系系统中。
这里所谈的是所有灵魂间的关系——直到我们达到团结,建立统一的体系——无止境世界的Malhut。如果我们在“爱邻如己”中渴求达到这种团结,如果我渴求这一点,那么书就会谈到我。那时我从书那里受到进行改正的力量,并逐渐地借助阅读而进步。
其实,书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借助对它的阅读,通过渴求处在那个统一的系统中,我为自己引起那个确实处在无止境世界中的Malhut之场的影响——并这样达成它。

来自2011年6月20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许多奇迹的事情期待着我们

问题:灵魂间的关系是否取决于其灵魂的根源?
答案:灵魂之间的关系中存在许多条件,就像在完整的系统中那样——在那里各个元素与所有其他元素是相关联的。我们深知不能想象这一点。
假如,某一个人必须发生改正,而因为他这样做了,许多其他共同系统的元素、灵魂和属于各种阶段的生物也进入改正过程中。
这有点像胎儿的发展。他以特别奇怪的方式成长:突然伸展出像尾巴一样的东西,随后它消失,一些形式被另一些形式代替。
我们为什么要经过所有这些状态,直到获得人的形式!而这一切还发生在胎儿期,为什么我们要通过脐带被喂养?这是可怕的!实际上,通过嘴输入食品看起来也很奇怪,但这起码类似于精神的parcuf,在那里通过嘴/pe在parcuf的头/rosh中进入光(味道/taamim)。
关于这一点没什么疑问。毕竟所有发展的道路、条件和相互作用都来自灵魂间的关系之中。
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自然为什么要这样发展,为什么要创造如此多的如各种鱼、鸟、动物、成千上万的植物品种、千万个各种生物?
这都来自愿望的发展以及愿望间的组合。据说:“动作结束在最初的思想中”。如果在动作的结束中、在完全改正的状态中,我们不需要实现相互彻底渗透,那么我们在非生命的、植物的和动物的自然的每一个发展的阶段上不会需要多种多样的物种。
根据发展的时期,随着改正,所有这些层面出现并消失。于是在地球上存在那些已经消失的动物和植物的物种,而其余的物种如今立刻出现。
科学家每日都会发现新的不熟悉的动物的种类。它们曾经存在?没有,它们只在现在出现。这种种类突然开始显露并存在,那是因为我们的愿望以各种组合浮现了,并为我们提供以这种生物为形式的新的视觉。这种愿望间的关系昔日不存在,以及这种生物似乎不存在。毕竟它们仅仅是外在的我们愿望组合的表现。
还会出现很多。但最终这都源于这个同样的原则。

来自2011年3月1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由一个网相连接

最初,我们教自己和我们的孩子怎样去生活在旧的世界中——通过基于我们有史以来所积累的经验。但如今这全部的经验没有什么价值!我们会日益确定这一点,并发现我们处在完全不同的世界。
我们不会理解,在这世界上的不同地方立刻会发生什么事情。毕竟如今这个世界发展和为我们显露出如同关联的、模拟,而非离散的、数字系统。这个世界再也不包含分开的、孤立的部分,似乎其中各个部分具有某种自由行动的机会。
模拟系统的品质——绝对地始终相互关联在本系统的所有状态中。这似乎是有生命的肌体,在其中不能改变任何东西,如果没有接触到并改变其他所有部分的行为。
如果我们在这种精细的相互依赖的状态中没有感到我们处于什么系统,我们就倒霉了。于是每一个人都需要学习卡巴拉。
以前我们教我们的孩子怎样在这个自私的世界去生活。但如今,这不会有任何帮助。我们应该为孩子们也为大人、为每一个准备生活在这地球上的人去传达关于这些突然“倾倒”在我们头上的世界的知识。
如果曾经在我们这儿降临的更高的统治系统为我们提供了某种自由,那么今天降临的力量的网不会把每一个人都放在各自的位置,并且不会给予谁自由。如果人移动,那么他会影响到全部的系统。谁开始打扰,谁就打扰全部的系统,于是这系统今天变得如此难以预测。而这会为我们越来越多地显露出,甚至基本上都是以最可怕的形式。
几天之前我与教科文组织总干事见面了。 这位女士很快理解了我并问道:“那您认为如今教育也应该是全球性的?”即涉及共同的系统。
只有这样可以解决问题——我们必须教育大人和小孩怎样在新的、我们立刻进入的世界里生存。
人们暂时不能理解和感觉到这一点,甚至好不容易地去理解,虽然我们到处都能发现结果,但人看不见他想要注意到的事情。最终,痛苦将会使他张开眼睛。但我们需要传达这知识,并不去等待遭受打击,以尽量多地减少痛苦。

一起去开一个“窗户”

迄今为止,我们单独地在精神基因(reshimot)的影响下、在我们的利己主义中发展了。而现在我们开始一起在共同的reshimot的影响下发展。我们的确目睹,全世界是相关联的,如同一个统一的系统。
如果以前似乎是在电脑里为每一个人打开了他自己的“窗户”(在它之中每一个人都建立了自己的生命,与他人没有任何关系并能够去做他所想要的),那么现在这已经无作用了。而问题是因为我们不熟悉我们彼此间的关系及每一个人在共同系统中的位置(在这里人与其他人是相连接的)。
我们的悲剧是,现在为我们显露出了统一的全网的系统,而我们不适合这系统并不懂得怎样去对待它。毕竟在里面,我们每一个人都留下了个别主义者/利己主义者:每一个人都渴求按照各自的愿望去行动。
然而,一种完全不同的系统已经在影响着我们!曾经的时代结束了,新的时代到来了!那些与我们所有人工作的力量开始影响我们。于是,我们不得不去学习这个共同的完整的系统:其结构、其对我们的影响以及让我们适合它的方式。没有这种研读,我们就生存不下去,于是每一个人都要从事卡巴拉。

历史是Reshimot的浮现

在下一个阶段?

问题:谁为下一个阶段做出榜样?
答案:下一个阶段的榜样是由黑暗提供的。毕竟下一个阶段首先是如黑暗而显露的。而我要试图在其中分别出光,某种伟大的和特殊的东西。只有对于我的利己主义而言者显得是黑暗,而如果我具有了给予的愿望,那么我就会看到光和灵魂的全部的系统。所有灵魂是由无止境的光充满的。因此,黑暗是下一个阶段的榜样,直到我把这黑暗变为光。

来自2011年1月23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个人的责任

问题:怎样才能知道,人已经开始感到了系统?他产生的最初的感觉会是怎样的?
答案:责任!就像在家庭中那样。我开始感到存在某种系统,而我必须为它负责任。在我们世界,拥有家庭不是一种巧合,人必须很认真地看待他必须要做的事情。这是社会、生命的基础。
在我们的情况下,我们必须处于“今天的家庭中” ,这里谈的是我们与更高阶段的、与自然的相同。根据根支规律我们必须把这条件在团队中实现,而后在全世界中。就像Baal Sulam 所写的那样,全世界是一个家庭,而自然会迫使我们意识到这一规律。

来自2010年10月15日的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相互担保》

完整的系统内在的公式

问题:相互担保的系统规律指的是什么?
答案:系统的规律是绝对的互相连接。就像在“Tora的赠予”中所写的那样:“如同一个人一颗心”。系统中的同一个愿望,共同的相互给予,只有与创造者融合了才能实现它。规律在于一个词“统一”、“团结”。你会说,“团结”和“统一”怎么是规律呢。但“统一”这一概念里面包括了许多不同的品质。这些品质是由爱和给予相互连接的,在憎恨和彼此反感的基础上。这是内在的系统的公式:本质上相反的事情,在区别之上由品质相同的规律相连接的。
我们的身体和任何完整的系统都是这样组织的。为了体系能够存在,它必须以形式上不同的、相反的部分被组织,而在这一切之上应该运转这共同的规律——为了一个同一的目标而生存。

来自2010年10月15日的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相互担保》

对光辉之书的导读:精神世界的系统

来自我将要出版的书籍《对〈光辉之书〉的导读》的摘录。
为了让我们实现整个精神发展的过程,创造者在它和我们之间创造了关系的系统。通过这系统它从上面来控制我们,而且通过它我们能够请求和受到它的帮助。
该系统被分为几个部分:
一、无止境世界——在那里所处的创造者的力量是完全显露的。
二、低于无止境世界的阶段是Adam Kadmon世界,在那里创造者把它的影响分为五个种类,根据我们的五个利己主义(我们得提升于它之上)的层面。
三、在Adam Kadmon世界之下,处于控制与观察下的系统——Acilut世界,后者被分为5个部分:Keter、Hohma、Bina、Zeir Anpin、Malhut,它们被称为Atik、Arih Anpin、Aba ve Ima、Zeir Anpin和Malhut (Nukva)。
·    将Atik和Arih Anpin《光辉之书》变成Acilut世界的“无法认识到的头”。
·    Aba ve Ima是Hohma和Bina,所有来到我们这里的Hohma和Hasadim之光都来自那里。
经过了Zeir Anpin,这些光来到Nukva——Acilut世界的Malhut,即Shchina,那是因为全部的为灵魂准备的光从无止境世界来到了它那里。该Malhut也被称为“以色列灵魂的聚集”,因为它包括所有想要变成“Isra El”(即直接向创造者那儿) 的灵魂,也就是说,想要升到无止境世界的灵魂。
四、在Acilut世界之下存在 Briya世界、Yecira世界和 Asiya世界( BYA世界),在它们之中存在着我们的灵魂。
五、在BYA世界之下就是这个世界。
《光辉之书》把Malhut当作“地”,而把Bina(Ima)当作“天”。把Zeir Anpin和Malhut《光辉之书》当做Shohen和Shchina,创造者 (Kadosh Bar Hu)和以色列灵魂的聚集,新郎和新娘,男性的和女性的部分(Zahar和Nukva)。
对于组成现实的每一个部分,《光辉之书》都提供了许多比喻性的名称(midrash的语言)。因此,为了帮助我们与它们内在的实质连接起来,Baal Sulam详细地在各个《光辉之书》的单词旁边加上了卡巴拉的术语。

对光辉之书的导读:作者导言
对光辉之书的导读:之于本书
对光辉之书的导读:与创造者关系的系统
对光辉之书的导读:善和行善
对光辉之书的导读:根据利己主义发展的阶段去找创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