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达到的层面

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选自《Shamati》(我听过的)的文章《两个达到层面》说:存在两个层面:1)世界的“从上往下”的蔓延;2)“从下往上”的上升。
第一个层面是由“创造者完成、创造的”(Bereshit),也就是说,为我们准备了工作的地方;第二个层面是当我们自己开始忙于精神的工作并“穿上”它“从下往上”的准备阶段。
就像小孩子那样——他除了面包本身什么都不知道。随着他的长大,他开始理解,为什么可以把面包称作面包,即他理解了面包的形式。随后他继续探索,直到达到将种子埋在土壤里播种这一状态。在这之前他只知道怎样接收面包,即减少世界上存在的面包。而在这之后他会知道怎样才能增多。

倘若我拿了一块面包并开始吃,那么我只会感到那个“穿上”我愿望的满足而已。
随后我开始思考:面包是用什么做的?这是其前一个阶段。为了达到这前一个阶段,我必须要更深地进入它,上升到它的上面并理解它。
存在某种面包制成之前的状态,比如面团。而我要前进并发现它存在着。从我自己,从面包升到一个阶段——到面团那里,我开始理解在“从上往下”的过程中,从面团到面包发生了什么。
随后从面团那里我继续提升——到面粉和水,并发现面团就是用它们做的。然后我升得更高,并发现水的源泉,以及面粉是用谷物做的。那么谷物来自哪里?
就这样我升得越来越高,直到达到根源本身。我从我的角度前进了,以便达到根。但我也清楚这一点:从根到我这儿所有阶段蔓延了直到它们达到了“面包”。
“面包”指的是满足。我一直都在研究我的愿望:满足或者满足的缺乏,我之所以没有满足的原因,以及怎样达到它。没有别的什么我可以探索的了。我们全部的生活和生活的感受都围绕着这一点。
通过我发现的动作,我来达到根。从上面的对我的姿态、我本身、这条“从上往下”的道路(它也包含了我的“从下往上”的返回)都源于这根。如果我达到了根源,那么我就发现了真正的状态。而所有别的我曾经揭露的状态(它们形成于“从上往下”的进程中和我向根源上升之时)仅仅需要为了发现一个唯一存在的状态。

来自2011年6月2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Shamati》

分叉是相对的,真理只有一个

暂无评论

什么是明亮的细微的愿望?

精神世界机构

《十个Sefirot的研究》,第一部,“关于术语的问答”: 第15个问题:什么是明亮的、细微的(zah)? 第一个享乐愿望的阶段对于后面的三个阶段而言被定义为更加明亮(zah)。
用“细微”和“粗暴”来描述享乐的愿望。在“根阶段”(keter)中根本就没有享乐愿望的深度(aviyut),只有给予的愿望,后者由创造者灌输到每一个创造物中。
于是“阶段一”(alef)是创造物、其享乐愿望的开头,这是与后面的三个阶段相比是最明亮的、细微的阶段。
毕竟它在创造者、光的影响下还没有体验过许多印象——于是是最明亮的。光还没有将它发展到为了合适使用的愿望的深度。这仅仅是开头、是愿望的胎儿,从这个角度来看,这阶段最接近于光。它暂时没有任何单独的动作和自己的反应。
它在“阶段一”的终点开始产生反应,而这就作为“阶段二”(bet)出现的理由。

来自2011年6月21日的《早晨课程》第三部分,根据《十个Sefirot的研究》
暂无评论

相互理解对方并发现创造者

女人精神发展男女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问题:我们都是由男性和女性的部分组成的。我在我内部该怎样整理好我的男性和女性的部分,以正确地对男性团队而言去实现我的角色?
答案:没错,我们都由男性和女性部分组成。如果在我们每一个人内部里没有女人和男人,我们就不会相互接触到。各个分子、各个原子、各个粒子都由两种相反的部分组成,否则它们不会存在。
正是由于在我内部除了最基本的男性部分还存在女性部分,所以我能够接触到和理解女人。不然的话,我怎么也不会意识到这一点。共同愿望的分裂让我们含有相反的部分并借助这一点建立接触、团结,而随后融合起来。
于是,要为了自己,在自己内部去想象异性、相反部分的形象,并通过这个想象,如果我是男人,进入女性的部分并理解、感到、发现那些要求、内在的愿望、渴求,并试图对它们尽量敏感。女人也应该这样去做。
女人经常怀着不满的、要求的态度来对待男人。对待男人应该要像对待孩子们那样,而把自己当作母亲。这样会更正确、更准确。
男人一直都受着或者母亲或者妻子的影响。我们认为,他绝对的自由,但其实不是这样。在正确的社会中,先是母亲而随后是妻子在主导男人。这真的是正确的社会,因为女人更接近大自然,她犯的错少,她更加平衡。我谈的是理想的状态,实际上自然而然地是这样。于是我们要对彼此更加敏感。
建立了正确的彼此间的关系,我们将会开始理解创造者。我们感知创造者如同我们间的由两个部分组成的共同之地。创造者被称为“Bore”,这名称由两个词汇“bo”和“re”——“来”和“看到”组成。这是创造者的名称。什么叫“来和看到”?达到了这种品质,你就会在自己内部发现它,这就会是创造者。我们怎样才会达到它?正是借助共同的团结。
于是,相互的、正确的理解,正确的彼此间的接近(以发现创造者)将会让我们达到目标。

来自2011年6月10日的莫斯科会议的第2节课
暂无评论

感到更高阶段的所有形式

愿望、思想我像创造者精神世界机构

愿望不会出现,直到借助光经过所有4个发展的阶段,并意识到,感到自己,那时愿望才能够单独作出决定并对光产生某种反应。
也就是,在所有世界中的任何地方,无论哪里遇到“根”(零)阶段它都会是指的对创造者的给予。创造者则愿意在创造物、在“从没有中创造的”(esh mi ain)之中产生某种反应。从这个“阶段零”,从所谓的“yod字母的点 ”,需要经过所有四个AVAYA (yod kei vav kei)的阶段或者阶段1-2-3-4,甚至只有在第4个阶段中(bchina dalet),愿望本身才会产生反应。
在全世界中的创造的任何地方,无论我们指出那一点,我们都会发现阶段零——创造者对某种“虚无的”(yeshi mi ain)点的态度。从它开始,在光的影响下,演变要经过四个阶段的愿望,以让创造物能够形成,并开始感到和对光的影响产生反应。
所以,一切都以“yod字母的点”,以“永远存在的”(yesh mi yesh)——创造计划的、创造者的思想为开头。随后它开始行动并诞生阶段1-2-3-4或者yod kei vav kei。直到我们到达阶段4(dalet),后者感到她存在着。
在这里存在领导的力量和被领导的力量——其中每一个都在潜力中和在行动中。前三个阶段(0-1-2——即Keter、Hohma、Bina)还属于创造者,而阶段3和4(Zeir Anpin 和Malhut)已属于创造物。
这种分别我们随后在所有精神的对象、parcufim、世界中目睹。前三个阶段——GAR属于计划、更高阶段的程序。而ZAT(Zeir Anpin 和Malhut)属于更低的阶段、创造物,而Zeir Anpin(ZA)作为更高和更低阶段间的适配器 。
更高的阶段是Keter。其给予的品质是Hohma。它想以什么形式给予是Bina。它以什么形式对待更低的阶段是Zeir Anpin。这态度包含了许多层次:Hesed、Gvura、Tiferet、Necah、Hod、Yesod、Malhut。而Malhut本身是物质,她包含了所有曾经的形式,这物质愿意吸收它们并把它们在自己内部里建立,以能够接受像曾经的阶段一样的形式。
就这样Malhut在她内部里实现这动作,因此她需要感到所有曾经的阶段并从它们那儿获得印象,接受它们并渴求变得与它们相同。那时她产生反映,并会对根建立同样的态度和自己变得根。
没有经过4个阶段,创造物就无法出现。只有在最后一个发展阶段“dalet”,当我既有愿望又有意图,即一切都源于我,才能开始谈创造物。而在这之间仅仅存在创造者的品质,借助着品质它来建立创造物。

来自2011年5月26日的《早晨课程》第三部分,根据《十个Sefirot的研究》
暂无评论

欢迎进入洞房!

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问题:为什么说为了实现改正,破碎的灵魂必须上升到Acilut世界,而为此我们必须首先从Asiya世界的Malhut de Malhut开始,一步一步地,经历所有BYA三个世界来到达Acilut世界。
我在哪里:在Acilut世界的Malhut中?或者在Asiya、Yecira和 Briya世界的 某个位置?如果以色列之地位于Yecira世界,而只有大祭司才能够进入的圣殿的最神圣的位置位于Beria世界,我怎么可能上升得比他更高呢?
回答:当我请求改正时,我带着我的心里之点上升到Acilut世界的Malhut——即以色列灵魂的集会。我们的改正在Acilut世界的Malhut中发生;它是我们的家园,我们的Keter。任何低于BYA世界的东西,实际上是分散的Malhut,是Malhut的下面的9个Sefirot。
所有低于Parsa(在Acilut世界的边界线之下)的世界、Parcufim及灵魂都属于Malhut de Acilut(Acilut世界的Malhut)。也就是说,为了获得改正,我必须上升到Acilut世界并与该世界的Malhut连接。但我和我的灵魂的改正在哪里发生?
我们共同的灵魂——亚当(Adam Ha Rishon )在BYA世界中(从它在GAR de Briya中的“头”一直到在Asiya世界中的“脚”)出现。如果我将自己的灵魂提升到Malhut de Acilut并请求改正,我就能接受到来自上面的改正之光(它从无止境的世界经过所有的世界降落到我这里,它的“目的”是特别针对我的)。通过这个光,我改正了与我相连的Acilut世界中Zeir Anpin和Malhut之间的关系。因此,我改正了Malhut和Zeir Anpin(即Shechina 和创造者)之间破碎的连接。

我代表着在《光辉之书》中 “新娘之夜”章节里描述的支持Tora的“新娘的朋友”。我帮助她和“新郎”连接,因此,我被称为“洞房之子”。通过这么做,我改正了我的灵魂,因为Zeir Anpin和Malhut仅仅是因我的缘故而分离,所以我要重新团结它们并由此使所有的碎片重新聚合。
当我重建Malhut和Zeir Anpin之间的第一次连接时,我改正了我的第一个精神层次,Asiya世界中的Malhut de Malhut(请阅读Baal Sulam的《对〈光辉之书〉的导读》) 。在我第二次将Malhut与Zeir Anpin相连接之时,我改正我的Asiya世界的 Malhut中的 Yesod (Yesod de Malhut de Asiya)等。我每当都支持Malhut并这样让她与Zeir Anpin相团结。这样一来,我改正我的灵魂。
换言之,我们始终将我们的请求(MAN)提升到Shechina,也就是Acilut世界的Malhut。但我们的改正和复活要在BYA世界中发生,因为亚当(Adam Ha Rishon)是在BYA世界中诞生的,而且它感知不到在这三个世界之外的任何东西;这些世界是他的环境。他与这些世界共同上升和下降。
因为我想要取悦创造者,我的意图提升到Malhut de Acilut。因为这么去做,我就会在我的环境——BYA世界中获得改正。
让我们期盼自己上升,像大祭司一样进入“至圣所”——即Briya世界的Bina。这样我将ZON(Zeir Anpin和Malhut)之间的Zivug(融合/交配)提升到AVI (Aba ve Ima,Aba和Ima)那儿。

来自2010年11月2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意图之门的房子》
暂无评论